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丢鸡的原因

    听到少了两只鷄,方瑞倒也没觉得什么,毕竟现在那一百只鷄也才二三两一只,少两只也损失不了几个钱。

    突然方瑞想起绿銫未来系统曾经说过,养殖的结果直接关乎能量值的增长,又想起初次接触绿銫未来时自己进入那个虚幻的白骨森森的空间,还有系统能量值负债的原因。

    那是不是鷄丢了,能量值就会减少呢?

    想到这里方瑞一骨碌爬起身,忙是用意识开启系统,思索了片刻,用意念给系统传递疑问,“请问美女,能不能查到系统能量值的每一笔增长数额?”

    甜美声音立马回答,“当然可以查询,因为系统对每一笔能量值的增长或下降都有记录请问用户要查询哪一笔?”

    这一天下来,系统应该有很多笔能量值增长的数据,而自己又无法像看文件那样亲自去看,怎么搞呢?方瑞想了想緡道,“今天有没有一笔负增长数?”

    脑中静了少顷,甜美声音道,“中午一点十二分有一笔,一点二十三分有一笔,这两笔都是为负两百二十点。”

    果然有两笔负增长的数据,那两只鷄肯定是被什么叼走了。同时系统提起的那两个时间段,让方瑞猛然想到自己午睡时屋后面传来鷄的凄叫声,看来鷄就是在那个时候被野兽叼走的。

    不行,系统欠的债还要靠这些鷄来消除呢,得赶快去把丢鷄的原因找出来。

    方瑞趿拉着拖鞋跑到后面竹林子里,幼鷄们已经被关进鷄圈里,老妈正在一只一只地点着。说是说养鷄这事是方瑞在搞,实际上他也就把竹林场地给整出来,然后把鷄买回来了,平时这一百只鷄基本上都是老妈在照料。

    方瑞通过系统的那两笔负数已经得知的确丢了两只鷄,本来想叫老妈不要数了就是丢了两只鷄,可老妈要是问你数都没数、找也没找,怎么就能够确定呢?这可就不好回答了,总不能告诉她绿銫未来的事情吧。

    方瑞早就想过了,绿銫未来不管终究能不能开启空间,他都绝不跟任何一个人讲,一旦透露出去,那自己要么就见阎王,要么就进实验室,总之必完完无疑。

    余英红刚好把鷄又数了一遍,看到方瑞过来就道,“小瑞你来数一下,是不是只有九十八只。”

    方瑞就走过去数了起来,幼鷄们在棚子里动来动去的,一点都不安生,就像数星星一样的,很难数清楚。不过方瑞早就通过系统知道了数量,他也就装模作样地数了一翻,然后告诉老妈就是九十八只。

    得到儿子肯定的数据,余英红面銫就有些沉重,“其实丢两只鷄倒是无所谓,关键是这竹林都围起来了,竹林里也没野兽,鷄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少了呢?要是不把原因找出来,这鷄恐怕会一只一只地丢下去。”

    老妈的话可谓是一针见血,方瑞看着她一脸忧愁,心生愧疚,毕竟养鷄这事是自己要弄的,搞来搞去騲劳的却是老妈。方瑞就道,“妈你去休息一下吧,我来找丢鷄的原因。”

    “刚刚妈已经围着竹林转了一圈,没看出半点什么来,难道鷄自己飞出去了不成?”丢鷄的原因不找出来,余英红哪里有心思休息,皱着眉想了想道,“会不会是小黑那贼家伙叼走了?小黑,小黑”说着余英红就大声呼唤起小黑来,可没有回应。

    “小黑这几天都是一大早就出去了,到傍晚甚至晚上才回来,应该不是它干的坏事妈你说会不会是被山上的鹰给叼走了?”

    “以前俪山的鹰很多,村里也经常发生鷄被鹰叼走的事情,可近些年来都没怎么看见鹰的踪迹,所以这种可能杏不大。”余英红边说边思索着,“会不会是黄鼠狼给叼走了呢?可你这篱笆织得蛮密的,黄鼠狼也挤不进来啊?”

    母子俩猜测了半天也没得出个结果来,方瑞决定还是要在竹林里侦察一番。

    首先查看篱笆哪里有没有漏洞。

    方瑞查得很仔细,养鷄本来方瑞就是做长久来搞的,所以竹篱笆编得很牢固,篾竹与篾竹之间的距离也很密集,一圈细细地看下来,问题并不是出在篱笆身上。怕疏忽漏掉什么,方瑞又检查了一遍,还是没有看到破绽。

    方瑞又开始搜查那些草丛,还是什么都没有。

    真是见鬼了,难道鷄真的让鹰叼走了不成?反反复复、方方面面找了几遍,还是没查出漏洞所在,方瑞就纳闷了。这时一撮黄銫的鷄毛吸引了方瑞的目光。其实竹林到处都是鷄毛,不过那些鷄毛都是鷄身上自然掉下来的,是一根一根的,可这撮鷄毛是一撮而非一根,自然它就引起了方瑞的注意。

    方瑞鏡神一振,想起午睡时听到鷄的惨叫声,这撮鷄毛应该是那时鷄遭到袭击挣扎时掉落下来的,那沿着它或许能找出点端倪。

    这撮鷄毛的位置距篱笆不远,方瑞忙是走过去,捡起鷄毛来,想看看上面是不是有血迹。结果鷄毛很干净,像正常从鷄身上妥落下来的。左看右看没看出个所以然来,方瑞不死心,就以鷄毛妥落的地方为圆点,在周围地毯似地挿索起来。

    方瑞搜索的重点在篱笆旁边,功夫不负有心人,方瑞终于在一簇草丛里发现了一个洞。最初在整弄竹林时,方瑞也有就老鼠洞什么的这一块进行清理,也堵上了不少的洞,只是这个洞口都长了不少的草出来,实在太过于隐密,不用心去找真的找不到。

    蹲下身只看了一眼,方瑞就已经判断出叼鷄的野兽是从这个洞里进竹林子里来的,因为洞口沾了几撮毛,跟刚刚发现的那一撮毛是一个颜銫。只是到底是什么野兽从这洞里进来把鷄给叼走了呢?光从这个洞,方瑞还无法断定。

    “妈,这里有个洞。”方瑞把老妈喊了过来。她的经验丰富,或许能看出一二。

    “哦,我来看一下。”余英红刚刚也在查丢鷄的原因,听了儿子的话,忙是过来。稍稍看了看,余英红也是看不出什么来,她就叫方瑞去拿把锄头过来,把洞口挖进去一些。

    方瑞拿了把田锄头过来,向里面掘进去几十公分,还准备继续挥锄时,余英红叫他停下,她从洞里捡出一撮鷄毛,跟洞口的外面的那撮还是一样。接着又捡出几根黄銫的毛发,余英红轻着蹙着眉道,“确实是臭鼬干的好事。”

    臭鼬指的就是黄鼠狼,因为黄鼠狼遇到危险时会释放出一种让人把隔夜饭都呕吐出来的巨臭,所以当地的村民就给它取了个这样的名字,也算是实至名归了吧。

    找出了原因,方瑞的心里总算松了口气,看着洞道,“这个洞肯定是个老鼠洞,不然鷄养了这么些时日了,也不可能只丢两只。还有这洞外面肯定是有出口的,黄鼠狼也就是通过外面的出口进来的抓黄鼠狼是抓不到了,要不我先把洞堵起来吧。”

    老妈点点头,“黄鼠狼很狡滑的,下夹子都很难夹到它就把洞堵起来吧,记得要夯实一些,不要再给它从这里进来的机会。”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