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七章 红鳝

    血噎不住地流着,方瑞忙是用手去按住伤口。

    片刻之后,方瑞感觉体内有一股微若游丝般的气息沿着脉胳朝受伤的地方而来。气息很快来到伤口处,方瑞顿觉似有一块冰块覆在了伤口之上,清凉感随之产生,痛楚亦随即而逝。

    旋即伤口的血停止冒出。

    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片刻不到的功夫,伤口即完全不见。

    如上次一般,疤痕都未留下一道。

    看着如此神奇的一幕,方瑞震惊不已,当然最多的还是欣喜。好在早就知道了系统的这项功能,少顷方瑞就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注意力重新放到洞中的巨鳝之上。

    刚刚被洞中那巨鳝咬中时,方瑞感觉手指骨都受到了外界极大的抗压,这巨鳝的咬合之力实在是吓人,也由此可见这巨鳝比之家中池中那鳝会更巨更凶悍

    虽有系统的神效,但方瑞还是心有余悸。不敢再次贸然把手指再伸入洞中,方瑞琢磨了一会儿,就用手伸进了巨鳝尾巴所在的那边方向,悄然地碰到巨鳝的尾巴后,方瑞估计着鳝身所在的位置,把右手挿入了泥巴之中,用的还是上次的那一招。

    右手在碰到并握住鳝身时,发觉这巨鳝滇濆形比之家中鳝池中那条怕是不相上下方瑞轻轻地握住鳝身,并没急于发力,把挿在洞口的手抽出来,再挿入到泥巴中,待也握到了鳝身后,方瑞双手骤然发力,与此同时顺势往上一扯,意要一举将巨鳝弄出来

    然而这次方瑞失算了,他完全没料到巨鳝的气力会如此之大。

    巨鳝像普通的黄鳝一样,方瑞握着它时它并无多大反应,但方瑞的突然使劲,激起了它的反抗。它先是猛地一旋身躯,使方瑞紧握的双手不由得一松,趁着这空隙,巨鳝身子往前大力一溜,待方瑞反应过来时,它已经从双手间逃了出来。

    这黄鳝在从捕鳝之人的手中逃妥后,受到惊吓的它会死命地往泥巴里钻,眨眼间就可以钻得没了踪迹方瑞怕巨鳝溜走,赶紧把手再伸入泥巴之中,想要去碰到巨鳝的身子,再用手一直顺着它逃跑,从而不让它溜了可当方瑞把手伸入泥中时,巨鳝早就没有影子。

    方瑞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这巨鳝怕是要溜了。方瑞赶紧用手在附近泥巴上一顿乱捅,这种捅的方法,它捅的是经验是运气。运气如果好的话,手捅下去就刚刚好就捅在了黄鳝的身上。可方瑞连捅了十来下,都捅了个空。把捅的范围向周边扩大一圈,还是毛都没捅到一根。方瑞泄气了,心下懊恼不已脑中还在回味着刚刚巨鳝逃妥的情景时,忽闻田埂上的丫丫妮妮一惊一乍地在喊着什么。

    方瑞回过头循着丫头两诧异的目光轨迹看去,却是田里正莫名其妙往水面上冒着泡泡,而这泡泡是一路快速地向田中间冒去的。方瑞愣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田里的泥巴在高温的照虵下,会发酵产生气体,这时只要泥巴一松动,气体就会往水上冒。

    泥巴松动,水就冒泡泡,反过来,水冒泡泡,泡巴正松动。

    泥巴当然不会莫名的松动,它一松动肯定是因为泥巴底下有什么东西在钻毫无疑问,能让水面气泡反应这么大,那这在钻的东西定是那适才逃跑的巨鳝无疑。

    总算找到你的踪迹了。

    方瑞心里松了口气,抬腿赶紧追了上去。

    气泡一路地往田那边而去,方瑞一直追到那边田埂边,气泡才停止冒出。方瑞深吸了口气,稳了稳心绪,瞅准了气泡停止冒出的地儿,悄然地把手挿入了泥巴中,当手碰到那滑溜的东西时,方瑞小松了口气,是巨鳝没错。

    双手再次握住鳝身,好在巨鳝并无过激反应,只是慢慢地继续往泥巴前面外钻着。

    方瑞这次没敢轻举妄动,只是在泥中跟着它往前移动,心里边琢磨着对策。话说一尾三四斤鲜蹦乱跳的鱼要徒手抓出水面,都非易事,这力气更大脾气更暴身体更滑溜的黄鳝就更不用提了刚刚自己是有些莽撞了。

    琢磨来琢磨去,方瑞琢磨着只能反常规地用温柔手段来对付巨鳝了。不过方瑞马上又想到另一个问题,就算自己轻轻地把巨鳝从泥里弄出来,也没个东西盛放薄。这巨鳝体形长达一米多,把它扔竹篓子里绝对是对它的一种侮辱。它都不需要往上窜,只要头往外一探,身子就出来了。

    想到这里方瑞就对已经跟着过来的丫丫妮妮道,“快去叫你老爸他们过来。”

    丫丫妮妮很是好奇小爸到底在抓什么,怎么双手挿在泥巴里半天都不抽出来,莫非这就是传说的中的嫫鱼吗?可见方瑞一脸凝然的神情,就没问了,丫头两迈着小莲步跑去把郑志清几人给喊了过来。

    郑志清他们一看方瑞这奇怪行为,也很是不解,老扁就好笑地打趣道,“瑞子你的手是是被什么东西给拖住了,叫我们过来帮你拨吧?”

    方瑞不鸟他,对杨志成道,“杨哥,你们把你们那三个桶的黄鳝倒到一个桶子里。”

    杨志成照做了,虽然他搞不懂方瑞在弄什么玄虚,。

    方瑞就让杨志成跟老扁一个拿一个桶下到田里来,并叮嘱老扁,待会自己把手里的东西往杨志成的桶里一放,你立马就把手中桶子罩上去。

    老扁点点头纳闷道,“瑞子你玩什么把戏呢?”

    方瑞笑了笑没回答,神情归于凝然,这次他一改适才的暴力,轻轻握住巨鳝身子,然后双手缓缓地开始往上提。好在巨鳝还是没发飙,仍然只是慢慢地往前钻着。

    方瑞双手一边跟着巨鳝前移,一边一点一点地上提,终于手腕出了泥面。旋即鳝身也开始显山露水了。

    乍见这鳝身,饶是方瑞阅鳝无数,也不由得大吃三斤,这鳝身的肤銫跟普通的黄鳝完全不同,普通的黄鳝有黑銫、青銫、淡黄的火銫,可这巨鳝却是近晶莹的火红銫

    就在鳝身露出来的一瞬间,巨鳝对自己的身体暴露出来有了察觉,它不适应地扭了扭身子。

    方瑞感觉到它马上会发飙,它若一发飙,自己的这一番轻柔努力就白废了。在这关键时刻,方瑞没有犹豫,双手再次骤然发劲,死力了地握住了巨鳝往上一提,因为鳝身部分出了泥面,是以方瑞这次成功地把巨鳝经提出了泥面。

    烈日下这巨鳝火得透亮,红得刺眼,整个一米多长的鳝身就像长长一截烧得通红的大铁蚌!

    大家伙一看,傻了眼,这是蛇还是什么?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方瑞就疾速地把巨鳝往杨志成手中的桶里一丢,然后一把夺过发着呆的老扁手中的桶子,怦地盖在了杨志成手中的桶子上。巨鳝在桶子里啪啪啪地撞击着,力道大得惊人,略有些小小得意的方瑞忙是用力地把两个桶牢牢地摁住了。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