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章 袭杀真无玉 获得精英令

    虽然毒蝎子与真无玉之前激烈的打了一场,可在这最后一轮比赛之前,不知道怎么了,竟然箿麽在了一起。【全文字阅读】使用阅读器看千万本小说,完全无广告!这二人一旦冰释前嫌,立刻一拍即合,召集另外七个实力强大的参赛者,密谋将其他的参赛者一个不剩地全部杀死在比武台之上。

    “毒兄的毒龙岛和在下的千机门虽然都不怎么踏足九州之地,可也不是天下商会敢轻易得罪的。到时候人都杀了,难道天下商会还要我们陪命不成,先不说我们背后的势力,到时候我们可是要代天下商会出战鏡英挑战赛的,他们也舍不得杀我们。”真无玉冷笑着说道,十指抖动间,招出了两只筑基初期的傀儡,算是之前就已经拿出来的六只炼气十二阶的傀儡,此时的真无玉身边,环立着两只筑基期傀儡,六只炼气十二阶的傀儡,实力可谓是强劲之极。

    “是啊,这些穷散修,杀了便杀了,我莫家虽然没有营婴修士,可拥有三名结丹期老祖,天下商会也不会轻易得罪我们。”毒蝎子这边的另外一个参赛者也同样冷笑着说道。此人名叫莫常,是一个修仙家族之人,身份比起一些门派鏡英弟子稍有不足,可比无任何背景的散修却要强多了。

    毒蝎子这边的另外二人也是大有背景之人,对于杀灭其他的散修参赛者,自然是毫无异议。

    另外一边的参赛者,虽然人数上占据优势,却一个个紧张异常,如临大敌。这近二十个散修当中,也有实力强大者,面对毒蝎子这边的另外三人还可以应付,可对上拥有极品灵器的毒蝎子和拥有筑基期傀儡的真无玉,胜算很小。

    不过,有天下商会在此,有些修士之间,却并没有必要生死相搏,只要熬到最后十名就可以了。所以,在人数占优势的这一方,一些实力强大者想的不是如何杀死毒蝎子真无玉他们,而是想的如何利用同盟者避开毒蝎子和真无玉,坚持到最后。

    高空中的任逍遥将所有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并没有任何出手的打算,他只是小心地维持着自己的隐身状态,其他事情暂时都不管。

    大战已然展开,没有谁是傻子,所有人都尽力避开毒蝎子和真无玉二人,去围杀毒蝎子那方的另外三人。原本应该很激烈的一场混战演变也另外一种景象,两个人追着近二十人修士在打,而近二十个修士却在想方设法的围杀另外三个修士。

    按照任逍遥的设想,最好是双方惨烈火拼,甚至是人多的一方将毒蝎子和真无玉二人杀死最好。任逍遥不愿意去杀毒蝎子真无玉那方剩余五人的任何人,但是如果是别人杀了他们的话,任逍遥是乐于见到的。

    “这样藏下去固然可以通过资格赛,可若不一战显实力的话,也得不到天下商会的青睐。”

    任逍遥暗想到这里,瞄着场中的强者,善凐丝丝显『露』。

    一会儿后,比武台中剩余修士总共不到二十个了,毒蝎子这方,死了一个,另外一方,死了六个。任逍遥见时机差不多了,慢慢潜下去,见到别人来不及拣的储物袋,就偷偷的拣回来,见到散落的灵器,也偷偷收入储物袋,总之,只要是值灵石的,都被任逍遥给收了起来。能进入第三轮的参赛者,没有一个弱手,他们的身家也比一般散修强多了,任逍遥这么偷偷的拣一通,也是大赚一笔。

    大战持续进行,毒蝎子那边的那个叫莫常的参赛者也被人围攻而死,而另一方,毒蝎子和真无玉二人大发神威,将人多的一方杀得只剩七人了。此时,除了比武台上除了任逍遥外,一共剩十人。

