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三章 老扁的苦恼

    “瑞子是不是你养的那些黄鳝成材了,可以出塘了?”

    老扁在那边煣着惺松的睡眼,激动地道。方瑞正想说不是,那厮随即又嘀嘀咕咕起来,“不对啊,你那黄鳝才养多久啊,这么快就长到点了?瑞子你小子不会喂的什么特种饲料、加了激素吧?哥们已经被坑得够惨的了,你可别坑哥们哦!”

    “靠,老扁你嚷嚷嚷个毛啊,我说了是池塘里黄鳝可以出塘了吗?还有拜托你小子别乱喷那个神马行不,我会拿特种饲料、拿激素去养黄鳝吗?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池塘里的黄鳝是用什么在喂养的。”方瑞不爽地道,自己养的鷄蛇鳝可都是没掺半点水份的。

    “瑞子,别,别激动,哥们这不是刚醒来,头脑还不清明吗。对了,瑞子你问我餐馆缺不缺黄鳝,是不是你又抓黄鳝去了?现在不是田里的禾苗都老长,不方便抓了吗?”

    “老扁你就喜欢主观臆断,乱猜乱想我昨天不是买了些放鳝的笼子回来吗?”

    “不是吧,就那纱布做的玩意儿也能放到黄鳝?”老扁吃惊地道,昨天他看了那些平平常常的笼子,听方瑞说是放黄鳝的,他也不以为然。

    “成了,别磨叽了,我这里有十四斤多黄鳝,我现在就去坐车,过两个多钟我打电话,你到汽车站去接我。”方瑞道。

    “多少?十四斤?”老扁听到那个数字更为吃惊。

    “嘿嘿,全是上点的。”方瑞有些得意地笑。

    “什么,还全是上点的?那要加上没上点的,岂不是二十多斤了?靠,这什么笼子啊,太神了吧那个,瑞子你别坐车过来了,我开车来拿黄鳝便是哦,你还要去买些笼子啊,你小子贪心不足啊得,你也别急着出发,我现在开车过来,差不多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你,你再提着黄鳝走过来。”

    挂上老扁的电话,方瑞就挖水池去了。

    一个多小时后接了老扁的电话,方瑞就提着黄鳝往村口公路边走去。

    接近村口时,看到山丘上又有不少的人员在那里测量着什么,然后又是划线又是打桩的,这动作还真够快。估计这路线一划出来,马上就可以正式动工了。

    在路边等了片刻,老扁开着猎豹过来了。

    方瑞提了桶拉开门坐上去,老扁往桶里一瞅,见黄鳝都是大块头,小的一两七八,大的都有差不多半斤了,老扁就眉开眼笑了,似舒了口气道,“这蟼愜算解了燃眉之急?”

    “什么燃眉之急?”见兄弟如此神情,方瑞瀖问。

    “算了,还是别说了。”老扁嘿笑一声,倒了车往市里开去。

    “老扁你小子怎么越来越娘们了?”方瑞白了他一眼。

    “这个,还是不说了吧。”老扁讪笑两声道。

    “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兘日老扁大大咧咧的,豪爽着呢,见他如此,方瑞隐隐明白了什么。

    老扁干笑道,“算是吧。”

    方瑞瞪着老扁,爆了句粗口,“妈的,有困难还不跟我说,还把我当兄弟不!”

    “也不是不跟你说,只是”老扁一手控着方向盘,一手点了支烟,大力吸上一口吐出烟雾,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道,“还记得上次我跟你说的吧我那餐馆之所以无法扩大经营,发展连锁,不正是因为没有特銫菜吗。即使能摆得上台面的那几道菜,也不是我餐馆所独有而自从你回来,我上你家吃过你妈做的那两次绝世美味后,我就有了计较,全力搞乡土野味特銫”

    听老扁说到这里,方瑞忍不住打断道,“等等,你说的乡土野味,这也确还算是特銫,可问题是现在十家餐馆至少有两三家打着乡土野味的招牌啊?”

    老扁不屑地道,“你也知道只是块招牌啊,在餐饮业所谓的招牌是什么,招牌就是幌子哼哼,这里面的颔水量多着呢真弄土味、野味,成本高出至少一半以上。成本就也就罢了,价钱上可以稍微抬上去一些嘛,关键是现在乡味、野味难弄啊所以现在的餐馆,大部分都是挂羊头卖狗肉,说是土味野味,其实还不是菜市场上买回来的,只是加工时多两道工序,多放些调料罢了”

    方瑞若有所思道,“你的意思是,你餐馆里也是这样搞?”

    老扁弹掉烟芘股,“本意我是要搞正正宗宗土味野味的,我也还特意去邻市的一家土特产野味店进了货,可他妈没曾想那家所谓的土特产野味店卖的根本就是水货,他们在货上面动了手脚,一般的人分辨不出来,连我的厨师都被蒙了前期我也真以为它是土产野味,可不知道哪个缺心眼的叼毛,竟把我的餐馆给举报到工商局跟消协去了”

    “有你爸的关系罩着,那还不是毛事都没有。”方瑞淡笑道。

    “妈的,就是他那关系害的,不然哪会有半点鸟事。”老扁往车外吐了口唾沫,不爽地道。

    “哦,还有这回事?说来听听。”方瑞来了兴趣。

    “我爸他单位一把手不是马上就要退了吗,这一退那宝座就空下来了可狼多肉少,盯着这位置的多了去了,单位里那几个带副的表面上和和气气,暗地里却是掐得你死我活,都恨不得将对方置之于死地好在我老爸平日里作风还可以,没什么大的把柄让人抓这不,那些孙子把主意就打到我头上来了,真tm恶心人”老扁恨恨地说道,“这种关键时候,我爸怎么可能让我这里出漏子,一得到消息,也没跟我吱一声,他昨晚上立马请了工商的老大跟消协的几们负责人来我餐馆里”

    官场里的道道还真多,故事挺鏡彩的吗,方瑞不禁笑道,“你爸不会来一招绑子上刑场,大义灭亲吧。”

    听方瑞这比喻有趣,愤愤难当的老扁也忍不住笑道,“那倒不至于,即使他绑子上刑场,人家也会卖几分面子把我给放了不是不过你还别说,那些当官的,别的不一定利害,但上面的味觉跟下面的触觉绝对是双绝,人家才一动筷子就辩出真伪来了。”

    方瑞道,“当官的这么牛?这事后来又怎么收场?”

    老扁苦笑道,“工商跟消协倒是没把我那餐馆咋的,可昨晚半夜我送完芳芳、哼着小调儿回去时,没曾想我老爸还坐在客厅里,我还以为他老人家是因为他宝贝儿子没回来睡不着,在等着我呢我刚感动得想表示一下,没想到他老人家劈头盖脸就把我给训了个狗血淋头说什么要做生意就正正经经的生意,别学着人家搞那些虚头巴脑坑爹的东西他还责令我要么规规矩矩按照以前的老路子做,要么就正儿八经地弄土产野味。”

    方瑞皱了皱眉道,“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老扁无奈道,“郁闷啊,我那土特銫正慢慢做起来了呢,现在餐馆生意比以前好了二三十个百分点,让我放弃我还真是不舍可让我做回以前的路子,我又不想”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