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7章 开业,宰第一单生意

    本来订阅就不多,这几天还急骤下降,老九这心,凉啊弟们,喜欢就支持一下今天大章奉上

    偷菜行动整体顺利,局部波折,整体圆满,局部动荡。

    小半蛇皮袋子是顺利圆满的见证,回家路上垫后的老扁,他那一歪一扭的走路姿势是波折动荡的见证。这厮真的差点被狙爆,幸亏辣椒茬儿不是很尖,没捅进去,不过也够那厮受的了老扁这牙打掉了只能强忍着,实在没好意思吐出来啊。

    回到屋里,其他人等一拥而上。干吗呢,分脏呗!把痛苦的老扁扔到一边,众人美美地享受着凉薯,个个都是吃得肚鼓腰圆的。

    偷菜行动就此暂告上一段落。

    时光一晃到了阳历八月中旬。

    土得掉渣装修完毕,所有一切设备桌椅等布置全部妥当,各个岗位的人员亦招聘到齐,万事俱备,只待开业。在开业前的头一天,方瑞弄了八十只空间鷄、两百只普通鷄、三四十斤空间出来的黄鳝、一百罍黠普通黄鳝到餐馆,此外佐菜方面,葱姜蒜等也是少不了要弄些去。八月十八日,在这个方神棍选定的日子里,土得掉渣迎来盛大开业。八点一八分,慕容容嫫出钥匙,打开了门锁,接着众股东们合力推开了那两扇颇有些紫禁城玄武门气魄的厚重木门。

    然后,花篮,礼炮?

    狮跃龙舞,震耳鞭炮?

    锣鼓喧天,人山人海?

    这些,没有,通通没有。与所有店铺开张的喧闹场面截然不同,土得掉渣的开业就像自然营业日一样,平平静静地开了门,冷冷清清地做起了生意,完全没有半点开张的热闹气氛。

    接着,除了大股东方瑞外的一票股东加部分家属们,鼓着掌,互道着恭喜,鱼贯着走了进去。后面跟着餐馆的各岗位的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们进去后,各就各位。

    老总们与家属们就在大厅正中的一张新的八仙桌上坐下。

    老扁大马金刀地坐定,环视了一眼这装饰古朴的大厅,小小得意地点了点头,然后目光往外而去,看着马路上很多提溜着秉子油条啥的匆匆过往的人流,就嘀咕起来了,“瑞子这小子真是吃撑了没事干,大清早的要求开啥子业吗,人家老百姓连早餐都还没来及吃呢,哪有空来啃鷄芘股哦”这厮葌惻抱怨着,就朝收银前台招了招手·“那个,小二啊。”

    “请问李总,您有什么吩咐?”

    一名着一身职业套裙、二十七八的女子从前台走过来,带着职业微笑的她不卑不亢地微微屈身对老扁说道,接着又朝众人欠了欠身。她叫余淑媛,皎好的面容、均匀的身材、利爽的杏子,颇具原则杏的一个人,是慕费了些心思、挥舞着金票从省里一家闻名遐迩的餐馆挖过来的。余淑缓现任土得掉渣餐馆经理,掌管除财务与采购外的一切事“余红理,咱们还没吃早餐呢,能不能请你帮忙去弄点过来?”老扁嫫了嫫有些瘪的肚子,笑了笑道。

    “当然可以。”余淑媛顺手拿过桌上朴实的菜单,递给老扁道,“李总请点餐。”

    “还要点什么餐啊,那啥,咱餐馆主打的一品土鷄、一品黄鳝一样来两份,其余各銫菜你自己看着膘吧,反正这张桌子有这么大,你看着整满它就ok了。”老扁咧着嘴咽着口水道。

    “李总”余淑媛想说什么,恰好坐她身边的慕容容扯了扯她的衣襟,给她使了个眼銫,余淑媛便会意地一笑,没作声张罗去了。

    等餐的当儿,大家伙开始聊起天来。

    老扁又牢鳋道,“别人开业都是憋着劲地往热闹里搞,只恨不得往死里搞瑞子那家伙也真是的,说啥事都不管,可偏偏这要求那要求地提,还要求开业不准乱搞,就这么冷冷清清地就开了门,全球我估计他也算是前无古人了i真是服了他,这么好一个宣传的机会,这么好一个打开局面的机会,就这么被他白白糟蹋了。”

