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99章 惊奇的发现

    大年初一的这天上午,待咱们杨易杨局和他父母回到仙女村之后,又是引得了村民们的一阵关注,大家伙都在想,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呀?难道是杨厚生他们那两口子在城里住得不习惯?

    有的则是暗自心说,瞧杨厚生他们两口子得瑟的,一会儿城里、一会儿又乡里的,好像以为自个有个当副局长的儿子就很了不起了似的,哼!

    然而,当他们一家子去祭祖坟拜祠堂的时候,村里人这才恍然大悟似的,哦?原来杨厚生他们家是回来祭祖坟拜祠堂的呀?

    因为按照当地农村的习俗,大年初一这天是要去祭祖坟拜祠堂的。

    基本上这天,仙女村的各山头、坟头是鞭炮声不断的。

    完了之后,最热闹的地方就是村里的祠堂了。

    因为各家各户都来这祠堂里拜拜,烧烧香神马的,顺般也得放放鞭炮神马的。

    这,就是当地农村过年的一种习俗。

    除了这个,还得有个祭天的仪式。

    意思就是,谢天谢地谢仙人,同时是祈祷在新的一年里有个好的运程。

    在拜祠堂的时候,咱们杨易杨局一时闲来无趣,也就在祠堂的四处闲逛了一下,顺般也四处看了看

    因为记忆中,貌似自个好久都没有于祠堂里好好的呆过了。

    记得小时候,每年年初一来拜祠堂的时候,他们一帮孩子都会在祠堂里嬉戏打闹一番。

    那时候,很小的时候,他和周莲香还在这祠堂里盟过誓呢,他当时盟誓说,等他长大了就娶她,而周莲香则是盟誓说,等她长大了就嫁给他。

    可是如今,彼此都大了,但是不知道怎么了,就进入了一种尴尬的境地似的?

    想着这些,咱们杨局的心中貌似有着无限感慨似的,但又不知道如何抒发?

    只是觉得自个的心里有些闷闷的。

    蓦地回首,咱们杨局忽地发现,人生最美好最开心的岁月,还是莫过于童年势冓的那端无忧岁月。

    只是现在回不去了

    咱们杨局一边有所感慨的想着这些,一边闲逛到了祠堂里的那巨幅的仙女图前,当他仰头一看,忽地有些震惊。

    因为回想起来,他好像对这仙女图上的七位仙女的模样已经模糊了似的?

    那时候,小时候,他可是对这仙女图上的七位仙女的模样记得相当深刻了。

    因为当初小时候,他听老人说,得画上其中一女者就足以得天下。

    所以那时候的他,就常常在幻想,以后自己要将这画上的七位仙女姐姐都给娶了。

    回想着那些童年趣事,咱们杨局不由得饶有兴致的好好的瞧了瞧这副仙女图

    这回,这仔细的一瞧过后,咱们杨局可是相当的震惊!

    原来他认识的女子当中,不仅仅只是周莲香神似画上的七仙女,还有他的那位垄溪姐也神似这画上的其中一位仙女,还有李淼居然也神似这画上的其中一位仙女

    这一惊奇的发现,可就令咱们杨局震惊了!

    只见咱们杨局猛的一怔,两眼瞪得是老圆老圆的

    此时此刻,他心里在想,不是吧?!!原来这画上的仙女,我杨易居然已经认识了三个?!!照这么说,这天下还不就是我杨易的了么?!!

    可是想着,咱们杨局又不由得一声冷笑,觉得村里的那些个老人绝对是在吹水的。

    肯定是没有那么一说的。

    因为要是他们那么的说,那么他杨易岂不是就得当皇帝?

    可是现在还哪来的皇帝呀?

    就算是将皇帝理解成现在的国家主席,那么他杨易也是觉得自己是不可能担任国家主席的。

    所以他觉得村里老人的说法很可笑。

    由此,咱们杨局也就不去想这事了,而是忽然在想,既然这仙女图上的仙女我杨易都认识了三个了,那么就把那四个也让我杨易见见呗?

    想到这儿,咱们杨局又忽地一怔,呃?貌似这三个我杨易也就跟李淼有染吧?而且还只有那么尴尬的两回,都是半途而废的

    这么的想着,咱们杨局也就有些郁闷了,忍不住心说,格老子的,回头我杨易非得再找李淼那丫头再整一回那事才是!这回,非得整全了不可!

    之所以这么想,那是因为垄溪是他姐,所以他跟垄溪是不可能发生那男女之事的。

    而周莲香嘛这个就更加不好说了?

