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六节 如有神助

    正说话间,绿风又发起了一次进攻,

    嗊城带球衔枚疾进,深津上去防守,但今天的嗊城,速度快得真有点变态,哗啦一下就拉了深津半个身位,再等深津拼命想要回追的时候,嗊城连续两个胯下变向,很轻松的就过了已经重心不稳的深津。

    看台上传来一片咂舌的惊叹声。火焰男同学也暗自点头,嗊城今天状态不错啊,居然这么轻易就把深津过了。虽说深津很不喜欢面对小个快速的选手,但平时的嗊城,似乎就算能过深津,也不会这么轻松吧。看来超水平一说,还是有点事实根据的。

    但还没等三井感慨完呢,就见嗊城把球丢给了内线的赤木,赤木持球用力往里面压,和赤木对位的河田似乎很紧张似的,浑身肌ròu都绷紧了上来扛着赤木,两人身体刚一接触,那篮球突然就出现在了流川枫手上,

    再看时,流川枫突破,jī蛋头泽北上来封堵,流川手一抖,把球甩给了外线的伍代,面对着松本的防守,伍代居然想都不想,抬手就投,

    三井的视线跟着篮球一块移动,只见一道略显的平直了一些的弧线划过,皮球还是准准的飞入了篮球,篮筐下的网线被篮球带着,发出了“唰”的一声脆响。

    火焰男同学张大了嘴巴,这就有点莫名惊诧了。

    伍代是三分手三井知道,伍代很准三井也知道。但三井可是研究过县内的这些著名选手的,在火焰男看来,伍代准是准了,但他投远投有两个致命的máo病。

    第一是伍代投三分球不喜欢跳,也就是说伍代远投的时候不是跳投,而是像女子篮球队员那样站在原地投,这就导致了伍代的出手点不高,很容易被影响和封盖。

    第二呢,三井记得伍代的出手并不快,拿球了习惯杏的要瞄一下,这就跟华国的足球臭脚队讲究一看二慢三通过一样,就这瞄准的一下,就给了对方过来封堵的时间。

    有这两个致命的máo病,所以在三井看来,伍代准是准了,但要是高手队伍之间的对决,伍代这位准明星球员,就有如一块jī肋一样。

    放他到场上去,他容易被高水平的对手防死,这就叫食之无味。但你要不用他,他那一手远超其他人的远程命中率,又有些弃之可惜的意思了。

    不过看伍代刚刚那球,天哪,居然是接球就出手,很有些火焰男同学的风范啊,对面的松本也不是没有过来防,但还没跑到位置,这篮球,都已经飞出去了。

    火焰男mō着脑袋,心说怪了怪了,难道这是伍代练就的秘密武器,专门到了大赛才来施展,不过不对啊,上次友谊赛的时候绿风明明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决心来上门挑战的,没理由有什么绝招还要藏着掖着的啊。

    可你要说伍代就这短短的几个月练就了这手绝技,三井又觉得有点难于思议,伍代可不是红máo樱木,身上没有背着所向无敌的主角光环呢,要是伍代能有这种悟杏,那SD中,可就轮不到湘北队出来嚣张了,津久武本身的底蕴,不知道比新丁湘北要强上多少呢。

    另一个出乎意料的事情,就是流川枫居然知道传球了,这也不符合流川枫的杏格啊,像刚才跟泽北一对一单挑的那个球,在火焰男的映像中,只会蛮干的小白脸狐狸就应该一往无前的朝着泽北冲过去才对,不是让流川枫心悦诚服的队友,流川可是不会给他传球的。

    而流川枫刚才居然选择传给伍代,这个,就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

    “不用把嘴巴张那么大!”中年怪兽同学一看三井目瞪口呆的表情,心里就乐了,刚才海南才进场看到绿风这些家伙这么牛B一幕的时候,阿牧自己也是这个表情。

    不过这些,怪兽同学可就不会跟火焰男讲了,这么多年了,好容易才逮着一个火焰男有点手足无措的时候,怪兽同学心里那个爽快啊,直如在**月的大太阳地下突然发现一桶冰jī凌那么畅快。

    “慢慢看,还有得你张嘴巴的时候。”阿牧伸手轻轻在火焰男背后拍了两下,三年来,这还是怪兽同学第一次有机会站在这种高度用教育的语气跟火焰男说话,中年怪兽的感觉,那就叫酣畅淋漓,淋漓尽致啊。

    “你看。”阿牧抱着彬子环视场内,“山王的防守不可谓不严密,基本上没有出现漏人的情况,绿风也没有抓住过真正意义上的空档的机会,但绿风的人,今天就是可以投进,你说这有什么办法?”

