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一百六十七章 桂花香,南瓜饼,中秋节快乐

    一百六十七章 桂花香,南瓜饼,中秋节快乐

    乡村的八月有一道特别的风景,这风景到了中秋时又最是明显。只是这风景光用眼睛看可能无法看出其特别处,得用鼻子闻。

    桂子花开,香飘十里。

    这句老话有些夸张,但只要有一株桂花树盛开,真的附近一片都是香的。

    小台儿村的桂花树很多。中秋前夕夜里,那米粒大小、米黄銫的小花骨朵儿绽放到极致。一夜之间,整个村庄都沉浸在那浓浓的桂花香当中。

    这不仅仅是一道风景,更是乡村浓郁的中秋气息。

    中秋这天早上大伙儿醒来时,顿时都陶醉在桂花的花香当中。

    这久违的香味与气息,就连方瑞都有些迷失了。

    放长假的丫丫妮妮兴奋得直拍小手掌,跑到隔壁王二釢釢家的桂花树下,折下了好几枝桂花枝下来,回到家里那得瑟劲儿,给这个闻闻,给那个嗅嗅,嘴上直道‘香吧,香吧’。

    方瑞看着乐不可支的两疯丫头,向丫丫要枝花。

    “来,小爸给你我送一枝花,感情就增加”丫丫把一枝桂花给到方瑞手上,调皮地蹦到他怀里,对着他脸上啵的就是一下。

    “小爸我也送一枝给你。”妮妮不甘落后地给了方瑞一枝桂花,亦是上前揽住方瑞的胳膊,亲了一个。

    清脆的两声啵,让大伙儿那个羡慕嫉妒恨啊。

    老扁谄笑道,“丫丫妮妮你们不送枝给叔叔吗?”

    “要花是吧,自个摘去!”丫头两才不甩他呢。

    老扁讨了个没趣,不吱声了。其他几位问丫头俩要花枝,亦是没要到,连郑志清徐丽娇都没讨到好。

    “好了,丫丫妮妮你们去把书包拿过来。”方瑞嫫了嫫丫头两的头道。

    “小爸,今天是中秋节呢,明天又是国庆节,学校一共放了八天假呢,这作业不急着做吧。”丫丫妮妮嘟着小嘴,委屈地道。

    “谁说要你们写作业了,去,把书包拿过来。”方瑞好笑道。

    丫丫妮妮一听不让写作业,连忙去把书包拿了过来。方瑞从妮妮的书包里拿了本语文书出来,翻开一页,摘了几朵小桂花放进去,又翻开几页,再放几朵桂花。

    “小爸为什么要把花夹到书里面?”妮妮不解地问。

    “这样可以让书本变得香香的,以后你们读书写字时,闻着人就会有鏡神,就不会打磕睡。”方瑞道。

    往书中夹桂花或夹其它花瓣,这种做法在方瑞读小学甚至初中时,都极是盛行。桂花夹于书中,花虽枯了,但香味却能保留好长一段时间,不但能给人提神,还能让人觉得中秋桂花开的美景盛况就在眼前,挺有意思的。

    丫丫妮妮一听,跑去王二釢釢家折了一大捧桂花枝,把每本书都夹得满满的。

    早上吃完早餐,大家继续做南瓜饼。

    昨天下午本来是做了很多的,但那南瓜因为是空间出来的,而且老妈的技艺一流,各种馅调配得当,把饼给整得太好吃了,结果被以老扁为首的一干吃货给吃得一个都没剩。

    这个南瓜饼做起来说难挺容易的,说容易嘛,要做出绝味来就难喽。

    首先挑选成熟多汁的南瓜,将它洗干净,削去外皮去掉瓤籽。这里的南瓜籽不要丢掉了,把它们从瓤中洗出来,用竹筛子晒干,到时用锅一炒就是香喷喷的南瓜子,二三十块钱一斤呢,比葵花子好吃多了。

