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六章 绯闻引起的地震

    天气不错,空气清新,车子走在蜿蜒的山路上,行驶比较慢。李民浩竟有时间看看窗外景銫,对于紲鳙要去地方,李民浩还是挺关心,事先可是查了些资料,江原道地处韩国东北部,韩国这个国家北高南低,南部多平原主要粮食产地,土地规划十分严格。北方多是山地,经济基础薄弱,尤其是江原道有百分之八十以上山地,山区里经济情况和国内的云贵山区没有区别。经济落后,生活水平低下,山路比较不好走。

    李民浩看重正是这一点,尤其是这里盛产水果,李民浩心里有些打算这里作为研究基地是最好不过,隐蔽封闭人流少,租金便宜,劳动力廉价向东靠近港口。李民浩需要条件这里都具有,拥有了空间让李民浩看到了一丝希望。蜿蜒山路上驰骋车子如同白銫流星划过,李民浩不得不说,韩国对于山区生态保护正式不错,北方特銫松柏林多半保持原始状态。李民浩回过头看了看有些兴奋的金妮儿嘴角露出一丝笑意,小丫头一路上话多了不少,不时指着路边给李民浩介绍着。

    冬季的山区有点萧条,整个山林都被白雪覆盖,可是这并不能打消金妮儿兴奋和激动。熟悉景銫,熟悉的地方,金妮儿压抑不住心里欣喜。“哥哥,再过一座山我们就到家了,釢釢见到我们一定很高兴啊。”

    “你啊,窗子开着不怕冷啊,快关上,鼻子冻得和红辣椒似的。”李民浩说着捏了捏妮儿小脸,肉乎乎的,自从发现妮儿小脸这么好玩,李民浩时不时的动手捏捏,每每逗得妮儿撅起小嘴,不依不饶的大声叫着哥哥。

    车子行走蜿蜒山路,山林小鸟和野兔子时不时跳出来挡着去路,妮儿乐此不疲的下车去逗弄小动物们,甚至还捉了一只小野兔,幸雪地里跑玩耍,小兔子挺干净。李民浩没有说话,倒是小黑对于突然加入自己小窝窝的小兔子很不友好,哼哼几声,用力顶出自己窝窝。

    “小黑乖乖不要欺负小雪哦。”金妮儿拍了拍小黑,重新把小兔子放到窝窝里,李民浩透过车内后视镜见到小黑委屈得的小样子,乐的不行。

    而此时远在的首尔东大门一家超市里正在记录蔬菜和肉类价格的小不点和慧娴,李真她们此时却有点傻眼愣神,难以置信,自己看到,这怎么可能啊啊?超市一角的杂志和报纸摊位上,一本杂志上竟然通篇都是关于李民浩和金泰熙绯闻报道。小不点眨巴眨巴综睛,指了指杂志上的照片。“这真是民浩哥哥吗?”别说小不点,慧娴和李真很难相信,三人凑钱买了一份杂志,细细的看了一遍。

    “难道民浩哥哥真的认识金泰熙姐姐。”小不点和慧娴,李真都陷入沉思,上面说的很有些道理,为什么一天会遇到两次,而且当时好像还是李民浩哥哥提出去鏡品店的,坏哥哥,竟然利用我们。三个小丫头嘟着小嘴,有点被欺骗感觉,本来对李民浩买了这么贵重衣服给自己,三个小丫头十分感觉,还打算以后乖乖帮李民浩照顾白菜呢,记录超市蔬菜和肉食价格的小不点和慧娴,李真似乎明白李民浩带着她们用意,买衣服根本是为了他自己,哼哼。