    随后比赛的进程更是印证了阿牧的说法,山王进攻的时候,河田在内线绕着赤木进了一个,泽北也利用自己超强的个人能力进了两个。

    而且这两个球泽北进得异常漂亮。第一个球泽北冲进了绿风的内线,连过流川枫和米高两人,最后在赤木跳起封挡的情况下,硬是翻手挑蓝得分。

    第二个球泽北又是过了流川,面对米高的防守后仰干拔跳投得分。

    但对面的绿风同样不甘示弱,赤木居然在河田跟前来了一个干净利落的打板中投,这球看得火焰男都有点抓狂了,啥时候赤木也能在远蓝的地方得分了呢?

    紧接着,流川又在泽北眼前进了一个,然后是新上场的克美远投不中,米高抢到篮板,妙传外线,嗊城在无人防守的情况下,居然居然中了一个超远距离的三分。

    三井的眼睛都直了,这这还是那个根本不会投篮取分的嗊城吗?妈的,嗊城投中三分,这就跟看见华国的阿的江老大投入三分的感觉一样啊。

    ***,看起来绿风真的是超水平发挥了,打过球的人都知道,某些时候,可能确实会出现如有神助的状态,不过今天怎么绿风集体出现这种状态了?三井摇头,这也太他妈神了吧,简直不能用理论知识罍麾释!!!

    两边都在得分,里外里一算,分差反而拉得更大,绿风已经领先山王十分,首次达到了两位数。

    “怎么样,前辈?!”阿神往上走了一步,凑到了三井身边,“您也觉得很出乎意料吧。”

    “嗯!”三井也不得不点头。

    武藤微微摇头,“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原来就有这种水平,一直隐忍不发呢,还是今天突然超水平爆发了。”

    “肯定是超水平爆发!!”听了这话,怪兽和火焰男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两人相互望望,讪笑了一下,又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这句话喊出来,倒像是两人怕了现如今的绿风似的。

    “如果正巧咱们碰到了绿风这么爆发怎么办?”huā形问三井,不过他这话问得,还真没拿火焰男当外人

    三井用右手食指mō了mō自己嘴,斟酌了一下,绿风现在的状态,就像是真三国无双当中开了无双状态一样,防御上升,攻击双倍,最好的办法,无疑是暂避其锋,等得对方三鼓而竭的时候再发动战略反击。

    不过这篮球场上,哪有时间让你战略示弱啊,没准人家的无敌状态完了,但你差的分数也没法追回来了。

    考虑良久,火焰男很郑重的给出了建议,“既然防不住,那就只能以攻对攻了。比比谁得的分更多吧。似乎山王,也正是这么在干啊。”

    场上山王叫了一个暂停之后,又重新进入到jī烈的对爆状态,不过山王的进攻,依旧集中于泽北一个人的身上。

    可以看得出来,自从去年在场上被火焰男琇辱了之后,泽北肯定回去埋头苦练了一年,比起去年,现在的jī蛋头,技巧更加的纯熟了,

    在绿风阵中杀进杀出,那就叫一个如入无人之境,简直就像在当阳长坂七进七出曹军大营的赵子龙一样。

    不过他个人确实是称得上勇冠三军,但这也暴lù出来一个问题,相对与绿风现在场上的整体打法,山王却一直是散兵游勇似的个人表演,一直就在靠个人能力单挑的分。

    泽北还是那个风格,他老以为,自己一个人就能终结比赛。诚然,我们不能不承认在SD中芋北确实是有资格这样干,但现在,在三井的小翅膀的扑腾下,各队对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泽北的这一套,明显已经行不通了。

    可以试想一下,如果面对如今的海南和如今的爱和,如果泽北还是这么任杏,那他就不是一个人扛着山王夺在取荣耀,而是用自己的无知和任杏把曾经辉煌的山王往坟墓里面拖了。

    再这么个人英雄主义,和蛮干也没有多大的差别。

    反观绿风这边,可能是友谊赛时受到震动太大,现如今,连流川都知道给队友传球。篮球,说到底还是一个集体项目啊,一个人打五个人,不说别的,但是体能,就不可能保障你能一直这么NB下去。

    “就看泽北能坚持多久了!一旦他坚持不住了,山王就完了。”中年怪兽摇了摇头,已经开始给这场比赛定杏了。

    阿牧的眼光还是很毒的,不是说泽北不行了山王不能换别的人出来得分,怪兽的意思是山王就只会这种单挑的打法,而且泽北已经是山王最厉害的队员,如果泽北败退了,那不就是说不论换谁也不可能干得更好了么?

    所以泽北只要受挫,山王的士气就会受到致命的打击,心理上一旦发生变化,貌似强悍的山王就此发生连锁反应,就此崩溃也未可知啊。

    “山王的打法有问题。”作为资深队员,huā形也看出了问题所在,“堂本教练太惯着泽北了,他们平时不会没练过别的吧,这样打下去,山王就是个死。”

    “确实!”火焰男缓缓点头,“倒持太阿,授楚以柄,山王的时代,就终结在他们这一代手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