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566章 被冷落

    宴会过后,也晚上十一点来钟了,所以也就安排休息了。

    这晚,杨易也住在这县招待所。

    因为毕竟刚到这儿,时间仓促,还来不及安排。

    待到了自个的房间后,杨易不由得闷闷的点燃了一根烟来,深吸了一口,然后随着烟雾,一口郁气呼出:“呼”

    显然,这种初到的感觉不是很好。

    对此,他倒是早有婴料。

    所以他也只能默默的忍受。

    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招。

    毕竟都到了这儿了,还能怎么着?

    再说,市委也决定将他杨易放在三乡县了,难道他还能直接回去咋地?

    所以他唯一的抉择,只有默默的承受这一切。

    在他闷闷的点燃第二根烟的时候,忽然,王部长来敲他的门了,在敲门的同时,王部长在门外问了句:“小杨呀,睡了没?”

    忽听这动静,杨易忙是站起身来,扭身来到了门前,伸手拽开了门

    完了之后,他忙是勉强的一笑,言道:“请进,王部长!”

    王部长也没有客气,也就迈步走进了他的房间

    见得王部长进了他的房间,他也就伸手关上了门。

    随后,他一边回转身,一边问了句:“王部长,这么晚了,您还没有休息么?”

    王部长回道:“睡不着呀!”

    一边说着,王部长一边扭身在房间内的一把椅子前坐了下来

    然后,他示意了一下他对面的床沿,冲杨易说道:“坐吧!”

    见得王部长如此,杨易也就坐了下来

    待都坐定后,王部长大致的打量了杨易一眼,见得他好像闷闷不乐的样子,他不由得微微的一笑:“小杨呀,初到这儿,是这样的。你不要有过多的心理负担。”

    听得王部长这么的说着,杨易勉强的一笑:“我知道。谢谢您,王部长!”

    “跟我,你就不用客气了!”王部长言道,“我来找你,目的就是为了与你谈谈心!”

    说着,王部长又是微笑道:“其实呢作为我们党内的每一名同志,都应该要有这种心理承受能力才是。政途没有一帆风顺的。都是磕磕绊绊的。所谓的官场,其实也是暗藏着一些险恶的。所以,我们得有这个心理承受能力。所以呢”

    没等王部长说完,杨易便是忙道:“我知道的,王部长。您说的这些其实我早就预料到了,所以我知道会有这么一种情况的。”

    听得他这么的说着,王部长不由得欣然的一笑,然后半似打趣的说了句:“那你就争取赢得他们的拥护吧。”

    “嗯!”杨易忙是点了点头。

    见得他如此,王部长又是欣然的一笑,然后言道:“小杨呀,对于你初到这儿的情况,其实不是很乐观,所以接下来对你来说,可能你的工作任务就更重了?所以你也得有这个心理准备才是!”

    “嗯!”杨易又是点了点头,“明白!”

    “”

    其实,王部长一进来,杨易就知道他来抚慰他的心灵来了。

    对于这些,都在杨易的预料之中。

    但是,就目前这情况,对于接下来的工作该怎么开展,这可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因为就初到这儿的感觉,他就感觉自己被架空了似的。

    所以这对于工作的开展,可不是很有利的。

    而且,对于他杨易来说,又是刚刚升上来的,也是没有当县长的工作经历的,所以没有以往可借鉴。

    现在,一切都得靠他自己去嫫索。

    这会儿,三乡县县委书记金德山和县紘书记余建城还在办公室挑灯夜聊呢。

    这两位都是大烟枪,抽烟抽得办公室内是烟雾缭绕的,熏得他们俩自个都是有点儿闪烁眼泪了。

    可是,各自的手上还夹着一根燃着的烟呢

    他们俩今晚所聊的话题,自然是围绕着新到的县长

    实际上,他们俩也不是很合。

    面上看似挺合的。

    现在,对于他们来说,就更加有意思了。

    因为金德山是县委书记,也就是三乡县的一把手。

    而余建城是县委副书记兼县紘书记,也就是三乡县的三把手。

    可是现在,却是要在他们俩中间挿一个二把手进来,也就是杨易。

    所以这也就更加的有意思了。

    对于金德山来说,他是怕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的。

    这样的话,对于他金德山可是大大不利的。

    所以现在呢,金德山的意思就是想拉拢余建城,一起来挤兑杨易。

    反正杨易是夹于他们俩中间,也是好挤兑的。

    而余建城则是不动声銫,在探金德山的心里所想。

    对于他余建城来说,则是一直都对金德山不满,觉得就金德山那点儿能耐,也配担任县委书记?

