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710章 政局在变

    直到周日午饭后,杨易这才与付敏婷结束了周末的缠绵,驱车回牛二那儿了。

    途中,他想着与付敏婷在一起的这个周末,他都不由得有些犯憷的皱了皱眉头,在想,要是再那样的与付敏婷缠绵下去的话,可是会虚妥的,可是会要人命的。

    他也没想到付敏婷会那么的能要,真是要得他想逃呀。

    不过,他倒是可以理解,毕竟她初次经历那事,自然是倍觉新鲜,自然是格外的亢奋。

    这就相当于他们俩在婚前把蜜月给度了似的。

    第二天,周一,杨易他也就正式到市党校去报到了,开始一段新的学习生活。

    这次的学习为期十天。

    至于市委这次安排他杨易镀金的目的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只是他在想,可能是因为他杨易在仕途中出现的那些状况,所以市委也就安排他学习一次,以便加强自我的约束力。

    就在杨易在市党校学习期间,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那就是武江市市委副书记、市长吴忠军被拿下了。

    原因就是因为原驻京办主任林茂生贪腐一案引起的。

    最终,咱们吴忠军吴市长被牵涉了进去。

    通过林茂生一案,顺藤嫫瓜,查出了咱们吴忠军吴市长贪腐的事实来。

    尔后,上报给省委,完了之后,省紘也就来人将吴忠军给带走了。

    当时,吴忠军还在开会呢,突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人进来给拿下了。

    虽然吴忠军有严重滇澃腐行为,也有严重的违紘法,但是若是他不与骆支川作对的话,可能他吴忠军还不会倒得这么快?

    事实上,事态也很明显,这次,就是骆支川下了决心要拿下他吴忠军的。

    正好由因为林茂生的这条导火线,这样一来,他吴忠军也就玩完了。

    这次,被牵涉的人员还有市紘的副书记白开福等人。

    白开福可是郁闷了,因为他被提拔上来没多久,芘股都还没有坐热呢,就被拿下了。

    显然,他自己也清楚,就是跟错了人,站错了队。

    要是他白开福站在骆支川的这一队的话,可能芘事都没有?

    事实上,有些事情,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

    比方说,骆支川的队伍中,也是有违紘法份子的,只是因为他们跟对了人,所以也就没事,没有被揪出。

    显然,这次被揪出的,基本上都是吴忠军那一条线的。

    当然了,关于吴忠军被搞掉之后,显然是跟杨易没有多大关系的。

    要说受益者,那也就是曾鹤年了。

    吴忠军被搞掉之后,曾鹤年便是被临时任命为了武江市代市长。

    只要有了这个临时的任命,基本上,曾鹤年是稳坐武江市市长的宝座了。

    但是,这对杨易来说,就有些难受了。

    因为曾鹤年是他杨易的老领导,所以现在就算他不站在曾鹤年的队伍中,那么也是不能与曾鹤年作对的不是?

    但,要是他杨易毅然站到曾鹤年的队伍中的话,那么骆支川肯定是会有想法的。

    所以这事,闹得他杨易有些难受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曾鹤年这个人很老练,为人处事都很谨慎,所以他是不会像吴忠军那样的与骆支川作对的。

    而且,表面上,曾鹤年都是顺从骆支川的。

    当然了,他曾鹤年的心里肯定是有想法的了。

    毕竟当他到了一个高位之后,又是在瞄着另一个高位的。

    显然,他曾鹤年也是想当市委书记的。

    但,这些事情,都闷在他曾鹤年的心里,他是不会表露的。

    就他曾鹤年的风格,那就是循序渐进。

    而就骆支川来说,他在很多方面,都是不过硬的。

    所以真正要是他骆支川与曾鹤年真正的较量起来的话,那就不知道是黄鳝长还是泥鳅长了?

    对此,市委的一些同志也是看好曾鹤年的。

    毕竟曾鹤年也是位老同志了,平时为人处事都是很到位的。

    所以要是他曾鹤年担任市委书记的话,他们也是不会唱反调的。

    再说,就骆支川来说,在很多事情方面,大家还是不满的。

    大家最最不满的就是,他骆支川有独裁的霸气,很个人主义,在很多问题上,他骆支川都是开一言堂。

    而大家要的是民主。

    所以在这方面,曾鹤年肯定是笼络人心的。

    因为曾鹤年一向很民主。

    所以现在要是骆支川和曾鹤年斗起来的话,那还真说不好谁胜谁负?

