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556章 姐送的礼物

    一会儿,当垄溪开车过来之后,杨易也就直接上了她的车。

    当他在副驾的座位上坐好之后,垄溪就立马笑嘻嘻的递了一个礼盒给他:“给!姐送给你的!”

    杨易瞅着,惊喜的一怔:“这什么呀?!!”

    垄溪故作神秘的一笑:“你自己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么?”

    瞅着她那样,杨易也就忙是笑微微的伸手接了过来

    正在他立马就要打开礼盒的时候,垄溪忙道:“呃呃呃,你真现在就要打开呀?”

    “怎么了?”杨易不解的一怔。

    垄溪白了他一眼:“亏你马上就要去三乡县上任当县长了,连这点儿起码的礼貌都不懂,你不知道不能当着人家的面拆开礼盒的吗?”

    听得她那么的说着,杨易不由得囧笑道:“你不是我姐嘛?”

    “那也不行好不好呀?”

    “那”杨易又是一声囧笑,“到底是什么呀?姐,你就告诉我嘛!”

    瞅着他那着急想知道的样子,垄溪则是又是神秘的一笑:“我就不告诉你!等你回去后,再慢慢的看吧!”

    一边说着,她也就一边驱车前行了

    见得她那样,杨易也只好无奈的皱了皱眉头,然后心想,那就等回去后再看吧。

    待垄溪驱车离开市党校之后,她忽然扭头冲杨易说道:“对啦,咱爸咱妈说要你今晚上去家里吃饭,所以那姐就不请你去外面吃了哦。”

    忽听这个,杨易不由得一怔:“啊?那你咋不早说呢?我可是没有准备礼品的什么的哦!”

    垄溪忙道:“你还要准备什么礼品呀?就算是你准备了,咱爸咱妈也不会要呀。”

    “”

    这一路聊着,杨易不由得又是扭头看了看垄溪,嗅着她浑身所散发的雅香气息,他忍不住心想,要是她不是我姐的话,那该多好呀?

    想着,他皱眉一怔,呃?她本来就不是我姐嘛,我她本来就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嘛,只不过是我认了她爸她妈做干爸干妈而已,所以她才是我姐

    想到这儿,他的目光也就有些邪恶的往她的领口内瞄了瞄

    隐隐约约的,可见一对白嫩如玉的饱满鼓荡之物,貌似还有一股雅香气息从那道白嫩相间的壕沟中所散发出来似的,由此,杨易不由得邪恶的心想,这要是能埋头去啃两嘴的话,保准超爽呀!

    不过想想也是,像是垄溪这位具有国际范的美女,要是能与她发生点儿什么的话,绝对会超爽的。

    尤其是她那两条修长的美腿,看着就特别的有感觉。

    但,杨易忽地皱眉想想,觉得还是别在心里YY她了吧,毕竟不管咋说,现在她可就是他姐的身份。

    过了一会儿后,垄溪忽然问了他一句:“你和楚焉琪没有来往了吧?”

    忽听她这么的问着,杨易便是回道:“早就没有了。对了,姐,你不是说要介绍空姐给我认识吗?”

    垄溪便道:“你去广东那边搞什么招商工作,一去就是半年多,姐上哪儿找你去呀?”

    听得这个,杨易也就笑嘿嘿的回道:“那我现在不是回来了么?再说,我现在在市党校就要学习一个月呢。”

    “你急什么呀?”垄溪回道,“你今天不是刚到市党校来报到吗?等回头有空了,姐自然就会介绍空姐给你认识了不是?”

    “这可是你说的哦,姐?”

    “当然啦!”说着,这时候,垄溪扭头看了看他,然后笑微微的说道,“好啦,现在你可以拆开礼盒了!”

    忽听这么一句,杨易忙道:“你不是说不能当着你的面拆么?”

    “没事啦!我是你姐,怕什么呀?”

    “可你开始”

    “开始姐不是逗你玩的嘛,真是的!”

    听得她这么的说着,杨易也就真不客气了,忙是拿过礼盒来,有些迫不及待的一顿狂拆

    拆到最后,待他忽见礼盒里装着的是一部摩托罗拉手机时,他不由得猛的欣喜的一怔:“手机呀?!!”

    忽见杨易认出了是手机,垄溪也就诧异的问了句:“你怎么知道是手机了呀?”

    “因为我在广东那边早就见过了呀。这玩意很贵,要一万多呢。”

    “”

    97年这会儿,手机问世,开始慢慢的取代了大哥大时代。

    这玩意,在上半年的时候,在广东就出现了。

    但在内地城市,下半年才开始出现。

    垄溪也是真舍得,花了一万多为弟弟杨易买了一部手机。

    由此,杨易此刻那个欣喜呀,差点儿就蹦起来了

    一阵欢喜的乐呵过后,杨易还是按耐不住心中的狂喜,也就不由得激动凑过去,在他姐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啵的一声:“姐,我爱死你了!”

