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325章 郁闷的想哭

    ?一会儿,杨易也就来到了县委书记的办公室门前,抬手敲了敲门:“咚咚咚”

    外间秘书办公室的王有生听着敲门声,便是嚷了一声:“请进!”

    于是,杨易也就推门进去了

    待进得办公室,杨易忽见王秘书在忙着,正在打电话,所以他也就站在门口这儿,没有淤往前迈步了。网

    等了一会儿后,等王秘书挂了电话后,他忙是抬头冲杨易歉意的一笑,忙道:“不好意思哈,小杨。那个啥这样,我这会儿还有些忙,你就先去县招商办跟娄主任认识一下吧。他已经知道这事了。县招商办在三楼,走廊西头最头上的那间。也就是洗手间对面的那间。你到那儿去找娄主任吧,先跟他聊聊吧。反正目前那间办公室就是你们招商办的。你虽然是挂职,但是在那儿也给你设了一张膘公桌,偶尔来县里的时候,你可以临时在那儿办公。关于县招商办目前还是初始阶段,就这样。等以后慢慢规划好了,可能会成立县招商局,到时候就会搬出县委办公大院,单独整一个办公的地方。大体的就先跟你说这么多吧,你先去找娄主任吧。完了之后,等到下午差不多五点钟的样子,你上来找我,我再跟你说别的事情。记住,这个是重点,一会儿一定要记得上楼来找我。”

    听得王秘书这么急急忙忙的说着,杨易也只好回了句:“好的,我知道了。”

    话毕,他也就扭身出了办公室。

    随后,杨易也就乘坐电梯下楼,来到了三楼。

    感受到电梯给他带来巨大的方便后,他不由得有些美美的心说,娘希匹的,格老子的,看来在这儿办公就是他娘个爽呀,这电梯上下的,就是方便呀。

    只是当他沿着三楼的走廊往西头走去时,不知不觉的,就隐隐的闻着了一股怪怪的难闻的尿臊味似的,由此,他不由得皱眉一怔,我靠!什么味呀?啥玩意呀?这

    当他瞧见走廊西头最头上的那儿标有‘洗手间’二字时,他这才想起来,王秘书刚刚说了,洗手间对面的那间办公室就是招商办办公室,由此,他这个郁闷呀,忍不住心说道,麻痹的,格老子的,这也太尼玛晦气了吧?老子好不容易才来县委办公大院这儿挂个职,结果整一个临时办公的地方,还是尼玛面对着洗手间的,这要是天天搁这办公的话,还不得把人都给熏臭了呀?

    再说了,这要是一开办公室的门,就瞧见男男女女滇濁着个裤头从洗手间出来,多尼玛晦气呀?

    可是再想想,貌似自己也没啥辙?

    因为现在的他,可是知道了这官场的艰难险阻,所以就他目前的身份来说,还想要求人家上面给换一间办公室的话,那简直就有点儿天方夜谭了。

    于是,咱们的杨副主任也只好心想,麻痹的,反正老子只是来这儿挂个职而已,也不会天天搁在这儿办公的,再说了,老子现在的地盘还在阳丰镇呢。

    只是

    他忽然又是心想,怕是只是那位娄主任就郁闷了?

    这么的想着,当他来头办公室跟前这儿时,不由得又是皱着眉头、甚是疑瀖滇潷头瞧了瞧门框那儿,在想,老子是不是他妈走错了呀?这儿咋没有挂是啥科室呀?

    于是,他便是疑瀖的回头,朝三楼的那些个办公室看了看,只见人家那一个个的门框上都标有科室名称,诸如:财务科、会计室、秘书一科、秘书二科等等等等。

    由此,咱们的杨副主任又是郁闷的、疑瀖的扭转头来,瞅着眼前的这间办公室,在想,麻痹的,咱们这个啥招商办是不是后娘养的呀?科室名称也没有,还尼玛对面是间厕所,卧槽!

    正在这时候,赶巧不巧的,只见楚焉琪那丫头忽然从洗手间里冒了出来

    杨易猛的一怔,卧槽,老子就说呢,那尿的臊味咋就那么奇怪呢,原来是这娘们的尿臊味呀?真是晦气呀!

    楚焉琪从洗手间出来后,忽见碰上了杨易,她先是诧异的一愣,然后则是略显娇琇的微红了脸颊,像是她刚刚在洗手间的那私密的一幕被杨易给偷看到了似的。

    见得楚焉琪那样愣愣的不说话,杨易也是感觉她有些莫名其妙的,然后想着之前在五楼电梯口遇见她的那一幕,也是感觉她貌似变了似的

    于是,杨易也就有些冷冷的冲她问了句:“这儿是招商办吧?”

