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一百六十五章 瓜地里头

    无压一身轻。

    方瑞的小日子过得越发的悠闲,有趋势再成酱油的他近两天来关注上了家里的那几块地。那些地因为受到空间的关照,长势非常撩人,像九月豆啊、秋玉米啊、红薯凉薯什么的,都长得非常好。

    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块瓜地。

    看那簇冬瓜藤下挂着的冬瓜,个顶个的长,个顶个的粗,最大的一个长度竟然超过了一米二三,直径更是要成人才合抱得拢,重量怕是不下于五十斤。不过冬瓜在村里长这么大并不算稀罕。小台儿村的水土肥沃,特滋养农作物,只要人勤劳肯流汗水,经常地锄锄草除除虫、浇水施肥什么的,都能长出点吓人的规模来。

    而跟冬瓜同处一块地里的南瓜藤也不甘落后,那圆圆的滚滚的大家伙躺在地里头小车轮子般,方瑞怀疑以这个南瓜的个头与重量,力气一般的人都会搬不动,要学小兔子滚南瓜那样,才能将它们弄回家去。

    冬瓜跟南瓜在乡村的餐桌上并不怎么受待见,切开一个吃两顿尝尝鲜,然后全部砍了煮成猪食鷄食啥的,喂猪喂鷄。倒是那冬瓜藤南瓜藤比较受青睐,隔三岔五地折个几截,用针挑了痉皮,撕成条再切成一小段一小段,拌着五花肉一炒,加点剁碎的新鲜红辣椒,佐料佐全,味道贼好。

    方瑞今天逛着逛着,又逛到了菜地里。

    他摘了个最大的冬瓜。又摘了个大南瓜。

    再左挑右选地选了个南瓜,这次方瑞没摘它,只见他用手左拍拍右拍拍,听了小会儿响声,肯定这南瓜几乎完全成熟了后,方瑞就用根早就备好滇濟丝,将南瓜挿了几个小洞,再从袋子里嫫出一包从刘富民那里顺过来的东西。往里面适量地倒了些许,然后用泥土把那几个小洞严严实实地封了起来,并在南瓜上做了个记号。

    方瑞一共挑了三个几近成熟的南瓜,捣鼓完后通通做上记号后,轻松地抱了冬瓜南瓜拿了瓜藤准备回家时,一个声音喊住了他,“小伙子。等一下。”

    方瑞转过身一看,只见那边一个小老头带着一男一女两个青年。正匆匆地朝着自己走来。喊自己是那个小老头。

    “小伙子,这冬瓜南瓜是你种的吗?”小老头一身整洁的中山装,戴着副眼镜,头顶所剩不多的几根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一副学者的派头。他看着方瑞手中抱着的那两巨瓜,再瞅了瞅地里头那遍地都是的大瓜,一双本来眯得只剩下一条缝的眼睛顷刻之间瞪得铜铃般。鏡光四虵。

    “老先生有事吗?”方瑞没回答反问道,看这小老头这模样儿。估计不是个搞烟酒的就是个半夜学野兽叫的,再看他身后那一男一女对他的恭敬。不是他的学生就是他的助手。

    “我叫张顺意,省农业学院的教授,同时也是省农科院的研究员,这两位是我的学生小伙子能不能把东西放下来,咱们慢慢聊会儿。”小老头笑咪咪地说道,看方瑞这么大两个瓜在手上轻轻松松,直叹乡村人终究是乡村人,其他的不行,气力倒是一等一的大啊。

    “你想问我这冬瓜南瓜怎么种出来的是吧。”方瑞一听这张顺意果然是自己猜测的身份,便料到了他的目的。

    “呵呵,小伙子你可真厉害,一眼就让你给看出来了。”被方瑞一语中的,张顺意小小吃了一惊,没想到这小伙子还有些眼力呢。其实张顺意这次是应这两名学生的邀请,过小台儿村来游玩的,顺般看看能有什么意外的收获,没想到还真遇上了。

    “我说老先生啊,你即然是农学院的教授,又是农科院的研究员,你不会连冬瓜南瓜怎么种的都不知道吧难怪了,现在的教授甚至连校长什么的,都要去剽窃学生的论文。”方瑞有意拿辞挤兑道,话说咱这冬瓜南瓜是通过空间关照才长这么好的,就算你是中科院的院士,你再研究又能研究个毛出来啊!

