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520章 试探试问

    之后,等孪婷那丫头去洗浴间冲澡去了之后,咱们杨局还是出门了,去附近的商场给她买折叠床和被褥去了。

    尽管他也不敢保证不会跟她发生什么,但是这玩意该买还是得买呀。

    只是他没有想到孪婷这丫头原来竟是如此腹黑。

    事实上,只是以前没有机会,孪婷的杏格没有完全的展现出来而已。

    现在有了这个机会,她也就像是忽然便了一个人似的。

    其实,原本她就是这么一个女孩子。

    当然了,她的目的还是想挽回点儿什么,还是想跟杨易好。

    当咱们杨易杨局在商场挑选折叠床的时候,好像总感觉有人在有意或者无意的盯着他似的。

    因此他的心里也是有些泛寒,有些忐忑,有些不安。

    但他又不确定究竟是谁在盯着他,只是好像有个平头的家伙老是在他的周围晃悠着似的

    这种感觉很不好,因为他真不知道自己究竟得罪了谁?

    就在这时候,那个谁孪雅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

    一开始,孪雅只是在问她妹妹孪婷到了广东没有,问他有没有接到她?

    杨易告知她,说是她妹妹已经到了,他已经接她到了招商办事处。

    说着说着,孪雅忽然压低了声音,说了句:“你在那边可要注意安全!”

    忽听这个,杨易不由得暗自一怔:“什么意思呀?”

    “因为”电话那端的孪雅神銫有些慌张,“因为汪县长好像在广东那边安排了人,打算对你下手?”

    杨易不由得又是一怔:“你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具体我也不清楚。但我有种不祥的感觉。”说着,孪雅又是解释道,“还有,打自你离开临阳县之后,汪县长就常约那个聂德民秘密见面,不知道他们在密谋什么?但我感觉是跟你有关的?”

    听得孪雅这么的说了之后,杨易这心里总算是有了点儿眉目,由此,他在心想,照这么说的话下午给老子打匿名恐吓电话的,可能就是汪博瀚那个老东西安排的人

    想到这儿,他的心里莫名的升腾起了一股怒火来,忍不住咬牙切齿的心说,麻痹的,你汪博瀚个***真行呀!

    一会儿待挂了电话之后,他也就在想,得想个什么办法试探一下汪博瀚那个狗东西才是?

    之后,当他扛着折叠床和被褥等回到招商办事处,给在孪婷的那间办公室放好之后,他去他的那间睡房看了看,见得这会儿孪婷那丫头真睡觉了,都睡着了,他也就没有叫醒她了。

    原本他是想叫她一起去吃晚饭的。

    因为这会儿已经是夜里七点多钟了。

    可是见得孪婷都睡着了,他也就在想,要不就等会儿,等她一起去宵夜好了。

    正好让她感受一下广东这边的夜生活。

    于是,他也就蹑手蹑脚的回到了他的那间办公室,然后给关上了门。

    待他在办公桌前坐下之后,不由得苦闷的点燃了一根烟来,在想,若是真是汪博瀚那个狗东西在搞事的话,那么他是不是也可以反过来给他打个匿名电话?

    想着想着,他忽然心想,楼下,小区内就有公用电话亭,要不就去公用电话亭那儿也给汪博瀚打个匿名电话?

    因为用办公室的电话打的话,不合适,当时报装电话的时候,登记的是临阳县招商办事处,所以这要是被查出来了的话,那么汪博瀚立马就知道是他杨易干的了。

    但用公用电话,他就不知道是谁了。

    想着这事,咱们杨局也就下楼了。

    待到了小区内的公用电话亭,给挿上IC电话卡,咱们杨局也就直接给汪博瀚的大哥大拨去了一个电话。

    因为大哥大没有来电显示。

    等电话接通之后,咱们杨局也就掐住自己的喉咙,变声道:“请问是汪县长吗?”

    电话那端的汪博瀚不由得一怔:“我是。你是”

    “我是谁,对于你汪县长来说,就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的雇主要我告诉你,他还活着,他要我告诉你汪县长,可能你汪县长也要注意人身安全了?”

    听得这话,还真就吓得汪博瀚都冒汗了,揪着一颗心,慌是问了句:“你雇主是谁?”

    “我的雇主就是还活着的那位!”

    听着这样的回答,更是吓得汪博瀚浑身大汗淋漓的,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

    等过了好一会儿之后,电话那端的汪博瀚才说了句:“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是吗?汪县长真不明白吗?”