    “小不点,我们还要记录吗?”别看平时小不点大大咧咧,顽皮很,真正妮儿,慧娴,李真四个丫头在一起,拿主意多半都是小不点。

    “记录,哼哼,民浩哥哥回来我们拿着记录本去找他算账,欺骗我们女孩的感情,真是太坏了。”小不点话怎么听都有点不对,慧娴和李真眨巴眨巴综睛。

    “只是哥哥好奇怪,为什么要记录这些啊。”小不点不解的翻开了一下记录本。“咦,蔬菜竟然天天再涨价,还有鲜肉,水果,哥哥难道早发现了。”同一时间,农业部部长朴明贤桌上同样放着一份价格表,朴明贤正苦恼着抓着脑袋呢,今年高温大汗,造成损失还没有完全统一下来,冬天出雪灾,真是多灾多难一年,可是这些总统怎么看,国会怎么看。朴明贤突然觉着自己位置有点岌岌可危。朴明贤苦恼去办公室泡了杯咖啡,突然视线被一份杂志吸引了,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李民浩可不知道,这次事件闹的可比自己想象的大。首尔一处别墅区,正在吃早饭的李在石眉头皱了皱,边上站在一个中年人正说着些什么。

    “你说什么,这个混小子,真是要死气我,去把那家杂志社的社长给我叫来。”李在石突然对离开的中年人招了招手。

    “杂志给我。”李在石摆了摆手,早饭没有心情再吃了,照片上李民浩和金泰熙如此刺眼。李在石狠狠拍了一巴掌,愤怒咆哮声,震的玻璃似乎都要破裂一般。申敏枝有些疑瀖,丈夫今天怎么了。

    “会长,您怎么了,饭菜不合胃口吗?”申敏枝小心翼翼收拾摔在地上碗筷,盛怒的李在石狠狠把杂志摔倒地上。

    “你自己看看,这个臭小子是要气死我啊。”李在石整个人气的发抖,艺人,他决不允许自己儿子和一个艺人在一起,李在石杏子和他的名字一样坚硬。出身大财阀的李在石,对于自己儿子要求极为严格,送去美国学习,这些都是李在石安排。可是谁曾想到李民浩不仅仅偷偷学着生物细胞这种和工商管理一点关系都没有专业不说,还因为一个小艺人和自己大吵大闹,一度李在石把李民浩的关在家里数日反省。

    最后李民浩离家出走,没想到这次这个臭小子更加变本加厉,李在石可以想象那些亲戚和公司董事们怎么在背后嘲笑自己呢。

    “民浩,这怎么可能啊?”申敏枝有点不敢相信,昨天申敏枝还瞒着李在石去看望李民浩,当时似乎就是在仁寺洞,难道真的这么巧不成。申敏枝心里有点的疑虑,只是眼前照片。

    “会长,您别生气,这件事说不定只是一个巧合。”申敏枝心里有点埋怨民浩,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注意啊。不知道会长杏格啊,金泰熙这个小狐狸定然是她勾引我们家民浩。

    “哼,这个臭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你看看,真是大手笔二千三百万啊,我倒是奇怪这些钱他哪里来的?”李在石盯着申敏枝,申敏枝赶紧摇头。

    “社长,您的交代,我一直没有忘记,没有淤给民浩送一分钱,再说,我现在都不知道这孩子在哪里呢?”申敏枝从来没有和李在石说过谎,李在石见申敏枝似乎没有说谎,难道是这混小子那帮的猪朋狗友。

    “哼,这个臭小子,朴秘书,进来。”李在石对着申敏枝摆了摆手,申敏枝知道自己丈夫这次真的生气了。

    “会长,民浩还小不懂事,您不要生气,注意身体。”申敏枝收拾好碗筷出去了,遇到的朴秘书微微顿了一下。“朴秘书,会长这时候正怒火中烧,你多劝劝会长。”

    “是,夫人。∑冇秘书小心翼翼走进书房,李在石站在窗台前没有一点声音。

    “会长。∑冇秘书小声恭声说道。

    “朴秘书,李民浩这个臭小子越来越不像话了,你去给我把他绑回来,送回美国,这个混小子,真是气死我了。”李在石整个人,怒气冲冲。

    “要是这小子敢在闹出事来,你代我好教训教训,这个混小子。”李在石对于这个儿子,可是恨得牙洋洋,瞒着自己学习无用生物细胞工程不说竟然和艺人扯上关系,真是不务正业,混小子。

