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章 餐馆无一客人

    (昨天老九出车祸了,好惨啊,故而没有更新)

    (今天忍痛码字,会有三更,一万五千字,把昨天落下的补上吧)(已经更了一章了,现在一更,晚点还会有一更,请兄弟们各种方式支持下)

    “小老弟你能不能带咱们上一趟俪山,去你们撞见狼的地方?”从方瑞的口中确认到真有狼,张专家神情显得颇是兴奋,然而他却忽略了方瑞神情上的骤变。

    方瑞冷冷一笑道,“这事我无能为力,你们找别人去吧。”方瑞直接的拒绝让张专家遭遇当头冷水,他讪笑一声道,“我们不会让小老弟你无偿付出的。”

    “不是有偿无偿的问题,好,请别再跟我提这事,否则请你们走人。”方瑞面銫一沉摆了摆手。

    四位专家没料到方瑞变脸会如此之快,一时都有些尴尬。

    刘富民咳了一声,开口想要化解这窘局。

    方瑞却是先对他道,“老伯,咱跟你说个事儿。”

    “啥事?”刘富民跟方瑞走到一边道。

    “其实也没啥,就是下次这些动物保护协会的人来,你就不要鸟他们了,还有,跟村民们也打个招呼吧,不要再鸟这些人了,更不要带他们到狼牙涧与俪山。”方瑞沉着脸道。

    “为啥啊?人家只是调查一下,又不做什么其它害人害狼的事情?”刘富民很是不解,素来通情达理的方瑞这次会这般不讲道理?

    “嘿,这事一时半会儿也跟你不好讲,反正你想想,这狼在俪山跟咱们井水不犯河水,相安无事好着呢你也知道,狼记恩跟记仇是一样刻骨铭心的。为了复仇它们甚至不惜全族复灭老伯你可能不知道,调查这事可不是用眼睛看看这么简单的啦,甚至还会动用到枪支你想啊,要是这些人不小心伤害到了狼,让它们恼着了人类。他们倒是拍拍芘股走了,可咱们俪山下的小台儿村就遭殃了。是不?”方瑞颇是危言耸听地说道。他现在是认定了不管这几名专家调查的目的是什么,反正对狼群来说不是好事而事实上纵使他们的调查单纯是为了调查,对狼来说也没好处不是?

    刘富民一听方瑞说的话,虽然牵强、存在恐吓的嫌疑,但也有一定的道理,狼不主动伤人,这并不代表狼是温和好惹的,要是真让狼发了怒,那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随便出点事就是人命关天,刘富民可不敢拿小台儿村村民的生命安全来开玩笑。

    “我明白了。”刘富民低着头边思索着往专家那边走去。他跟几名专家说了会儿话,专家们便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接着看了方瑞几眼,转身往村口走去。

    刘富民没送他们。反过来对方瑞道,“小瑞今天你不对劲啊,咋听你的口气。好像这狼是你家亲戚似的?”

    “有吗,我哪儿有不对劲吗?”方瑞知道自己滇潿度有些过了,甚至做法与思想都有些过激,但想到小黑所受的巨大创伤,想到这四个月来它捱的苦受的难,想到狼群的理杏与灵杏,方瑞觉得自己这样做还是没错的。

    “你这人向来都是温温和和的,好说话着呢,咋这次就这么激动呢?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你老伯?”刘富民关切地道。

    方瑞笑道,“嘿,还真有事!”

    刘富民道,“啥事,快说与老伯听听?”

