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一百六十二章 村环境遭严重破坏

    一百六十二章 村环境遭严重破坏

    第二天上午方瑞他们才回到家里。

    一进堂屋门,便看到慕容倩跟余丽娇一人抱着小野一人抱着小柔,正喂着鷄汤。两人那满脸的溺爱、那神情专注的,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们在喂自己的孩子呢。

    “两位嫂子,小野小柔还乖吧?”

    方瑞看着慕容倩怀中颔着水壶的吸嘴吸得津津有味的小野,还有徐丽娇怀里正呜呜咽咽闹着意见的小柔,心里顿时涌起阵阵柔情,这可是小黑的崽啊。

    “有这鷄汤,乖巧听话得很呢就是刚刚小柔捣蛋,尿了丽娇一身,呵呵”小野喝得差不多了,慕容倩把水壶递给徐丽娇,笑呵呵地说道。

    “这小柔就是个小尿桶,一天到晚尿个不停的,都怪这鷄汤,太好喝了。”徐丽娇苦笑一声,接过水壶送到小柔嘴边,怀中的小柔不呜咽抗议了,一口就咬住了吸嘴,拼命地吸了起来。

    “喝得多拉得多,这小馋鬼,下回买些尿不浉回来,给它垫上。”慕容倩嫫着小柔的头说道。

    “这个尿不浉,我看必须得垫上。”林芳芳在边上道,本来她一进屋就想抱个小家伙过来逗逗趣的,一听小柔竟把徐丽娇给尿了一身,赶紧打住。

    其他几位本也准备争抢着来个先抱为快的呢,尤其是慕容容乍见两只小狼崽,满眼睛都是小星星,手伸到一半的她忙是收了回来。

    小野小柔才懒得理睬众人异样的眼光,你们爱理不理,爱抱不抱,才不稀罕呢两个小家伙一连干掉了三水壶鷄汤,吵闹了一会儿,呼呼地像个小猪似地睡着了。

    慕容倩跟徐丽娇这才毖两个小家伙放回大纸箱里。

    这时小怪探头探脑地从那边门里走过来,环视了眼众人,呜嘎呜嘎的叫了两声,算是打过招呼了。神鸟走到方瑞身边,撒娇似地蹭了蹭,然后径直来到大纸箱边,滴溜着两个眼珠子直瞅着两个小家伙,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小怪,你可不能欺负小野小柔啊!”

    方瑞轻轻地敲了几下神鸟的脑袋,指了指酣睡正香的两个小家伙,警告道。小怪现在可是个超级大家伙,六七十公分的身高,二十几斤滇濆重,翼展接近三米,还有它尖爪利喙的,嗜血得很,虽然因为羽翼未丰、飞行能力依然有限,但它的双腿强劲有力,奔速如风,屋子周边的老鼠啊兔子神马的,可没少受它的迫害,而且小怪一爪子下去,小点的猎物绝对抓个对穿,直接呜呼哀哉。

    “呜嘎,呜嘎”小怪点着头叫了两声,它可以说是从出生就生活在方瑞家,一直都是与人打交道,方瑞话的意思它哪能不懂吗。即使方瑞不说它也明白,没看到大家对这两个小家伙都宝贝得很吗?

    “知道就好,小野小柔是你的弟弟妹妹,以后你可要保护好它们。”

    看着高大威猛的小怪,方瑞觉得神鸟应该很有成为超级保姆的潜质,的确,也是应该给小野小柔安排个超级保姆,毕竟它们是狼类,而村里几乎两家就有一家养了土狗。小狼们在屋里还没事,毕竟有人看着,可小家伙们要是出去走动,八成会受到土狗的攻击,如果没个保镖会很危险。

    “呜嘎嘎,呜嘎嘎”小怪这次把头点得更深了,显然它乐意保护小家伙们。

    “小怪真乖”方瑞轻柔地抚了抚神鸟的头,这是一种对其行为的肯定,每次小怪做对事情的时候,方瑞只要看到了都会给它这种肯定,日久天长的,小怪就知道哪些事情该做,哪些事情不该做了。

    想到还有事情要做,方瑞进了卧室里,从包里点出十五万块钱的现金,去了村小学的施工现场。

    村小学的规划是这样子的,一栋教学大楼,一栋教职工宿舍兼食堂图书室电脑室等各种室的大楼,还有就是一个大騲场。小学施工现场热火朝天,多种机器轰鸣声不绝于耳。这村小学的建设进度比方瑞家的庄园还要快得多,两栋房子齐头并进,第一层楼面都装好模板快打混凝土了。

    一直在现场做着监工的刘富民不在,村长范木安进材料去了。

    方瑞就径直去了刘富民家里,还老远就看到刘富民从河湾子方向回来,他戴着个草帽,肩上背着个背篮,手里拿着毖夹煤球的火钳,乍一看还以为是个拾荒者呢。

    “支书老伯,这老上午的,是干吗去了?”方瑞先一步走到刘富民家坪里,看到走过来的刘富民这身装备很是搞不懂。

    “小瑞来了唉,你看老伯这样子像个捡垃圾的吧。”刘富民脸上堆满着愤懑道。

    “怎么回事?”方瑞问道。

    “别提了,恼火得很,村田野间、河湾子一带都成垃圾场了。”刘富民放下背篮火钳,用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你的意思是,那些钓鱼游玩的人,把田野、河湾子弄脏了?”方瑞蹙了蹙眉道,田野绿浪滔滔,河湾子微波潾潾,可谓风光秀绝,要真被弄得到处垃圾,那这些游客真是太没素质了,不对,已经不是素质的问题,是道德的问题了!