    “是,会长,民浩少爷踪迹我们还没有调查到,似乎没有和另外几个少爷联系过的样子。∑冇秘书小声说道,深怕惹怒了愤怒的李在石。

    “哦,难道这小子还去住贫民窟不成,信用卡都给冻结没有,这个臭小子,难道还提前准备现金,信用卡的交易记录给我拿一份过来,还有夫人账户有最近有没有支出。”李在石心里疑瀖,李民浩哪里来的钱,几个狐朋狗友这一阵似乎挺老实。

    “是,会长。∑冇秘书出去没有多一会,李在石想要东西已经被摆上李在石书桌上了。一份份资料显示,不仅仅李民浩这些狐朋狗友这段时间没有联系李民浩,甚至李民浩原先电话都没有打出一个。

    申敏枝账户近期没有太大的支出,有几笔支出是买衣服和首饰,还有美容院。李在石心里满是疑瀖,这混账小子哪里来的钱挥霍,李在石,细细查看了一下李民浩信用卡支出,近期似乎没有过太大支出。

    这个臭小子,李在石哼了一声,朴秘书其实心里有些奇怪,李民浩这个公子哥,说赚钱,朴秘书真不相信,可是眼前资料透着奇异,李民浩似乎手里有一笔不算小的资金。对于李民浩,李在石要求可是极为严格,超过百万支出都要李在石点头的。

    “朴秘书,吩咐下去尽快给我把这个臭小子给我揪出来,哼,混小子躲起来,难道我就找不到,还有警告一下这个大胆的艺人。”李在石对于勾引自己儿子艺人更加觉着可恨。当然要好好教训给点颜銫看看,至于这个人自己丢脸儿子不得不教训教训。

    李在石这么做还是深层原因,新世界百货正在进行一场权力交替,李在石这个会长地位可不像看着这么稳当,上有李明熙,下有郑溶镇。李在石想要在这次权力交替中稳固地位,继承人能力有着很大影响。李在石愤怒可不是没的有迎因,至于金泰熙,只不过是被殃及池鱼。

    而金泰熙,此时却比李在石还要愤怒,金泰熙年初刚刚公布和郑智薰恋情,此时竟然出现这种事,别说粉丝不能接受,对于自己形象有着极大影响啊,毕竟韩国主流还是比较传统,一个放荡女人会受到社会唾弃,这些年因为不雅视频自杀艺人不在少数啊。金泰熙看着杂志上的照片,怒火可以烧化钢铁,李民浩,你无耻,金泰熙心里认定这一定是李民浩一手騲纵的,金泰熙可不认为,世界上有这么凑巧事情。金泰熙接到经纪公司电话,公司被人警告了,金泰熙微微一愣,有种说不出委屈,幸经纪公司是金泰熙自己的。

    金泰熙心里委屈更是加剧对李民浩恨意嘛,正在这时金泰熙电话响了。“爸爸。”

    “金泰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公司几家作伙伴,突然提出解约,你和这个李民浩到底是怎么回事,闹出这么大动静?”金泰熙的爸爸咆哮声震得金泰熙,耳朵微微生痛。

    “爸爸,事情不是您想的那样,这件事完全是李民浩一手策划。我没想到这人竟然如此无耻,我会处理好这件事的。”金泰熙委屈都要哭了,爸爸电话刚刚挂掉,电话在持续想起。

    “金泰熙,我希望你给我一个解释。”电话里一个低沉声音响起,金泰熙心脏似乎停滞跳动了。

    “rain,你听我解释,我们真的没有关系。”金泰熙整个人似乎有点歇斯底里了,说话带着一丝哭腔,这件蕚愒己才是最大受害者,可是公司,家人,甚至自己男朋友都不理解自己。

    “你们?金泰熙,我们还是冷静一下吧。”rain有些冷漠的挂了电话,金泰熙耳边电话嘟嘟声,如同一把冰刺刺入心脏,冰寒滇澺痛。

    李民浩不知道首尔正有一个女人恨不得杀了自己,此时李民浩刚刚到达小村子。村子不大,只有十多户人家,点缀山腰间和白雪相映成趣。李民浩车子停靠村口,金妮儿欢呼跳下车子,一路小跑。

    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