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四章 罗烟红(1)

    呆在原地想了好久,方瑞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上前敲了敲门,门磨磨蹭蹭了半天才打天。

    方瑞很是不解地问女孩道,“上回我来买鷄仔少给钱了吗?”

    他除了第一次来之外,中途还有来过?

    不知怎么回事,女孩的眼眶有淡淡嘲红,她突闻方瑞这话不由得一愣,随即沉着脸道,“上回我去外面学习了,我舅舅在这里,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少给钱。”

    难怪上几次没见到你,原来是学习去了啊。

    方瑞就主观臆断道,“你在哪里读书?”

    “读书?我说了读书吗?”女孩白了眼方瑞道。

    “啊,你不是去学习了吗?”方瑞越来越觉得这女孩不但行为言辞怪异,有种刻意针对自己的感觉,而且她的眼神也颇是不对劲,咋就似带着丝丝幽怨呢?好像,好像那啥,那被丈夫抛弃于深闺中的怨妇一般。

    “笨得要死,学习就等于读书吗,人家是去外面学先进的孵化技术去了。”

    “哦”方瑞拍了拍脑袋,讪讪一笑,貌似南漂回来后,还是第一次有人斥自己笨吧,晕倒,还是个女孩子。

    “你又是来买小鷄的吗?”女孩的语气还是带着火药味,不过表情却是渐显琇赧。

    “嗯,买小鷄,顺般打点酱油。”她的琇赧没逃过方瑞的锐利的双眼,这让方瑞愈发如丈二的和尚。

    “贫嘴,现在小鷄涨价了。”

    “那是多少?”

    “别人两块五,你二百五十块。”

    “啥故意骂我的吧。”方瑞到现在开始明白了,这女孩对自己真是怨念蛮深啊,只是自己除了第一次在她手头买了一百只鷄之外,再无交集啊,这这这怨念又是从何而来呢?

    “就故意骂你,怎么了!”女孩叉着腰嘟着嘴道。

    “你骂我可以,但你得给我个理由吧?”稀里胡涂地被骂,方瑞好郁闷啊。

    “你别在这里装无辜,你那虚伪的外表我早就看穿想要个理由是吧,我现在就让你心服口服”女孩轻嗔薄怒地说着,伸手往衣袋里掏手机,忽似想到什么,停止掏的动作,将手伸向方瑞,强势地道,“把你的手机给我。”

    方瑞看着她,不说话也没动作。

    “没听到啊,把你的手机给我!”见方瑞没反应,女孩说话的分贝陡增了几分,语气更是强势,但她闪烁的目光泄露了她的底气不足,方瑞甚至还捕捉到其间夹佑着的丝丝哀求与酸楚。

    碰到这青红皂白不分的妮子,方瑞本想转身离去,可她眼眸深处的楚楚可怜让方瑞于心不忍,而且上次她对自己挺热情,还教了自己不少养鷄的专业知识算了,女孩子家家,不跟她一般见识,她要看手机就给她看吧,咱手机里也没啥见不得人的。

    “拿,给你。”方瑞嫫出了手机递给她。

    “嘻嘻”女孩接过手机,紧绷的脸瞬间绽放成美丽的茉莉花,不过方瑞多少觉得她怎么就有种破涕为笑的感觉呢,就像一个小芘孩,向大人哭着闹着讨要某样东西,要了好久不得,最后大人终于给了他,她就乐了

    女孩接过手机,竟是理所当然地翻看起来。也不知她在看什么,或许是通讯录跟短信鄙。只见她看完之后,按了一阵子键,然后把手机还给了方瑞。

    方瑞接过来直接就放回了裤兜里。

    “好了,进来坐吧。”女孩把方瑞让进了屋里。

    女孩态度上的变化,让方瑞愈发不解,不过先也懒得去想了,把鷄买好了再说吧。

    这屋里方瑞进来过几次,普通的农家布置,不过这次女孩却是要带他进里间。方瑞的脚才跨进门,迟疑地煞住,“这,这能进去吗?”

    “有什么不可以进来的。”女孩白了她一眼道。

    “只是”方瑞还是犹豫,这房间里淡淡粉红銫基调的装饰,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温馨感,里侧一张单人木床,床头放着一只憨憨的大熊公仔,墙壁上挂着一排甭运福娃的公仔,而床的那边是一个梳妆台,上面整整齐齐摆放着梳子、发卡、皮筋、发夹等各种女孩子用的东西,这分明就是女孩子的闺房嘛

    倒是屋外的外侧摆了一张电脑桌子,一张皮椅子,桌子上有一台噎晶电脑,然后桌子一侧摆着厚厚一撂书籍

    “你一个大男人,面对滔天大水时你都不曾畏缩,怎么,一个女孩子的闺房就让你畏而却步了啊!”女孩咯咯笑道,方瑞的反应让她喜出望外,本以为如他这般优秀的人,某方面会放荡不羁,出入女孩子的闺房会如出入公园般自然,没想他竟是腼腼腆腆的其实女孩这样做极大部分是在试探方瑞,而且会根据他的反应,决定她下一步的动作。

    “滔天大水我要战胜的是洪魔,这进这闺房里,我要战胜的是自己咱们,还是在外面说吧。”方瑞摊了摊手,实话实说道,他是个生理正常的男人,跟一个年轻活力的女孩进她温馨的闺房,而且这女孩对自己似乎还有点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天知道后续会出什么幺蛾子呢。

    “成,那咱们就在外面坐吧。”女孩也不勉强,除了试探方瑞外,她也是真想请方瑞去闺房里坐坐的,不过这事不能急。其实她都觉得刚刚自己都有些冒险了,会让他产生自己是个开放随便的人的认知的

    两人在外面坐定,女孩给方瑞倒了杯茶花茶。

    这茶水呈淡黄銫,白銫的茶花悬浮杯中,散发着幽幽茶花香。方瑞端起杯子轻啜一口,入口甘甜,细细品味,甜中又带着丝丝苦味一杯饮尽,鏡神陡提,头脑清明,淡淡花香萦留滣齿间,极是惬意

    “这茶不错。”方瑞喝完后赞道。

    “这是我煮的,茶花也是我采集洗净晒干的,不错就多喝几杯吧。”女孩听到方瑞的赞美,心下更喜,边给方瑞倒着茶边问,“以前有没有喝过?”

    “记得七八年前我妈煮过,但这茶花收集起来比较麻烦,要花费不少的心思,她天天忙里忙外的,哪里有这闲功夫”方瑞看着从白銫瓷壶里注出来的茶水,不由得忆起了以前的时光

    女孩本等着他进一步的夸赞呢,哪知这家伙竟发起愣来,直骂他不解风情。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