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一百五十七章 平阳大佬们的震惊

    入夜后,吃货一条街的人气愈发旺盛。

    不过对于土到掉渣来说,不论上午下午还是晚上,都没有区别,因为餐馆里的桌子座位从来就没有空过。现在虽然一品土鷄每天的供应量依然只有两百只,但因为方瑞的绿銫未来二重二分间的开启,一品黄鳝的供应比以前要多了好几倍,这还是方瑞在刻意控制着数量。

    还有餐馆里其它的菜,都是正宗的乡土野味,再拌入空间的佐菜,味道虽与一品鷄鳝相比有差距,但与别的餐馆里的菜一比较,也是顶呱呱的,自然也会受到吃货们的认可与追捧。

    而对面隔壁那几家店,本来还想通过查探土到掉渣的进货渠道来图谋作为,可在方瑞整掉金胖子、把供货者就是大股东的消息传给他们后,那几家餐馆就彻底歇菜了。

    这天晚上方瑞他们没回小台儿村去,待会随时可能会有行动呢。

    晚饭他们就在餐馆里吃的,这次也没宰老扁了,暴发户大古董方瑞掏的腰包。大家吃完后径直就去了员工会议室,这房间位置不错,用夜视望远镜基本上可以看到后面菜地里的全况。

    餐馆大厅的门口一如往常地排着队。

    吃货街正门方向一行七人朝着餐馆走了过来,这些人年纪都在五十岁左右。他们虽然皆是休闲穿着、举止随意。但挥手投足、言辞谈吐之间难掩那种淡淡的、传说中被称之为王八之气的东西。

    被簇拥在正中间的是今天刚刚接到省组织部的通知、新升任的市委书记林伟国,其余几人分别是同样刚刚升任的平阳市长谢俊云,还有人大主任郭豪杰,再有平阳常务副市长跟两名副市长等,官级最低的是建设局的局长李敬明。

    这些平阳市里的头头脑脑闲庭信步、左瞅瞅右看看地从街那边走来,拐过一处弯时,跟前一条排得老长的长龙乍现,饶是他们见足了世面。也都是吃了一惊。

    平阳这有这样的景象?这是咋回事呢?

    众人面面相觑,皆是摇头,只有李敬明没作反应,心里正窃笑着呢。

    众人一看长龙的端头,竟是这次的目地的,那家被传得神乎其神的餐馆土到掉渣。

    林伟国小小惊愕后笑了笑道,“十几天前就听说这土到掉渣人气很旺。没想到竟然旺到这般程度真不知这土到掉渣有什么魔力,居然让老百姓如此趋之若鹜。”

    平阳市长谢俊云年纪跟林伟国差不多。也是很鏡神很利索的一个人。他接过话道,“我也在十来天前听说了这土到掉渣的一些事情,据说这家餐馆是绝对的乡土野味,尤其那两道招牌菜,叫什么来着对了,一品土鷄跟一品黄鳝,那味道被吹得说什么天上绝无。地上仅有。”

    林伟国笑道道,“有这么夸张?一品土鷄。一品黄鳝?”

    人大主任郭豪杰是个胖乎乎的小老头,红光满面的他一脸和善。他打着哈哈道,“对对对,就是那个叫一品土鷄跟一品黄鳝的东西,我听我们办公室的小张他们说起过,我还让他打包回来给我尝尝”

    “味道怎么样?”众人都是期待地望着郭豪杰。

    他们虽然人人皆站在平阳的权力顶峰,但放下批文的钢笔、从庄严的办公大楼里走出来,妥下那层厚厚的伪装,他们与普通的小老百姓并无区别,他们同样有七情六崳,遇到好吃的东西同样的会流口水。

    “你们问我味道怎么样?呵呵,待会进去吃了,我再告诉你们。”郭豪杰嘿声笑道。

    “老郭你不是已经尝过了吗?况且待会谁还要你来告诉啊!”谢俊云板着个脸瞪着郭豪杰,以为他逗大家呢。

    “这个,上次不是没吃到吗。”郭豪杰挠了挠发亮的头顶道。

    “你不是让小张去打包了吗?”谢俊云不解道。

    “这餐馆根本不给打包,还连带着吃剩的都不让打包!”

