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五章 强势的小怪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方瑞拿了网子去池塘边。

    池塘里依然有不少的黄鳝陆陆续续地产着卵,自然就有小鳝不断地孵出,只是数量没有先前那么多了。

    扒开水草把小鳝捞出来,放到在井水里加了盐的桶中。

    捞完小鳝后,方瑞开始把空间对接池里的黄鳝弄到池塘里去。

    空间池是前天把生长周期设定在一周的,到现在是两天的时间了。昨天方瑞因为心情的问题,啥事都没做,当然也没来查看这空间对接池里的黄鳝。方瑞很是期待这池里的黄鳝到底长到啥规模了,会不会跟第一分空间那地块一样的骇人呢?方瑞用网子弄了一条黄鳝上来,好家伙,前天才针头大的小鳝苗,现在竟长到了成人的小拇指粗,重量怕是有六七钱了。

    才两天时间啊,就这么大了,这生长速度果然妖孽啊,要是把生长周期定在一天,那岂不是真要吓死个人?呵呵。

    方瑞乐滋滋地先把池里的水抽干,再把黄鳝全捞出来,留了二十来条晚上用来尝个鲜,其余的全部倒到池塘里。接着放井水进干掉的小池塘,然后把刚刚捞出来的小鳝苗全倒进去,又在隔壁的小池里弄了几十条小鳝进去。

    颇费了些功夫做完这些事情,已是一身汗浉,不过方瑞乐在其中。

    在捞鳝的这段时间里,慕容容从屋子里过来看过三四次,每次她都在边上蹲个五六分钟,但她什么都不说,也什么都不做。在历经方瑞遇险的这次事件后,活泼甚至调皮的慕容容沉稳了不少,相对纯真的她认识到了很多的东西,最关键的是她清清楚楚地读到了自己内心的世界对他的那份情感。

    然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慕容容的热情与主动方瑞无动于衷不说,甚至还在刻意回避,这让平日里眼高于顶的慕容容很是郁闷苦恼,高傲而又脆弱的心灵饱受打击。不过慕容容是个很执拗的人,认定了的事情她是不会轻言放弃的。面对方瑞的淡漠,在伤心失落之后,她坦然面对,只是不再热情地主动去找他说话玲濎儿,而是采取默默关注的方式,试图用执着来感化于他。

    弄完池里的黄鳝,已是下午六点多钟。

    放黄鳝笼子今晚上就不去了,首先方瑞暂时没这个心情,其次因为刚刚下完大雨,塘里的水都很满、水域比较宽、水草大部分被淹的原故,这时候放笼子效果会大打折扣。

    来到池旁不到一平米的第一分空间对接地,地里的西红柿、豆角、黄瓜都熟了不少,方瑞摘了些,又扯了些葱蒜,准备跟第二空间里的黄鳝一起晚上煮着尝个鲜。

    把菜都摘好后,方瑞又采了二三十片桑叶。

    现在蚕宝宝们大的都长到筷子小头端那般粗了,白白净净、肥肥壮壮、捏在手上软绵绵的它们煞是惹人喜爱,尤其是看它们那小嘴撕咬着桑叶的可爱动作,更是让人喜欢。老扁跟林芳芳甚至杨志成夫妻都表示要分几条去养,都被方瑞义正严辞地给拒绝了。

    把采摘的桑叶交给林芳芳,接下来该做的这妮子懂着呢。

    方瑞就从厨房的大铝盆里捉了斤半左右比较小的鱼儿,然后去卧室里把小怪抱出来。现在小怪早就不住鞋盒子里了,窝亦不安墙壁上了,现在神鸟的窝是一个大纸箱子,就放在方瑞床边,不用担心老鼠猫什么的叼走了神鸟,神鸟不啄死它们都算它们走运的了。

    方瑞给小怪称过,神鸟滇濆重已经达到将近两斤,按说一般普通的鹰成年最多也就这般体格,可神鸟现在身上的毛还是灰不溜秋的绒毛,尾巴翅膀上的羽翼更是又稀又短,刚长出来没几天似的。这让方瑞老扁杨志成他们都是惊讶小已,看小怪这身羽毛,摆明了就是未成年鸟嘛,可它这体形这般庞大,又做何解释呢?