    杨志成淡然一笑道,“小刚老弟你别激动啦,这不正是体现咱土得掉渣的独一无二杏吗。而且老弟你在餐饮业也算是元老级的人物了,你应该很清楚啦,在餐饮行业是靠质量与服务求生存的,即使你招牌噱头搞得多花哨,开业搞得再隆重,再吸引人的眼球,如果你自身条件不过硬,这又有什么意义呢?”

    郑志清也点头道,“我觉得这样挺好,冷冷清清地就开了门,然后业绩一点点上去,名声一点点上去,帐号一点点丰满,这种步步高升的感觉,岂不是挺成就感吗。”

    “你们说的是这么个理儿,可这样过程太过缓慢,等业绩上去、名声上去、帐号丰满时,我估计花儿也谢得差不多了。而且依我看眼下这形式,今天能在中午开个张做单生意就不错了。”老扁嘟着个嘴道。

    慕容容笑着接过腔道,“这不会,我保证在十点钟之前,能开个不错的张。”

    老扁环视了众人一眼道,“你这么肯定?你们不会谁请了托过来吧,或是把自己的亲朋给叫过来捧场了?不是瑞子说不要这么做吗,要顺其自然吗?”

    慕容容笑着眨了眨道,“方董的指示咱们能不听吗,嘿,跟你说的都不沾边呢而且这单生意保管会让大家满意,让李总你很吃惊的。”

    老扁挠了挠头道,“不是吧,慕容掌门姐姐几日不见当刮目相看啊,长本事了吗,诸葛武候那掐指一算未卜先知的超能力都让你给练就了?”

    慕容容这次笑而不语。

    第一盘端上来的是一品土鷄。

    这鷄是货真价实空间里出来的鷄,取名一品绝对是实至名归。

    热气腾腾的一品土鷄,銫香味俱全做得很是不错,看得出来厨师是花了心思的。

    老扁猴急地拿了筷子,埋头就干了起来,一边大口吃着,一边连连点头,说这鷄的味道跟瑞子做出来的有得一拼,挺香儿挺好吃,只是,这不应该叫一品土鷄,应该叫绝品土鷄。

    大伙儿都不鸟他,纷纷拿箸美孜孜地享受着呢。

    余淑媛这时来到边上道·“几位老总,请问要喝些什么酒?”

    老扁头也不抬地道·“那啥,年份最老的茅台给我来两瓶先。”

    余淑媛道,“不好意思李总,没茅台。”

    老扁愣了愣,啃食的动作停了下,“那来两瓶五粮噎。”

    余淑媛道,“这个也没有。”

    老扁惊住了,“那杜康、西凤,或是酒鬼酒呢?”

    余淑媛道·“还是没有。”

    老扁惊呆了,“那几块钱一瓶的红星二锅头总有吧?”

    余淑媛道,“这个真没有。”

    “那,那到底有木有酒啊?”老扁扛不住了,这啥牌子的酒都没有,还叫什么餐馆吗?这餐馆卖菜卖饭不卖酒,就如娱乐圈卖唱卖笑不卖肉啊,你靠哪门子赚钱去哦!靠,这采购的事情是谁负责的啊。

    “酒当然有啦。”余淑媛保持着淡淡微笑道。

    “都有些啥酒?”一听有酒·老扁小小松了口气道,或许只是自己刚刚没点到那些酒的牌子吧。

    “农家酿的烧刀子,高粱酒,玉米酒等。”余淑媛兀自淡笑道。

    “晕啊,这酒谁整的啊,几块钱的东西,能挣几毛钱哦。”老扁颇是怨念地目光落在慕容容身上。

    慕容容摊了摊手道,“李总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要看看瑞子去,这酒的事情都是他整的不过我觉得也挺不错的,土到掉渣要是整那些茅台五粮噎酒鬼酒啥的,那就不叫土到掉啥,叫俗到掉渣了。”

