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八章 在渔趣买笼子

    中午吃完饭,午睡是老惯例了。

    醒来后看了看小怪,神鸟也醒了,正在窝里舞着双爪一顿乱扒腾。方瑞把它捧在手心,小家伙竟奇异地安静下来,还拿它的尖喙轻轻地蹭着方瑞的手心,弄得方瑞手洋洋的。方瑞心下甚喜,看来自己跟小家伙还真是挺有拥份的。

    “小怪你现在饿不饿,饿的话你就叫唤一声,我给你捉虫吃。”方瑞对小怪说道,他知道现在跟小怪说话等于对牛弹琴,可他也知道经常跟它这样对话,一定可以培养出一种默契来。

    小怪没吱声,因为它很快又呼呼地睡着了,看来方瑞还真是对牛弹琴了。

    “那你先睡吧,回来我再给你捉虫吃。”方瑞轻轻地把小怪放回窝里,又看了下小盒子里的蚕宝宝,桑叶还剩下一大半,估计要到明天中午才能吃完。

    方瑞换了身衣服,跟老妈打了声招呼,往镇上而去。

    走在通往镇上的小道,微风夹着丝丝热浪,轻拂着脸颊。

    随着工业进程、经济建设的飞跃发展,如今环境破坏、空气污染异常严重,不提大城市大都会,即便是乡村所受的影响也极为明显。现在平阳的气候都变得与神经病一般无二了,其变脸颁天之快,让人根本就猝不及防。

    本来昨天还不咋地热,可似乎就在一夜之间,气温陡然就上升了六七度。看那路旁的青草、枝头的绿叶都被晒得翻转起来,显得没鏡打彩的。知了更是在树梢上‘热死了热死了’地叫个没完没了,仿若在告诉世人,仲夏来了仲夏来了。

    方瑞一路走到镇上,一身汗水。

    连找了好几家店铺,都没有人知道那种笼子。方瑞就坐上了开往市里的县际小巴车。两个钟头的颠簸后,车子进入市区。方瑞下了车,徒步往渔具市场走去。

    平阳是个地级市,但受地理位置等条件的影响(当然主要是人为因素),发展一般。即便如此,平阳的街道上同样是人来人往,马路中车水马龙,放眼望去,四处皆是一幢又一幢的高楼大夏,一派繁荣昌盛的景象。

    方瑞南漂五年,看透的东西太多,尤其是所谓城市这玩意儿。

    方瑞无心欣赏城市的浮躁与喧嚣,径直走到渔具一条街。一连问了三四家店面还是没有,当问到一家名为‘渔趣’的店铺时,还真有这种笼子。

    “老板这种笼子是放黄鳝的吗?”方瑞拿着笼子在手上翻看。

    这种笼子跟在网上看到的是一样的,两个直径四五十厘米的圆形钢丝圈,上下各放置一个,上面的那个钢丝圈里穿了四块泡沫,是用来起漂浮作用的。蓝銫的细眼纱布将两个铁圈罩在里面,而在纱布缝成的大约二十多公分高的圆柱体的四个方向各制有一个外面大里面小的倒锥形口子,这是方便黄鳝进去的。

    “呵呵,老弟你还真有眼力,这笼子刚研究生产出来不久,咱们平阳还是头一批进货,我这里还没卖几个出去呢,它就是用来放黄鳝的。”店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他脑门稀稀拉拉的几根头发,有些秃顶,肚腩凸出身子有些发福,他正在捣弄着一根钓鱼杆,见有客上门,忙是热情地过来招呼。

    “其实我也是在网上看到才过来找的。对了,老板这种笼子看上去与放鱼的那种沉在水底的圆笼子没什么区别啊,它是通过什么样的一个原理来引黄鳝入内的呢?”看着这个圆圆的笼子,方瑞还真有些琢磨不透凭什么黄鳝就会进这笼子里呢?

