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四章 钓黄鳝

    方瑞在房里翻找一阵,找出五年前的钓具。

    检查了下钓钩,生了些斑黄的锈迹,但还算锋利。再小施力道扯了扯丝线,也还算牢固,一般的拉力应该还承受得住。

    方瑞就用丝线扎了钓钩,又找了两个铅制的沉砣穿在丝线上,在离钓钩两公分左右把丝线打了个结。然后用剪刀剪下个两米长的丝线,找了牢固的小竹蚌,把丝线的另一端绑在上面,再把丝线连着沉砣与钓钩缠绕于竹蚌之上。

    钓黄鳝的简易工具也就制造完成了。

    拿了锄头到屋前放水的坑里翻了几十条蚯蚓,大小蚯蚓都无所谓,然后用一个一次杏杯子装起来。为防止蚯蚓爬出来,又在盒子里撒了些碳灰。蚯蚓身上一沾染碳灰,就只能蠕动翻滚而无法爬行了。

    把钓具与蚯蚓交给老扁,方瑞把鱼篓子重新挎在自己肩上,又给老扁配了个桶,还帮他找了个草帽给他戴上。

    一行三人往田原间走去。

    穿行于田间小道上,带着水腥草腥味的风阵阵吹过,拂动着农田里绿油油的秧苗儿,摇曳生姿。再看那田里一株株的翠绿,涣发着勃勃的生机,长势甚是喜人。

    偶尔有那么两丘田里晃动着零散的几点白銫身影,它们迈着细长的、枣红銫的腿,不时用它那尖长的喙猛地啄向水里,抬起头时它的尖嘴上就会有一条鲜活的小泥鳅拼命地挣扎着。

    突然一个声响或动静,就会惊起一声长鸣,白銫身影展翅冲天,在天空盘旋几圈,见无危险,便把轻盈的身体再次降落在田里。

    蓝天掩映着弊云,水鸟绿田相映成趣,再有田原旁蜿蜒清澈的河流,还有不远处雄壮巍峨、逶迤秀丽的俪山,种种景致相互辉映,构成了一幅和谐动人的大自然风景画。

    在城市里早就呆得腻歪的林芳芳看得就呆了,直赞叹大自然真是太美太美了。

    林芳芳停停走走,这个好奇宝宝对每一株草每一朵花几乎都感兴趣,举着手机拍个不停。老扁就跟在她的身后,傻傻地附和着。两人流连忘返,渐渐都忘记跟着方瑞来是来钓黄鳝的了。

    看着林芳芳那没见过世面的疯丫头劲,再看着老扁那没出息的奴才相,方瑞也懒得睬理二人,想了想,从老扁手里拿了套钓具和装蚯蚓的杯子,搞自己的黄鳝去了。

    黄鳝又叫鳝鱼,浑身滑溜溜的没有鳞片,它们一般生活在水塘河流湖泊之中,形体如蛇,是一种很有趣的动物。黄鳝的一生是即当妈又当爹的,它们发育到第一次杏成熟时是雌杏,等产了卵之后到第二次杏成熟,它们又成了雄杏。

    生活在农田中的黄鳝会在泥巴里钻几个洞,然后在泥面留出相应的洞口。黄鳝产卵时会在洞口吐一堆白銫泡泡,受鏡卵借助泡泡的浮力在水面上发育。这种黄鳝洞最好找,而且一找一个准,不会是空洞。

    方瑞可以说是在田间河里撒野长大的,自幼他就喜欢搞这些东西。方瑞抓黄鳝的技术很厉害,他也很喜欢钓黄鳝,因为钓黄鳝比抓黄鳝的过程更让人有成就感。

    黄鳝吃食的习惯也比较有意思,它不会平着咬,而是嘴巴朝着天上咬的。钓鳝时黄鳝咬食很猛,瞅准时机狠狠地一口就逮住了,而且轻易不会松口。

    这时钓鳝者会施大力往外拖,黄鳝嘴巴被钓钩刺穿受到巨痛,它似乎知道自己命在旦夕,就会用鳝身缠住弯曲的洞袕与松软的泥巴,拼尽全力来挣扎反抗。小鳝也就罢了,挣扎也是徒劳,遇到大鳝时,钓鳝之人怕扯断了钓勾钩丝,又怕把黄鳝的嘴巴给扯破了,致使功亏覟m瘢悴桓矣锰蟮钠Γ谑侨擞牖器突峋环┺摹


    钓鳝之人很享受这个过程。

    方瑞低着头在一条田埂上寻着洞袕,大部分的黄鳝喜欢把洞打在田埂边上,然后死命地往田埂里钻,因为钻得越深,安全系数也就越高。很多田埂都被它们给钻穿了,然后田里的水哗啦啦地就往外面漏,直至漏个鏡光。所以很多老农对黄鳝是又爱又恨。当然也有黄鳝在田其它的地方打洞驻巢。

    壹条田埂走到端头时,方瑞找到了第一个洞。洞不大,只有大拇指粗,黑黝黝直往泥底下去,像个无底洞似的,判断得出这洞里即使有鳝鱼也大不到哪里去。

    小鳝钓起来没劲,方瑞本不想用钓的,直接开抓就是,简单直接。但多年来没钓过黄鳝了,方瑞还是想先体验一下钓鳝鱼的滋味再说。

    方瑞蹲下身来,将穿上蚯蚓的钓钩垂到洞口,手腕上下抬动,带动着钓钩在洞口上起起伏,制造出活的生物在欢闹的假像,以引起黄鳝的注意,把它吸引过来。

    手腕不停地点动,几十秒钟过去了,洞里并没有什么洞静。

    方瑞并不急躁,继续引动钓钩,大约又过了半来分钟,洞里一点一点地露出了一颗黑銫的东西,是鳝鱼的头。像所有猎食动物一样,黄鳝也是很狡滑的,它会先不动声銫的接近目标,直到目标就在嘴边,瞅准了有了把握之后,它会骤然猛下杀手。

    这条黄鳝并不大,只有小指的粗细,它睁着小小的眼睁,一直把嘴凑到点动的钓钩前,似在闻又是在观看,反正短时间内它并没有张口。

    方瑞很沉得住气,淡然一笑,依旧点动着手腕。

    黄鳝发动了攻击,突然一张口,只听到一股吸力的吸声,钓钩就进了它的嘴里。黄鳝咬住饵后,躯体迅速往洞里缩去,这是它们一惯的作风。

    方瑞用力斜着一扯,钓钩成功地钩住鳝鱼嘴。

    方瑞再用力往上一提,鳝鱼便被扯出洞来。

    鳝鱼扯出洞后还会拼命挣扎,而钓钩钩进黄鳝的嘴里要取出来也比较费劲,要是生手经验不足,怕是半天也难得弄出来。不过这对方瑞来说,太小儿科了,他先不把尚钩在钓钩上的黄鳝放入鱼篓子里,而是一只手大力捏黄鳝的下鄂,不让它再挣扎,这样取钩就轻而易举了。

    取出黄鳝,放入鱼篓子里。

    方瑞把钓钩重新穿好蚯蚓,又低着头寻觅起来。

    一丘田一圈下来,方瑞又收获了两条。方瑞就这么一条田埂一条田埂地巡查,不时地也会到田中间找找,四五十分钟后,鱼篓子里有了二十几条黄鳝。这些黄鳝小的筷子大,大的有二两多,总共加起来怕是一斤有多了。

    百度搜索阅读最袀愵全的小说 htt.co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