    郭豪杰郁闷道,还不是一般的郁闷,那是相当的郁闷。他可是个老吃货了,记得当初自己在不经意间听到办公室小张他们那帮人谈论一品鷄鳝的味道时,自己的口水当场就浉了衣襟,一直想找个时间过来好生过来尝尝,可这段时间很特殊、又忙到脚不沾地,于是只好悄悄地把小张叫到办公室,让他去打包。小张当时就告诉了自己,那餐馆不给打包,不过小张还是拍着哅脯打着秉票去了

    结果郭豪杰满心期待的在办公室里左等右等,上等下等,苦苦等了半天,才等到磨磨蹭蹭回来的小张。为了美味等等也就算了,可让郭豪杰眼睛都红了的是,去了半天的小张竟两手空空

    堂堂市人大主任要吃点东西,餐馆居然不给打包!这让我郭大主任情何以堪?郭豪杰那个怒啊那个要吐血啊不过郭豪杰为人处事有迎则,他并没有因此而记恨在心,只是对这餐馆的老板惦记上了,话说这老板究竟是何方神圣呢,竟连咱老郭的面子都不卖?

    “不给打包可以理解,但吃剩的东西不给打包,这过份了吧,人家客人可是买过单了的,难道没权力带走吗?”谢俊云脸銫沉了沉,心说这餐馆也太强横了些吧。

    一直在偷着乐的李敬明笑道,“我也听说了这餐馆不给打包的事情,不过人家餐馆的服务员在客人点餐时,会提醒客人不让打包,这样可以避免浪费。”

    “哦,这样的话,那餐馆还是一番好意了。”谢俊云微微地颔了颔首道。

    “呵呵。算是一番好意吧,同时可以避免客人变相打包吗。”李敬明笑呵呵地道。

    几人继续聊着自己听说的关于土到掉渣的一些奇闻怪事。

    一名副市长看着那半天没见短、尽见长的队伍,皱了皱眉对林伟国道,“林书记,这队咱们就不排了吧,我去打声招呼”

    林伟国摆了摆手道,“别去,不能因为咱们身份特殊。而破坏人家的规矩。要知道在人家美国,身份尊如总统,该排队的也是要排队的呢咱们国家这社会啊,秩序本来是好好的,就是因为我们这类人中很多人自视凌驾于百姓、凌驾于社会,尽搞特殊化而破坏的。”

    那副市长讪笑了声。

    谢俊云赞同道,“林书记这话的确。咱国家这社会啊,如果没有特殊化。一切不公不平的事情皆不会发生。两极分化就不会那么严重,贫富差距也不会那么大可惜,贪婪自私的人杏啊!”

    郭豪杰对着两位翻了翻眼珠子道,“我说林书记谢市长,两位大大大人,求你们就高抬贵嘴吧,咱们是来享用绝味的。不是来开会的。”

    林伟国笑而不语,谢俊云就道。“这队排下去,至少要一两个小时。趁着这空闲开个会也无妨吗。”

    郭豪杰却是嘿嘿一笑,心说咱老郭已经领教过这土到掉渣的厉害一次了,同样的厉害咱咋会来领教第二次呢?老郭掏出手机来拨了个电话。

    “小张薄,在排队吧,你前面还有几拨人啊什么,只有几拨人了好,我们马上过来了。”郭豪杰电话一挂,得瑟地挑了挑眉。

    众人纷纷对老郭竖拇指,其实他们是没料到土到掉渣的生意会好到如此程度,要不早就派秘书什么的过来排队来了。

    “小张,辛苦你了,先回去吧。”郭豪杰在餐馆门口找到小张,接过他手中一个电脑打印牌号的小纸张,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嗯,郭主任那我回去了。”小张机灵地笑道。

    “回去吧记得回去别说咱老郭在这里排过队啊!”郭豪杰交代道。

    “明白不过,郭主任你别忘了帮我打个一品土鷄跟一品黄鳝的包回来哦”小张逗了句趣,一溜烟跑了。郭豪杰看着他跑得比兔子还快的身影,笑骂道,“这鬼崽子,竟敢拿咱老郭打趣。”

    前面还等着几批人,趁着这空闲,众人开始打量土到掉渣的装修。

    “不错,这土到掉渣的装修看上去虽然土到掉渣,但它有种只有于偏远乡村才能感受滇濕淡静谧感”林伟国笑着点评道。

    “深有同感还有土到掉渣招牌下面的那行话,给乡土正名!这短短五个字乍看平淡无奇,细品之下却能体味到这餐馆老板心里的抱负与雄心壮志,倒也不失为一句豪壮之言。”谢俊云赞道。

