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91章 装纯

    ?事实上,关于这里的事情,关于事情的复杂度,她覃言可是比他杨易知道得要多得多。网

    但是她是不会将这些告诉杨易的,她也是不希望杨易去为她做什么的。

    因为她不想杨易有事。

    因为对她覃言来说,目前唯一算得上亲人的,可能也就他杨易了?

    所以她在想,自己这次保住了杏命,已经算是万幸之幸了。

    至于其它的,事情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因为她覃言在想,虽然她无法与卫虹抗衡,但是她还是相信,人在做事,天在看,总有一天,她卫虹会遭到报应的。

    对于杨易来说,关于覃言被殴打一事,他目前也仅仅只是猜测,因为具体怎么回事,他也着实是不知道。

    既然覃言不愿说出真相来,那么他永远也只能是猜测了。

    虽然他猜对了是卫虹,但是覃言不说,所以他也不能最终确认就是卫虹。

    而且,关于垄厅说殴打覃言的那几个人已经归案了,他杨易也不知道是否是真的归案了?

    当然了,既然垄厅那么的说了,那么他杨易也是没有去怀疑啥。

    再说了,他也知道,自己目前不过是个小人物,所以人家垄厅愿意帮他,那也就是他的运气,所以他也是不敢去过多地要求什么的。

    况且,关于殴打覃言的这宗案子,又是省公安厅直接挿手的,那么他杨易又能干涉什么呢?

    要是这事发生在他们临阳县的话,那么倒是好办一些。

    他杨易也是不会那么的被动的。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覃言说道:“好啦,你不要问了,也不要乱想了,反正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

    又听得她这么地说着,杨易不由得有些气郁地说道:“这事情过去了吗?要是过去了的话,那么你现在躺在病床上又算怎么回事呢?要是真过去了,那么你现在又有必要跑来这梧桐县么?”

    忽听他这么地说着,覃言便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是你听我说,我真的不要你为我去做什么。我只要以后时不常的来这儿看看我就好了。”

    说着,覃言话锋一转:“好啦,咱们说些别的吧。其实关于我你已经了解了那么多,但是我还不是很了解你呢。”

    忽然听得她这么地说着,杨易闷闷地愣了愣眼神,然后有些不大畅快地看了看她,回道:“我有啥好了解的呀?反正我就是这样呗。就是一个小人物呗,这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

    见得他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覃言便是一笑,然后问了句:“那你未来想娶一个什么样的老婆呢?”

    杨易又是闷闷地愣了愣眼神,然后回道:“还没想好。再说,我现在还小呢。”

    覃言不由得微皱了一下眉宇,仔细地看了看他:“你二十三岁?”

    “哪有呀,刚满二十一岁好不?”

    覃言忽地一怔:“什么?!!你”

    因为就咱们杨公子的长相来看,确实是稍稍有点儿显老,怎么看,他都不像是二十一岁。

    最初,覃言认识他的时候,就感觉他应该有二十三四岁了,但她具体也没问。

    可是现在听他这么的说了,覃言自然是有些诧异。

    因为早知道他年龄还那么小的话,她恐怕也不会和她发生那男女之事?

    可是不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所以也没啥好说的了。

    于是,覃言两颊琇红地冲他问了句:“我不会是是你的第一个女人吧?”

    忽听她这么地问着,咱们杨公子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脸颊琇红了起来,像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算好?

    因为这种问题,着实是不太好回答,要是回答是,貌似太假了,要是说不是,可又貌似太不纯洁了

    无奈之下,咱们杨公子也只好报以腹黑的一声琇笑:“嘿”

    忽见他那貌似纯纯的一笑,覃言更是倍觉娇琇了,也是有些不大好意思的一笑,然后也就没敢再问这个问题了。

    只是她心里在想,她好像有些配不上他,因为她自个心里清楚,毕竟没有将自个的清白之身交付给他。

    但,关于那些过去的已经过去了,所以她也是无法改变事实了。

    她也不想在杨易面前再装纯了,反正关于她的故事,杨易已经知道了,所以再装纯,再解释她过去跟那个他不过也就那么三四次罢了,貌似显得有些多余了,也似乎是画蛇添足了。

    因为她自个知道,哪怕就那么一次也好,那么她也不是清白之身了。

    事实上,不难看出,她的骨子里还是很传统的,只是有些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是没法去改变的了。

    再说,在那个时候,她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又会有一个什么样的男人走进她的生活。

    人生毕竟是一直向前的,是没有退路的。

    所谓的重生,那也不过是人们异想天开而已。

    若是真能回到n前,那么她覃言便想,那么她一定是不会与那个俞鸿岷发生什么的,她一定会静静地等待杨易的出现的。

    可是这毕竟只是一个假想。

    为了绕开这一话题,覃言也就忽然问了句:“对啦,你是下午几点的飞机呀?”