    忽听他这么的问着,楚焉琪这才愣过神来,略有些气郁的、若有所思的看了看他,便是回道:“除了招商办,谁还会在这个位置办公呀?”

    听得这么一句话,杨易便是心说了一句,这是不是就是尼玛传说中的坑爹呀?

    楚焉琪见得他个死家伙不再说话了,只是郁闷的皱着个眉头,于是她显得有些淡漠的问了句:“你个死乌要来这儿办公呀?”

    杨易有些呆傻的傻张着嘴:“啊”

    然后,他又忙是问了句:“是不是很没有前途呀?”

    忽见他个死乌那个死样子,楚焉琪倍觉很搞笑似的,忍不住便是扑哧一乐:“呵”

    见得她那一笑,杨易也緡了句:“你笑啥呀?”

    楚焉琪故作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我笑我的,管你什么事呀?”

    说完,她又是一撇嘴,然后便扭身就走了

    听着那‘咯噔咯噔’的高跟鞋的声音,嗅着她从身旁经过时撒下了一溜的余香,杨易不由得忙是回头看了看楚焉琪那顺着悠长的走廊远去的背影

    楚焉琪那丫头不愧为曾经学过舞蹈,那两条修长的美腿走起路来都特别的富有美感,尤其是那娇翘的圌儿一扭一扭的,哇,简直就是太迷人了。

    好似曾在某部电影里所见过的妖媚的美腿女郎一般,太诱人了!

    欣赏着这么一番美景,咱们的杨副主任忍不住心说,娘希匹的,这要是给楚焉琪这丫头来个后门别棍的姿势的话,保准爽死了

    完了之后,过了一会儿,他这才扭转身去,抬手敲了敲招商办的门:“咚咚咚”

    这会儿正坐在办公桌前品着茶的娄善坤,听着敲门声,他不由得有些小小激动的嚷了一声:“进来吧!”

    他心想,麻痹的,总算是有个人来敲招商办的门了,不易呀!

    待杨易推开办公室的门后,顺着一股子风,一股从对面洗手间跑出来的尿臊味便是趁机溜进了办公室内

    咱们正在品茶的娄主任问着那股怪怪的尿臊味,忙是抬手在鼻前扇了扇,皱眉道:“快把门关上吧!”

    杨易瞅着,顺口便说了句:“您还有这心情品茶呀?”

    “唉”咱们的娄主任一声叹息,貌似一切尽在这声叹息中了,然后他打量了一眼杨易,“你就是小杨吧?”

    就这样,两人就算是见面了,话题也就这么的打开了

    可能是咱们娄主任寂寞已久,所以便是特别的热忱,忙是招待杨易入座,貌似是想哄得杨易开心一点儿,好陪他多聊会儿。

    杨易见得娄主任忙着要去给他沏茶,他便忙道:“娄主任,不用了!”

    因为咱们的杨副主任心说,就算给沏来一杯茶,老子也没那胃口细品呀!

    娄主任忙是热忱道:“没事,沏杯茶而已嘛!”

    杨易又忙是摆了摆手:“真的不用了!”

    见得杨易那样,娄主任似乎也明白了他为啥不要茶了,于是他便打趣道:“没事,咱们这儿多喝点儿水,就算是尿多,对面就是厕所不是?多方面呀!”

    听得这话,杨易也不由得打趣道:“怪不得您有那心情品茶?”

    娄主任面泛囧銫,嘿嘿的一笑,然后说道:“还是你小子好呀,只是在这个挂个职而已,不用老是呆在这儿闻对面厕所的味道呀。”

    而杨易心说,老子好个芘呀,老子都郁闷的想哭,在阳丰镇说是个副主任了,而办公室依旧没变,依旧还是在那间公用的大办公室里,依旧还是最犄角的那个角落,而来县委这儿吧虽然是挂职,可是这间临时的办公室也是够老子郁闷的哭一阵的呀!

    不过令杨易倍感欣慰的就是,这个娄主任人还不错,不怎么装b。

    其实,也不是娄主任人好不好的,而是他现在已经打算混日子了,所以自然是把一切都看淡了。

    一当人看不到希望的时候,也就慢慢的变了。

    尤其是在官场上,一当觉着自己没啥指望了,也就看淡一切了,没啥斗志了。

    所以慢慢的,在为人处事这方面也就谦和多了。

    继续跟娄主任聊了一会儿之后,杨易看了看时间,见得这会儿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于是他也就忽然冲娄主任说道:“那个娄主任,咱们羔濎再聊吧,因为我还有点儿事情。”

    忽听杨易这么的说着,娄主任便是忙是问道:“还赶着要回阳丰镇么?”

    “”跪求分享

    最快更袀愵少错误请到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