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746章 再度策反

    之后,待廖振郦从咱们杨易杨书记的办公室出来后,不由得有些闷闷皱了皱眉宇

    可是面对这杨易杨书记,她又说不出啥似的?

    因为她也知道,无凭无据的事情,是难以令人信服的。

    但,事实上,就罗国胜而言,的确是存在贪腐的,这都是大家所知的,公开的秘密了,只是要问这证据嘛她廖振郦手头还真没证据。

    所以人家杨易杨书记那么的说,也是没有啥毛病的。

    而,咱们杨易杨书记刚刚之所以会那样的处理,那是因为他也有方方面面的考虑的

    其一,他还不了解廖振郦,不知道她是不是罗国胜的人,更是不知道是不是罗国胜安排她来试探他的。

    其二,他在想,若是廖振郦真心想检举罗国胜的话,那么他提出了需要证据,事后,廖振郦应该就会去想办法得到一些证据才是。

    其三,他也在想,若是廖振郦真心想要亲近他杨易的话,那么她必定还会因为罗国胜的问题来找他,因为她想要亲近,自然是想要拿出一些诚意来不是?

    其四,他刚刚那样的处理,完全是没有什么毛病的,且得体,又大大方方的,因此,她廖振郦应该会感觉他是一位只论事不论人的领导。

    其五,自然是还有别的方面的考虑。

    由此可见,咱们杨易杨书记还是具有极高的领导水准的。

    只是,这会儿,廖振郦郁闷了,本来她是有心想要帮助他这位新来的杨书记踩翻罗国胜的,可是哪晓得这位杨书记一直是站在一位领导的高度看待问题和处理问题。

    这就导致了她廖振郦不能轻易亲近他。

    郁闷之下,她廖振郦一时也没了啥主意似的,于是她也就直奔刘白年的办公室而去了。

    刘白年忽见廖振郦来找了,他不由得笑嘿嘿的问了句:“咋样?”

    廖振郦忍不住倍觉委屈似的,嘴巴一撅:“哼,都气死老娘我啦!”

    忽见她那样,刘白年更是看笑话似的,幸灾乐祸的乐嘿道:“咋了?”

    廖振郦又是气郁道:“没想到那个姓杨的书记那么的不识好歹,哼”

    这会儿,刘白年见得廖振郦那样,他终于正儿八经的问了句:“究竟咋了?”

    “那个是这样的”随之,廖振郦也就将她去亲近新来的杨书记的情况,还有她检举罗国胜的情况,等等,便是一五一十的说给了刘白年听

    待刘白年听了之后,他不由得皱眉一怔,然后认真的想了想,琢磨了一番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刘白年才说道:“他说得也没错,处理得也得当不是?毕竟这玩意他刚来咱们青峰市没有多久,自然是会刻意保持一些距离的不是?再说,你这样贸贸然的去检举罗国胜,本身就不妥嘛。作为在紘工作的,你应当知道,检举罗国胜的话,这本身就是应该需要有些证据的不是?这没凭没据的事情,你就这样去说,人家杨书记肯定会觉得你是在消遣他不是?”

    廖振郦则是忙道:“我没有说他有错。只是你感觉他这个人可靠不可靠呀?”

    刘白年皱眉怔了怔:“咋说呢感觉他还是蛮正值的。具体的我也说不大上来?你也知道,他来到市紘之后,也没有单独叫我去谈话,所以我也是没有机会单独的接触他不是?平时,也就是在工作例会上打个照面,但是在会议上,能感觉出什么来呀?你也知道,在会议上,谈的就是工作什么的。就罗国胜那种伪君子,在会议上,不也是能侃侃而谈的么?看着像是那么回事似的不是?”

    说着,刘白年又是言道:“他不主动找我谈话,我们毕竟都是属于他的部下,所以我要去主动找他的话,总得有点儿什么事情才是吧?可是我现在没有什么事情要向他汇报的呀!”

    听得这个,廖振郦忍不住说道:“就咱们紘的事情还少呀?再说了,就咱们青峰市所存在的问题还少么?”

    忽听这个,刘白年忙是打了个手势:“嘘小点儿声”

    随即,刘白年忙道:“你应该知道,很多事情都是不能去碰的!咱们毕竟是在这个环境当中混的,所以不能去掀那浪,明白?”

    忽见刘白年如此,廖振郦不由得气呼呼的一嘟嘴:“哼,怕什么呀?反正我廖振郦也没有捞什么不是?要捞的,都是他们捞了不是?所以我怕什么呀?”