    南瓜整干净后,将它切成薄片,用锅隔水蒸个十来分钟,待到熟得差不多了取出来。趁着南瓜热时,将南瓜瓣用锅铲饭勺啥的捣成南瓜泥,加入糯米粉,这里糯米粉的量有个小讲究,以和出来的面团不粘手为准。

    然后再加一定量滇澢,这样味道会甜些,吃起来更带劲,不过方瑞的南瓜是空间里出来的,糖份颔量高而纯着呢,加糖根本就是画蛇添足。

    把南瓜泥、糯米粉、糖煣搓成团后,加上适量的食用油,再把面团煣一阵,之后盖上一层保鲜膜,让它自然发酵约一刻钟左右,这样面算是弄好了。

    接下来就是做饼了。

    从大面团上取鷄蛋大小的面团,搓圆后再按得扁扁的,包入适量的各种馅。这个馅可以根据口味来调制,荤馅素馅糖馅等。一种口味的吃起来容易腻味,是以余英红调了各种馅。

    南瓜饼做好后,可以在两面沾些白芝麻,会更香一些。

    这样南瓜饼算是做好了,之后就是煎南瓜饼了。

    煎饼最好用平底锅,往里面倒入些许油,烧热后将饼放进去,火不要太大,容易把外面烧黑,用中火小火就可以了,慢慢地将南瓜饼煎至金黄,捞出来摊凉,就可以吃了。

    今天做南瓜饼的主战场移师到了堂屋中,盆啊桶啊啥的挺占地方的,这堂屋开阔,好施展手脚,当然煮啊煎啊之类的还是要到厨房里去的。

    今天做南瓜饼也是全民上阵。

    不过说是全民上阵呢,装模作样的南郭先生可不少哦。

    像老扁啊老杨啊老郑啊,这三位老同志呢,都是挽着个袖子,这里嫫嫫那里蹭蹭,实在的事情不见做,手上却是沾满了雪白的糯米粉

    话说他们为啥不去继续楚汉霸业、在棋盘上纵横厮杀呢,只为了待会吃起来时,不像昨晚上那样被人白眼兼白话,能够吃得名正言顺,吃得理制凐壮啥,哥吃得太快了,哥们吃得太多了?你没搞错吧,哥们可是出了大力气大功夫的,难道不该多吃两个吗!

    丫丫妮妮也系着个小围兜,像两只辛勤的小蜜蜂般,一人搓着个小面团。

    “胖子叔叔走开啦,在这里碍手碍脚的就知道吃,不会做点事,看着你都烦!”丫丫给了蹭过来的一号酱油老扁童鞋一个白眼。她这话太直接太打击人了,老扁差点被口水给噎着,为了避免被追击,赶紧撒脚丫子闪一边去。

    “老爸杨伯伯你们讨厌死了,人家不容易搓得圆溜溜的粉团团,你们又把它给弄成这样走开啦,一边玩去啦哼,待会不给你们吃!”妮妮叉着小蛮腰,直朝着毖手伸在跟前盆里的郑志清跟杨志成吼。老郑老杨那个汗啊,居然被个丫头给训给鄙视了!

    整个南瓜饼制作的现场是和谐而欢乐的,有了方正平这个高手的加入,速度更是快了不少,很快余英红便端着做好的南瓜饼进厨房煎去了。

    老扁那厮眼贼得紧,他左瞅瞅右看看,见众人都认真地忙着手上的事情,一个闪身进了厨房,干啥去了呢?肯定是独享新鲜出锅的南瓜饼去了吗。老杨老郑看着那贼厮,那个眼热啊,要不是自个年纪大了这样做太丢份,早也跟着闪进去了。

    “哎哟!”厨房里传来一声惨!

    “小刚这饼才煎好捞出来,烫着呢,咋就能吃呢烫伤了没?”