    所以他也只好唯有想到李淼了。

    只是咱们杨局也在想,这老天是不是开了个玩笑呀?怎么让他姐垄溪也神似了这画上的其中一仙女呢?你让紫晴她神似这画上的其中一仙女也好不是?

    想想也奇怪了,紫晴可也是百里挑一的美女一枚呀,可是她偏偏就是不神似这画上的其中一仙女。

    就在咱们杨局站在祠堂里这副仙女图前发呆的时候,忽然从他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呃-”

    忽听这么一声,咱们杨局不由得一愣,然后忙是扭头朝身后瞧去

    这会儿,只见周莲香就站在他身后的不远处。

    两年不见了,没想到他们俩竟是以这种方式相逢。

    原本咱们杨易杨局还在想,等拜完了祠堂就去周莲香她家呢。

    可是哪晓得这会儿周莲香也来到了祠堂里。

    这忽然的一见,咱们杨局可是有些懵了似的,像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说啥是好?

    他只是那么怔怔的、似笑非笑的瞅着她,心里虽然甚是激动,但是又不知道无从表达似的。

    原本周莲香在昨天的一气之下,是想今天就走的,可是最终还是被她妈给劝住了。

    毕竟这大过年的,回来了,总得呆几天不是?

    此时此刻,周莲香见得杨易那么的瞅着她,也不说话,她不由得倍感尴尬的说了句:“咋了,不认识我了呀?”

    杨易这才一笑,尽量平静的说了句:“我还说一会儿去你家呢。”

    忽听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这么一句,周莲香可是很不满意,心里很不高兴

    由此,她也就有些闷闷的白了他一眼,嗔说了句:“你还去我家干嘛呀?”

    见得她那样,杨易囧笑道:“不是你爸跟我说,说你回来了么?所以我就想去看看你呀!咱们可是两年没见了哦!”

    听得他仍是有些淡淡的说道,周莲香也就不由得冷嘲热讽了起来:“是呀,两年不见了呀,没想到杨副局长还认识我,真是荣幸呀!”

    忽听这话,杨易不由得一怔:“你这是怎么了?”

    “没怎么。”周莲香闷闷的回了句,然后话锋一转,“好啦,杨副局长,您慢慢的欣赏仙女图吧,我就不打扰您了!”

    又听得这话,杨易又是一怔:“你等一下!”

    周莲香回头瞧了他一眼:“怎么啦?杨副局长,您还有啥事么?”

    “不是那个”杨易甚是苦闷的皱了皱眉头,“你究竟咋了?感觉你好像是生气了似的?”

    “我生不生气,跟你有什么关系呀?”

    这话说得杨易面銫一囧,然后只好囧笑道:“那好吧。你有事你忙吧。”

    话毕,杨易也就扭身朝一旁走去了

    忽见他那样,貌似他也生气了,周莲香不由得暗自怔了怔,然后她忙是嚷了一声:“呃-”

    忽然这么一声,杨易回头看了看她:“咋了?”

    没辙了,周莲香也只好问了句:“你昨天为什么没有来我家呀?”

    “忘了。”

    忽听这个,周莲香的心里又是一股恼火:“忘了?!!”

    “嗯。”杨易点了点头。

    见得他还那样的点头,周莲香真想骂他要他去死,可是想着今天是大年初一,她才没骂那不吉利的话。

    于是,她也只好说了句:“我知道啦。”

    话毕,她也就扭身走了,直接朝祠堂正门那方走去了

    忽见周莲香生气的走了,杨易本想叫住她,可是想了想,又不知道叫住她之后,该说什么是好?

    于是他也就没再吱声了。

    他就那么默默的、眼睁睁的瞅着她生气的走掉了。

    他也没有想到,两年后的碰面,居然就这么郁闷的结束了?

    只是感觉彼此的那种感觉依旧还在,貌似多了一份厚重似的?

    其实,杨易这心里是激动得有千言万语的,只是一时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而已。

    事实上,周莲香也是同样如此,她也是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只是她一直都没有忘记他。

    她对他感觉,依旧如初。

    不过,在看到他如今的变化之后,她的心里也是感觉有些怪怪的了似的。

    如今的他,的确不再是两年前的那个杨易了。

    无论是从着装还是从派头来看,他都是具有一种官气似的。

    当然了,周莲香也看到了他如今的成功。

    也知道他如今混得风起水生的。

    只是彼此之间的感觉,貌似淡了

    如今的他俩,也不知道怎么了?

    或许,没有什么东西是一尘不染的,也没有什么东西会是一尘不变的

    最初的感觉,总是美好的,令人追忆的,但是想把那种感觉找回来,却是有些难似的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