    刘白年忙道:“可是你想想,你就这么死抱那个新来的姓杨的书记的大腿的话,要是万一他不行呢?再说了,他毕竟是三把手,所以能不能掀起大浪来,这可是不好说的?再说了,就前市紘书记林国栋是怎么死的,你应该清楚,所以你还是消停一点儿吧,别没事找事了!”

    说着,刘白年又道:“反正就目前来说,我是没有看到他姓杨的书记有什么过人之处!我所看到的是,他除了低调还是低调!可能你们女人是比较钟爱温顺的男人吧?再加上他还挺帅气的,所以你可能有点儿同情他?”

    而廖振郦忙道:“不是我同情他!而是有很多事情,我廖振郦真的看不下去了!我真的希望有一个人能站出来,能改变这个糜烂的、堕落的、**的局面!我廖振郦虽然是个女人,但是我真的是不想再在夹缝中求生存了!”

    可听得廖振郦这么的说着,刘白年竟是不由得玩笑道:“你是女人,当然不喜欢夹缝了!可是咱们男人就喜欢女人的那个夹缝不是?”

    忽见刘白年这样,廖振郦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我现在可是在跟你说正事呢!”

    见得廖振郦很是生气,于是,刘白年又是正儿八经的言道:“我知道你说的那些!我也不想在这样的环境中蝼蚁偷生!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你我都应该知道,就咱们青峰市的这个局面已经是根深蒂固了,一时半会儿的是很难改变的!再说了,也不是一两个人的力量所能改变的!但是,你我毕竟都要生存下去不是?所以也只能在这个环境中阳奉茵违不是?不这样,又能怎样呢?”

    说着,刘白年又道:“你要想帮助那个姓杨的书记将罗国胜给踩下去,我没有意见!但是,你要是想要掀起大浪来的话,我劝你还是算算了吧!毕竟,你也得考虑那个新来的杨书记的人身安全不是?”

    随即,刘白年又紧忙道:“是!或许那个新来的杨书记是不会跟他们混为一谈的,但是你也要想想,他一个人的能力有多大?你还想看见又一个林国栋出现意外车祸死亡事件么?”

    听得刘白年这么的一番话之后,廖振郦便道:“实在不行的话,我们上报给省委吧?”

    “省委?”刘白年忙道,“你知道麦迪民跟常务副省长牛成庚是啥关系么?那可是称兄道弟的!而且,牛成庚在省委的活动能力是相当强的,所以这事还是算了吧,别冒那险了吧!我刘白年不是怕牺牲,而是这种牺牲没有任何的意义!”

    听得这些之后,廖振郦不由得随之冷静了一些

    随后,她若有所思的想了想,便是问了句:“你有罗国胜的什么把柄么?”

    刘白年听着,便道:“有是有,但是我还是不建议你继续检举罗国胜。”

    “为什么?!!”

    “你应该知道罗国胜与麦迪民的关系,检举他,就等于检举麦迪民,明白?”

    “照你这意思谁也不能动?!!”

    刘白年皱眉怔了怔:“那倒不是。如果你真想帮新来的杨书记死踩罗国胜的话,那么首先你得制造一些矛盾出来。比方说,制造罗国胜与麦迪民之间的矛盾。麦迪民那个人是生杏多疑的。只要他听得罗国胜想要反他,或者是听到罗国胜想要自立一派的话,那么麦迪民必然会想要搞掉他。这个时候,再联合新来的杨书记出手,通过反腐的手段,就能彻底的让罗国胜在市紘消失了,明白?”

    听得刘白年这么的一说,廖振郦忍不住双眼一亮,忙是说了句:“那我们联合起来,一起?!!”

    “这个”刘白年有所顾忌的皱了皱眉头,“方法我不是告诉你了么?”

    显然,看得出来,刘白年还是不大想出面的,更是不想联合的。

    见得刘白年那样,廖振郦忙道:“你在担心什么呀?”

    “嗯”刘白年又是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然后看了看廖振郦,随即,只见他刘白年莫名的一笑,似若玩笑似的打趣了一句,“那你得答应我,事成之后,借你的夹缝给我用用?”

    忽听这个,廖振郦不由得两颊琇红,极为娇琇的瞧了刘白年一眼:“那个你怎么老是想这些呀?你就不能想些别的呀?”

    刘白年便是乐嘿道:“你就说你答不答应吧?”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