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408章传来恶讯

    ?一会儿,待到了江新机场后,杨易看着时间还不到下午两点,于是他便顺般跑去看他那个干姐姐、也就垄溪有没有于上班?

    若是垄溪在上班的话,他当然是想跟她瞎逗一会儿。网

    可惜的是,垄溪今天是中班,要下午四点才上班。

    见垄溪没在,他也就只好在机场大厅瞎溜达了一会儿。

    一边溜达着,他一边发现,即便是在这机场,但像垄溪那么漂亮的女子也是不多见了。

    事实上,垄溪也着实是天生丽质。

    像她那种具有国际范的美女,还真是罕见,绝对是万里挑一的美女一枚。

    即便是纵观国内的娱乐圈,也是难以发现有几位女明星比垄溪还美的。

    由此,杨易便在想,像垄溪那么漂亮的女子不去当明星或者模特,真是可惜了呀。

    待到了下午差不多两点的时候,他也就在机场出口这儿等着了。

    虽然已与琼丝有一年多没见了,但是他好像并不是太激动似的。

    或许始终是还差点儿意思吧?

    尽管琼丝曾与他发生过关系,车震也玩过,但是感觉上好像总是差点儿啥似的?

    反正在他杨易看来,那就是纯属纯粹的友谊赛而已,激晴过后,也就那么着了。

    只是,等过了一会儿,当琼丝从机场出口出来,忽见杨易已经在这儿等着她了,她倒是甚是激动的:“噢亲爱的”

    上前来,她就给他来了一个国际礼节,拥抱外加吻一下。

    在杨易看来,这着实只是一种礼节而已,因为他并没有太多的激动。

    但为了表示对琼丝的欢迎,杨易也只好尽量保持着一丝机械的笑意。

    待一会儿上了车,当杨易驱车驶离机场时,琼丝便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道:“噢对啦亲爱的,那座桥怎么样了?是不是快要完工了?是不是很漂亮?”

    忽听琼丝这么的问着,杨易皱眉想了一下,不由得心说,格老子的,老子也没有感觉那座桥有多么的漂亮呀?就是看上去倒是蛮宏伟的

    于是,他也就回了句:“很宏伟。”

    “噢宏伟?是吗?”琼丝欢喜的一怔,然后又是开心道,“噢很快我就将看到我的杰作了!”

    可是杨易却是又是微皱了一下眉头,在想,格老子的,瞧她高兴的那样,老子还真没觉着那桥有啥特别的?不就是跟武江市的汉江大桥差不多么?不就是看着很宏伟么?

    待过了一会儿,当杨易驱车上了临武高速的时候,垄溪给他打来了一个电话。

    连他临时用的这个大哥大号码,他的那位干姐姐都知道,想想便知两人的关系有多么的密切了。

    当杨易接通电话后,垄溪就欢喜道:“咱爸说你过阵子会来武江市看我们,是不是真的呀?”

    忽听垄溪这么的说着,杨易便是笑了笑:“是真的呀。”

    “呵”垄溪开心的一乐,“那你有没有想你姐我呀?”

    杨易听着她那甜美外带一点儿撒娇的声音,哇,那个美呀,他甚是欢心的一乐:“当然有了。”

    “真的?”

    “真的。”

    “呵呵”垄溪又是开心的乐了乐,“看你这么乖,下回等你来繙縻了,姐就送你一部大哥大吧,哈!”

    忽听这个,杨易欢喜不已的一怔:“真的?”

    “当然是真的啦!”

    于是他小子便是乐道:“那我明天就去繙縻吧!”

    “”

    可能也是因为垄溪打小就没有兄弟姐妹吧,所以这忽然多了这么一位干弟弟之后,她也是欢心,真是将全部情感都倾注给了他,真是将他当做自个的亲弟弟一样。

    事实上,在去年谣传说杨易是她爸的私生子时,垄溪不但没有觉着有什么,反而是很开心,当时她还在想,自己终于有了个弟弟呢。

    所以这后来,杨易认了她爸她妈做干爹干妈之后,她也就真像是一位亲姐姐一样滇澺他。

    杨易也感觉到了,有了这么一位姐姐之后,自个也是特别的幸福了似的。

    因为从来就没有一位姐姐这么滇澺爱过他。

    事实上,他也是独子,也是没有兄弟姐妹的。

    所以他跟他表妹左晴晴的关系就特别的好,就像是亲兄妹一般。

    反正每次左晴晴跟他面前撒娇的时候,要求什么,他都是会做到的。

    其实,人生所谓的幸福,也不过如此,有爸妈爱,有姐姐疼,有妹妹撒娇,这样人生敢说不幸福?