    “这个吗,我也不是很懂。”老板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掏出烟盒子,朝方瑞敬过来一支。

    “那老板你总知道这笼子怎么使用吧。”方瑞笑着壁手表示不抽。

    “这我倒是知道,先是配好诱饵诱饵很容易配的,挖些蚯蚓弄死了,然后加些特制的诱鳝香粉,搅拌一块把笼子放塘边,水不要太浅,至少要有笼子本身高度的半个深度。深些倒是没关系,笼子上不是有四块泡沫吗,它会保证笼子浮在水面的。”老板自己点着支烟,一边说着一边挪了条椅子给方瑞坐下。

    “哦,那诱饵放哪里呢?不可能放在笼子里面吧,难道是把它放在笼子上面?”方瑞再问道,按照黄鳝抬头仰天吃食的习惯,要是把诱饵放笼子里,黄鳝就不可能进笼子了,那除此,就只有放在笼子上面了。

    “老弟我发现你还真聪明,那个,老哥先问下你,你是怎么判断诱饵要放笼子上面的?”老板笑眯眯地看着方瑞道,他的目光中透着一种欣赏。

    “黄鳝吃东西是头朝上的,这是无论何时都不会更改的。如果把诱饵放笼子里,只会把黄鳝引到笼子底下去而把诱饵放到笼子上层的纱布上,它想吃到就必须进入笼子而诱饵隔着一层纱布,它无论如何又都是吃不到的。黄鳝在吃方面是比较傻的,越吃不到它越想吃,这样它就会一直停留在笼子里”方瑞淡淡地叙说着自己的分析。

    “老弟没用过这种笼子吧,或者这些是你从网上了解到的?”听了方瑞丝毫不差的分析,老板听得有些诧异,甚至都有些怀疑了。

    “这笼子我还真没用过,在网上也就看到有这么一种笼子的存在而已。”方瑞笑了笑道。

    “那只能说明老弟你对黄鳝很了解,对了,老弟你喜欢钓鱼什么的不?”老板感兴趣地问。

    “钓鱼啊,从小钓到大,不过近些年来钓得少了。”方瑞道。

    “那老弟你们那里渔资源一定很丰富了老弟你是农村人吧,家在哪个地方?”老板兴致勃勃地接着问。

    “我是小古镇那边的,小台儿村,听过没?”面对老板的问题,方瑞皱了皱眉,但还是告诉了他。

    “哦,小古镇倒是知道,俪山南起的源头,清水河经过你们那里嘛,至于你们那个村”老板说着,看到方瑞脸上的警剔,知道自己问得太唐突了,讪笑一声,挠了挠脑门真诚地道,“老弟你别介意啊,其实老哥不是有什么目的这样说吧,老哥我是个渔趣发烧友,渔趣是一个组织,至于什么组织相信老弟你听这名字也就知道了,但组建的时间不长,成员也不是很多呵呵,老哥我一听你对黄鳝的了解,猜测你是农村人,同时也猜测你应该懂是钓黄鳝吧,而且功力应该不弱吧老哥这么一猜测,不由自主就有些激动了老弟你别见怪啊。”

    方瑞淡然地看着老板,看到对方眼神中的激动与诚挚,方瑞微微一笑,指着已被自己放到一边的鳝鱼笼子,“这个多少钱一个?”

    “老弟你要拿多少个?”老板见方瑞面对自己动情的话语都如此风轻云淡,暗暗里有些佩服这个年青人的沉稳。

    “我想先买十五个回去试着放一下。”

    “十五个,你拿就是,还要什么钱。”老板爽快地道。

    “这,不好。”方瑞笑着摇了摇头。

    “有什么不好的,以老哥我跟老弟你的一见如故,几个笼子还谈钱,这不太俗了。”老板不以为意地道。

    “那下回我再来买吧。”一见如故?晕,那是你丫的一厢情愿,知道不?方瑞有自己的原则,老扁的馈赠他都不会轻易接受,更何况一个素昩平生的人。

    “别别,别老弟别这样这笼子十五个你一共给八十块吧。”老板见自己说要免费,方瑞竟货都不买了,这家伙原则杏也太强了吧。惊愕的同时心里甚是感到欢喜,这年轻人品质难得啊,可交,绝对可交!

    这丫的肯定是亏本价给自己的,买还是不买呢?方瑞若有所思地望着那老板一会儿,终还是选了十五个笼子,又买了两包香料,给了钱道了谢,提着笼子准备离去时,老板喊住他,微笑着给了方瑞一张名片,“老弟有空常来小店啊,没空的话可以打这上面的电话,老哥欢迎你的鳋扰”

    “谢谢你,杨哥。”名片的背景是一条清澈的河流,水中游荡着成群成队的悠游鱼儿,名片上面就写了几个字,渔趣协会,杨志成。方瑞将名片纳入兜中,向杨志成道了声谢。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