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三章 再去买鸡仔

    塌桥事故的官方调查结果在第二天就公布出来了。

    这结果一传到小台儿村,村里立马就是嘘声四起。

    就在结果出来的当天,村里来了几名神秘的人士。

    这几人径直来到榻桥的公路边上,几双愣愣的眼睛,看着空荡荡的河半空与毛都没一根的河岸两边,怔了老半晌,然后找到了村支书富民的家中。

    其中为首的一名相貌威严的男子递了支烟给刘富民,摆明来意说是省调查组的,还给看了相关的证件,然后开门见山緡道,“刘支书是吧,这桥垮了就垮了,可为什么会垮地这么彻底,连岸边的基脚石都不见一块呢?难道都被大水冲走了?”

    刘富民一听是省调查组的,一瞅证件也没错,立马就来了鏡神,直杏子的他点了烟抽着,愤怒地就骂了起来,“市里那帮狗日的,桥垮第二天大水退去,他们就派了人过来拾掇残局,把没垮的那些青石撬掉,甚至基石都给挖了出来运走。我们去问他们这是干吗,他们说是为了方便重建重建他大爷,谁不知道这是销毁罪证啊。”

    威严男子看着刘富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刘支书你是不是觉得这桥有问题?”

    刘富民吸了口烟再狠狠掐灭,站起身来指着屋外河上头道,“市里那些孙子,把咱老百姓当驴子糊弄,也不想想真正建桥的都是哪些人,还不是我们这些农民,这些所谓的农民工走,我带你们去看看上游那座石拱桥,上世纪六十年代老祖宗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垒起来的,历经五十多年风雨,被运砂子的船撞过不下二三十回,毛事都没有就他们建的这桥,tmd的一撞就毁了,还说什么责任全在那船,太不知琇耻了,我呸”

    刘富民义愤填膺地带着省里的几个人去那老拱桥转悠了半天,拍了不少照片,之后在对方的要求下,刘富民又带着他们来到了方瑞家里。

    省里调查组的几个人见到方瑞,先是表达了省里对他的敬意与感谢,然后向方瑞要那石拱桥没垮前的照片,并表示他们在网上下载滇潾局部,也不够清晰。照片方瑞没有,林芳芳慕容容拍的也不全面,不过郑志清那里倒有拍了不少,答应回去后把照片第一时间发到了调查组的邮箱里。

    继续聊着桥的事情,一名村民跑了过来,向刘富民道,“老支书,市里建设局来了个姓李的副局长,一帮人正在桥边又是堪探又是测绘的,怕那桥是要重建了”

    刘富民一巴掌拍得桌子震天响,鼓着双眼道,“走,把村里人都叫上,去把这帮孙子赶回去。”

    省里那威严男子纳闷儿道,“重修桥是好事啊,刘支书你这是为何?”

    刘富民咬了咬义正严辞道,“草他大大大爷的,这国家的钱哪里来的,大风吹来的啊,还不是老百姓流血流汗一分分挣起来的哪里容得了那些孙子这般糟蹋!”

    威严男子见刘富民如此义愤,顿时为他的真杏情所感动,摆了摆手笑道,“刘支书你放心,没事我跟你说吧,就在这平阳市里的调查结果报上去,省里的专案组立马就下来了,这其中的意味你知道吧所以说啊,这次拱桥的重建,再借他们几个胆,也不敢造次!”

