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134章 七里村小学着火了

    见得杨书记着急要杨易送她去七里村,不由得,李淼也是闷闷的嘟嚷了一蟼愳,然后没辙,她只好向杨书记招呼了一声,便自个扭身走了,出了镇委的大院。

    杨易扭头瞅着李淼走了,他不由得又是闷闷的皱了皱眉头,但又没辙,他也只好扭身朝那辆金杯车走去了。

    待他在驾驶室坐好后,坐在副驾座位的他姑便是扭头冲他催促了一声:“快点儿吧!”

    杨易听着,便是闷闷的启动了车,然后来回瞄了瞄两边的反光镜,倒车出了停车位,完了之后,一把轮,也就驱车出镇委大院了。

    原本这都下班了,他姑也是没想出去了,晚上也安排好了一个饭局,可是忽然接到了七里村来的一个电话,说是七里村小学着火了,没辙,他姑也只好紧忙下楼了。

    毕竟忽然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作为镇委书记的她,也是应该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的。

    现在镇里的领导班子也不算健全,由于镇长闫东明在大选的时候忽然疯掉了,所以现在还缺失一名镇长。

    所以现在杨易他姑身兼两职,又是镇委书记又是镇长,也是有些心力交瘁。

    而副镇长刘喜平则是摆开了一副想要与她公然唱反调的架势来,镇人大主任张元平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在背地里也是有不少的小动作。

    所以这对杨易他姑来说,就更是倍觉心力交瘁。

    唯有副镇长江永贵现在还算老实,毕竟他是刚从村长提拔起来的。

    但是江永贵初到镇里,也是不管啥事的,且还是个闷葫芦,甚至有时候还会做出一些茵沟里翻船的事情来,所以这对杨易他姑来说,更是头痛呀。

    说白了,现在杨易他姑在镇委就是一个光杆司令。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就是办公室主任余秋红让她还算省心。

    当然了,镇派出所所长于振明还是有点儿惧她的,至少在表面上还算听话。

    不过,也还是有人员在向她靠近的,比如说农林办主任王曦光、民政办主任俞正生、计生办主任郑秀娥。

    这些个镇中层的干部靠近她杨秀卿的目的,自然是想得到赏识以达到被提拔的目的。

    所以这对她杨秀卿来说,虽然也算是件好事,但也是个心理负担呀。

    因为他们并不忠诚,或许有一天她杨秀卿将要垮台了,他们可能就缩回去了?

    在杨易驱车赶赴七里村的途中,他扭头瞅着他姑坐在副驾座位上,一直愁闷着脸,他终于忍不住冲他姑问了句:“七里村究竟发生啥事了呀?”

    忽听杨易这么的问着,他姑继续愁闷了一会儿,然后才扭头看了看他,回了句:“就算跟你说了,你也解决不了啥不是?”

    听得他姑这么的说着,他小子不由得郁恼的皱了一下眉头,感觉伤自尊了似的,然后瞟了他姑一眼,不语了,啥也不说了。

    过了一会儿,他姑瞅着他小子那样儿,想着他毕竟是她的侄儿,也就忍不住吐露了一句:“七里村小学着火了。”

    忽听他姑吐露了这么一句,杨易他小子仍是有些闷闷的撇了一蟼愳,然后说了句:“都已经着火了,你着急也没啥用不是?”

    听得他小子这么的说着,他姑忽地有些恼了,冲他发泄道:“怎么就没用了呀?你知道七里村小学都是怎么由来的么?那可是咱们现在的省委书记当年在阳丰镇担任镇委书记的时候,牵头给建的七里村小学,知道么?现在一把火给烧了,你知道这问题得有多大么?你知道要是这事传到了省里去了的话,咱们的省委书记何国年会怎么想么?你知道这事将会牵连多少人么?不仅仅是县里,还可能会牵连到市里,你懂么?”

    忽听他姑这么一股气恼的吐露着,吓得杨易他小子不由得一愣,一时无语了,不知道说啥是好了?

    只是他小子心里在想,就一个破小学失火了而已,能有那么严重么?那要是人家少女**了的话,咋办呀?难道还得投水自尽么?

    又是过了一会儿,他姑见得他小子不语了,不敢吱声了,不由得,他姑又觉着自己有些失态似的

    于是,他姑若有所思的愣了愣眼神,然后没话找话的冲他小子问了句:“今天县公安局的那个罗副局长进村后,都在村里调查出了些啥没?”

