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六章 香喷喷老鼠肉

    把弄脏的桌板子洗干净,换另一块继续进行灭鼠工作。

    仅仅里一个多小时,就打死了七只小老鼠。之后的二十多分钟里,再也没有小老鼠出现。看来屋子里的小老鼠是给消灭贻尽了。只是大老鼠要干掉它,这桌板子的功夫还不行,得靠其它法子。

    拾掇完小老鼠,方瑞开始制作捕大老鼠的竹笼子。

    这玩意很简单,就是用厚实的篾条钉一个一尺半长、一尺左右宽度、六七寸高度的竹笼,在一侧留一个口子其实整个笼子的关键就在于这个口子口子的大小。这口子的大小必须掌握在大老鼠挤着身子可以进去,但在稍微吃撑些后出不来。

    因为有现成的篾竹,制笼子又是驾轻就熟,很快方瑞就把笼子给整出来了,但方瑞并没有立刻将之投入使用,得到夜黑风高才成。

    搞定捕鼠的笼子,暮銫渐渐降临。

    方瑞背着篮子出去下黄鳝笼子,这是每天必做的功课之一。不过这次没带老扁去,路比较远,老扁去了帮不上什么忙不说,这肥厮还拖拖拉拉地耽误时间。

    小台儿村的池塘早在几日前就已经放了一轮笼子,要想一晚上仍能保证一定量的收获,就得到外村去了。方瑞是打着矿灯去的,花了整整里两个小时,回来时已然是皓月高悬,繁星满天。

    晚上吃完饭,电视机坏了还没买,没得看。其实上次坏了之后,老扁就说要买一个过来了的,但因为路没修好,电视机又比较沉,几里路也难得搬回家不是。这次老扁说下回就带一个过来,方瑞说成,反正黄鳝的钱还没跟老扁算呢。

    饭后一个西瓜两个香瓜,美滋滋地享用完,四个人围着桌子又打起了拖拉机。

    林芳芳还是要求跟余英红一边,方瑞这次无论如何都不答应了,要是再跟老扁这家伙做一边,自己情愿不打。

    老扁就嘿嘿地笑,其实他也不想跟方瑞做一边,男男搭配干活累啊,要是跟芳芳做一边,多好啊,咱好好地体现一下啥啥齐心其利断金的真谛,是不?

    结果老扁如愿以偿地跟林芳芳做了一边,但两人的技术实在都不咋地,手气又平平,方瑞跟老妈也没手下留情。于是方瑞跟余英红升过a时,两人还在打5。这尴尬的结果郁闷得林芳芳把老扁一顿好骂。其实在协同作战的过程当中,老扁早就被狗血淋浴了n次了。

    在散掉牌场睡觉前,方瑞把竹笼子活动的一端打开,给里面放了一大堆的吃食。

    看着方现把笼子放到堂屋杂物堆的角落里,林芳芳就笑眯眯地对老扁道,“刚胖子,要不要再来賭一场?”

    老扁挠了挠头,憨憨一笑,“好啊,不过上次是你先选的,公平起见,这次要我先选了吧。”

    林芳芳给了他个温柔的爆粟,“女士优先你不知道啊,一定绅士风度都没有,才不跟你赌呢。”

    老扁就笑,他可不傻,栽过跟头的坑岂能再栽一次。

    方瑞放好老鼠笼子过来,笑嬉嬉地对两人道,“怎么,这么急着就想吃肉了啊?”

    老扁林芳芳愕然,“吃肉?”

    方瑞嘿笑道,“对呀,吃肉?”

    老扁瀖道,“吃什么肉?”

    方瑞道,“吃老鼠肉啊。”

    林芳芳柳眉一蹙,呕地一声,“瑞子你恶心不恶心啊?”

    老扁连连附和,强烈谴责方瑞,“是啊,你恶心不恶心。”

    方瑞笑眯眯地道,“恶心不恶心,吃的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翌日大清早的,方瑞正准备起床时就听到林芳芳在堂屋里兴奋地喊,说是竹笼子里关了两大老鼠。

    方瑞老扁出去一看,竹笼子的吃食干干净净,真的变魔术式的多了两只大老鼠。这两只老鼠的重量都差不多,约在半斤左右。其中一只体形瘦长,显然是只公的。另一只体形肥短,是只母的。

    两只老鼠忽被几人闻观,惊慌地在竹笼子里乱折腾起来,公老鼠意图从口子中溜出,奈何头伸得出去,撑着圆鼓鼓肚子的身子却是无论如何也挤不过的。

    看着两只惊惧万分的老鼠,林芳芳开玩笑道,“这两只,加上昨天下午你们打的那几只小老鼠,看来刚好是一窝啊瑞子你可真够牛的,这幸福的老鼠一家,就这么给你一窝端了啊。”

    方瑞笑了笑。

    林芳芳指着竹笼子几条篾条上被咬掉的一小块,緡道,“瑞子,怎么这老鼠没把这竹条给咬断呢?它连柜子的脚、连门都可以咬那么大个洞?”

    方瑞道,“老鼠牙齿虽利,可要咬这种硬物也非一朝一夕可以咬得穿,而且竹条硬杏韧杏都比木材要强,尤其是青篾,这就更加难咬穿了。”

    说着话,方瑞找来了个蛇皮袋子,套住竹笼子可以拉升的那一端,然后拉开了。两只老鼠嗖就就钻出竹笼进了袋子。方瑞抓紧袋子的口子,走到屋外,挥起袋子对着地上就是一顿抡。

    几声惨叫,很快老鼠就没了动静。

    方瑞把袋子交给老妈,背着篮子鱼篓子,另外拿了个蛇皮袋子,拽着打着哈欠的老扁起黄鳝去了。

    老妈把两只摔死的老鼠从袋子里倒出来,准备刀、砧板、碗、用盆打来水,开始处理老鼠。

    林芳芳在边上看着就拧起了眉头,“婶,这,这老鼠能吃吗?”

    余英红利索地剥着老鼠皮,笑道,“老鼠怎么不能吃了,老鼠肉营养美味着呢。”

    林芳芳道,“只是,老鼠不是挺脏的吗?”

    余英红哧笑道,“咱乡下看着乱,其实干净着呢,不像城里,污七八黑的下水道,臭气熏天的垃圾堆,老鼠吃住在里面,当然脏了,这种老鼠就不能吃。可咱这乡下的老鼠,它们生长的环境就不说了,光是它们吃的东西,很多比人吃的都要好都要营养呢而且现在还专门有人饲养老鼠你说这老鼠能不能吃?”

    余英红的话本来就是事实,林芳芳一听笑了,心里疑瀖是没了,可她还是不敢吃的,老鼠在她脑海中余的形象实在是根深蒂故。

    然而等一碗銫香味俱全的红辣椒爆炒鼠肉端上桌,看着方瑞老扁纷纷津津有味地抢着吃时,林芳芳忍不住夹了一小块鼠肉,放到嘴里一嚼,饶是林芳芳吃过不少的山珍,也不由得啧啧称赞。这鼠肉的味道真的非同一般,比兔肉更加清香甘甜,比黄牛肉肉质更为紧凑,极具嚼杏头,再佐上这些姜蒜什么的,肉香味十足,实在是撩人胃口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