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0041章 你想那个不行

    听得那叫韦芳的女孩那么的说着,杨易他小子不由得挑眼察看了一下她的神銫,然后回道:“办法自然是有,人是活的嘛,但是嘛”

    他小子故意留下了这么一个余音,意思就是留给她想去。

    至于他的意思,那自然是想要得到点儿好处。

    韦芳听得他这么的说着,心里立马就燃起了一丝希望,双眼一亮,定定的看着他,忍不住问了句:“你说,还有什么办法?”

    见得她只急着得知办法,没明白他的意思,杨易他小子可是有些不大爽的回了句:“不一定就要渡船过江不是?”

    “可是”韦芳忙是愣了愣眼神,想了想,然后说道,“可是我不会游泳呀!再说,这江面这么宽,我也游不过去呀!”

    瞧着她还是急着找办法,杨易他小子又是不大爽滇濘眼瞅了她一眼:“也不一定就要游过去不是?”

    又听得杨易这么的说着,不由得,韦芳她两眼定定的打量了他一番,似乎才揣摩他的心思

    过了一会儿,韦芳似乎明白了什么似的,两眼恍然大悟的一亮,忙是冲杨易说道:“这样吧,你要是帮我过江了,帮我走出了你们的这个破村子,我给你好处。”

    忽见她终于开窍了,杨易他小子也緡了句:“你能给我啥好处?”

    “给你钱,怎么样?”

    可是杨易他小子却是皱了皱眉头:“钱你给我钱,我也没处花呀。再说了,咱们这个破村子你也看见了,你说我拿着钱上哪儿花去呀?”

    忽听这个,韦芳的心里咯咚了一下,然后怔怔的瞅着杨易,问了句:“那你想要什么好处呀?”

    “这个嘛”杨易他小子又是故意拉长着音,然后说了句,“你都能给我啥好处嘛?”

    自然的,他小子自个也不大好意思直说他想要睡她。

    可是韦芳一时懵了,还没明白他的意思,也没琢磨透他的心思,只是在想,给他钱他不要,那我能给他什么好处呀?什么好处才能打动他呀

    想着想着,没辙了,韦芳也就只好问了他一句:“那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好处吧?”

    杨易他小子又是挑眼瞧了她一眼,然后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微微的红了脸,回了句:“我咋好意思说呀?”

    韦芳则是忙道:“你说吧。只要我能给的,我就给你。”

    “那我可就真说了哦?”

    “嗯。”韦芳忙是点头道,“你说吧。”

    “那个我就是想”这话都快说到嘴边了,可是杨易他小子还是不好意思张嘴,由此,他自个也是琇涩的涨红了脸

    瞧着他那样,韦芳似乎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由得,只见她的脸颊也是琇红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后,韦芳她也只好难为情的、极为娇琇的说了句:“你想的那个不行!”

    忽听这个,见得她也明白了他的意思,可是她竟是说不行,由此,杨易他小子也就闷闷的瞟了她一眼,然后像个女孩似的嘟嚷了一蟼愳,说了句:“那就算球了吧。”

    忽然听得他这么一句,韦芳这心里又是咯咚了一下,像是心里燃起的那丝希望之火被瞬间浇灭了似的

    无奈之下,她的两眼闪烁了几下,然后有些泛红了,像是有种想哭的感觉了。

    过了一小会儿,她鼻子一酸,又是闪动了一下双眼,然后就只见眼泪在她的眼眶里打转了

    忽见她哭了,杨易他小子又有些于心不忍似的看了看她,似乎想说句啥,但是他又没开口了,随之,他也是不忍心再看她了,便是扭转身去,瞧着他的那两根支愣在江面上的竹钓竿子。

    正好在这时候,他右手边的那根竹钓的尾端忽地往下沉了一下,由此,他也就慌是本能的伸手过去,猛的一起钓

    只见他小子又是钓上了一条大鲫瓜子。

    韦芳忽见杨易他专心去钓鱼去了,不理会她了,由此,她包颔眼泪的愣了愣,然后哽咽了一声,随之便是张嘴呼出了一口郁气来:“呼”

    完了之后,她眨巴了一下两眼,然后她看着杨易的后脑勺,忍不住说了句:“你能换个要求不?”

    忽听那个叫韦芳的广东女孩又在他身后说了这么一句,于是,杨易他小子回头瞧了她一眼,则是回了句:“还是算球了吧。”

    韦芳听着,愣了一下,没明白他的意思,便忙是问道:“那你什么意思呀?”