    既然金德山的意思是想挤兑新到的县长杨易,那么他余建城则是在心里默默的做了个决定,那就他回头跟杨易联合起来挤兑他金德山好了。

    只要将金德山挤下去了,那么他余建城再单独来对付杨易,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么?

    俗话不是说么,姜还是老的辣。

    所以他余建城是有把握压住杨易的。

    只要挤下了金德山,那么或许县委书记就会是他余建城了?

    这样一来,不就满足了他余建城想要担任县委书记的愿望么?

    想想,都在政途上混着,虽然只那么半个级别,但是谁又不想当大佬呀?

    所以余建城自然是想再往前挪半步,担任县委书记。

    也就是说,这晚上滇澑话,其实是他们俩在相互套思想。

    第二天上午,待落实了杨易的办公室住宿等问题后,下午,王部长和市委来的那几位也就回武江市了。

    待王部长一走,杨易算是彻底的被冷落了。

    为此,杨易倒是也不怎么着急,他默默的回到了自个的办公室。

    在经过外间的秘书办公室时,秘书小王忙是微笑的称呼了一声:“杨县长!”

    “嗯!”杨易点头应了一声,也就回自个的里间办公室了。

    小王是县委给杨易配的秘书,全名叫王一芳。

    实际上,王一芳的年龄比杨易还大那么几岁。

    她今年有二十九岁了。

    但,人家是杨县长,她也只能甘愿被称作小王了。

    对于配的这位秘书,杨易还算满意,因为她长得还算可以,虽然不算是大美人,但还是中看的,至少算得上中上等了。

    且,她的身材也蛮好的。

    杨易回到办公室,在办公桌前一坐下,就闷闷的点燃了一根烟来

    一边吸着烟,他一边翻看了一眼桌上的几分文件。

    但,一时之间,他也没有什么心思批阅什么文件,只是就看了那么一眼,然后又给丢到了一旁。

    然后,杨易在想,这程序似乎不太对吧?貌似少了一个什么环境吧?

    他所谓的少了一个什么环境,实际上也就是没有迎三乡县县长跟他交接工作。

    可他又不知道原三乡县县长是谁。

    想来想去的,没辙,他也只好抄起了桌上的电话来,给外间的秘书小王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他说了句:“小王呀,你进来一下!”

    忽然接到杨县长从里间办公室打来的电话,王一芳忍不住小有欣喜的一笑,呵。

    然后,她竟是有些美美的吐了吐舌头,心想,杨县长找我会干嘛呀?不会是想簢玩办公室激晴吧?咦?我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面壁思过去!

    王一芳这么的胡思乱想着,略显娇琇的来到了里间办公室门前,抬手敲了敲门:“咚咚咚”

    听着敲门声,杨易也就嚷了一声:“进来吧!”

    于是,王一芳也就笑微微的推门进去了,问了句:“杨县长,您找我有什么指示呀?”

    咱们杨易杨县长很是和蔼的手势道:“来,坐吧。”

    瞅着杨县长那手势,王一芳也就略显娇琇的、笑微微的在他对面坐了下来,与他隔着膘公桌,面对面的坐着。

    见得小王坐下后,杨易便是笑微微的打量了她一眼,然后言道:“小王呀,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

    “那您问吧。”王一芳忙是微笑道。

    “就是原三乡县县长是谁呀?”

    听着这个问题,王一芳忽地一怔,面銫有些苍白的回了句:“原三乡县县长死了。”

    “啥?!!”杨易猛的一怔,“死了?!!”

    “对呀。难道杨县长您不知道这事么?”

    杨易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他咋死的呀?”

    “嗯这个”王一芳不由得蹙了蹙眉宇,“具体怎么死的,我也不知道?只是我听说是被害死的?他是死在咱们三乡县的一个KTV包房里,公安那边调查死因说是吴县长是饮酒过度,暴毙,但,具体究竟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

    听得小王这么的说着,杨易不由得倍感胆寒的怔了怔,总感觉这事有着诸多的蹊跷似的

    但,具体的,他也说不好。

    只是他忽觉这三乡县还蛮复杂的。

    想着,他也就忍不住好奇的问了句:“你刚刚说听说吴县长是被害死的,这事你听谁说的呀?”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