    “四点多的。”杨易回了句。

    覃言忙是担心道:“那你回到武江市之后,是不是今天回不去临阳县了呀?”

    杨易愣了一下,然后回道:“没事的,回不去了的话,我就在武江市住一晚好了。”

    “”

    ******

    本来罗玉刚说是下午没有时间送最易去机场的,但是没想到他又尽量抽了个空,还是他亲自开车送最易去机场的。

    待到了河华机场,罗玉刚一直送最易到了安检口这儿。

    杨易忽然回身看着他,忙是感激的一笑:“好了,刚哥,谢谢你了!我就”

    听得他这么的说着,罗玉刚会意地一笑:“成了,都是兄弟,都是大老爷们,就别说那些酸不溜秋的话了!那个啥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你照顾好你覃姐的!回头等你啥时候不忙了,就过来吧!到时候给我电话就成了!”

    “”

    就此话别之后,杨易也就过安检了。

    此次,对于他来说,头一次出远门,就这么匆匆地来,匆匆地走了,还没来得及看清阳西省省会城市玉河市的概貌呢。

    也就是坐在车上,大致地扫了一眼,感觉比他们青原省的武江市也好不到哪儿去,都差不太多。

    之前,没有出过远门,总是感觉别的城市比他们的城市好,但是这次出了一趟远门之后,咱们杨公子忽然觉得都差不多。

    所有的城市都那样,都是钢筋加混泥土,都是高楼大厦集中的地方,然后适当地来点儿所谓的绿化点缀一下。

    所以现在回想起来,他觉着自己幸没有和牛二他们一起去广东那边打工。

    要是去了的话,指不定混成啥样呢?

    所以咱们杨公子也在想,至于混,关键还是不在于地点,而是在于自己究竟有没有实权,有没有一帮死党,只要这些都具备的话,到哪儿都是牛x级的人物。

    所以现在他决定了,自己也就这条道走到黑了。

    因为在他看来,自己现在也算是小有成就了。

    至少在他们阳丰镇,他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再到临阳县,至少是县里真遇到了些啥事的话,他也是能够找点儿关系给摆平了。

    所以这对于他杨易来说,已经算是小有成就了。

    俗话说,知足者常乐嘛。

    所以咱们杨公子还是懂得知足的。

    想想,他以前在他们仙女村的时候,那是个啥样呀?

    现在回想起来,无论是哪方面,都判若两样了。

    一会儿,待上了返回武江市江新机场的飞机后,咱们杨公子坐在座位上,扭头看着机窗外,不由得又是想起了覃言被殴打的那事来

    此刻他在想,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覃言不肯向透露实情?

    想来想去的,他忽然觉着,那可能是覃言担心他的安危?

    因为他也感觉到了,覃言好像是真的爱上他了。

    因为他感觉到了她是在真心地为他好。

    对于他来说,这貌似还是第一次感觉到一个女人真正地、真心地对他好。

    但是,想着这份沉甸甸的情,咱们杨公子还真艂愒己有一天会伤害了覃言?

    尽管他没敢说什么,但是他心里知道,他想娶的女人,绝对不是比他年龄大的女人。

    但,再仔细想想嘛他也是觉得覃言配他杨易是绰绰有余的。

    因为他知道,若是自己没有走出仙女村的话,那么像是覃言那样的女人压根就不会看上他杨易的。

    所以说,咱们杨公子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他并没有把自己看得很高。

    显然,在他的骨子里,还是有着仙女村人的那股憨实劲的。

    就他目前的地位来说,他也知道,目前还不算什么,只不过才只是一个开始。

    未来的路还很漫长,还需要自己不断地努力和追寻。

    由此可见,在经历了一番磨砺之后,咱们的杨公子着实是卓见成熟了跪求分享

    最快更袀愵少错误请到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