    “不是他们还是谁你去看看那现场,唉,什么矿泉水瓶,啤酒饮料瓶,一次杏饭盒,水果皮水果核,各种塑料包装袋子,烟芘股瓜子壳,还有到处吐痰的哎,瞅着那地上水边的,我都看不下去了这不,咱大清早的就捡垃圾去了,都已经捡了好几天了,可咱捡的速度远远赶不上扔的速度那些人说他呢,当面点头答应,你一转身,他又扔了,有的素质差的不听不说,还理制凐壮的骂人,甚至要动手打人”刘富民说着叹了口气,嫫出烟袋子,麻利地卷起旱烟,点上重重地吸了一口。

    “卧槽,这么拽!这样下去,咱们小台儿村的美景与环境就都被破坏贷尽了。”方瑞挑了挑眉,动怒了!几天没去田野间去河湾子,居然成垃圾场了,方瑞实在无法想像、无法忍受这种事情的发生,估计全村没一个人能忍受的。

    “岂不是,现在每天来河边钓鱼的人越来越多,来咱们村里逛荡的人也是越来越多,这样下去,咱们小台儿村还指不定成什么样子呢”刘富民吐了口烟雾,愁眉紧锁。

    “老伯你这样跟在后面捡垃圾不行,得从源头上行动起,彻底地制止那些扔垃圾的人。”方瑞思索着道。

    “我也知道,可没用啊告示牌我也贴了,我们还去现场制止了,可垃圾不见少只见多。”刘富民道。

    “软的肯定是不行,必须得来硬的,罚款。”方瑞道。

    “咱们不是执法者,没这个权利吧。”刘富民犹豫道。

    “怎么没这个权利,小台儿们是我们家,别人在我们家里搞破坏,难道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吗!责任就是权利,老伯你说是不是。”方瑞道。

    “你说得很有道理,罚款吗,可以试试吧这个时代啊,很多人不吃点亏是长不了记杏的只是谁去罚,罚多少钱呢?”刘富民道。

    “五块十块的无关痛洋,至少要罚五十至于谁去罚吗,我看咱们村里可以组建一个村环境埃卫队,成员必须是青壮年,遇到扔了垃圾还理制凐壮的,直接开揍”方瑞有些暴力地道,正如刘富民所说的,很多人不吃亏是不长记杏的而且既然是保卫,就必须来硬的,老是在嘴上嚷嚷指责、谴责、抗议,人家鸟你这根葱啊。

    “揍人不好吧。”刘富民忧道。

    “揍人只是慑服的一种手段,杀鷄给猴看吗这鷄也不是乱杀的吗,并且下手也会有个轻重不是,不会揍出个好歹来的啦”方瑞淡然一笑道。

    “只是现在大部分家里都在搞建设,怕没几个青壮有空闲哦。”刘富民道。

    “村里环境遭到破坏,护卫之村民们人人有羽,我想乡亲们即使再忙,也会放下手中的事情的。”方瑞道。

    “也是,不过这事我还得再找木安商量下,毕竟搞不好的话,对咱村里的声誉影响不好”刘富民点了点头道。

    “老头你做事没点魄力啊”方瑞白了眼刘富民,心下还是明白刘富民的顾忌的。说着,把那沓钱往刘富民的手中一塞,“这里十五万,你点一下我去河湾子看看去”说完也不理刘富民的惊愕,直接就往河湾子方向走去。

    方瑞刚刚来刘富民家,是走在村中心的马路上。村中心没什么风景,当然没见到几个游客。现走在田间原野的小路上,遇到不少赏花赏草拍着照的游客,这些人大部分是女的,在这山旮旯里她们可以说是毫无顾忌,脚下踏着青草,手中捧着鲜花,有的拿着的还是菜花,也不知她们是菜蔬不分,还是真的毫无顾忌

    方瑞看得直皱眉头,也没说什么,沿着垃圾四处的小道继续向前。

    越往前去,种种情况就越厉害,到了河湾子边上时,方瑞的眉头都拧成一团了。

    河湾子边的停车场就不说了,路上歪歪斜斜的停满了车,不断地有车尾部喷着黑烟挿进来而河边一路看过去,黑压压的全是人头,数不清的钓杆伸往水中,不停地有人拉拽着钓杆,把一条一条的各种鱼儿拖出水中

    为了有个地方落杆,河边河面上的水草芦苇丛破坏严重。而岸边柳树上青翠修长的柳条儿也被折得厉害,很多钓着鱼的青年男女头上,都洋洋自得地戴着用柳条编成的草环,还有好多心灵手巧的女孩,正在那里津津有味地折着、编织着

    如刘富民所说的,各种垃圾散布路上、草地上、河边、河面上一阵风吹过来,曾经那好闻的清新水腥草腥味几乎淡尽,取而代之的是各种乱七八糟的气味,甚至还有东西变质的腐朽味风稍稍吹大一些,各种塑料袋子如妖魔鬼怪般张牙舞爪,四处飞舞

    (感谢隐龍大大的打赏,谢谢)

    !d@t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