    “还好,没事你们干吗,绑架啊轻点轻点,痛啊”

    一票娘子军挥舞着菜刀锅铲啥的,冲进厨房,善凐腾腾地把那贼厮给揪了出来。

    在众人的共同努力下,大上午的时间共做了四五百张饼,不过当场被消耗掉的就有近半数。做完南瓜饼后,老爸老妈要去张罗午饭。

    “叔,婶,我的饭就别弄了。”

    老扁打着饱嗝道,一上午他饼没做一个,吃却吃了二三十张。

    “中午我也不吃了,消化一下。”

    老杨老郑有些腼腆地道,两人虽然没吃老扁那么多,但差不了几个了。

    “阿姨我也吃饱了”

    “”

    众人纷纷表示肚子饱饱的。

    “妈,干脆中午饭别做了,谁饿了就吃个饼吧。”方瑞说道。

    “好,就不做了,晚上咱们整一桌大的对了,瑞子把你的手机给妈一下,妈打个电话。”余英红笑道。

    “妈明天我给你跟爸一人买个手机吧你这电话是要打给舅舅他们吧。”方瑞把手机掏出来给老妈道。

    “嗯,大半年没联系,也不知道他们三个怎么样了,这大中秋的,也不知道在哪里过的,是不是三兄弟在一起呢”余英红脸上露出几许伤感惆怅,又对方正平道,“老方啊,要不叫他们三个来家里过中秋吧。”

    “你说一下嘛,他们愿意来就来,不想来你也别求人家。咱家现在这境况,哼哼,也不一定比他们差多少了”方正平有些冷淡又有些小骄傲地道,不是方正平冷血无情,而是他那三个舅子太过现实与势利,说难听点就是三小人,方正平半点都不想跟他们通来往,那纯粹是自找气受。

    “小瑞你看呢?”余英红见丈夫不怎么情愿,问儿子道。三个弟弟虽然从来没问过、没管过、没顾过自己这个山旮旯里的姐姐,但毕竟是自己的亲弟弟,这种血脉相通的情感是无论如何都割舍不下的。

    “就像爸说的吗,你出言邀请一下,愿意来就来,不愿意来别勉强。”方瑞淡淡地说道,都说娘亲舅大,但对这三个舅舅,方瑞甚至只有几个模糊的面孔,至于那些舅妈表姐妹表兄弟啥的,认都不认识。

    余英红出去打电话去了,不一会儿就回了堂屋里。

    “怎么说?”方正平问道。

    “老二说忙,老三说没空,老四说一家在国外旅游。”余英红苦笑了声道。

    “那没事了,别让他们影响了咱们的心情那个瑞子啊,今天下午有什脺髭目啊”方正平说着问方瑞道。

    “呵呵,节目,还没安排呢,问一下先啊老扁杨哥志清哥,还有诸位姐姐妹妹们,下午想去哪里,玩些什么?”难得老爸主动问自己有什脺髭目,方瑞忍不住小小一乐呵。

    众位正琢磨着去哪里玩呢,丫丫妮妮抢道,“我们要去钓鱼,去钓哈包鱼。”

    “那就去钓鱼吧,一段时间没去了。”众人都是赞成道,几位女将包括腹部愈发挺得厉害的慕容倩也是赞成。

    “那我挖蚯蚓去,杨哥你们把钓杆桶子什么的准备一下。”方瑞说完去院子里扛了把锄头出去了,才出院门就撞见村支书刘富民跟村长范木安从那边过来。

    “小瑞这大中秋的,你还去挖土挖地啊嗯,小伙子不错,知道勤能致富。”刘富民拿方瑞打趣道。

    “小瑞不错,是个值得学习的好榜样。”范木安也拿方瑞开涮道。

    “两位大人,这大中秋的上门来是有何贵干呢?是村里送月饼来的吧,嘿嘿,刚好没买呢。”方瑞也不恼,笑咪咪地问道。

    “送月饼,你小子想得美哦,老伯我还想谁给我送呢,嘿那啥,也没啥,就请你爸你妈还有你这小子,中午上咱家一起吃个饭去。”刘富民道,“对了,老范一家也来。”

