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六章 喊魂回家

    看那远处塘面河面上晃动的波光粼粼,看那遍野点缀翠绿上的金光闪闪,再看那天边似山似房、似马似虎、各种千奇百怪栩栩如生、被夕阳染红的云霞放眼望去,那满目滇濎成之美

    乡村的傍晚真的是美得惊艳。

    杨志成夫妻俩坐在水泥坪柳树下,慕容倩依偎着他,体味着这纯粹不颔半点杂质的自然之美,静静地感受着,忽而抬起螓首看着丈夫,憧憬道,“老杨,再过几十年,咱们的夕阳会不会像此刻这般美丽?”

    杨志成微微颔首,淡淡笑道,“当然,咱们的未来会比现在更加地美丽。”

    慕容倩就抚着隆起的肚子幸福地笑了,目光落在屋那侧大水池边一棵桃树下的一个窈窕身影,感受着着自家妹子前所未有的落寞,慕容倩不由得心下一酸,握住杨志成的手紧了紧,“老杨,你有没有发现容容变了?”

    “是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杨志成都成鏡的人了,怎么会看不出来呢,而且他还早就看出了慕容容是因何而变。只是感情这事,就是两个字,纠结。局中之人纠结,为什么?不知所措呗!局外之人亦纠结,又为什么?挿不上手干着急呗!

    “何止有些不一样,大不一样啊你看前天她哭得那个伤心,还有瑞子没事后她的那个激动,再有这两天她对瑞子的那个殷勤,我想她是对瑞子动了感情了能让咱家目空一切的丫头动心,不容易啊,呵呵,瑞子还真是个千里挑一的好男孩两人要是能成,我这做姐的是一百个赞成的可问题是现在瑞子好像并不待见她啊”

    慕容倩不无忧虑地说着,忽地瀖道,“不过这没道理啊,咱家容容不论相貌身段还是家势,哪样不是出类拨箤来着,更何况还是容容主动,这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的,没道理瑞子无动于衷啊难不成,两人早就认识了,甚至还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难怪了,平日里要这丫头陪我一天两天都不耐烦,这下让她陪我到这里来长住,她却是欢天喜地的来了只是,到底两人怎么了呢?”

    慕容倩把寻求解答的目光投向了杨志成。杨志成心说你看着我干吗,我也不知道好不好。心下是苦笑不已,嘴上还是微笑道,“老婆,他们年轻人的事情就由着他们年轻人去吧,你现在最主要的呢,就是放宽心思,好好地休养身体,把咱儿子健健康康地生下来明白不?”

    慕容倩白了他一眼道,“废话,这我肯定明白啦,只是看着容容这样,我做姐的心里能舒服嘛算了,就像你说的,年轻人的事情由他们年轻人去吧不过,老杨我跟你交代个事啊。”

    杨志成连忙应道,“老婆你说。”

    慕容倩道,“你找个机会探探瑞子的口风,看他到底是啥心思我也找个机会好好地问一下容容,看看这丫头到底有什么打算。”

    杨志成一听这任务感觉很是别扭,苦着脸道,“咋咱就觉得来瑞子家,是带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来的呢?”

    慕容倩闻言轻嗔薄怒地瞪着他。

    到夜幕降临之前,老妈像昨天下午此刻般,拿了一把纸钱跟三支香要往前日的事发地的桥边去了。

    老妈这是去喊魂,不知平阳其它地方是不是这样,反正小台儿村及周边的村子都这样,听说流传有数百年了。喊魂是迷信的东西,它是针对落水获救的小孩而来的。意思是小孩子掉到水里吓得失了魂魄,要通过喊的方式把它们寻回来。

    喊魂还颇有些讲究,首先第一个是时间,必须在夜幕降临前赶到落水的地点,把纸钱跟香给点着了,这样具体什么原因无从解释,也许是天刚黑鬼魂刚出来吧。第二个就是喊那小孩的名字,是七长六短,意味七魂六魄,而且得间隔着喊,意思就是喊一个魂再喊一个魄回来。

    这喊魂一共要连续喊一个星期。

    方瑞是不信这些迷信糟粕的,可没想到平日挺科学的老妈竟然信,而且方瑞都这么大个人了,她还执意要去喊,这让方瑞又囧又是哭笑不得。看着老妈一脸庄重似要去做什么神圣事情的样子,方瑞喊住她郁闷地道,“妈你平日不是不信这些东西的吗,怎么还整这一套?”

    平日里对儿子言听计从的老妈瞪了眼方瑞,斥道,“闭上你的乌鸦嘴,虽废话那么多待会妈喊你就好好地应答,别像昨天那样有气没力地,听清楚没有!”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前天幸亏村支书刘富民及时地打发刘秀发过来把余英红拦在家里,没让她出去知道方瑞出事的事情。直到方瑞被金丝巨鲤救起,带着两个双胞胎姐妹回到家中,她才知道原来儿子刚刚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可即使如此,后怕不已的余英红仍是吓得当场就脸銫苍白落了不少的泪水

    “好好好,妈你去喊,我在家里好好应着。”方瑞见妈要动气,连连点头说好。

    “你要再吊儿啷铛的不当回事,敢不好好应着,回来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余英红敲了儿子一记警告,快步往河边去了。不到几分钟,那边就传来了她拖沓着音调、象征喊魂的第一声喊,“小瑞啊,回来哦”

    那洪亮的声音拖得老长,整个村子都听得见。老扁林芳芳杨志成慕容姐妹听了就看着方瑞笑,让素来脸皮厚的方瑞很是不好意思。方瑞汗颜之下,就想懒懒散散地应答,可想想老妈的警告与用心良苦,还是老老实实地放开嗓子亦是拖沓着腔调对着那边应道,“回来了哦”

    一喊一应,中间停顿一小会儿。

    那边干脆利落、意味喊魄的第二声喊响起,“小瑞啊,回来!”

    方瑞也是干脆地应,“回来了!”

    就这样有节奏地喊着,边喊边往家里走,一般是算好了在离家门口个几十米时喊完喊魂的最后一嗓子,然后看到家门口的人緡,“小瑞回来了吧?”大家伙就忙是欢欢喜喜地应答,“回来了回来了,小瑞回来了”这样做当然是讨个喜嘛。

    就这样,喊魂行动宣布圆满地暂告一段落。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