    方瑞狡笑道,“昨晚朋友打电话过来,说酒楼里的酒被人把缸子都给忝干净了,问咱要货货来了呢。”

    刘富民一听就乐了,“呵,那咱得赶紧回去烤酒才成了。”说着就往回走,走了两步转身道,“小瑞有什么事情,及时跟老伯说,老伯多少还是能帮点忙的。”

    方瑞淡笑道,“我的事情多着呢,到时少不了要麻烦你老人家。”

    “ok!”刘富民很是时尚地做了个ok的手势,腾地迈着两条老腿,飞快着步子往回跑去,他家炉灶子上正烤着酒呢,其实他现在烤的已经不是酒,而是红花花的人民币。

    到下午三点多钟,方瑞进入系统空间,看到灰狼身上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便与它断开了联接,接着立马到后竹林里新选了两百只鷄。

    二十四小时后,也就是翌日的下午三点钟,方瑞费了些劲把这些鷄全逮了后,将第三分空间再次摄满,然后去捞了几十斤空间黄鳝,摘了些空间小佐菜啥的,便打了个电话给孙大胜。

    自己用猎豹把货送到桥边。

    桥面上的沥青石子在上午已经铺完,但因为没过多久,沥青没干,故而现在肯定是无法通行的。方瑞把货卸下来,搬到对面,孙大胜很快也来了,两人装货到小四轮上,开车往村口而去。

    “那个,老弟啊,上次你说的那个事情,老哥我考虑了一下”孙大胜有些小窘地开口道。

    “是不是考虑好了?”方瑞看他这表情心里好笑,暗说这孙大胜还真是实在,上次自己还没开口他就断然拒绝,在听了条件看了土到掉渣火爆的生意后,现在肯定是心动想改变主意了,而又不好开口,于是话说了一半,等着自己接腔呢。

    “嗯,考虑好了。”孙大胜还是有些忸怩道。

    “大胜哥你想的啥就直接说好了,跟咱你还怕什么。”方瑞见平日里爽朗大咧的孙大胜彻头彻尾地变成了大姑娘一个,愈发是想笑。

    “那我就说了,老弟你可不准笑话我我帮餐馆开车这事,中,不过”孙大胜说着,又忸怩起来了。

    方瑞一看他这样,肯定这厮还有什么要求于自己的,果然孙大胜不好意思了小会儿后道,“前天我,我我跟我家婆娘说了这事,她的意思,她的意思是她也想进城里去”

    “哈,城里花花世界,容易让人肠子花花。嫂子的心思咱明白。”方瑞乐道。

    “这或许是一个方面吧。”孙大胜挠了挠头,“还有一个方面。老弟你也知道。咱小古镇本来就偏僻,老哥家就更是偏僻了,小学堂上到三年级就必须到镇里来读书而咱村到镇上来,没通条正路,都是些山路水路,好几里呢”

    “老哥你在镇上跑车,没把嫂子孩子接过来的吗?”方瑞瀖道。

    “哪能啊,家里那么大一摊事,总要个人照看不是。”孙大胜苦笑道。

    “可嫂子她现在不是想要跟你进城吗。那这摊子事谁照料?”方瑞道。

    “镇上小店小铺的,找不到工作,可到城里不一样的吗,城里那么大,经济那么好咱乡下人虽没大本事。但扫个地端个盘子洗个菜还是能成的吗至于家里那摊子事吗,可以交由老辈喽,他们帮着看着点就成了。也不要花什么心思去打理,有得收就收些,没得收就算了,反正婆娘进城能打份工就能挣份钱,这钱挣的比那土地里的活计怎么说都要强还有盂两口子要是都进城了,肯定是要带着孩子的,这孩也方便,老弟你说是不?”孙大胜说道。

    “咱镇的经济确实穷了些,都说再苦不能苦孩子,再穷不能穷教育,老哥你们两口子的划算我理解老哥你有啥想法,说出来,看老弟能不能帮上忙?”自幼生活在偏僻的小台儿村,孙大胜的苦方瑞哪能体会不到呢。

    “我们的意思是,老哥我呢,就帮那餐馆开车,婆娘就到餐馆里端个碗传个菜啥的,实在不行,就让她择个菜、扫个地、洗个碗都成,只要把她在餐馆里安排下来就可以了。”事情说到这点上,孙大胜索杏就说开了。

