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268章 着实比以前淑女了

    ?为了摆妥表妹的死缠,第二天早餐后,杨易也就借口说有急事要回一趟阳丰镇,然后也就闪人了。网

    待走出他姑所在的翠园小区后,他也就立马去一家公用电话那儿,给楚焉琪那丫头打了个传呼。

    主要是他想因为昨日个的事情向楚焉琪表示一下歉意,同时看能不能骗楚焉琪那丫头开车来送他回一趟阳丰镇。

    他回阳丰镇也就是急着想去找余秋红主任拿上他的那封信。

    等不到一会儿,楚焉琪那丫头就给他回了电话。

    待电话接通后,楚焉琪那丫头就冲他一顿臭骂。

    骂完了之后,楚焉琪气也消了,便是问了句:“说吧,死乌,找我有什么事吧?”

    杨易则是嘿嘿的一乐:“那个我现在在翠园小区东门这儿,你能不能开车过来一趟呀?”

    “没空!”电话那端的楚焉琪气呼呼的说了句。

    杨易这货则是乐嘿道:“真没空?那我就给紫晴打电话了哦?”

    “你敢?”说着,楚焉琪话锋一转,“好啦!你在那儿等着鄙!”

    “”

    待挂了电话后,杨易这货不由得嘿嘿的乐了乐,心说,老子咋发现这个楚焉琪也越来越有意思了呀?

    事实上,只是之前彼此还不怎么了解而已,也不怎么熟,现在彼此都混熟了,所以自然的,楚焉琪那丫头的杏格也就完全的展示了出来。

    其实,楚焉琪这丫头也还是有她的可爱之处的。

    就好像她生气一样,等气一消,啥事都没有了。

    等过了那么半个来小时的样子,楚焉琪那丫头也就开着她的那辆吉普车过来了。

    以前杨易对车牌没有啥感觉,现在慢慢的,他对车牌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

    瞧着楚焉琪那丫头的吉普车挂的是军牌,由此,他也就在想,格老子的,楚焉琪这丫头她老爸究竟是什么来头呀?为啥每次她一提她老爸的名字,大家都好像很敬畏似的呀?

    待楚焉琪贴近他的跟前停稳车后,见得他个死乌竟是在发愣,她不由得嗔恼道:“死乌,没瞧见本姑娘来了呀?”

    忽听她这么的说着,杨易这才愣过神来,忙是扭头瞧了她一眼。

    楚焉琪则是娇蛮道:“还看什么看呀?上车呀!”

    见得她个丫头这样,杨易也没有跟她一般见识,反正他也知道,楚焉琪这丫头就这杏格。

    于是他忙是从车前绕过,拽开副驾座位的车门,上了车。

    待在车上坐好后,这回,他终于忍不住冲楚焉琪问了句:“你爸究竟啥来头呀?”

    楚焉琪一边驱车前行,一边扭头瞧了他一眼:“你问这个干吗呀?”

    “了解一下嘛。”

    楚焉琪又是瞧了他一眼,然后小有欢喜的一乐:“怎么啦?是不是你个死乌想去见我爸我妈了呀?想去见未来的岳父岳母了?”

    忽听她这么的说着,杨易忙是一怔:“咱俩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吧?”

    “那你问我爸做什么呀?”

    “就是问问呗。随便问问呗。”

    楚焉琪听着,忽地又有些失落的生气的白了他一眼:“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呀?”

    杨易则是来了句:“卧槽,不说算球了。”

    楚焉琪更是生气的白了他一眼:“死乌!你槽什么槽呀?不知道在女孩子面前不能随便说槽的么?”

    见得她个丫头如此,杨易忽地嘿嘿一乐:“我只是说说,又没真做不是?”

    楚焉琪愈加恼火的白眼瞅着他:“龌蹉的家伙!哼!脑子里尽是些龌蹉的思想!我真后悔认识了你!”

    “那就趁着现在咱们还没怎么着,你赶紧的离开我呗?”

    “好呀!”楚焉琪忙道,“那你现在自己走路回阳丰镇吧!”

    “卧槽,不是吧?”

    楚焉琪忽地又是恼火的瞪着他:“你再说一个槽,我就真不送你回阳丰镇了,哼!”

    见得她个丫头还真有点儿急眼了,杨易忙是嘿嘿一笑,说了句:“口头禅了嘛,习惯了嘛。”

    “那就不能改呀?”说着,楚焉琪又是说道,“你看我都改了不是?以前我那穿着打扮多张扬呀,现在是不是淑女多了呀?嘻!”

    “嗯。”杨易忙是应声道,“着实是比以前淑女多了。”

    听着这话,楚焉琪忙是嘻嘻一笑:“那你是喜欢以前那个杏感的我,还是喜欢现在这个淑女的我呢?”

    杨易则是回道:“还是现在这个样子好。以前看起来太那个了。”

    “太哪个了呀?”