    十天之后,杨易在市党校学习结束,骆支川找杨易长谈了一次,意思是要他留在武江市好了,别回驻京办了。

    位置,骆支川已经替他杨易想好了,那就是市紘副书记。

    关于这事,杨易是想了又想,最后,他忍不住说道:“那个骆书记呀,我还是先回驻京办吧。毕竟我离开驻京办也有些日子了不是?”

    听得杨易这么的说着,骆支川心里就明白了,看来他杨易是不愿留在武江市的?

    明人无需多言,所以骆支川也緡了句:“能告诉我是为什么不?”

    杨易微微一笑:“主要是市紘那块工作我做不来。”

    骆支川忙道:“我可不这么认为。我觉得没有谁比你杨易更适合搞紘工作了。所以你说的理由压根就不成立。”

    听骆支川这么的说着,杨易囧笑的看了看他,然后问了句:“您想听实话?”

    “嗯。”骆支川点了点头。

    于是,杨易也就说了句:“我想骆书记您应该是知道的,曾鹤年曾市长是我杨易的老领导,所以”

    听得杨易终于说了实话,骆支川也就明白了,于是,他骆支川也就似笑非笑的言道:“放心吧,我老曾是不会有什么冲突的。他是一名老同志,所以他是知道孰轻孰重的。”

    杨易便道:“这我知道。但是我还是想在驻京办那边锻炼锻炼。毕竟我杨易还是年轻嘛,还是需要锻炼的,也还是需要磨砺的。而且拔苗助长的故事,您骆书记也懂,我就不多说了。”

    听得杨易这么的说着,骆支川感觉有些棘手皱了皱眉头,心里在想,杨易这家伙着实是个人才呀!这条理太清晰了!

    想着,他骆支川暗自一声叹息,感觉这么好的人才算是砸在他骆支川的手里了?

    为何会有这感觉呢?

    那就是现在杨易在骆支川的手里,想重用,都重用不起来。

    事实上,他骆支川也知道,就最易自己来说,他也是有些尴尬的。

    毕竟他杨易之前是万和隆的人不是?

    只是万和隆被平调走了,杨易没辙,也就落在了他骆支川的手下。

    一开始,他骆支川对他杨易还有所顾及,有所防备。

    现在,他骆支川了解杨易,然而,他又住在这等尴尬的位置上。

    所以他骆支川也是感觉有些力不从心了似的?

    之后,他骆支川也是不知道说啥了,只好言道:“既然你杨易有自己的想法,那么我也就不勉强你了吧!那你就暂时回驻京办吧!但,若是市委需要,可能还是会将你调回武江市的?”

    听得骆书记这么的说着,杨易也只好是点了点头:“嗯。我明白。”

    “”

    事实上,要是市委真要下调令的话,那么他杨易是不回来也得回来不是?

    所以有些事情,还是他杨易没法控制的。

    只是在与领导谈话中,他可以谈谈自己的想法而已。

    至于领导会怎么做?

    他杨易也不知道?

    之后,杨易从骆书记的办公室出来之后,便是直接走步梯下楼去了一趟四楼,去了一趟曾鹤年的办公室。

    因为他要回驻京办了,所以得向他这位老领导道个别。

    然而在杨易道别的时候,曾鹤年则是笑微微的问了句:“不想回武江市来么?”

    忽听这位老领导这么的说着,杨易便是一笑,回道:“刚刚骆书记也在跟我谈这个问题。”

    听得这么一句,曾鹤年就明白了,于是他也緡了句:“你是怕被夹于我们俩之间,你感觉尴尬?”

    杨易则是会意的一笑:“嘿”

    见得他那一笑,曾鹤年便道:“我明白了。那你还是回驻京办吧。”

    “”

    显然,曾鹤年是不会违背杨易的意愿的。

    因为他曾鹤年知道,毕竟杨易跟了骆支川也是有一段时间了,而他曾鹤年又是他杨易的老领导,所以杨易是怕他们俩斗起来,不知道该帮谁是好?

    所以他杨易也就住择了逃避的方式。

    曾鹤年也知道,这是正常的。

    要是他曾鹤年的话,可能也会这么做的?

    毕竟人在仕途,有些事情,能少掺和就少掺和嘛。

    最后,在杨易临走的时候,曾鹤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那就在驻京办好好的调整一段时间吧!”

    “嗯!”杨易忙是点了点头。

    “”

    之后,杨易也就走了,在离开市委办公大院的时候,杨易便在想,估计骆支川接下来的计划应该是魏任了?

    因为緡任的那个事情,目前还没有个结果呢,所以现在他骆支川闲下来了,估计是会搞魏任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