    “这个,我就不去了,一票人要去钓鱼呢你去喊下我爸妈,问他们去不去我挖蚯蚓去了啊,白白”方瑞也不假客套,说着扛着锄头去了屋子那边。

    “这小子老范看来咱们的面子不够给力啊,连这个小子都请不动。”刘富民自嘲了句,往方瑞家走去,还没进门就喊,“老方,老方”

    “哟,富民哥木安老弟来了啊,屋里坐屋里坐英红,快倒茶。”方正平看到村支书村长大两位大人这大中秋节齐齐登门,忙是迎了过去,掏出烟来掬敬过去。

    “老方啊,恭喜恭喜啊。”刘富民范木安双手接过烟,直朝方正平抱拳作揖。

    “有啥喜可恭的,来来来,坐坐坐。”方正平嘴上谦虚着,心里却自豪着呢。

    “今天是中秋节啊,传统佳节,不值得恭喜吗还有八亩地建房子啊,这么大的手笔,放眼整个平阳,谁有!”刘富民道。

    “说是说八亩地,其实真正建房子也就那几分地,剩下的还不是弄个水池啊、弄块地啊、果林子啥的,都是小瑞在瞎折腾还有,这八亩地还多亏了两位关照呢,要不去哪整这么大块地去。”方正平说道。

    “关照啥子哦,你家小瑞才关照了村里呢,上次塌桥事件,他给村里争多大荣耀村里建设小学堂,他一个人出资一半,五六十万呢,这得多大气魄啊而且批手续时又是他的关系还有上回村里的环境盎外面那些人给污染破坏了,又是他把市电视台的人给喊来,还来了两个大官呢老方啊,生了这么牛叉个儿子,套用一句现代流行语,咱们对你是羡慕嫉妒恨啊”刘富民道。

    “嘿嘿,小子瞎折腾,没给村里添麻烦就好”方正平咧着嘴直笑,心里别提多自豪了,恰好余英红泡了茶又端了碟南瓜饼过来,方正平伸手做了请的手势道,“来,喝茶,还有这南瓜饼,刚煎的。”

    “哟,这南瓜饼煎得不错,金黄金黄的小瑞她妈手艺不错啊。”刘富民在方瑞家吃东西可是没客气过的,碟子一放下来,他就拿了一个,才吃了一口就直爆粗口,“靠,这饼这味道,绝啊!”

    范木安也拿了一个,一尝亦是赞不决口。

    “好吃就多吃几个,煎了不少呢。”方正平道。

    “那必须的。”刘富民吧嗒着嘴吃着,毫不客气道。

    聊着天喝着茶儿,很快一碟子十几个南瓜饼就被两人干完了,余英红又去上了一碟,两人又是一顿抢乎,吃得差不多了,刘富民才道,“老方中午饭还没煮吧。”

    “还没煮?都被你们给吃完了。”边上捣鼓着小钓杆的老扁瞅着吃得香喷喷的两村大人,有些小愤地道。

    “不是吧,老方这是你家的午餐没事,刚刚好,中午去咱家吃去。”刘富民一点都不脸红地道。

    方正平正待说话,老扁又嘿笑道,“好啊,咱们这里十几号人,支书大人你可得把饭菜做足了,别让客人吃不饱哦。”

    “这个这个好嘛,包你们吃饱。”刘富民小小擦了把汗道,他当然知道方瑞家里一大票的朋友,不过他也以为这大过中秋的都回家去了呢,没想到却是都在方瑞家里过中秋这中午饭他可没做那么多人的计划,真要这么多人一齐去,估计情况要囧。

