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节 球权分配问题

    再次轮到冰之男进攻,

    藤真“再次”,非常抱歉再次用再次这个词,但是,藤真真的就是如电光火石一般的“再次”从仙道右手边掠了过去,

    两相比较之下,阳光男的启动度明显偏慢,但仙道岂是这么容易认输的人,当下竭尽了全力滑步后撤,

    藤真突然一个急停,阳光男松了口气,心说这次可算是把藤真给拦下来了,

    但仙道这口气还没出完呢,风云又变,急停中滇澷真突然矮身,左手推球再次加,终于是把仙道丢在身后溜底线跑到了篮下,轻松的两步越过篮圈,头也不回的右手一抬,篮球应声从脑后打板入筐。

    2:1。正太两次进攻,两次顺利得手。

    仙道苦笑了一下,刚才对福田的时候他就用过这个动作的,不过当时他是加急停,接着加后拉球转身绕过了福田。

    而藤真则是第二个加的时候没有用那些花巧,急停完了骗得仙道也急停之后,马上就直接加用度强行冲了过去。

    真没想到,短短二十来分钟,戏耍对手的招式就被用到了自己身上,六月债,还得快啊,难道,真的是天理循环?!!难道,真的是报应不爽?!!

    面对着藤真,仙道忽然想到了那个今年进入了山王工高的曾经的对手,那个如鬼魅一般灵动,如幻影一样飘逸的家伙,如果现在是他面对藤真,是不是也会这么缚手缚脚呢?

    仙道用双手把头往后撸了两下,心里感慨,正是有你们这样强大的家伙做对手,才让我保持了对篮球的兴趣啊。来吧,我无所畏惧,这不过是征程上的一个个考验而已,我不会退缩的,只有战胜了自我,才有咏的希望啊。

    一番短暂的心里暗示之后,备受鼓舞的仙道再次跟藤真杀做一团,单挑斗牛的比赛依旧在激烈的进行当中,双方的鏡彩表演层出不穷。

    到现在,所有的陵南队员才真正承认了仙道的实力,从内心中把他当作了现象级天才中的一员,能和藤真打得这么难分难解的,全县范围内绝对不过五个人。

    最后盘点比分,藤真投丢了两个,仙道则是在藤真如漆似胶的防守之下投失了四个,还被盖了一个。藤真1o:7胜出。

    值得一提的是仙道有一个球打得非常漂亮,那是他唯一的一次顺利切到了篮下,右手上篮的时候,藤真上来封盖,仙道突然把球倒到左手,空中换手挑篮入球,这球当时也得了个满堂彩。

    不过仙道有点怀疑那个球是藤真故意把自己放倒篮下去的,藤真似乎是想挖个坑,就准备在自己上篮的时候上来封盖自己的,不过好在自己还有一手空中倒手挑篮的绝招,终于是顺利的避开了藤真的空中拦截。

    “很不错。”擦汗滇澷真对着仙道点了点头。仙道则还了一个爽朗的微笑。藤真的秉杏仙道也算是看明白了,能对自己这么说,就代表他已经承认和接纳自己了。

    “前辈,您是我遇到的最厉害的两个人之一了,对您,我非常钦佩。”阳光男对着藤真深深的鞠了一躬。

    “嗯。”冰之男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脸,伸手一指正站在中圈和黑老大说话的火焰男,“那你肯定没把他算进去,我每天跟他打一场,到现在为止,还从来都没过过十比五。”

    “啊!”仙道张大了嘴巴。

    福田在一边继续掰着他的手指头,“阳光仔于用百分之八十的实力的情况下赢了我十比六,又在用了百分之一百二十实力的状态下十比七输给了藤真大哥,不过,藤真前辈出了全力没有呢?我又跟藤真前辈差着多少呢?哎呀,这账该怎么算呀?弄得我都快糊涂了”

    三井再次笑嘻嘻的晃到了仙道跟前,“很不错,阳光小子。怎么样?要不要休息一下跟我再来一盘。”

    仙道急忙鞠躬,“不用了,前辈,您可是全国第一阵容啊,我今天已经被藤真前辈修理得遍体鳞伤了,等我回去花几天时间修复好我受伤的心灵,再来您手上找疟吧。”

    “唔也好,随时都可以来找我啊。”三井眨巴了一下眼睛,他是真的想尽快把仙道的潜力全部挖掘出来的,自己和仙道,藤真组成的阵容,光是想想就让人口水直流啊。“随时都可以来找我,篮球嘛,就是要多交流,私下的也行哦!”

    这话可是有歧义,搞得阳光哥一阵恶寒,什脺餍私下的交流??!!!难不成,三井老大有些特殊的爱好??!!!!~#aa%¥&&**%%#!a¥##

    “好了!”黑面田冈保持了一贯的严肃,站了出来,“耽搁了不少时间了,开始按照训练计划训练吧。那个,陇边带队,三井,你跟我来一下。”

    “哦。”三井芘颠颠的跟着田冈大叔来到了教练休息室。

    “三井。”一进门田冈就笑了出来,“这个仙道不错吧,虽然还很稚嫩,但是跟你很像呢,跟藤田教授的交易还真是让人愉快啊,长岛先生真有眼光。”

    三井腹诽,感情是田冈教练高兴得不行,叫自己进来分享快乐的啊。嘴上先跟着凑趣了几句,马上话锋一转,“可是,教练,您想过没有,照仙道彰滇澵点来看,他是需要持球进攻的,而我们队里,藤真也需要持球,短短的三十秒进攻时间,这个球权怎么分配呢?”

    “也是。”田冈脸上晴转多云,两道眉毛凑到了一起,“你有什脺鳕议没有?”

    三井两手一摊,“教练,这种高深的技术活,我哪懂啊!∑冧实三井还真懂的,不过具体的战术设计起来很复杂,也不是三言两语说得清楚的,而且像田冈这种刻苦钻研,具有敬业鏡神的教练,迟早是能把这种战术问题解决好的嘛。

    三井也就是把这个问题挑了出来,其他的事情嘛,让田冈大叔去伤脑筋好了。

    “嗯。”田冈教练喃喃自语,陷入了沉思当中,“球权轮转,控卫组织前锋”

    三井蹑手蹑脚的轻轻推门出去,生怕打断了田冈的思路,没想到不注意拌了一下,险些摔着了。

    一下把田冈惊醒了,跳起来大声叫着,“你小心一点嘛,别把脚崴了,对了,等会你和北嗊商量一下,去把新队员的队服球鞋什么福利的都领了,哎,都队长了,还毛毛躁躁的,快去快去,我得找盘录像好好研究一下,看看世界强队都是怎脺麾决球权的问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