    可是他这一亲,垄溪则是忽地一脚刹车

    ‘嘎’

    一声刺耳的紧急的刹车声惊起!

    车则是戛然而止!

    完了之后,垄溪两颊琇红的扭头怔怔的瞅着杨易:“你”

    杨易则是不以为然的、有些懵然的瞅着她:“我咋了?”

    见得杨易那样,垄溪暗自怔了一下,似乎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了似的,只是她的两颊仍是绯红绯红的。

    因为她忽然心想,弟弟在姐姐的脸颊上亲一口,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妥似的。

    只是她又是在想,这可是她的初吻呀!

    随后,她也就两颊琇红的说了句:“好啦,没事啦。”

    一边说着,她一边驱车继续前行了

    杨易又是忍不住欣喜道:“哈哈我也终于告别了大砖头时代!”

    这时,垄溪扭头白了他一眼:“瞧你的那样,你淡定点儿行不?就你这个样子,哪里像是一个县长呀?”

    杨易则是乐嘿道:“你不是我姐嘛,在姐面前就是要本杏一些不是?要装也得在同志们面前装呀。”

    见得他如此,垄溪又是忍不住乐了乐,然后言道:“那你装装县长的样子给姐瞧瞧呗?”

    听得垄溪这么的说着,杨易愣了愣,然后真就装作大领导的样子言道:“小溪同志,你这样可是不对的哦!办事就办事,送什么手机呀?”

    “呵”垄溪忍不住扑哧一乐,然后忙道,“去你的!谁是小溪了呀?我可是你姐!”

    杨易则是乐嘿道:“我这不是装领导么?台词需要不是?对了,像不像?”

    瞅着他那样儿,垄溪笑嘻嘻的嗔看了他一眼:“不像,哈!”

    “呃?不会吧?这么失败?”

    垄溪又是乐了乐,然后言道:“说实话,还是有点儿官架子啦,呵。”

    “”

    这一路上,姐弟俩聊着,胜似情侣似的,相互打情骂俏的。

    但,彼此却是浑然不觉的,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为此,垄溪也是特别的开心。

    每次跟杨易在一起的时候,她笑得特别的开心。

    一会儿,待到了垄溪她家,一进一楼大厅,她爸她妈就忙是迎了上来:“杨易来了呀?”

    杨易忙是欢喜的一笑,点头应声道:“嗯。干爹、干妈!”

    垄溪她爸忙是开心的一乐,招呼道:“来来来,咱们直接去餐厅吧!就等你们俩吃饭了!”

    “”

    随后,在一起用餐的时候,垄溪她爸看了看杨易,不由得言道:“小杨呀,这次在市党校学习,可要用心哦!”

    “嗯。”杨易忙是乖顺的点了点头,“我会的,干爸。”

    “那就成。”说着,垄溪她爸话锋一转,“对了,回头你去了三乡县之后,切记一点,你可不要想着什么新官上任三把火的事情哦!要是这样的话,搞不好,三把火烧得可是自己哦?因为毕竟你初到那儿,对于人员都还不熟,对于圈子也不熟,所以首先还是要低调,要先站稳脚跟、嫫清情况,然后才能视情况而定,明白?”

    “嗯。”杨易又忙是乖顺的点了点头,“谢谢干爸的教导!”

    “还有,你要切记一点,作为领导,你的目的不是要搞掂谁,而是谁没有真正为民服务,你就搞掂谁。这样,你才能站得住脚。”

    “我明白干爸所说的。”

    “还有,你紲鳙是三乡县的县长,作为一县之长,一定得要有个县长的样子。遇事一定不能冲动。不管遇到了啥事,都冷静对待。因为所有的事务,都是需要你去给予一个合理的处理的。”

    “我明白,干爸。”

    “还有,你要切记,我们党的原则是为民服务,所以你作为一县之长,出发点就要是为民服务。只要这样,你才能拥有广大的群众基础。作为一位领导,若是没有群众基础的话,那是走不远的。”

    “嗯。”杨易又是点了点头。

    “还有关于一些尔虞我诈方面的事情,这在官场上是不可避免的。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是会有争斗的。所以在这方面,就看你个人的出事风格了。但,你可要切记,一定要防范于未然。在你发现隐患的时候,一定要及时处理。若是连自己的位置都保不住的话,你又谈何为民服务呢?但这方面的事情,我就没法具体教你怎么做了,因为环境不同,所遇的人也不同。这需要你自己去机智对待,明白?”

    “”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