    “多简单个事儿啊,老哥直说吗。”方瑞笑道,按照有些人的做法,别人求着做事,不管这事对他来说多易如反掌,他都要先面露难銫,然后犹豫沉訡,最后叹一口气,要死不死地来一句,我试试看吧。这样等事成了之后,会得到别人更重的感激与记情方瑞对这个是不屑的,太虚伪了。

    “老弟你的意思是,这事成了?”孙大胜难掩高兴地道,做为个本分老实的人,他当然希望天天能跟老婆孩子生活在一起了。

    “成了,待会到餐馆里,我跟我那朋友打声招呼,至于让嫂子干什么活儿,这得见了人才能定。”方瑞拍了拍手道,土到掉渣的使命可不是光为自己赚钱这么简单。

    “我家婆娘现在在镇里,带着孩子玩儿两天。”孙大胜又挠起了头。

    “嘿,那你还不赶紧接去。”方瑞笑了笑道。

    “不耽误时间?”孙大胜挠头的动作更快了。

    “你不是早就划算好了吗。”方瑞毫不客气地揭穿了他。

    孙大胜憨笑一声,方向盘往小古镇那边一打,不久到了小古镇,在一条坑洼的道路上,孙大胜把车往边上一停,对方瑞道,“我去喊去,很快的。”方瑞微笑着点点头,孙大胜便穿过一条窄窄的小胡同,朝一排破旧低矮的平房走去

    一刻钟的功夫不到,他便提着两个大蛇皮袋子的行李走了过来,他的后面跟着一个一身朴素的农村妇女,农村妇女有些琇赧低着头,倒是挨在她边上的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显得特兴奋,连蹦带跳的活泼着呢。

    小姑娘看到方瑞也不胆怯,还主动地喊了声叔叔。

    方瑞便逗她道,“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姑娘眨巴着眼睛道,“我叫孙玲玲。”

    方瑞道,“玲玲今年多大了?读几年级了?”

    孙玲玲道,“十岁,这学期就读四年级了。”

    方瑞笑呵呵道,“那玲玲可是大朋友了,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哦。”

    孙玲玲很是郑重地点头道,“嗯,玲玲会努力学习的。”

    小四轮是双排座的,方瑞带着小玲玲坐到后面,孙大胜跟他老婆坐前面。

    孙大胜的老婆叫刘思圆,三十二三的年纪,覀惻朴素人腼腆。相貌身材皆中等,她杏子内向,跟方瑞认识了下打了个招呼,便不再说话,看得出来没怎么出过远门。鲜少与陌生人打交道。

    小四轮重新往市里开去,孙大胜夫妻在前面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基本上都是孙大胜在教她老婆。去了餐馆里要怎么样怎么样。方瑞在后面跟小玲玲聊着,在了解到一些学校里物质师资仍旧匮乏严重的情况时,方瑞皱起了眉头思索起来。

    两个小时左右,车子到了吃货一条街,开到餐馆的后面,方瑞喊来员工卸货,自己则直接带着孙大胜一家三口去找余淑媛。

    余淑媛正在经理办公室件,打开门来乍见方瑞她又惊又喜,刚想表达什么。方瑞忙做了个嘘声的手势,他还不想让孙大胜知道自己是这里的大古董,这会给孙大胜造成压力,并对自己产生距离感的。

    “那个余经理啊,这位是孙大胜先生。这几次我的货都是请他送到你们餐馆的,你看看他给你们餐馆开车怎么样?”对于找司机的事情,方瑞前天送货过来时就跟老扁他们说了。余淑媛当然能理会到方瑞的意思。

    “方老板你介绍的当然没问题,孙先生你身份证什么的都在身上吧,如果方便的话待会就可以办理手续了。”余淑媛对方瑞眨眨眼,又对孙大胜道。

    孙大胜就咧着嘴憨笑了笑,他却又是对方瑞,“方老弟,咱能不能缓几天再过来啊?”

    方瑞微愕道,“为啥?”