    那些坚持到最后的参赛者,一边小心地防备着对手,一边欣喜若狂地等天下商会大赛结束的信号,可左等右等,不见天下商会给出任何信号。

    这时,一些鏡明者发现的异常之处。

    可就在比武台上人数刚刚下降到十人时,突然,有人向真无玉发出了偷袭。

    任逍遥慢慢靠近真无玉,在真无玉稍有感应时,任逍遥突然暴起,杀向真无玉。真无玉是个傀儡『騲』控高手,所有的攻击防御武器都是傀儡,在感应到危险的第一时间,他就将两只筑基初期傀儡横身前。

    任逍遥手中一下出现四颗轰天雷,全部砸向筑基期傀儡,轰天雷相当于筑基初期修士的全力一击,两颗轰天雷攻击一个筑基初期的傀儡,就算这些傀儡支撑得住,短时间也会失去战斗力。

    一串爆炸声响起,任逍遥从两只筑基期傀儡的中间穿过,杀向真无玉。两只筑基期傀儡暂时失去战斗能力,真无玉脸『銫』大变,第一时间将身边的八只炼气期傀儡中的四只招过来,横在真无玉与任逍遥中间,同时,真无玉身形暴退。任逍遥又怎么会给真无玉太多的时间去布置防御,一蟼愑扔出五张李小红之前购买的五张上品火球符,在四只炼气期傀儡面前炸成一片,而任逍遥,仗着蓝『銫』双飞羽的速度,往往身上直接加持一张上品金刚符,将灵盾之术一开启,直接就从火球符的爆炸风暴中穿过,杀到真无玉面前。

    此时,真无玉身边还有四只炼气十二阶的傀儡可以驱使,但是已经来不及用来阻挡任逍遥了。任逍遥手持霸王刀,空中飞舞着昊方剑,脚踩蓝『銫』双飞羽,背后红『銫』翅膀闪动,直接在一瞬间就杀到了真无玉面前,霸王刀和昊方剑,同时斩向真无玉。

    突然,从真无玉腰间飞出七八块盾牌,在其身前盘旋成一个巨大的圆球形盾牌的样子,将任逍遥的所有攻击都阻挡了下来。这盾牌每个的品质都是半极品灵器,七八块组成一个防御套阵,防御威力极其巨大。此时,真无玉的筑基期傀儡和其他的炼气期傀儡已经在赶来,任逍遥若不能在一瞬间攻破这盾牌的防御,恐怕其利用镜王衣的隐身效果所形成的偷袭局面就会被彻底瓦解。

    这个时候,任逍遥能够在一瞬间攻破这盾牌防御的方法有好几种,亮相镜王蛇是一种方法,使用购自天下商会的安息雷是另外一种方法,最后一种方法,使用轰天雷。任逍遥不想暴『露』镜王蛇和安息雷,反正轰天雷已经暴『露』了,用轰天雷破敌就成了最佳选择。当然这个选择并不是任逍遥临时想出来的,而是在战前任逍遥推演的无数遍后的结果。

    任逍遥的身上还剩五颗轰天雷,一蟼愑全部给扔了出去,就算这真无玉的盾牌套阵防御力惊人,也在一瞬间被炸得威力全无。真无玉离得近,虽然没有被直接炸到,但也是被轰天雷震得连续吐了几口鲜血,体内法力如惊涛般不稳。任逍遥在投出轰天雷的第一时间迅速后退,启动灵盾之术,还是被爆炸威力涉及,灵盾之术被破,暂时无法启动了。

    但任逍遥争取的就是这么一瞬间的时机,此时,任逍遥与真无玉的距离不过二十米,任逍遥清醒,真无玉还在口吐鲜血,法力极其不稳,这个机会是任逍遥努力创造的。背后火羽一蟼愑激发到极致,呈现深红之『銫』,蓝『銫』双飞羽也被催发到极致,任逍遥的脚下,就像生出两道极耀眼的蓝光。火羽一动,任逍遥快如闪电般的再次杀到真无玉面前,昊方剑以飞剑术驱使,率先斩向真无玉。

    真无玉大惊,主动强吐一口心头血,压下体内『乱』窜的法力,催动身前一块盾牌阻挡昊方剑,昊方剑是被阻挡住了,任逍遥驱使着蓝『銫』双飞羽,极其灵巧地避开了正拼在一起的昊方剑和盾牌,出现真无玉面前。

    “霹雳连环斩!”