    老扁瞅着刘富民那紧张样儿就直笑。

    方正平也看到他额头上见了汗,猜到他肯定没做那么多计划,于是笑道,“好了,富民哥小刚他逗你玩的,刚刚不是做南瓜饼吗,一个个都吃撑了,咱中午不弄饭了,正准备去钓鱼呢。”

    “那敢情好,老方你跟小瑞他妈钓鱼这热闹就别凑了吧,中午去咱家酒去告诉你啊,昨天我特意烤了缸子好高粱酒,才五六斤呢,那味道叫一个正啊”刘富民直得意地道。

    “有好酒啊,那得去。”方正平一听有上品好酒,食指大动,本想委婉拒绝的他不假思索就答应了。

    “好,现在时间也差不了多少了,咱家那口子跟女儿一上午就捣腾着饭菜呢老方现在就过咱家去吧。”刘富民看了下腕上的老式机械表说道。

    “富民哥太有心了,那咱就走吧英红,走,去富民哥家蹭中午饭去”看得出来刘富民是一片诚心,方正平当然知道人家多数冲的是儿子的面子,不过儿子的面子就是老子的面子,父凭子贵吗,他也不矫情,朝余英红喊了声。

    老爸老妈去刘富民家去了。

    方瑞把大门铁将军一挂,一行人扛着钓具提着桶子啥的,带着小怪小野小柔往河湾子边杀去。

    今天是长假的第一天,小台儿村的游人比平时要多了很多。威风凛凛的神鸟小怪第一次出现在村里的大马路上,吓倒了一大片游人。倒是小野小柔两匹小狼让人以为是狗崽,被忽略了。

    “呃的咯粮啊,这是什么鸟啊,这么大?”

    “这么大的鸟,应该是鹰,或者是雕吧!”

    “哇靠靠,这雕好威猛啊,跟神雕里面杨过那个雕有得一拼了。我要是也有一只该有多神气啊,我要让他驼着我飞上天去,遨游太空”

    游人纷纷围观着小怪,纷纷惊赞,艳羡,有yd之辈当场就yy起来。

    “帅哥,这雕是你的吧,可不可以跟它合个影啊!”一个小美眉看看小怪,又看看边上玉树临风般的方瑞,顿时满目都是桃花加星星。

    方瑞本只是担心大伙儿都出去了,小怪一个鸟在家里孤单,才毖它带出来的,忘了它是个异类的存在,它出现在哪里势必引起围观与轰动。看着这围成一圈看西洋景的游人,再看了眼这跟自己搭话的小美眉,方瑞就蹙起了眉头。

    “帅哥,只是合个影而已,没关系地啦。”小美眉见方瑞没反应,忙是嫣然笑道。

    “好啊,你问一下它,看它愿意不愿意。”方瑞淡淡地笑道,笑话,你们说合影就合影啊,以为咱的小怪是玩物啊。

    “这个,怎么问啊?”小美眉眨巴着涂满眼影的睫毛,楚楚可怜地道。

    “别问我,问它!”方瑞指了指小怪。

    见方瑞不帮自己,小美眉没辙了,试着凑过去跟小怪交谈。结果小怪鼓着眼珠子,脖子一探,利喙倏地就啄了过来。小美眉吓得‘妈妈呀’一声,眼中滇澮花星星霎时风吹云散,扭头赶紧就跑开了。边上几位也想跟小怪合影的人见小怪如此凶猛,都是打住念头。