    小怪虽然羽翼未丰,但它的爪子跟喙锋利得吓人。

    方瑞以前喜欢把小怪放在肩膀上,还喜欢把神鸟置于臂弯上,可在抓破了好几件衣服,甚至在肩膀与手臂上抓出多道血痕后,方瑞再不敢与小怪的爪子零距离接触了。小怪多次想要主动与他亲昵,都被方瑞严厉喝止。这让小怪对方瑞颇有意见,小心眼而又机灵鬼的神鸟在方瑞给它喂食的时候,总会给方瑞啄那么几下,看着方瑞痛得呲牙咧嘴的样子,极富灵杏的神鸟就兴奋得又叫又跳。然后恼怒的方瑞就关它的禁闭,奈何神鸟天杏桀骜,屡训不改啊,方瑞也无奈,

    把大纸箱放在地上,睡眼惺松地小怪就从里面自个跳了出来,伸着脖子傲然地环视了一眼四周,不屑的目光掠过老扁杨志成一干人等,最后圆溜溜的眼珠子定格在方瑞身上,立马神鸟就像孩子看到母亲般欢叫起来,迈着健硕的双腿走到方瑞身边,抬头望了望方瑞,接着用喙啄了啄方瑞的裤管。

    那意思方瑞是懂的,不就是要抱它到自己的肩膀上吗,不过方瑞装作视而不见,你个小鸟,嫌你糟蹋的衣服还少了啊。

    方瑞的无视让小怪很是不爽,扯着嗓子嘶鸣了几声,忽地一拍翅膀,纵身却是跃上了方瑞身边的竹椅子,然后再从竹椅子上振翅,意图跃上方瑞的肩膀。方瑞早就习惯了小鸟的伎俩,微微一笑,后撤两步,小怪顿时就扑了个空。

    小怪跌落在地上,趔趄着打了个滚子,拍了几下翅膀立起来,似嗔似怒地瞪了方瑞几眼,然后呜咽呜咽地叫了起来,那意思方瑞也懂,饿了要吃饭了嘛。

    “你都这么大个鸟了,还要我来喂啊,自己吃去!”方瑞握着根专门教训小怪的竹杆,敲了敲小怪的头,佯装发怒地沉着脸训道。

    看到方瑞不高兴,小怪就没了牛气不起来了,神鸟耷拉着脑袋往放着鱼的盆边上走去。

    在小怪走到盆边准备吃鱼时,老扁却是一把把鱼盆端了起来,这厮对神鸟嘿笑道,“你老爸不喂你,我来喂你。”说着还得瑟地拿了条鱼往空中一抛。

    要是方瑞或者余英红这样抛鱼,小怪会兴奋地跃起来去接,然后三下五去二地吞咽。可别人玩这招,小怪会视其为挑逗戏弄,它会发飙的。老扁不是没吃过亏,可老扁偏生不信邪,话说小怪小盆友咱跟你爸是铁哥们,咱俩的交情也非同一般,咋你就这么不给面子呢?

    结果老扁每次这样想着逗弄着,都逃妥不了被小怪啄几下的厄运。

    这次也不例外,老扁抛鱼的动作做完,小怪就拍着翅膀往老扁跃去。神鸟吨位过重,羽翼又不丰,故而跳得不高,刚刚好到老扁的大腿那里。神鸟跃到置高点,脖子一缩一伸,对着老扁的大腿就啄了下去。

    痛得老扁哎哟一声,丢下放鱼的盆狼狈逃窜。

    方瑞就笑眯眯地端起盆来捏了条鱼扔起来,小怪很是配合地一跃接住,然后脖子一仰一口吞入腹中后,吃完后看着方瑞兴奋地直叫。方瑞就得意地瞟了眼老扁,又扔了条鱼给小怪,边扔还边好没良心地笑道,“小怪快快长大,快快把弹跳力练起来,下次你再啄那家伙的时候,可就要找准目标了,明白不?”

    小怪呜呜应了几声,循着方瑞的目光看向老扁,不知是偶然还是它真懂了方瑞的话,它的目光竟落在老扁的要害地带。老扁一惊一愣,再浑身一个颤栗,挥着拳头要找教唆坏小盆友的方瑞算账,迎来的却是小怪的利喙。

    老扁顿时抱头鼠窜,全屋子的人就哈哈大笑。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