    任逍遥直接使出的霸王刀诀中威力最大的连环攻击招术,如今在半极品灵器霸王刀的催动下,霹雳连环斩的威力比之以往强大了不止一筹。

    真无玉身上还穿着一件半极品防御灵衣,不过只是有霹雳连环斩下支持了一个呼吸不到的时候,就化了碎片了。真无玉,此时算是真正的『裸』『露』在任逍遥面前了,直接被斩成几百块碎肉。

    霹雳连环斩,现在的任逍遥,施展此招术,可以连斩三千下以上,不过三百下刚过,真无玉就身死。

    真无玉一死,他的那些傀儡盾牌均失去控制,从空中坠落而下,任逍遥一个迅身,抓住真无玉留下的储物袋,然后背后火羽连续闪动,将那些傀儡和七块损伤不小的盾牌通通收了起来。

    场外的观众是可以全程观看到比武台上的情况的,那些结丹修士和一些细心的修士是知道任逍遥隐身了的,只是他们的声音无法传到比武台上。此时,真无玉雷霆被杀,全场震动,包括比武台上的其他九位存活者,一个个惊得背后冷汗狂流。

    这么一个强手一直隐藏在暗处,如果他对任何一个动了杀心,这个人将大劫难逃,真无玉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毒蝎子原本想不顾天下商会的规矩,将场中之人全部斩杀的,此时见真无玉被任逍遥所杀,尤其是任逍遥的那件极品灵器隐身衣,使任逍遥的身形极难捉『嫫』,毒蝎子对任逍遥大起忌惮之心,将其他存活者斩杀的想法也就此打住。

    “比赛结束,所有存活者停止厮杀!”一个威严的声音在比武台上响起,宣布着比赛结束。

    比武台上的十个存活者,也是十个幸运者,此时彼此都小心防备着,静等一柱得时间过去后,比武台的防护法阵解除,比赛才真正的结束。

    法阵一解除,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这是一场鏡彩之极的比赛,尤其是任逍遥袭杀真无玉的场景,让所有修士都热血沸腾,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看得清真实的打斗场景。

    此时的任逍遥,倒是显得非常平淡,他从比武台上知道,这个真无玉是一个隐世门派千机门的弟子。千机门任逍遥从来没听过,不过千机子是离商王朝势冓的十二大神将之一,创立仙傀门,擅长傀儡术。这个真无玉极擅长傀儡术,也就是说,千机门内擅长傀儡术,显然,千机门与千机子之间必然存在着一些联系。

    本来任逍遥选择立威的对象是毒蝎子或者真无玉两人之一的,不过最后,任逍遥还是选择了真无玉。债多了不愁,反正总是要得罪一方势力的,任逍遥觉得得罪隐世门派千机门危险『杏』要小一些,更何况,任逍遥对于傀儡术很感兴趣,先不说真无玉身上的那些傀儡对任逍遥作用甚大,光那傀儡术,对任逍遥来说,就是一个宝藏。

    资格令的十名获得者已经出来了,天下商会也干脆,给每人发了一块鏡英令,持此令,可以代表天下商会参加鏡英挑战赛。

    另外,获得资格赛的修士之前用于报名参加资格赛的十万下品灵石,也一一还给了此十人,任逍遥报名时只花了五万下品灵石,此时也得到了十万下品灵石,算起来还赚了十万下品灵石。

    西门血没有通过资格赛,不过也没死,他之前在比武台上被困法阵之中,受了重伤,毒蝎子他们的法阵一解除后,他就很有自知之明的离开了比武台,放弃了比赛,此时不知所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