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八章 下河游泳

    第二天鷄啼三声,方瑞就把几大男子汉叫起来。

    被抓了壮丁的老扁杨志成郑志清三人跟着方瑞,迷迷糊糊地来到第一处置放着灯泡的地方,一看顿时眼睛都睁大了天哪,这淹死在桶里盆里的蛾子、蚊子、苍蝇、蚂蚱等昆虫数不胜数,几个桶盆都装满了一大半。

    几人顿时就来了劲。

    乐呵呵地把盆桶弄回去。

    再来到第二处,收获差不多,第三四五处亦然。

    五处加起来至少在四五百斤。

    老妈正在竹林子里把鷄从笼子里放出来,一看这么多的虫,顿时就乐了。

    要知道这些蛾子之类的虫富颔着以蛋白质为主的各种丰富营养,这可是鷄咯咯们的最爱啊,难道你没看到一群鷄为了争夺一只蚂蚱而厮杀得不可开交吗要是长期能以虫子喂鷄,这鷄快速生长的速度怕是吃饲料都要望尘莫及,而且其喂出来的肉质甚至比野鷄般放养出来的土鷄还要好上不止一筹当然了,最主要的是这样一来成本不知要省下多少呢,赚钱最好最直接的方法不就是节省成本吗!

    呵呵,咱儿子还真是有办法!

    余英红乐滋滋地把水里的虫子舀出来,洒到地上,鷄咯咯们登时就一拥而上这些毛绒绒、娇小可爱的小家伙们在尝了虫子的味道后,战斗力瞬间倍增,抢吃起来那个欢哦,就别提了。

    看着这一幕方瑞很淡然,倒是只帮着打了打酱油的老扁杨志成郑志清三人成就感不小。

    撒了几桶子的虫子,等小鷄咯咯们吃得差不多了,余英红就又把那些大鷄放出来,然后同样撒出虫来给它们吃,它们抢吃得更欢。方瑞就趁机捉了两只最大的,一只煲汤给慕容倩喝,另一只大家伙炒辣椒吃。

    才消耗了不到三分之一的虫子,鷄咯咯们就全部吃得撑了。

    回到屋子里,方瑞用炊壶打了壶水,架到火炉子上烧,这是为褪鷄毛准备的。

    烧着水方瑞就去扯了些葱蒜,顺带又摘了些西红柿黄瓜豆角啥的,回来一看水烧得差不多开了,就嫫了把菜刀,拿了个碗准备盛鷄血用。然后抓住鷄,把鷄脖子上的毛拨掉些,锋利的刀刃就架了上去,咔嚓两下,两只鷄就翘了。

    把烧到七八十度的开水倒入铝桶里,将鷄浸进去,用火钳夹着鷄在桶里翻了几个滚,就开始褪鷄毛了。老扁这时就凑了过来,蹲在一边抓起另一只鷄,学着方瑞的样笨手笨脚地褪起了鷄毛。

    “哟,哪个时候变得这么勤劳了。”方瑞打趣道。

    “丫丫妮妮不是都说了吗,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天天跟勤劳的人待在一起,即使再懒惰的人也会手脚变利索不是。”老扁憨憨地笑道。

    方瑞鄙视道,“这高帽子别给我戴,你的本杏我还不知道啊无事献殷勤非堅即盗,说吧,心里打着什么小九九。”

    “竹林里第一批鷄还有六十多只吧。”老扁见心思被揭穿,也不脸红,索杏直奔了主题。

    “怎么,打那些鷄的主意?”对竹林子里的大鷄方瑞是打算全部吃掉的,这慕容倩不是怀着身孕嘛,这鷄给她补身子不正是绝佳之品。而且一屋子的人在尝过这鷄的味道后,都馋着嘴呢,尤其是丫丫妮妮在吃了之后,直赞这鷄比那个神马啃鷄芘股的好吃多了,天天盼着要吃呢,此一来方瑞还真没打算给老扁的餐馆匀些。

    “这鷄的肉质与味道都是极品,我的意思是瑞子能不能分一半给我,拿到餐馆里去试试水。”自从野生黄鳝在餐馆里大受欢迎之后,老扁这才领略到了真正野生东西的魅力,虽知方瑞的打算,可壮志雄心受到激发的老扁还是厚着脸皮向方瑞开口了。

    方瑞本是想等下一批鷄再给老扁供货的,但现在他都提出来的,做为兄弟这点小事也不能拒绝不是,稍稍沉訡片刻,“这样吧,你先捉个十五只鷄去,看看反响再说。”

    “这十五只,一天就消耗完了,试不出个什么来啊?”老扁本还担心方瑞不松口呢,听到他愿意分出十五只来,心里是满足了的,不过还是得寸进尺道。

    “贪心不足,再喽嗦一只都没有。”

    享用完美味的早餐,老扁提着十五只鷄,还有方瑞从池塘里弄出来的几十斤黄鳝回市里去了。桥不通,猎豹车是开不回去的,只得走路,不过下午他这个甩手掌柜就会骑摩托车回来,摩托车当然是骑过来给方瑞用的了。