    杨易皱了皱眉头:“我也不知道咋说?反正就是有点儿十三点的感觉吧?”

    忽听这个,楚焉琪忽地一怔:“死乌,你说什么?你居然敢说我十三点?”

    可杨易却是坚持道:“你以前的那个打扮,是有点儿像是十三点嘛。”

    “哼!你∑凐得楚焉琪一阵语噎。

    见得楚焉琪气得都想一脚踩住刹车了,杨易忙是乐嘿嘿的说道:“好了,我们说别的吧。”

    “还说什么呀?死乌!”

    “说说县委里头的事情呀。你不是在县委工作么?”

    “我就是一个文员,能知道什么呀?反正我就知道县委曾书记和县长汪博瀚是死对头,两人表面上看着很好,其实暗地里都在互掐。”

    “你就知道这些呀?”杨易忙是问了句。

    “那你想知道什么呀?”

    杨易皱眉想了想,然后乐嘿嘿的说道:“你就没有听说县委决定要提拔谁么?”

    楚焉琪则是回道:“提拔谁也不会提拔你这个死乌呀。你就是一个臭司机佬,人家才不会提拔你呢。”

    这话说的,杨易心里那个失落呀

    这可真是说者无意、听着有心了。

    但,杨易也知道,这丫头就这样,就这杏格,怕是啥问不出来,还是不他娘问了吧。

    一会儿,待到了阳丰镇后,杨易也就要楚焉琪直接开车送他回了镇政府。

    待在院内停稳车后,杨易忙是扭头冲楚焉琪说道:“你在车上等我一会儿哈,我去拿一封信,马上就回来。”

    一边说着,他也就一边推开了车门,准备下车了。

    楚焉琪瞅着,也只能是有些郁闷的说了句:“那你快点儿哦!”

    杨易听着,也就没再说啥了,赶忙下了车,然后扭身就朝办公楼跑去了

    待跑到了三楼,来到余秋红主任的办公室门前后,敲了敲门,见得里面毫无动静,于是,杨易他小子也就试图推开门看看,这才发现门是锁着的。

    由此,他皱眉心想,估计余主任今日个没来办公室?

    因为这天也是周日。

    想着,他又紧忙跑下楼了,然后朝后院的宿舍楼跑去了,想看看余秋红主任有没有于宿舍?

    由于这天是周日,所以镇委院内也没有啥人在,冷冷清清的,想找个人问问都找不着。

    待来到了宿舍楼,杨易他小子也就一口气跑上了三楼,来到了305门前。

    因为余秋红主任就住在305宿舍。

    等他敲响门后,没一会儿,就听见门‘咔!’的一声,被拽开了

    余秋红主任忙是一瞧,见得门口站着的是杨易他小子,她不由得惊喜的一乐:“是你个家伙呀?呵!你咋回来了呀?”

    杨易他小子也就直截了当的回了句:“我回来拿信呀。”

    而余秋红主任听着,则是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忙是小声的问了句:“你刚刚上楼来,没有人看见吧?”

    “没有。”杨易摇头道。

    于是,余秋红主任忙是小声的说了句:“那就快进来吧!”

    忽见她那样,杨易不由得一怔,心想,不是吧?她不会是想簢那个吧?

    事实上,余秋红主任就是想和他那个。

    想想,这都多久没有那事了,咱们的余秋红主任能不想么?

    待杨易进了房间后,余秋红主任就赶忙给关上了门,还不忘给打上了反锁。

    反正跟杨易这小子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所以她余秋红还顾及个啥呀?

    待她一扭身,就迫不及待的一下扑进了杨易的怀中

    可杨易又不好意思拒绝,毕竟他和这余主任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只是他心里在想,格老子的,人家楚焉琪那丫头还在院里等着我呢!

    咱们的余秋红主任也是迫切,伸手就褪下了杨易的裤子,一把就揪住了他的那个玩意

    都这样了,杨易哪里还好意思推辞呀?

    这有段时间没有这事了,自然的,咱们这余秋红主任也是焦渴呀,迫切不已的,在杨易的跟前蹲下去,她埋头就一口吃住了他的那个玩意,咔吧咔吧的唆溜了起来

    没辙,杨易皱眉心说,格老子的,都这样了,那就满足她一下吧。

    这会儿,楚焉琪在院里等着杨易,不由得郁闷的皱眉心说,哼,他个死乌怎么还没来呀?

    而杨易这会儿和余秋红主任正激烈着呢,热火朝天的。

    小小的一番前戏过后,余秋红主任就迫切的拽着杨易到了床边

    见得她那等迫切,杨易也是非常的照顾她的感受,忙是配合滇濁枪上马

    而咱们余秋红主任则是激切的伸手帮扶了一把,待感受着那个久违的硬朗滚烫之物充胀了自己的身体,她不由得啊的一声娇呼跪求分享

    最快更袀愵少错误请到网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