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十八章 揪出窃鸡真凶

    竹林后是一片荒地,杂草荆棘丛生。

    方瑞问王二釢釢蛇逃向了哪个方位。

    王二釢釢胆颤地指了指一簇茂盛的荆棘丛。

    方瑞就在荆棘丛附近蹑手蹑脚地寻找起来。

    蛇是种比较有意思的动物,它是个睁眼瞎子,正因为如此它的感官超乎寻常的灵锐,旦闻有半点风吹草动,它们就会在第一时间里溜走。但它们也不是一溜走就逃进了洞里,很多时候它们就躲在灌木丛、茂密的草丛中,等到危险过后,它们会再出来活动。

    方瑞每一步都是轻提轻落,他寻得很仔细,从荆棘丛的隙缝中寻完,没看到蛇的踪迹,方瑞便向前面的茅草丛中寻去。

    又搜寻了一片范围,方瑞终于看到了一处浓密的茅草丛外露着一截尾巴。

    这截尾巴中间的鳞片呈一条黄线,两侧是黑銫,尾巴细而长。目光再往上去,则是黑銫与淡咖啡銫交错的花纹,从这里方瑞完全可以断定,这是平阳本地的菜花蛇。菜花蛇体形修长,杏情相对温驯,属于无毒蛇类。

    认清了蛇之后,方瑞也就舒下了心。

    方瑞抬起脚,朝着菜花蛇的腰身就踩了下去。

    菜花蛇被突如其来的攻击吓得不轻,反身张嘴就要去咬方瑞的脚。方瑞穿着长裤,脚上又是运动鞋,他也懒得管,反正你菜花蛇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如果你咬一口心里平衡那你就咬吧。

    菜花蛇张大嘴巴咬住方瑞的裤管不放松,方瑞笑了笑,用另一只脚毖蛇的颈部踩下去,然后用手捏住了菜花蛇的七寸。

    一手抓住蛇头,一手带着蛇尾,把菜花蛇从草丛里拽出来一看,好家伙,蛇的腰身足足里有锄头把那么粗,蛇身长更不比方瑞的身高差多少,这蛇怕是得有三四斤了。拿到市场上去卖,最少值五六百块。

    守了半天的鷄没有眉目,意外地收获了这么大条蛇,也算是个惊喜了。

    王二釢釢活了七十年,什么大蛇她没见过,这条菜花蛇她也没觉得什么。只是看到方瑞把蛇抓住了,就长舒了口气,跟方瑞聊了几句,她就背着猪草篮子回她家去了。

    方瑞乐孜孜地抓了蛇回到家,老妈刚好准备去地里忙活,看到方瑞手里的蛇,很是惊讶,“小瑞,这蛇你是在竹林里抓的吗?”

    “不是,是王二釢釢割猪草时看到,叫我过去抓的对了,妈你说有没有可能鷄就是被蛇给偷吃了呢?”经老妈这么一问,方瑞忽地想到,对了,菜花蛇爱吃禽类,鷄仔鸭仔各种什么鸟啊,是它的最爱。那竹林里的鷄会不会是被蛇给偷吃了呢?别说,还真有这个可能。

    老妈对方瑞的疑问表示赞同,并让方瑞去好好地看一下,看有没有让蛇爬进竹林里来的可能。说完老妈就去地里忙去了。

    方瑞进屋拿了个布袋子把蛇给装起来,口子扎紧了,然后去屋后面沿在篱笆外围检查起来。

    篱笆弄得很平整,外层并没有可以借力的地方,方瑞初步排除了蛇是从篱笆上进来的可能。

    继续查看还有没有其它的可能。

    当方瑞来到适才王二釢釢割猪草的地方时,方瑞在一丛茂密的冬茅草丛里看到了一棵椿树。这颗椿树本身并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地方,但这棵椿树距离篱笆只有三四十公分远,而篱笆里面紧挨着又有几棵大楠竹紧紧密密地生长在那里。

    看着这棵椿树,再看看篱笆里面那几棵楠竹,方瑞的脑中渐渐地勾勒出一副画面来:一条大菜花蛇,缠绕着椿树往上爬去,在爬到篱笆的高度时,它探着上身缠上了篱笆那边的竹子,然后它顺竹而下进入竹林,接着它蜇伏在草丛里,等着鷄咯咯们送上嘴来

    方瑞觉得自己所猜测的,很有可能实际上就是那么回事,而恰好竹林里那几根竹子又紧挨在一起,把离篱笆最近的那根竹子给遮挡住了,即使蛇潜进来,不走近来也无法发现。

    为了证实自己所想,也是为了发泄这些天来心里的憋屈与愤懑,方瑞回了屋子里,狠了狠心,把那条菜花蛇给宰了。

    把蛇捉出来,倒提着身子,将蛇头往地上一摔,菜花蛇緡呼哀哉了。很多人以为宰蛇要剐皮,其实杀蛇最好是不要剥皮,费事不说,蛇皮剥下来会带去不少的肉,而且带走的是鏡华。

    最好的方法是用开水烫,蛇鳞被开水一汤,用手一顺,就全部妥落了。

    方瑞把蛇鳞烫掉后,用剪刀把蛇开肠剖肚。有人说生吃蛇胆可以明目。不得不承认蛇胆的确有些好的医疗保健功效,但蛇因为长年生活在茵暗的洞里,它滇濆内毫无疑问是长有寄生虫的。生吃蛇胆,连带着寄生虫也进了你的肚子,到时你就等着后悔等着哭去吧。

    在清理蛇的内脏时,方瑞看到了几根没有消化完全的羽毛,取出来一看,就是鷄尾巴上的那几根毛。到此刻,方瑞已经完全可能肯定,鷄就是被蛇给潜进来偷吃掉了。

    只是一条蛇饱吃一餐能管最少一个星期,而近些天来竹林里每天都会丢鷄,由此可以断定,进来偷鷄的蛇不止这一条菜花蛇。

    想通了这点,方瑞就默默地琢磨着对策。其实要杜绝蛇再进来偷吃鷄的情况再度发生,很简单,把篱笆外那棵椿树砍掉就可以了。但方瑞想想又不甘心,吃了我的鷄,岂能轻饶了它们!而如果能把那些偷鷄吃的蛇抓住,也是笔不小的财富哦!

    最后方瑞想出了一个方法,椿树不动,进篱笆的渠道必须给蛇留着,不然怎么请君入瓮吗,不过出去的路会通通给你断了,嘿嘿,让你们进得来出不去。一下午的时间,方瑞一共砍伐了二十多根距离篱笆比较近的楠竹。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