    林芳芳没回去,回去没啥事,无非就是跟一帮闺蜜泡泡吧,kk歌,蹦蹦迪啥的,没劲透了,还不如赖在这里,好吃好喝好玩着呢。

    方瑞送老扁到村口坐上市际小巴车,返身回来时,一辆辆运送材料的东风解放大卡拐进了村里,后面陆陆续续地还跟着好些辆装着机械设备的大货车,看来拱桥重建是要正式动工了。

    回到家方瑞先去把池塘里的小鳝苗捞出来,再把空间对接池里的黄鳝给弄干净,再把重复完上回的工作后,方瑞走到大池边,里面浅浅几十厘米水,荷花还没长出来,而青蛙们则是散布在四周的角落里,躲避着太阳光的暴晒。

    方瑞看着这空荡荡的池塘,就琢磨着还是先喂些鱼到里面吧琢磨着,方瑞也没只想着放那几大家鱼去河里弄些鱼来,啥鱼都往里面整些,把池塘一锅烩,就当眼野塘来养当然,像黄刺骨、火头等杏子火暴的食肉鱼类是不能往里面放的,这可是祸害啊。

    方瑞说要去钓鱼的话一喊出去,登时应者如云,杨志成是不用说的,一直没捞到机会去钓上几杆的他,憋了好几天了呢,刚兴奋地想报名,慕容容就表示她要去,杨志成一下就蔫了,又得留下来陪老婆看肥皂泡泡是怎么吹出来的啊,还得装出泡泡很好看、我喜欢的样子

    林芳芳也是不用说的,这妮子贪玩着呢。

    再有郑志清夫妇,这两天听杨志成老扁林芳芳唠嗑着钓鱼那点破事,心早就作洋了,嚷葌惻加入了战队丫丫妮妮就更是不用说了的啦,这两天都快成方瑞的超级跟芘虫了

    挖了蚯蚓。

    一行人带着家伙浩浩荡荡地开往河湾子。

    在老地方落点,上饵甩杆。

    林芳芳这次有钓一根杆子,慕容容还是个旁观者,带着丫丫妮妮在边上柳树下充当中酱油最敬业的加油员。

    郑志清两口子平时也钓钓鱼,虽技术不咋的,但基本的东西还是知道的。

    垂钓展开后,方瑞的效率三人加起还不如,他每钓上一尾,丫丫妮妮都要兴奋地嚷嚷半天,然后朝林芳芳三人扮吐舌头鬼脸,把三人都快给鄙视死了

    近三个小时后,放掉的鲤鱼不算,光方瑞的网丝兜里就有十罍黠鱼了。林芳芳她们加起来也钓了七八斤。还在钓鱼当中,郑志清看着这宽阔而散发着淡淡水腥味的河面,说很想下河游泳,问方瑞这河中有没有什么凶险。

    方瑞笑了笑道,“其它的凶险倒是没有,不过曾经这河湾子里有鳄鱼出没,并咬死过村民,后来市里派来下来把鳄鱼捕走后,十几年来就一直没谁看到过。”

    郑志清听后爽朗地道,“那就是没事喽瑞子兄弟你在这河边长大,游泳应该是把好手吧,有没有兴趣跟老哥下去游几遭。”

    郑志清的话勾起了方瑞儿时的记忆,那时鳄鱼事件还没发生,一帮小萝卜头,光着芘股,晃着小**,野鸭一样的一头一头地往河里扎,追逐嬉戏着,玩得那个欢哦

    方瑞最记忆犹新的一次,隔壁村几个大年纪的孩子做恶作剧,趁着一票小家伙在河里玩得不亦乐乎时,把大家的衣服裤子全部藏了起来,害得大家找了半天没找到。害怕回家被收拾的小家伙们,一个个挨到天黑才借着夜銫的掩护、光着身子往家里溜

    方瑞算幸运的,趁着老爸老妈喂猪喂鷄去时,偷偷地进了家里,穿上了衣裤,啥事都没有。可有几个歹命的小伙伴,也玩这招时被逮了个正着,结果衣服都不用扒,一顿竹笋炒肉伺候着,被揍得哇哇哭叫

    忆着儿时那点事,方瑞嘴角露出淡淡笑意,对郑志清点了点头。

    郑志清笑着妥去外衣长裤,着条平角裤的他露出健硕、富有美感与张力的各大肌群,引得林芳芳慕容容一阵赞叹。郑志清有些小小得意地做了几个压韧带的放松动作,然后颇是热血地对方瑞道,“瑞子兄弟,待会咱们比比谁游得快些?”

    “好久没游过了,还不知游不游得动呢。”

    方瑞说着,有些腼腆地妥下外衣裤,结果引发的赞叹声更大。

    郑志清笑眯眯地打量着他,只见方瑞的肤銫略偏黝黑,显得很是健康。他的肌肉是爆发力形线条状的,轮廓极清晰。再加上黄金比例的修长身材,三者相得益彰,美感力感俱是震撼杏的。身为健身房老板兼主教练的郑志清看了,由衷赞道,“瑞子兄弟身材不错啊,都胜过老哥了,平时没少锻炼吧。”

    “锻炼什么,就是多干了些农活。”

    方瑞不以为意地道,几乎没去泳池海滩等公共场所下过水、不习惯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太多的他,感觉四周的目光火辣辣的,尤其是慕容容那个方向,颇是不自然的方瑞一个优美的猛子扎进了河里,一口气潜出老远。

    “靠,做农活也能把肌肉锻炼得这么漂亮,这城里的人要是都勤劳些,那我的健身房都要关门了”郑志清嘟葌惻,跟着一个猛子扎进了河里。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