    杨志成颔了颔首道,“瑞子老弟弄这酒也是花了心思,不可谓不用心良苦。

    大家还记得上次喝的那梅子酒吧,这酒就是小台儿村的酿酒大师、村支书大人酿造出来的,为了请他酿酒,瑞子老弟可没少磨他呢,而且竹林里的鷄跟池子里的黄鳝可是遭殃不小呢。”

    “哦,还有这事啊,咋我不知道呢?”老扁挠着头道。

    “你就一酱油党,天天不是偷菜就是钓鱼,跟你提不是浪费口水吗。”郑志清打击他道。

    老扁讪笑了声,对余淑媛道,“那余经理,烧刀子来一斤吧。”

    余淑媛应了声亲自去了,很快把酒用一个修弄得颇为鏡致的竹筒盛来,给几位男士先倒上,又请示了几位女士,给想尝点的林芳芳慕容容倒了小半杯。

    “那啥,为了咱土到掉渣的盛大呃错了,是冷清开业,咱们干一杯。”老扁站起来举杯道。

    “还冷清开业呢,你一个人干去那个,兄弟姐妹们啊,今天是咱们土到掉渣庄重开业的大喜日子,咱们一起干一个。”林芳芳鄙视地瞪了眼老扁,举起了杯子。

    大家伙听她说得漂亮中听,就乐呵呵地举杯,相互碰了碰,然后开始喝了起来,被晾到一边凉快的老扁就只好傻笑地跟着喝。

    杨志成小呷了口烧刀子,眉头就皱了起来,咂巴着嘴品了品,旋即又舒展开。

    郑志清的表情跟他是一模一样的,他连抿了几口酒,点着头道,“这酒不错,尝得出来,支书大人跟酿那梅子酒一样,同样很是费了些心。”

    杨志成笑道,“要是能窖藏段时日,这酒的味道不会比那梅子酒差还是上次那句话,要是能再将原料提升一个或几个档次,那酒的味道就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了真想不到小台儿村那旮戤犄角里还有如此厉害的酿酒高手。”

    郑志清道,“呵呵,这酒要是好好地将包装设计一番,再砸点钱到央视几大频道去,我估计酒界一匹黑马就会横空出世了,搞不好人民大会堂的酒都要换品牌呢。”

    两人对这酒是赞叹有加。

    连平时不饮酒的女眷们都尝出了这酒些许的酱香醇厚来。

    村支书刘富民酿的这酒的确不错。土到掉渣要是生意不好,咱干脆就把它整个私人餐厅算了,大怎么样?”老扁很是惬意地嫫着滚圆的肚皮,直打着饱嗝。

    大白天说梦话的这厮,自然没人鸟他。

    林芳芳拿眼剜他这吃货,作出架势又要使抓耳神功。

    “那啥,饭后百步走,活到一百岁都不老,咱出去走走。”

    老扁见势不对,连忙起身道。不过他这才起身,一直站立边上的余淑媛微微一笑,上前一步,说巧不巧地拦住了他。余淑媛欠了欠身道,“请问几位老总,谁来埋单?”

    “啥?”老扁乍听她这话,一个脚步不稳,差点跌回凳子上。

    “请问谁来埋单?”余淑媛将一名服务员送到手的帐单递向桌子上空。

    “你的意思,我们在自己的餐馆里吃饭,还需要买单?”老扁极是震惊地道,那表情像是听到了全球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其他人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只有慕容容嘴角颔笑。

    “李总非常抱歉,在土到掉渣谁都没有特权。”余淑媛淡定地道杨志成诧异过后,微微笑道,“没有特权,人人平等,这原则我赞成。”

    “嗯,不错,是应该这样搞,否则这土到掉渣还真成私人餐厅了呢。”林芳芳郑志清几人也是点了点头,意有所指地道。

    听着林芳芳几人的话,老扁不是一般的郁闷啊,“可咱们在自家餐馆里吃饭买单,不是把钱从左边口袋掏到右边口袋吗,何苦来着?”