    “不明白。”

    “那汪县长你是否曾几何时有安排人去杀我的雇主?”

    “无稽之谈!我堂堂一县之长,岂会干这等事情?”

    “汪县长,你可别来无恙呀!我现在可是告诉你,你要是还不老实的话,你会死得很难看的!”

    “你觉得你这样能吓唬得了我吗?”电话那端的汪博瀚汗津津的问了句。

    “那汪县长你家是不是住在县委家属大院2号楼呢?”

    这话吓得电话那端的汪博瀚猛的一怔,心则是怦然一跳

    随即,咱们的汪县长慌是问了句:“你想要干什么?”

    “我想要干什么?汪县长你可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我想要干什么吧?”

    “可是我真没有安排人去杀你的雇主!”

    “是吗?既然汪县长还死不承认的话那么就等着看大戏吧!”

    “我的家人是无辜的!”电话那点的汪博瀚焦急道,“有种你冲我汪博瀚来!”

    “可是我的雇主也是无辜的,你汪县长不是也要派人杀他么?”

    “我没有!”

    “真没有?”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电话那端的汪博瀚也只好慌是心虚的扯开了话题。

    “我想要怎么样,其实你汪县长心里是清楚的,还用我说那么多吗?”

    “可是我不清楚你想要干什么?”

    “那好吧!就这样吧!既然你汪县长不肯承认,那么就等着瞧吧!我这儿可是还有汪县长与美人女主播的床上照片,回头你汪县长就等着见明天的《临阳日报》吧!还有,明天的临阳新闻簢江新闻,你汪县长也关注一下哈!”

    这时候,电话那端汪博瀚惶急道:“等等!!!”

    “还等什么呢?难道汪县长你还补充点儿什么材料?以此来增加新闻的亮点?”

    “不是那个你雇主花了多少钱雇你?我愿意出三倍的价钱!”

    “是吗?”

    “难道你不是为了钱么?”电话那端的汪博瀚慌是问道。

    “虽然是为了钱,但是我也还是有职业道德的!”

    “芘的个道德呀?就你们,我还不了解?不就是有钱就行么?”

    “那未必,我现在只想问汪县长一个问题,你究竟花了多少钱雇凶?记住,汪县长,这回你可要慎重回答哦!否则的话”

    “凶不是我雇的!请相信我!”

    “那是谁呢?”

    “是一个叫聂德民的人雇的!”

    “那请问汪县长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呢?难道汪县长你敢说你自己没有参与?我可是没有那耐杏跟你磨蹭了,你要是再不说实话,那么我就得挂电话了!”

    “等等!”电话那端的汪博瀚又是惶急道,“是我让那个叫聂德民的雇凶的!”

    “好的,我知道了!”说完这句之后,杨易也就立马挂断了电话。

    听着电话忽然挂断了,电话那端的汪博瀚那个紧张呀,浑身都有些哆嗦起来了

    由此,他一股恼火之下,慌是给聂德民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之后,汪博瀚便是恼火道:“你是他妈怎么办事的呀?!!请的一帮什么他妈废物呀?!!那15万你都怎么他妈花的呀?!!”

    电话那端的聂德民听着,不由得怔呆呆的、懵懵的:“怎么了?出了什么状况了呀?”

    “怎么了?!!你还他妈问怎么了?!!现在我汪博瀚都他妈玩完了,你聂德民还的当副县长,你就做梦去吧!!!”

    “不是那个汪县长,到底什么情况呀?”

    “什么情况?!!我他妈知道什么情况呀?!!反正我刚刚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说是他的雇主还活着,那就是那个姓杨名易的小子还他妈活着呗?!!卧槽,现在可是他妈玩完了!!!”

    聂德民不由得一怔:“这不对吧?我才刚给他们打过去5万元预付金呀?他们说是等明天那5万到了之后,才会动手的呀?怎么这么快就动手了呢?”

    “卧槽,我他妈怎么知道呀?!!”说着,汪博瀚怒是话锋一转,“你还是他妈赶紧的给那边去个电话联系一下,看究竟怎么回事?!!”

    可聂德民则是有些犯木的问道:“要是事情还没办的话,那还给他们打款么?”

    “马尔戈壁的!!!你聂德民是他妈猪脑子呀?!!还他妈给他们打什么款呀?!!事情都他妈露了,打款还**娘什么呀?!!”

    这骂得聂德民灰头土脸的:“成成成!我知道了!我这就给他们电话!”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