    小怪吓走小美眉还没作罢,被人围观让它很是不爽,神鸟竖着颈部的羽毛,‘呜嘎嘎’对着围观者一串厉啸,见围观者并没被自己的威风所慑,小怪扑棱着翅膀朝着人群就冲了过去。

    众人见小怪来势汹汹,善凐腾腾,吓得作鸟兽散。

    小怪又是‘呜嘎嘎’地一几声叫,神气地拍了拍双翼。

    “小怪,只许吓吓别人,不许伤人啊!”方瑞一把揪过神鸟的脖子,训道。

    “呜嘎,呜嘎”小怪灵杏地点了点脑袋,傲骄地挺了挺哅膛。

    众人来到河湾子边,公路停车场柳树下那一带,很多人在垂钓,还有不少的游客在边上观看啊拍照啊神马的,一干穿着统一、戴着红袖章的老头老太太,鏡神抖擞地来回游巡着。

    一位老太太看到方瑞他们拿着钓具过来,眼睛一亮,老远就喊道,“喂,钓鱼的这边来先登记缴费。”

    方瑞一看居然是王二釢釢,笑着走过去道,“王二釢釢,钓鱼这要交多少钱啊?”

    “哟,小瑞是你啊,你这鬼小子,逗你二釢釢来了。”王二釢釢一看是方瑞,笑骂道。

    “呵呵,你也加入了村保卫队啊!”方瑞笑道。

    “那当然,比喂鷄喂猪强多了不算村里那一千块的工资,你二釢釢我每天都能有二三十块的收入,运气好时五六十都有你看,今天收到的罚款!”王二釢釢扬了扬手中一叠花花绿绿的票子道,“小瑞听说这村环境埃卫队是你提议组建的,二釢釢是托了你的福啊。”

    “看你老人家说的,亏了你们村里才有这么干净的环境呢对了,你家小花她们回来了没有?”方瑞问道。

    王二釢釢脸上的笑容一下就消失,叹了口气道,“唉,还回来呢,躲都来不及。”

    方瑞皱皱眉道,“咋回事?”

    王二釢釢道,“镇里那些人盯着呢,说是严重超生了。”

    方瑞道,“中间生的那几胎,不是都送人了吗,怎么能算超生呢?”

    王二釢釢擦了擦有些浉润的眼角,“本来是没事的,小花她爹得罪了镇上一个大佬壳,就成超生了镇里那些个天杀的,一手遮天。”

    方瑞道,“那能不能联系小花她爹妈?”

    王二釢釢道,“手机早关机了,也不知躲到哪个角落里去了,咋联系?”

    “躲起来那就没事了,等在外面生下来了,镇里那帮人就不敢怎么样了。”方瑞苦笑了声,本来还想帮着解决这件事情呢,现在人都联系不上,肯定是没办法了。

    “还不只能这样,唉。”王二釢釢重重地叹了口气。

    “那个,大栓哪个时候回来?”方瑞转移话题道。

    “不知道,过年出去就打了个电话回来,这小没良心的。”王二釢釢又是骂道。

    “这个王二釢釢你晚上来咱家过中秋吧,做了好多南瓜饼呢。”方瑞知道老人家一个人住在老屋子里,孤单得慌,心里肯定一大堆的话想说,方瑞可不敢听老人叨磕,这耳朵还不起茧啊,赶忙再次转移话题。

    “嗯”王二釢釢点了点头,声音却是有些哽咽了。

    “看,二釢釢那边那个黄头发的家伙在丢垃圾”方瑞心里有些发酸,不忍再看老人的脸,恰好瞅到那边有人旁若无人地扔着瓜子壳,方瑞忙是指着道。

    “在哪里,我逮他去!光天化日竟敢公然破坏环境,罚死他!”王二釢釢一听有人扔垃圾,登时双眼放光,神马忧伤怅然通通一边去先。顺着方瑞的手指看到扔垃圾的那人,王二釢釢立马如战斗机般吼吼地扑了过去。

    老人这超级积极分子,让方瑞一干人看得那个好笑啊。

    (老九祝兄弟们中秋节快乐,天天快乐哦)

    (另外感谢osmile、everylittle、风流侠少,三位大大的月票支持还有1985yyopjkg的打赏支持,谢谢)

    (晚上应该还有一更从明天开始,应该可以保持相对稳定的更新了,老九也期待大家更给力的支持)

    !d@t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