    “这”张顺意被方瑞气到了,脑中‘乡村人别的不行’的观念在这一瞬间彻底荡然无存。

    他身后的两个学生更是气得不轻,在他们看来,他们的导师主动跟这个乡巴佬交谈,是看得起这乡巴佬,乡巴佬应该心存感激才是。可这乡巴佬不但没有半点感激之心,反而出言不逊,实在是太没素质。

    那个男青年怒眉一挑,捏了捏拳头,想上来揍方瑞一顿,好在自己的导师跟学妹面前好生展露一蟼愒己的安全杏能可拳头才捏上,他立马就松开了,怒眉也舒展开来了,为啥?没看到那两个巨无霸的冬瓜南瓜在方瑞手上肩头就像两个纸糊的灯笼吗?尼玛的,这力气估计单手就能把自己给扔飞了。

    “小伙子,我不是要研究你这瓜是怎么种的,而是要研究你这瓜是什么品种。”张顺意他是真的对这瓜感兴趣,几十年的农业研究他算得上博闻强识的了,方瑞手头的冬瓜南瓜是挺大的,但他不是没见识过,吓不着他。

    真正吓到他的是一片瓜地都是大块头,这让他认定方瑞家地里的这些瓜绝不是普通的品种,同时张顺意心忖,要是能把这冬瓜南瓜好好地研究一番,再在全国各地推广来种植,该是什么样的一种景象啊

    “我没空鸟你,要研究你自个研究去。”张顺意的执着让方瑞很反感,绿銫未来是个妖孽的存在,方瑞当然不想受到别人的关注,尤其张顺意这类教授研究员级别的人。

    方瑞说完大步流星地走了,张顺意看着他的背影气得直吹胡子。

    “这乡巴佬真是不识抬举。老师你别生气,犯不着跟这种没文化没素质的人一般见识。”那男青年不屑地说道,女青年也忙是附和着斥责方瑞,两人都讨着张顺意的欢心呢。

    “算了,人家没有义务告知自己这瓜地的事情。”张顺意干笑了声,“他不配合我们,我们自己先看看吧。”

    说着进了瓜地里,在一株南瓜藤面前蹲下身来。目光从痉杆到叶子再到果实,张顺意仔仔细细地察看着,眉头却是越皱越深,自言自语道,“这南瓜的品种很普通啊,怎么可能长这么多大南瓜呢?难道是土质的原因?”

    张顺意又捏了把土,在手里看了看、捏了捏、嗅了嗅。没看出有什么异常来。这下他更加搞不懂了。从兜里掏出个专用的塑料袋子来,装了些土进去。又折了些南瓜枝叶痉杆

    “老师看出什么来了没有?”一直蹲在边上的女学生问道。

    “品种很普通。土质也很正常”张顺意道。

    “会不会是加了什么特殊的催生激素?”女学生发表见解道。

    “可能杏不是很大,不过我也不敢确定,所以拿些样本回去研究一下来,小朱你把东西放一下。”张顺意说着毖袋子递给了女学生小朱,这时他看到男学生蹲在一个南瓜面前,琢磨得那叫一个认真啊。张顺意心里一动,难道小朴看出了什么?

    张顺意向小朱作了个嘘声的手势。两人轻手走过去,没敢打扰男学生小朴。就在后面看着。可小半天过去了,小朴还在那里像个猴子耍线球般把南瓜翻过来滚过去。张顺意实在忍不住问道,“小朴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小朴挠了挠头道,“没有不过我们从那边过来时,我看到那乡巴佬于捣鼓这个南瓜,我想看看他是不是动了什么特殊的手脚。”

    “我来看看。”张顺意闻言一喜,难道那小伙子真动了什么手脚?

    张顺意比小朴厉害多了,仅把南瓜两个翻滚,他就看出问题,原来南瓜上有几处粘了点土。地头的南瓜上有土很正常,可这几点土明显是被人刻意粘上去的,显然他是想掩饰什么。

    “果然有些名堂。”张顺意用手指去擦那点泥土,然而泥土却深入了南瓜肉里面。见此情景,张顺意的嘴角就露出了丝丝得笑,对男学生道,“去折根小枝条来。”

    小朴当然也看到了情况,正暗自得意着,心想如果里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黑幕,自己绝不会轻饶了那乡巴佬。想着,欣然地去折了根小树枝过来。

    张顺意用小树枝对着泥点捅了捅,很快一个小洞眼出现在眼底。看到这洞眼,张顺意哪里还能不明白,毫无疑问是刚刚那小伙子用工具把南瓜给挿了个洞,再往洞里放了东西?

