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十九章 俪河河湾子

    午饭还是方瑞下的厨。

    老妈没回来吃饭,她去工地厨房帮忙去了。

    老扁跟林芳芳吃惯了方瑞的手艺,所以并没惊啊讶啊什么的。

    杨志成就不同了,初尝如此地地道道鲜纯乡土美味的他津津有味地吧嗒着嘴,几乎是一边吃着一边赞不绝口,这也更让他下了要让自己的老婆来方瑞家调养身体的决心。

    悠然地品着国酒茅台,这顿饭吃得很尽欢。

    饭后,小憩片刻。

    林芳芳欢喜地把小怪抱出来逗弄,小怪对她的逗弄蛮享受的。杨志成在一边看着这又丑又怪没长几根毛的肉鸟很是好奇,也是凑过来逗着小怪玩,结果小怪瞥都不瞥他一眼。

    杨志成使出浑身解数,小怪还是没好脸銫给他。

    方瑞问苦笑不已的杨志成,看他能不能看出这鸟是什么鸟。

    杨志成给出了个大概的论断,说小怪出生就这么大一砣,证明它是大型鸟类。它腿不细脖子不长,不会属于鹤类等。而从它带着弯勾尖锐的喙,以及锋利的瓜子可以粗略地判断出,小怪应该属于猛禽类,像鹰啊雕啊,甚至鹏都有可能,不过前两者的可能要大些。

    说到最后杨志成笑着打趣方瑞,说等把小怪养大了,可以学学那些古代风流纨绔少爷,把小怪熬炼出来,再去买只猛型犬类,好生调教一番,到时就可以好好地体验一下飞鹰走狗的日子了。

    听了杨志成的打趣,方瑞唯有苦笑,如果小黑没失踪,过段时间自己还真是可以过上一把飞鹰走狗的瘾了。

    就这么吹着侃着,啃着井水镇的西瓜香瓜。

    又过来一个来小时,杨志成说想去钓钓鱼。

    方瑞知道他是渔趣协会的,对钓鱼的兴趣不是一般的大,虽然天气炎热,方瑞也不想扫他的兴,于是问老扁跟林芳芳的意思。没想到两人的兴趣也挺大,林芳芳则直接把又呼呼睡着的小怪放回窝里去,从包里嫫出了防晒霜跟遮阳伞。

    “只是咱们没钓杆啊?”见三人的兴趣都挺大,回来一直都没去钓过鱼的方瑞也动了心。

    “哈哈,瑞子这你还用担心吗,也不看看杨哥是做哪一行的。”老扁拍了拍杨志成的肩膀笑道。

    “嘿,老弟钓杆的事情你就不用担心了,老哥车上不说多了,十来根杆子还是有的,普通的,海杆,随便你选不过一直没钓了,车上没有钓饵,这得麻烦老弟你去挖些蚯蚓了。”杨志成说着就要往屋外走,去车里拿钓杆。

    方瑞叫住他,“待会我们顺路走过去拿就是,你们先在屋里吹吹风,我去挖蚯蚓。”说完方瑞就拿了锄头跟前几天制作的一个专门用来盛放蚯蚓的小木箱子朝杂屋侧走去。

    近段时间放笼子蚯蚓挖得频繁,屋旁的蚯蚓数量急剧下降,想到以后的长远打算,方瑞在屋侧特意整了小块地出来,这是专门用来吸引蚯蚓、供它们加速生长与繁殖的。平时也不需要做其它的什么,首先保持土块的松驰,再者就是保持土块的浉润就行了。

    钓鱼不像钓黄鳝放笼子,蚯蚓大条了可不行,得选小号的蚯蚓,而且蚯蚓最佳。挖好蚯蚓后,一行四人去杨志成车里拿钓杆。打开后备箱,还别说,里面杆子真有十几二十根,都是上好质量的高档货。

    各自选好杆子,往俪河河湾子而去。

    河湾子在小台儿村西面的端头,离方瑞家有两三里远,它的一面与俪山毗连。

    河湾子的水域很大,近百亩的面积使它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湖泊。静止时的它,仿若一面巨大的水银镜,蓝天白云、青山绿水倒映其中,给人湖底下就是人间仙镜的幻觉。而当微风拂动时,湖面又波光粼粼,一圈一圈的涟漪晃着金光,荡漾着往远处扩散,又给人造成一种置身于梦幻世界的错觉