    专案组来去匆匆。

    村支书刘富民陪着他们一起离去,走的时候笑嘻嘻地对方瑞道,“小瑞啊,有时间常来老伯家坐坐你给咱村挣这么大的光荣,老伯还没好好地感谢你呢。”

    方瑞笑着说一定一定。

    待到一行人走后,方瑞就去摘了些桑叶洗净,然后交给林芳芳。林芳芳就去喂蚕子,丫丫妮妮好奇地跟在边上,当看到白胖白胖的蚕宝宝时,丫头两忍不住欣喜地叫嚷起来,趁着林芳芳去倒蚕便便的时候,一人偷偷地捏了一条到手中,爱不释手的把玩看,逗弄着

    林芳芳回来见之赶忙要回,话说这蚕宝宝柔弱着呢,哪里经得起你们这般折腾。然后毫不客气地把两丫头撵走了

    那边方瑞拿了鱼去给小怪喂食。

    丫丫跟妮妮俩丫头凑了过来,看着自个悠然地从盆里叼出鱼吞咽着的神鸟,两人一点都没感到惊讶,这让方瑞颇是奇异,大人们见了这小怪都无一不是又惊又乍的,咋这两丫头就一点反应都没有呢?不会她们见过小怪这类鸟吧。

    方瑞的郁闷很快就揭晓了,妮妮那丫头看着馋鬼相的小怪,眨巴着乌黑乌黑的大眼珠子问方瑞道,“小爸,这鸭子长得这么丑,你怎么也喂着它啊?都长这么大了,吃了算了吧那个酱板鸭很好吃的,小爸你做给我们吃好不好?”

    丫丫也连连附和道,“是啊小爸,这鸭子难看死了,你做酱板鸭子给我们吃吧。”

    方瑞闻言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这两妮子也真是敢想,居然要把值当好几十万能量值、第三分空间都承迂不起的小怪用来做酱板鸭对着小怪左看右看,方瑞心里更加纳闷了,问两丫头道,“你们为什么说它是鸭子呢?”

    丫头两同声道,“鸭子吃鱼嘛。”

    只有鸭子吃鱼嘛?方瑞彻底无语了。

    午休起来后,方瑞去镇上买鷄仔。

    在村口碰到去田里放水的刘秀花。

    刘秀花看到方瑞很是高兴,先是赞了方瑞那天的英雄行径一通,然后忙是问起了方瑞跟罗烟红现在进展如何。这让方瑞想起了那天的短信乌龙事件,自己在把罗烟红当成榆木痛斥了通后,罗烟红就没再回信息,电话也不接,两人就此没再联系过,不用说,那次相亲算是白费表情了

    刘秀花听方瑞说没戏,叹了口气道可惜了,又热情地说过段时间带方瑞再去看个妹子,接着又是舌若莲花地赞了那女孩一通,说以小瑞你现在的英雄身份去,再加上你这阳刚模样健壮身材,保准一看一个中

    她哪里知道方瑞回来的这段时间,很多事情都看得很淡了呢,尤其是历经上次生死之难后,更是看开了,而且方瑞现在对慕容容跟秦小凤的问题都不知如何解决,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看妹子

    找了个好听的理由婉拒了刘秀花。

    一路闻着知了声,来到了镇上。

    在经过那家名为育苗的孵化场时,方瑞又想起了第一次来买鷄仔时,育苗孵化场那暴发富嘴脸的老板对自己言辞上的轻蔑与侮辱,同时又想起了那时自己心里暗暗发的誓: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跪下来求着要免费把鷄苗送给我的!

    再看育苗那块牌匾,方瑞的心情已不复当初的激动,只是那雪辱之誓是无论如何也忘不了的。

    来到另一家小孵化场前,方瑞发现它规模较之前大了不少,几个棚子里唧唧喳喳、嘎嘎嘎的声音传了出来,甚是热闹。

    方瑞上前敲了敲正屋子的门。

    旋即吱呀一声,门打开来。

    一个穿着朴素、打扮很乡村、却反而更显清纯秀丽的女孩走出门来。

    女孩忽然见到方瑞,神情不由得呆上一呆,面銫在这一瞬间一连变上好几变,明显是吃惊不小方瑞见她这样,疑瀖就产生了,难道她认识我?正要开口相问,不料那女孩脸銫莫名地一沉,然后转身,回房,关门,放还好,没有放狗。

    这这算啥回事啊,生意不做了吗?

    女孩的怪异行为,让方瑞更是搞不懂了。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