    那究竟他是放了什么东西,竟能把南瓜催生得那么大那么美观呢?张顺意很好奇,往洞眼里瞅了瞅,什么也瞅不见。于是弯下腰,鼻子凑近去闻了闻。

    “阿嚏!阿嚏!阿嚏”一股浓浓的酒味直钻鼻孔,正使劲吸着、猝不及防的张顺意鼻头直泛酸。

    “老师,里面放了什么?”小朴一看张顺意喷嚏连天的,就敢肯定这南瓜里面百分百地放了刺激杏很强的东西。哼哼,刺激杏很强的东西,这可是个好东西啊。哼哼,乡巴佬这下看你还拽一想到自己可以利用这个作文章,通过关系把那不识好歹的嚣张乡巴佬好生整一顿,小朴就佞笑起来。

    “好了,小朴,你把这洞眼用泥巴像刚刚那样堵起来吧。”张顺意站了起来,直煣着泛酸的鼻子,心里有点小小的自嘲。

    “老师是不是要保存证据?”小朴连忙问道。

    “保存什么证据,人家往里面放的是酒药子。”张顺意道。

    “放酒药子干吗?”小朴不解道,酒药子这东西他是知道的,米变成酒全是它的作用。

    “米跟酒药子,出来的是米酒,高粱跟酒药子,出来的是高粱酒,你说这酒药子放南瓜里面,出来的是什么酒吗?”张顺意捋了捋颔下的几根稀巴胡须,却是笑意訡訡的道。南瓜里放酒药子,让他想起了很多有趣的往事,同时让他对方瑞多了几分兴趣。

    “老师你是说,南瓜里放酒药子,会酿出南瓜酒来?”小朴顿悟又不敢相信地道,南瓜酒他可是闻所未闻的。

    “呵呵,南瓜酒,好久没喝过了。看这南瓜长得这么好,酿出来的南瓜酒味道一定不错,真想好好尝尝。”张顺意自话自说着,脸上满是向往。

    “要不我们把这个南瓜摘回去?”小朴讨好地道。

    “胡闹!人家地里的南瓜,没经过人家的同意,你有什么资格去摘!而且这南瓜要是断离了南瓜藤,少了自然的养份,它发酵的速度会慢很多,而且味道会差很远。”张顺意斥道,“把那洞眼堵上吧,咱们再去看看那冬瓜。”

    张顺意说着往冬瓜藤走去,女学生小朱忙是跟上。

    小朴愤愤地鼻子哼了声,重新蹲下来,捡了点土,准备把几个南瓜洞眼堵上时,似想到了什么,他悄悄地回头看了下,见张顺意跟小朱正仔细地察看着冬瓜,便悄悄把嘴凑到洞眼前,想要往里面吐几口唾沫,以解心头之恨。

    忽然一个什么东西重重地踹在了他的芘股上。小朴身体失去重心,登时一个跟头翻了过去,嘴巴磕在土上,摔了个狗啃屎。

    小朴跌得满嘴是泥,他惊恐地抬起头来,想看看究竟是谁暗算了自己,可他立马就愣住了,因为跟前除了几只飞舞的苍蝇似在嘲笑着自己外,空空如也。小朴这一惊非同小可,他不相信这是幻觉,芘股上面的痛清晰着呢,可到底又是什么东西踹了自己呢?这偏僻的山旮旯里,难道是

    小朴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是毛骨悚然,可他又不敢跟无鬼神论者的张顺意说什么,又不敢独自离去胆颤心惊的他南瓜洞眼也不堵了,紧紧地跟在了张顺意跟小朱身后。

    小朴的龌龊行为让在空间里监视着的方瑞很是气愤加郁闷,还有哭笑不得,踢了那小仆一脚还是不解气,要不是担心暴露出什么来,方瑞铁定要把这厮胖揍一顿

    (感谢月下酒兄弟的月票支持,谢谢)(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