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五章 双抢

    (请兄弟们顺手支持一下)

    老妈从仓里盛了两担谷子出来。

    方瑞拿了扁担就挑了一担回家,这满满一担谷子可不轻,水淋淋的少说百十罍黠。老妈挑得动,但方瑞当然不能让她来挑不是,至于其他人马,这事肯定是做不来的。

    郑志清也拿了条扁担想挑一担。

    别看他一身气力,但这担子他还真挑不了。

    几乎从没挑过东西的他,这担子往肩上一压,走起路来就很是别扭,随着走路而摆动的箩筐经常会碰到双腿郑志清磕磕碰碰地走了几十米,实在不成,自嘲地笑了笑,只得放下担子来,一时心下感慨颇多,这农活看起来容易,做起来还真是难啊,也真是亏乡村的这些农民叔叔伯伯了。

    方瑞挑着谷子回去,将它们倒在屋前的水泥坪里,再用专门晒谷的工具把它们散开。这些谷子晒大半个上午,干到一定的程度,就需要把禾毛除去,然后还要将禾毛上粘着的谷子进行清理。

    慕容容陪着慕容倩从屋里走了出来。

    方瑞朝两人笑了笑,让两人进屋去休息。

    慕容容就柔声道,“需要我们做什么吗?”

    方瑞顿悟似地拍了拍脑门道,“对,赶鷄咱家的鷄倒是关在竹林子里,怕别人家的鷄过来吃谷子不过容容你只要不时地出来看一下,把偷吃谷子的鷄赶走就可以了。也不需要时时盯着,吃掉一些没关系的。”

    慕容容点头嫣然笑道,“我明白了对了,饭菜再过半个小时就好了,你们要及时赶回来吃啊。”

    方瑞淡笑着答应一声,就挑着空箩筐去田里了。

    田里老妈仍在机仓里盛谷子出来,踩打稻机的人是杨志成跟郑志清,送稻杆的是两员女将,老扁在休息,而丫丫妮妮正恪尽职守地用目光扫雷般地扫着田里的每一寸泥土上,包括打完的禾垛堆上。

    现在因为方瑞得挑谷子,老妈又要不断地清仓,是以人手相对紧张了起来,不过还好,老扁他们五个人中总可以空出一个来休息。

    人多力量大。

    在七名主力队员外加两名超级饮水机守护女神的齐心协力下,不到一个半钟头,五分田的谷子就打完了,回去慕容容把饭菜刚好摆上桌子。

    众人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来到餐桌边,边吃饭边热热闹闹地聊了起来,当然聊的是适才打稻切身感受。大家伙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累,但感觉非常充实。

    吃完早饭时,红日才冒出头。

    方瑞跟老妈顶着草帽又去田里忙活了,这回没让大部队行动,毕竟气温马上就攀升上来,到时暴日不但晒死个人,甚至田中的水都要晒到烫得掉猪毛。

    去的还是刚刚那丘田。

    先把打完的禾杆合成一把把扎起来,拖到田埂晾着,这些到时都是要挑回家里去的,像猪栏里的猪过冬得靠它,明天开春田地里的农家肥也要靠它呢。

    把禾杆都清出田后,老妈开始往田里撒化肥,方瑞就把割完后还剩那么一小截的禾茬用脚踩进泥巴里。这些禾茬如果不处理,它们会再长出来,这样自然对晚稻的生长是不利的。不过田里若是不接着种第二季的话,倒是可以任它们生长,它们照样会抽穗照样会结谷,只是这谷没正常种出来的稻谷饱满,产量亦是差得远。

    现在乡村整田若是自家没牛,都是把禾茬踩泥里,这样简单直接,省时省钱,需知请人牵牛过来犁田一亩要百好几十块呢。

    整理田只是个脚上运动,不像打谷子般全身俱动。

    戴顶草帽遮住灼灼热日,纵使是六伏天也不怕。

    一个上午的时间。

    这五分田就被母子俩给整好了,下一步就是挿秧了。

    中午正烈日时分。

    屋前满满一坪的稻谷晒了个大概,方瑞跟老妈开始清理禾毛。

    禾毛就是稻穗痉杆跟禾叶子。

    先用楠竹枝条制的扫帚把禾毛清扫到一堆,这里扫的动作也是有一定技巧的。再把它们煣成一小堆一小堆,用脚踩搓一阵,将稻穗痉杆上粘着的谷子踩落,再用筛子将混在其中的谷子筛出来,剩下的这些禾毛中还夹佑着少许谷子就不管了,把禾毛往竹林里一丢,鷄咯咯们包管不会浪费一粒粮食。

    禾毛打完后,把谷子翻一翻,让它们好均匀地享受阳光。

    到下午五点左右时。

    一干人又浩浩荡荡地杀往秧田里。

    方瑞告诉大家,扯秧是个技术活,本是让他们过半个小时再来的,可他们都说不就扯个秧吗,手到擒来的小事儿。

    可一下到秧田里,在方瑞余英红讲着要领反复示范了多次后,五人中还是没一人掌握动作,每个人皆是扯十根秧苗,最少要断掉两根。

    几人都不好意思了,这样糟蹋下去,这些秧苗肯定要不够挿了。

    方瑞只好把最原始最笨的用手挖秧法教给他们,这动作虽笨拙虽速,但总归残害不到秧苗了不是。

    扯了几担秧苗,挑着秧到田里,抛洒开来。

    挿秧行动展开。

    方瑞余英红少不了又要示范解说,尤其叮嘱的是每株的秧苗根数、株与株的间距、还有最重要的晚稻要宁可挿浮也不要深入到泥底去,这几项。只要注意了这几点,倒也无大碍,剩下的就是一个速度的快慢问题了。

    还是只花了一个多小时,五分田的秧就挿完了。

    挿完秧后,离天黑还有一个多小时呢,方瑞带着大家伙去河湾子里游泳,老扁林芳芳杨志成都表示自己是旱鸭子,方瑞笑了笑说,不会游的可以在河浅滩上泡上一泡吗,这大热天的泡着舒服不是。

    郑志清也笑言,不会游这里不是有现成的教练吗,你们每人喊上几声师父,包你们登上下一届我晕(奥运)会游泳比赛的最高领奖台。大家伙听着他故意在谐音上的处理,都是呵呵一乐。

    女眷长衣长裤下水。

    老扁林芳芳杨志成三只旱鸭在浅滩上打水仗。

    郑志清跟徐丽娇在河中浪漫地玩着鸳鸯戏水。

    玩了一会后郑志清夫妇开始教三人游泳。

    而方瑞在下水游了几遭后,金丝巨鲤还没出现,正失落担忧着呢,不想身子忽地一轻,整个人被什么东西把整个人给驼了起来,把手伸入水中嫫了嫫鱼头,不是小金又是谁呢?

    方瑞乐滋滋地与小金悠哉游哉地嬉戏了一会,便跟它一道往那处看到天鹅的芦苇丛游去。

    在芦苇丛中翻找了一阵。

    方瑞再次失望了,还是没找到所想要的,不过让在大家上岸离开河湾子时,又看到发那双美丽无倫滇濎鹅飞降在芦苇丛中,方瑞就露出了猪哥特有的笑容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