    杨易他小子则是回道:“我能有啥意思呀?就是算球了呗。”

    “那你的意思是不要求什么啦?然后帮我出村?”韦芳带有一丝侥幸心理的问道。

    可是杨易他小子却是回了句:“你以为我是佛祖呀?”

    “”韦芳她很是无奈的一阵无语,两眼一愣一愣的瞅着杨易

    不由得,她的心里升腾起了一股嗔恼来,很是嗔恼的白了杨易一眼,暗自心说,他真是个无赖!太可恶啦!他个死王八蛋,算是本姑娘看错了他,哼!

    一阵嗔恼过后,她又想起了李小东骗她来这儿的一幕幕,不由得又是嗔恼的心说,这个破村子的人怎么都这样呀?真是太可恶啦!太坑姐啦!姐死都要记着这一回,哼!

    完了之后,她也就嗔恼的扭身走了,沿着江岸奔村口山丘那方走去了。

    忽见她走了,杨易他小子忙是扭头看了看她走远的背影,还不忘瞄了瞄她那一扭一扭的娇翘的圌,闷闷的心说,娘希匹的,老子跟你个小婆娘的无亲无故的,凭啥就一定要帮你呀?再说了,既然想要老子帮你,那么你总得有所代价不是?平白无故的,老子凭啥就要帮你个小婆娘的呢?况且,李小东那个儿子的睡你都睡得,老子为啥就睡不得呀?你要是不想出村,就算球了呗

    这日下午,村长家。

    咱们的周村长在家郁郁不欢了两日后,又是按耐不住了心中的怒火,所以也就又跟他女人林晓莲吵吵了起来

    这回,咱们的周村长则是在质问自个的女人跟闫镇长究竟好了多长时间了?

    听得他这么的问着,林晓莲不由得闷闷的心想,老娘那天也就是那么的随口一说,没想到他个老东西还真当真了呀?

    想着,林晓莲也就说了句:“老娘跟人家闫镇长没有啥关系,你可别毁坏了人家闫镇长的名声哦。”

    忽听自个的女人又这么的说,咱们周村长心里更是这个气呀:“死婆娘的!你那天自己都说了,说那个驴日的就是闫镇长,现在你又说跟他没有关系,谁信呀?”

    “你个老不死的爱信不信!”说着,林晓莲一气之下,干脆说道,“老娘承认老娘是偷了汉子,但是老娘真跟人家闫镇长没啥关系!老娘也就是看你个老东西怕闫镇长怕成了那样,恨不得去帮人家闫镇长忝p股都愿意,所以老娘才故意那么说的,因为老娘觉着你个老东西不敢把人家闫镇长咋样!但是老娘没有想到的是,你个老东西在床上的那事不成了,可气杏还是蛮大的,还真拿着毖菜刀去追人家闫镇长!幸人家闫镇长那天走得快,否则的话,还指不定出了啥事了呢?”

    忽然听得这么一番话之后,咱们的周村长又急了:“那那个驴日的究竟是他娘谁?!!”

    林晓莲则是回道:“你扯着嗓子喊也没用,老娘是不会告诉你的!再说了,床上那事你个老东西又不行了,你想苦死老娘呀?”

    “老子咋个就不行了呀?!!”

    于是,林晓莲也就说道:“那好呀,那来吧,那咱们这就去床上吧,看你个老东西行不行?要是不行的话,你个老东西可别再在家里喊鷄毛嗓子了哦?”

    听得这话,咱们的周村长更是急了,伸手一把拽着自个女人的胳膊:“走!去床上就去床上!”

    “不用拽,老娘自个去里屋!”林晓莲回道。

    可咱们周村长还是拽着自个的女人进了里屋

    到了里屋,咱们周村长回身将门一关,然后扭身冲过去,就一把将自个的女人给推倒在了床上,磕得床板都发出了‘蓬!’的一声。

    林晓莲仰头瞧着他那急躁的样子,便很是配合的一松自个的裤带:“来吧,老娘给你就是了,倒是要看看你个老东西行不行?”

    见得自个的女人那样,咱们周村长很是气恼的褪下裤子,可是只见自个的那个玩意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他女人林晓莲瞅着,忍不住一声冷笑:“呵还来个芘呀?”

    咱们的周村长一急,也就慌是一个转身,说了句:“你个婆娘的等着,老子就要行给你看!”

    他女人林晓莲仰头瞅着,不由得一愣一愣的,心想他个老不死这是要去干啥呀?

    忽见他在抽屉那儿翻箱倒柜的时候,她这才想起来,上回他个老东西去县城的时候,买了那个啥药

    上回他个老东西回来那天晚上,还跟她试了一下那个啥药,貌似管了点儿用,但他个老东西还是只有那么三十秒的‘战绩’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