    忽听他姑这么的问着,杨易他小子闷闷的愣了一下眼神,然后回了句:“他们好像说昨天的山里滚下来的那块石头是人为的?”

    忽听他小子这么的回答着,他姑暗自一怔,忽然陷入了沉思中

    过了一会儿,杨易他小子扭头瞅着他姑不语了,于是他又若有所思的愣了愣眼神,忽然说道:“我咋感觉这些事都是事出蹊跷似的呀?首先是那辆吉普车的方向盘被人做了手脚,然后是昨日个无缘无故的从山里滚了一块大石头下来,完了之后,这七里村小学又失火了。”

    忽听他小子这么的说着,他姑忽地一怔,不由得扭头看了看他,心想他小子竟是跟她想到了一块儿去了,看来他小子也不是个完全没心没肺的人

    于是,他姑也就冲他小子问了句:“那你还感觉出了啥呀?”

    杨易皱了皱眉头,想了想,回道:“我还感觉镇委的那些个都不怎么正常似的?那个啥刘喜平副镇长他就怪怪的。还有,那个啥人大主任吧叫张元平的,他也是怪怪的。那个江永贵副镇长也不大正常似的?”

    又听得他小子这么的说着,他姑暗自怔了怔,又是问了句:“那你感觉他们都在想啥呢?”

    “这还不简单呀?我估计他们都想当镇委书记吧?也有可能他们都不服你一个女人家当了镇委书记、当了他们的大佬吧?”

    “那你小子觉得我应该咋办呀?”他姑又是问道。

    “我觉得”杨易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要是我是镇委书记的话,就全将他们换掉!”

    他姑忍不住一声苦涩的冷笑:“要是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那还有多复杂呀?”杨易他小子有些懵然的问了句。

    “复杂的事情就多咯!”他姑回道,“就跟你说点儿简单的吧,首先换掉他们,得有后备人选吧?更主要的是,你怎么换掉他们?因为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不是说你是镇委书记,你就能开一言堂,明白?像换掉一位副镇长,这都得县里头有批示,他们准许了,你才能换,明白?就算是更换一名办公室主任,这都报备给县里,当然了,这个我是可以做主的!但是像刘喜平、江永贵、张元平这些个人员就不好办咯!”

    杨易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问了句:“张元平他不是只是个主任么?”

    “问题是,他是镇人大主任,明白?”

    “有啥不一样么?”

    “当然不一样了。镇人大主任也相当于一名副镇长的呢,甚至都相当于一名镇长了。”

    听得他姑这么的说着,杨易他小子这才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

    “明白啥了?”

    “明白那个录像厅老板为啥那么嚣张了。”

    “你说的是张元平的儿子张青?”

    “对呀。”

    由此,他姑忙是问了句:“你小子是不是又跟人家张青有什么过节呀?”

    杨易忙是回道:“我能跟他有啥过节呀?至于他跟我有没有啥过节,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听得他小子这么的说着,他姑又是问了句:“那要是人若犯你了,你会怎么犯他呢?”

    杨易他小子则是回道:“弄死他呗!”

    “”

    一路聊着,不知不觉的,也就到了七里村。

    这会儿,天銫已晚,正好一抹余晖睥睨着整个村庄,给村庄抹了一抹红銫。

    整个七里村坐落在一座山头上,村子的后方是那高耸的青銫的山脉,宛如一幅巨大的屏障一般,当在了村子的后方。

    这儿的空气,自然不用说了,自然是无比的清新。

    山头上方滇濎空也是无比的湛蓝。

    临近夜幕时分,有不少人家的烟囱已是升起了袅袅炊烟

    残红下的村庄,看上去,好似一幅活生生的油画一般,极富美感。

    关于七里村小学,正好在村子对面的山头上,一眼就能瞧见。

    这会儿,只见村小学的騲场上聚满了人,大部分都是村子里的村民,其间夹佑着不少小孩。

    也有几个身着制服的公安站在人群当中,应该就是镇派出所的公安干警们。

    在他们人群后方的房屋屋顶焦黑焦黑的,看得出来,是刚刚遭遇了一场大火,被他们给扑灭了。

    当杨易驱车到了学校的大门口,瞅着里面聚满了人,于是他也就贴近大门口边上的一颗大榕树旁停稳了车。

    待车停稳后,杨易他姑、也就最书记紧忙推开了车门,下了车。

    当杨书记下车后,镇派出所所长于振明就忙是迎了上来:“杨书记!”

    咱们的杨书记瞅着于振明,便是紧忙问了句:“情况怎么样?”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