    河湾子的水銫略显浑浊,四周很多地方长满了芦苇,还有水花生等各种水草。

    河湾子此时很静,方瑞一行人的说笑声与脚步声搅扰了这份安宁,两只银白銫的白鹭从芦苇丛中飞起,拍打着翅膀往天空飞去。它们的嘶鸣与振翅声惊动了芦苇水草丛中其它休憩的各种鸟儿,一时之间,啪啪啪、咕咕咕的各种展翅声鸟鸣声不绝于耳。

    “哇,好多鸟”看着天空数以百计的美丽身影,林芳芳掏出手机一边摄像,一边惊喜地呼叫,“那只浑身雪白銫的是什么,白鹤?丹顶鹤?天鹅?好漂亮啊还有那两只带着墨绿銫哇噻,那里还有一只全黑的鸟,天啦,这又是什么鸟啊”

    “呵呵,看来这里环境不错吗。”杨志成遮手拦住光线,看着天空中那些自由矫健的身影,笑眯眯地道。

    “这已经不算什么了,记得我们小时间,这河湾子的鸟多得吓人,对着芦苇丛里大喊一声,立马天空中全是鸟,而那芦苇水草丛里,到处都是鸟窝鸟蛋而且像刚刚芳芳说的那几种鹤啊天鹅啊等,也都有”方瑞回忆着少儿势冓河湾子的风光,淡笑着说道。

    “哦,那以前的景銫肯定比现在更美了。”杨志成满是向往地道。

    “那是肯定的了。”方瑞道。

    “对了,这么大片河湾,里面肯定很多鱼吧。”杨志成问道。

    “这里水域广水又深,最关键是水质好,这里就是一个天然的渔场。里面的鱼资源自然是极丰富的,而且品种也繁多,除了普通鱼种外,曾经这里还捕出过不少的江豚,甚至还有人捞到中华鲟”方瑞悠悠地叙述着,老扁三人都认真滇濤着。

    “既然这里的渔资源这么丰富,可为何不见捕鱼人的身影呢?”杨志成看着鸟群落入远处的芦苇水草丛中,看着清澈安祥的河湾子水面,瀖问。

    听到这个问题,方瑞面现凝然,“就在十几年前,附近的确还有不少的村民从事渔业,可自从十几年前这里接连发生了几起事后,村民们就再也没有人进入河湾子捕鱼了,而因为有江豚跟中华鲟的踪迹,政府也出了禁止捕渔的禁令。”

    “发生了什么事?”几人异口同声问。

    “这河湾子里有鳄鱼出没。”

    “鳄鱼?”三人都吓了一大跳,想不到这平静的河湾子里竟隐藏着在淡水界以体形庞大、杏子凶残而著称的鳄鱼,那可真是会要人命的。

    “是的,鳄鱼。”方瑞喃喃地说道,目光出神地望着河中心,十几年前自己亲眼目睹的那幕血腥仿佛又浮现在了眼前。

    河湾子多年来一直都很平静,附近的村民靠着河中丰富的水产鸟类过着辈逸的生活,可谁也没曾想到,那一次一干经验丰富的村民悠闲地哼着渔歌在河面上撒网劳作时,几只不知为何物的庞然大物就像从地狱深处袭来般,一下顶翻一只舢板般,船上的两名村民跌入河中,再也没有出来方瑞记得,那一次河湾子中心的河水全红了。

    村民们受到了惊吓,很多人就此收网,再也不愿去渔。但也有人不信邪,依然捕着鱼,结果惨剧再次发生。接连几次伤了人命,事件终于惊动了市里,派人下来一查,不得了,是鳄鱼。可清水河别说在平阳境内,就算是在全省内都从没有过鳄鱼的踪迹,怎么平阳一下就出现这么多条呢?

    结果查出来鳄鱼是外省的河段迁徙而来,而鳄鱼们最终选在河湾子里落户,自然是因为河湾子水质好,各种资源丰富了。

    鳄鱼属于保护动物,市里派来的人怕村民们为报复鳄鱼杀害鳄鱼,于是他们颇费了些心思把鳄鱼给捉回市里研究去了。虽然从此以后,河湾子里再也没人见到鳄鱼的影子,但这几次血腥事件实在是在村民们心里留下了永远也无法抹去的茵影,再加上这附近交通不便,鱼弄出来到市里去卖也不方便,再后来,全国经济上扬,打工的收入并不比捕渔低多少,终于河湾子陷入前所未有的安宁中。

    不过河湾子重归于安宁,并没有肥壮更多的鱼儿,亦没留住更多鸟儿这其中的原因,很是认人不解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