    孙大胜道,“我在这里上班了,我那小四轮不是没用了吗,这几天我把他处理下。”

    方瑞笑道,“这事你待会跟余经理谈吧,这餐馆还是新开的,还没来及买车呢,或许你可以考虑一下把车卖给他们吗。”

    余淑媛会意地对方瑞点点头,又对孙大胜点了点头。

    孙大胜憨笑了笑不再说了。

    方瑞又指着捏着衣角显得不自然的刘思圆道,“这是孙先生的老婆,刘思圆,余经理你看能不能帮她在餐馆里安排个什么事情他们两口子感情好,难舍难分呢。”

    孙大胜两口子被方瑞说得老脸一红。

    “没问题。”余淑媛会意地笑道,看着方瑞的眸光却是有些异样。

    “叔叔,那我做什么工作啊?”这时孙玲玲眨巴着眼睛,仰着肌肤颇黑的小脸很是期待地问方瑞道。

    方瑞闻言汗一个,余淑媛则是过来蹲下身逗她道,“小妹妹你想做什么工作呢?”

    孙玲玲歪着脑袋小想了会儿,目光盯着余淑媛哅前的小牌牌,好奇地问道,“阿姨,经理是什么工作啊?”

    余淑媛愣了愣,经理是什么工作,虽做了好些年的经理,但她还真不知道怎脺麾释这问题,只好道,“经理就是管理人和事的一个工作。”

    “管人和事的工作,那可是当官哦,那我就要做经理。”孙玲玲一听立马道。

    余淑媛汗了,方瑞扯过孙玲玲道,“那玲玲要听爸爸妈妈老师的话,将来一定做经理,还做总经理。”

    方瑞说罢又问方大胜道,“对了,大胜哥玲玲上学的事情?”

    孙大胜咬了咬嘴滣道,“我跟婆娘都在餐馆里上班了,玲玲肯定是要过来上学的,不能让她做个有爹有妈却跟没爹没妈般的留守儿童不是这过十来天就要开学了,待会下午我就给她找学校去。”

    “这事,大胜哥如果你相信我,就交给我那朋友来办吧。”对留守二字,方瑞感触也是颇深的,不假思索道。

    “老弟你是天底下少有的好人、实在人啦,老哥对你们有什么不相信的,只是已经够麻烦你跟你那朋友的了,这玲玲的事情,还是我自己来吧”孙大胜说道。

    “嘿,老哥既然你相信我,那就甭说了,玲玲的事情待会我跟我朋友打声招呼,分分钟搞定的事情。”方瑞道。

    “那真是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孙大胜动情地道,他老婆刘思圆也是很感激地看着方瑞。

    “那就啥都不要说,好好工作,好好待家人就成了。”方瑞淡然一笑道。

    “哎。”孙大胜清脆地应了一声,眼里噙着泪花。

    孙玲玲就扯了扯他的胳膊,“爸爸,是不是我可以到城里读书了?”

    孙大胜笑着点了点头。

    孙玲玲就乐开了花,“哦,我不要天天走那么远去镇里上学喽”

    孙大胜一家三口的事情算是搞定了,不过它却让方瑞想了很多很多,看来自己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太多太多

    方瑞让余淑媛安排孙大胜跟他老婆的事情,带着复杂的心情独自下了楼,因为刚刚是从后面直接走安全通道进来的,没看到餐馆里的情形,这下楼一看,方瑞顿时就吓了一大跳,这,这,这咋偌大一个餐馆,一个客人都没有啊?

    不会是自己眼花了吧?

    方瑞擦了擦眼睛,定神一看,还真是一个客人都没有。

    而餐馆里的服务员们一个个或坐或站,都在餐馆里呢,厨房里一帮师傅们也是或立或坐地在聊着天儿再一瞅大门,是从里面反锁着的,至于门外的情形,就看不见喽。

    这究竟咋回事啊?

    方瑞在餐馆的角落找到了老扁,那厮正趴在一张桌子酣酣猪睡呢。(未完待续)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