    且对于咱们杨易杨公子来说,除此之外,还有情人挂念着,多么美好的人生呀。

    唯独就是事业上,才刚刚起步。

    之后,当杨易他快回到临阳县的时候,那个谁县公安局的李干给他来了个电话。

    待接通电话,李干就忙是小声的告密道:“哥们,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你可能有麻烦了?”

    忽听这个,杨易猛的一怔:“啥?!!我有麻烦了?!!”

    “对。”李干回道,“那什么是这样的,我有一哥们在县紘那边,刚刚我听他跟我说,说是他们县紘这次要调查你,说是啥都开了专案组会议了,担任专案组组长的是紘副书记廖凯盛,也就是说这次县紘相当的重视你的这个案子。哥们,你可能还不知道,他们已经针对你展开外围调查了。好像就是因为你负责那个啥桥梁项目吧,说是你有贪腐嫌疑。我知道的情况就这么多,反正哥们你小心点儿就是了,保重吧!”

    听得李干这么的说着,杨易的心里不由得一阵打紧,都忍不住屏住了呼吸,感觉头皮上空好似有种金属在击打似的,铮铮作响

    待他愣过神来之后,又是一阵胆怯得浑身发颤,在想,麻痹的,这县紘是怎么了?怎么尼玛就跟老子过不去了呢?

    电话那端的李干听着他好久没吱声,便是忽然言道:“哥们,你怎么了?你在听我说话吗?”

    “我在听。”杨易这才回了句,然后忙道,“你刚刚说的是真的?”

    “我靠!咱们哥俩还谁跟谁呀?我还能拿这事开涮呀?反正你也不用着急,他们现在只是在外围调查,还不会对你怎么样的,也不会对你采取控制的,所以你要是真有什么不安心的,就赶紧的偷偷的给处理掉不就成了么?不留痕迹,不就完事了么?还有,哥们,你要是真存在重大的问题的话,那么我劝你就趁机赶紧的跑路吧!但一定要越境,不能留在国内,明白?”

    听得李干这么的说着,杨易沉着的想了想,然后回道:“成了,我知道了!谢谢你了,哥们!”

    “”

    待挂了电话后,只见杨易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似的,忽地靠近道边上停下了车。

    坐在副驾座位上的琼丝扭头瞧着,不由得不解的皱了皱眉宇:“噢亲爱的,你怎么啦?”

    忽听琼丝这么的问着,他这才魂不守舍似的扭头瞧了她一眼,然后有些哆哆嗦嗦滇澩出了一包烟来,取出一根烟,叼上,然后掏出一打火机来,哆哆嗦嗦的点燃烟

    琼丝见得他这样,也不说话,她又是问道:“噢亲爱的,你到底怎么啦?你这样我害怕!”

    杨易这才回了句:“有人在调查我!”

    “噢”琼丝忽地一怔,“天哪真是该死!真是糟糕!”

    随即,琼丝又忙是问道:“亲爱的,到底谁在调查你呢?”

    “我们的县紘!”

    “县紘?”琼丝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宇。

    “就是相当于咱们香港的廉政公署,懂了吗?”

    “噢”琼丝恍然大悟,“我明白了!那你是不是存在贪腐的问题呢?”

    听得琼丝这么的问着,杨易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是好了?

    因为这种问题的确是不怎么好回答。

    要是一点儿问题都没有的话,那是不可能的。

    于是,他想了想,只好回道:“这里的问题很复杂。不一定就是因为贪腐问题。可能是谁想要整我?”

    因为这问题的确是很复杂,尤其是像咱们国内的官场,有时候并不是因为你犯事了才调查你的,而是因为你得罪了谁,才调查你的。

    关于这一点,杨易心里自然是明白的。

    过了好一会儿后,他忽然想起了上回县委曾书记的那个电话来

    因为曾书记上回緡他有没有贪腐行为来着,当时他没敢承认什么。

    想着曾书记的那个电话,他便是忽地在想,那回是不是曾书记在给他暗示?还是曾书记希望他能直接向他坦白交代?

    但,他知道,绝对不是曾书记的意思要调查他的。

    因为就他跟曾书记的关系,他也是能感觉到的,他也知道曾书记是真心个想帮他的。

    现在,他最想知道的,还是想知道是谁在背后想要整他?

    想来想去的,忽然,他掏出大哥大来,又给李干去了个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他也就直截了当的言道:“那个哥们呀,你能不能要你在县紘的那个哥们打听一下,看看这次究竟是谁想要调查我?想要整我?看他是否知道一些内幕?”

    “”跪求分享

    最快更袀愵少错误请到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