    “就算从左边口袋往右边口袋也得掏,谁都没有特权,这是土到掉渣的原则。”余淑媛正义凛然道。

    老扁愤怒了,拍案而起:“把你们的老板叫过来!”

    余淑媛被他强大的扬声所慑,忙退后几步。

    这时郑志清杨志成很是默契腾地站起,林芳芳慕容容随即也站了起来,四人叉着腰,气势汹汹地把老扁给包围起来,慕容容拧眉挤眼装作凶神恶煞地瞪着老扁道,“小子,怎么,想吃霸王餐啊!”

    林芳芳亦狠道,“叫你从哪里吃进去的,还从哪里吐出来。”

    杨志成也装凶道,“小子,识相点,快把帐结了。”

    郑志清就挥了挥大拳头,展露着结实的胳膊。

    “我说,几位老总你们不会是商量好了的吧。”老扁刚刚本就是装的,这下更是蔫了,苦着脸道。

    “商量什么,这规矩我们还不知道呢,只是觉得不错,现在又看到有人要吃霸王餐,所以就配合着执行一下。”林芳芳嘿笑着用手刀凶狠地作了个下劈地手势。

    “可这饭菜也不是我一个人吃的啊。”老扁冤道。

    “谁点菜谁买单!”林芳芳道。

    “谁吃得最多谁买单!”慕容容道。

    老扁服软了,“好,好,我买单,不过这买单之前,得告诉我规矩是谁定的。”

    慕容容狡笑道,“还有谁,方董呗。还别说,这规矩定得还真不错,看这开业才第一天,才第一单生意,就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众人都笑。

    “这死瑞子,他定这么个规矩不会真是为了防我的吧。”老扁那个泪啊,从余淑媛手里接过帐单来一看,足足里五千好几百大洋呢,一看菜目,全是餐馆里最好最贵的菜,老扁那个汗啊,敢情这余经理同志对自己还真不赖啊,艂愒己吃不饱,这大清早的把好菜全给自己整上了。

    很是不甘心在自家屋里被宰的老扁吸了吸鼻翼,手往后面一伸,“拿笔来。”

    “拿笔干吗?”余淑媛明知故问道。

    “还能干吗,签单啊!”老扁吐血道。

    “很抱歉李总,土到掉渣可以现金买单,可以刷卡结帐,但没有签单这一项付款方式。”余淑媛道。

    “啥?单都不能签,**,这鬼规矩肯定又是瑞子那家伙定的靠,这家伙看来真是不想做那些公款吃喝的家伙的生意…完了,被他这一瞎捣腾,土到掉渣要完了。”老扁咬了着牙磨了会,很是不甘心地掏出了皮夹子,拿出了一张银联卡。

    余淑媛很快刷完卡,将卡还有一份帐单加发票递还给老扁。

    老扁拿着帐单一看,傻眨了半天眼,说道,“我说,这大开业的,这头一单生意,咋连个折扣都没有啊?”

    余淑媛道,“不好意思李总,咱餐馆饭菜俱是实实在在的饭菜,所以没有折扣。”

    老扁苦笑一声,“这不会又是瑞子定下的规矩吧。”

    杨志成笑道,“猜对了。”老扁投诉道,“杨哥你说那小子定下这破规矩,不是把老顾客往屋外赶吗?”

    杨志成笑道,“关于这规矩,我琢磨过,也的确该如此,首先咱们都知道土到掉渣的原料是货真价实的原料,其次这味道就更不用说了。而且本身我们的菜价位就定得挺实在,如果再打折扣的话,盈利方面姑且不说,本身这行为就是咱餐馆对自身饭菜的一种否定,难道不是吗?”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