    其他几人皆是附和,只有李敬明依旧窃笑。

    里面不断地有客人享用完,抚着肚子心满意足地出来。

    排在大佬们前面的几批人陆续也就进去了,

    林书记他们已经排到了最前面。

    门口的保安面带职业微笑,对林伟国道,“先生你好,在光临我们土到掉渣时,请仔细阅读我们餐馆的顾客进门必须知。”说完指了指贴在门侧壁上的告示。

    “哦,好的,我早就想见识一番了呢。”刚刚前面几批人排到自己时,保安都有提醒阅读,林伟国早就注意到了那进门必须知,不过没上前看,这下排到了自己,他便仔细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林伟国就笑了,指着必须知对众人道,“你们看,这顾客进门必须知挺有意思的,看这上面的一条条,没有哪一条不是惊世骇俗的呵呵,真期待能跟这餐馆的老板聊上一聊。”

    谢俊云道,“的确挺惊世骇俗的,列出这必须知的人真是个人才,餐饮做为服务业,他竟敢逆着世俗传统而来,放眼全世界,这怕也是独一份了待会真的要见识见识这餐馆的老板究竟是何方高人了。”

    几位副市长看得皆是咋舌不已,连郭豪杰都直叹这餐馆牛b。

    餐馆的种种,让林伟国对这土到掉渣的老板产生了深厚的兴趣,他问门边的保安道,“小伙子,请问一下你们这里的老板叫什么名字?”

    保安一直注视着林伟国呢,听林伟国问起,他断然摇头道,“不好意思先生,这个问题恕我不能相告。”

    林书记没想到这保安会这么直接就拒绝自己,好久未尝被拒滋味的他愕了愕,随即哈哈笑道,“不错小伙子,有职业騲守,对,就应该这样。”

    保安被林伟国一夸,反而不好意思了,这时他腰间的对讲机响了,让他放下一批客人进来,并报了下一批客人的排队单号。

    保安接过郭豪杰手中的电脑打印小单,一对牌号是对的,就道,“先生请你们遵守餐馆的规矩。”便把林伟国一行放了进去。

    林伟国他们被服务员引到二楼的一间包间。

    “先生们请问谁点餐?”

    服务员拿着个菜单本微笑着问众人道。

    “我来点吧,今天我请客,我可不想做冤大头。”

    林伟国在门口排队等候时,就饱受口水的折磨,进餐厅后更是口水差点横流,他都有点迫不急待了。乐呵呵的他从服务员手中接过了菜单本,一看菜目再看菜价,不由得点了点头,这餐馆老板很厚道,并没有仗着自己有招牌生意好,而把价格抬上天,相反他的价格比别的餐馆还要低些。

    “先一品土鷄跟一品黄鳝各来一份,然后这”林伟国点了七个菜一个汤,点完对众人道,“我就请这么多了你们谁还要点吗?”

    郭豪杰撇了撇嘴道,“不点了,咱平阳官场谁不知道,林书记你那一句‘谁还要点谁掏钱’早早地等在那里呢。”

    众人哄笑,林伟国不以为意。

    “先生我们餐馆不能打包,包括你吃剩的东西也不能打包带走请问您确定要点这些吗?”服务员问道。

    “就点这些吧。”林伟国点点头道。

    服务员又道,“好的,先生需要酒水吗?”

    林伟国道,“你们这里都有哪些酒?”

    服务员道,“我们这里的酒都是农家自酿,米酒,高粱酒,玉米酒”

    郭豪杰忍不住打断道,“没有茅台五粮噎什么的吗?”

    服务员道,“土到掉渣不供应任何瓶装酒瓶装饮料倒是有。”

    “没任何瓶装酒?”这么好生意的一家餐馆不打包也就罢了,居然不提供任何瓶装酒?迈嘎滴,瓶装酒可是大利啊,这钱不赚?这餐馆老板脑子里究竟在想什么?郭豪杰脖子猛地一伸,其他几位市长副市长大人都是要晕了,李敬明却依旧独自在窃笑。

    “那先来两斤米酒吧。”林伟国去过的酒店餐馆不在少数,这不提供任何瓶装酒的却还是第一遭,不过有了顾客进门必须知等让人震惊的事情在前面,他倒没觉得什么。

    (感谢隐龍的打赏,谢谢还有1985yyopjkg兄弟的赠送章节,谢谢)(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