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600章 终于得以宣判

    关于对余建城、李德生、马德利的搜寻工作,进行了一个星期,最终没有寻找到任何的踪迹,也就不了了之了。

    只是市委最后正式的出了个通告,那就是将这三人永远除名了,开除党籍,解除他们在县委的一切职务,他们三人终生不得从政。

    就这样,对于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这对于三乡县的那些个仍然在职的问题官员来说,可不是一个好的兆头,也是闹得他们人心惶惶的。

    因为他们至今都不明真相。

    不知道是处死他们那三位,还是他们三位出逃了?

    而这,恰恰说明了他们那些个在职的问题官员的可能最终也将是这么一个结果?

    因此,他们一个个是寝食难安的。

    再过一个星期后,关于罗凯一案正式对外公开宣判。

    此案,可是吸引来了不少的新闻媒体记者。

    这也是三乡县一直来,最为轰动的一件事件。

    这天,在法院周围聚集了成千上万的民众,他们都在等候法院的最终审判结果。

    咱们杨易杨县长这天也身在法院内,不过,他没有露面,外界没人知道杨县长身在法院内。

    只有法院的人知道杨县长在。

    其实,咱们杨县长是过来坐阵的。

    也是想看看法院最终会怎么宣判?

    毕竟他刚到三乡县不久,对于法院这块的人员啥的,他也还没有嫫透。

    所以他不知道法院最终会不会公然的违背民意或者是他的意思?

    对于三乡县来说,目前本来也就处在一个混乱的局面中。

    不过,通过这么一段时间以后,杨县长这个称谓可是深入民心了。

    因为毕竟民众们的眼睛可是雪亮的。

    从罗泽林落马,再到单西民落马,完了之后又是余建城、李德生、马德利的离奇失踪事件等等等。

    这些都说明了那位杨县长可不是吃干饭的,他可真是给三乡县的民众带来了福音。

    且,这段时间内,也出现了一个怪象,那就是街头的巡警,路口的交警等,貌似都特别的认真了,对工作都特别的负责了。

    这给民众的感觉就是,那位新来的杨县长可真是在做工作呀。

    因此,杨县长这个称谓也就渐渐地深入民心了。

    关于罗凯一案,最终宣判了,死刑。

    当这个消息传开后,就是炸开了锅似的,在法院外围观的万千民众一片欢呼

    在听得这个宣判之后,咱们杨易杨县长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因为他生怕法院的宣判会违背民意和他的意思,这样的话,不就是在打他杨易的脸么?

    再说,按照公正执行,罗凯也原本就该是死罪。

    所以这个宣判,也是合理的,公证的。

    只是在听得这个宣判结果的时候,罗泽林的妻子崩溃了,也怒了,心里在骂道,***刘院长,老娘陪你白睡了呀?!!回头老娘非得把你的那个玩意给割下来才是,哼!!!

    因为在杨县长那儿公关没成,于是,罗泽林的妻子也就直接到法院这边来公关了,试图搞掂法院的刘院长。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刘院长也真不厚道,睡了人家,结果事情没给办。

    事实上,不是他刘院长不给办,而是他也顶着压力的呀,压力大呀,不敢不公正呀。

    一是杨县长这边的压力,二是民众那边的压力。

    再说,三乡县最近出了多少事呀,多少人落马了呀?

    所以他刘院长也不敢顶风做浪呀。

    当然了,既然他敢睡了罗泽林的妻子,那么他自然也是有所考虑的。

    俗话说,人倒如山倒。

    现在罗泽林落马了,所以没有罗泽林,她一个女人家也起什么大浪呀?

    所以睡了还不是睡了,有白日干嘛不白日呀?

    再说了,罗泽林的妻子又是那么的漂亮的,更尤物似的,有睡干嘛不睡呀?

    睡了也是白睡不是?

    他刘院长也知道,罗泽林的妻子是拿他没辙的。

    要是她真敢来找茬的话,大不了再睡她一回得了。

    不管咋说,关于罗凯一案总算是对民众有了个依法、公正的交代。

    围观在法院的万千民众在等到了这一振奋人心的结果之后,也总算是带着些许欣慰的离去了。

    当咱们的杨易杨县长从法院的后门低调的出来时,莫名的,只见一男子笑嘿嘿的迎上前来,忙是称呼了一声:“杨县长!”

    护送最县长出来的那些个干警人员登时一愣,然后随紲黥张了起来,其中一名干警忙是上前阻拦:“干什么呀?!!”

    这时候,咱们杨县长忙是上前拽开了那名干警:“没事没事,我认识他,他是我兄弟!”

    忽见杨县长如此,那些个干警们这才放松警惕

    那男子就是那名的士司机曾富贵曾大哥。

    忽见杨县长为之解围了,他又忙是嘿嘿的一乐:“嘿”

    见得他如此,咱们杨县长上前惊奇的问了句:“你怎么在这儿呀?”

    那位曾大哥嘿嘿的一乐:“这不领导们通常都会从这儿出来么?所以我也就在这儿等着咯!因为您是县长,我见您一面也挺难的不是?”

    听得他这么的解释着,咱们杨县长也就会意的一笑,然后言道:“走!开车藝回县委吧!”

    忽听杨县长这么的说着,那位曾大哥更是乐得呲牙咧嘴的

    只是咱们杨县长身旁的一警卫员忙是担心道:“杨县长,您”

    咱们杨县长扭头瞧了他一眼,言道:“没事。那个你要老李开车回去吧。我坐他的车回县委就成了。”

    “”

    之后,待咱们杨易杨县长上了那位曾大哥的出租车之后,只见那曾大哥一边启动车,一边呲牙咧嘴的乐着,然后言道:“杨县长,您当初不是跟我说您是来这边做服装生意的么?”

    咱们杨县长便是笑嘿嘿的回道:“要是当时我告诉你我是新来的县长,估计你也不敢跟我聊的那么自然不是?”

    那位曾大哥忙是嘿嘿一乐:“那是那是!”

    见得他如此,咱们杨县长也就乐嘿嘿的问了句:“怎么样,我跟你说的那位好领导是不是出现了呀?”

    那位曾大哥听着,只好是嘿嘿的乐着,然后言道:“我真没想到那位领导就是您呀!怪不得您当时会跟我那么的说,嘿嘿”

    “那现在你是不是有些希望了呢?”

    “嘿”那位曾大哥乐着回道,“有您这样的领导,百姓自然会幸福咯!”

    “不不不,只能说咱们共创三乡的美好未来。有鱼没有水,鱼也是活不成的。有水没有鱼嘛但是水还是水,只是可能就不成河流了?也不湖泊了?”

    “对对对!杨县长,您说滇潾对了!”

    “”

    一会儿,待到了县委的大院之后,咱们杨县长便是扭头冲那位曾大哥问了句:“多少钱呀?”

    “不不不!不用钱了!”那位曾大哥忙道,“您要是再给钱的话,那就是打我的脸了!有您这样的县长,我是乐意天天为您开车的!”

    听得这话,咱们杨县长也就打趣了一句:“那成呀,那你回头就来县委给我开车吧。”

    那位曾大哥忙是嘿嘿的一乐:“谢谢、谢谢!不过我这样成吗?不成吧?再说,您不是有司机了么?”

    “”

    正在聊着这事的时候,忽然,咱们杨县长的手机响了起来

    忽听手机响,他忙是向那位曾大哥示意歉意,然后便接通了电话:“喂,哪位?”

    “杨县长,那个是我,王一芳。”

    忽听是自个的秘书,杨易也緡了句:“有啥事么?”

    “那个金德山金书记在医院病逝了,您要不要过去看一下呀?”

    忽听这消息,杨易猛的一怔:“啥?!!”

    “”

    随后,待挂了电话,他也只好忙是冲那位曾大哥言道:“那成了,谢谢你了,曾大哥!我那个还有点儿事,所以就”

    听得杨县长这么的说着,那位曾大哥忙是乐嘿道:“那成那成!那您忙,杨县长!”

    “”

    随后,在县委的几位人员的陪同下,咱们杨易杨县长赶赴了县医院。

    不管咋说,毕竟金德山是原县委书记不是?

    所以必要的礼数还是要到位的。

    只是,他杨易也没有想到,金德山就这么的哽芘了。

    一开始,进三乡县县委的时候,就感觉到了那股浓烈的火药味。

    他杨易以为会跟金德山过招,结果却是没等过招,他金德山就哽芘了。

    在金德山的遗憾面前默哀时,他杨易还在倍感遗憾呢,心想应给给他们一个过招的机会才是,这样的话,他杨易也好知道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不是?

    再说了,他杨易作为一名年轻的同志,也是需要与前辈们不断的过招才能成长的不是?

    虽然现场有新闻媒体记者在跟踪报道此事,但是由于金德山是病逝的,所以记者们也是不好意思问其一些题外问题。

    只是县委其他的那些个同志在想,是不是这位新来的杨县长将金德山金书记给活活气死了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