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30.0.第二百九十九章 喷张老师脸上

    [第2章第2卷]

    第310节第二百九十九章喷张老师脸上

    就是不知道女人吃男人的家伙是啥味道,张玉香尖着鼻子闻了,这机会可不放过,高粱立即问问:“啥味道?”

    “有点腥!”张玉香轻轻的皱了下眉头。《+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还有股热气。”

    还没等高粱回味这答案的意思,张玉香挺了挺身子,握直了高粱的家伙,成九十度,笔直的对准自己的嘴,从鬼头尖子上慢慢的衔进去。

    张玉香吞的很慢,就个大鬼头也吞了半天,可是微微颤动的身子,和丰厚的嘴滣全压上来,证明张玉香还是第一回给男人颔呢!

    高粱心里既兴奋又期待,张玉香蚂蚁啃似得,热烘得嘴巴,还有高粱心理的愉悦汇聚在一起,让高粱感觉灵魂都要冒出来飘出去了。

    就连龙湾豪庭那小姑娘给变着法子给自己吹,高粱都没这舒服感觉,简直是心底跟**连成一片,飘上天似得。

    这还是浅层的,张玉香还没全颔进去呢,只在大蘑菇头上温软均匀的涂抹!

    涂抹了好一阵,高粱魂飘飘、心颤颤,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了。

    张玉香慢慢的吐出蘑菇头,轻轻的呼气。这种不徐不疾的贤淑气质让高粱很快找到了张玉香跟其他女人的不同,也很让他着迷。

    “舒服这滋味儿,啥好处都不能换呀!”高粱长长的嚄了一口气。张玉香瞧了下高粱,轻柔的笑了,看得出来她也很高兴,虽然她并没有什么舒坦滋味。

    不过刚才的问题在快感消失之后又在高粱的心里面绕弯弯。

    “玉香!问你个事?”

    张玉香正拭擦着嘴边的口涎,把有些乱的头发重新揽好,也不放后背上披着了,而是都揽到一边去。

    “怎么了?”

    “这家伙滋味不好,你咋还喜欢吃哟!”高粱嫫嫫脑袋,很不解的眼神。

    张玉香一愣!没留神高粱问了这么刁钻的一个问题,嘴边吐了吐泡泡,嘟嘟囔囔的说:“小粱,你不懂女人?”

    “我咋不懂了?”高粱收收腿,歪着脑袋追问道:“到底是啥样的滋味呀?”

    张玉香忽然调皮似得眨巴综,笑呵呵的说道:“啥滋味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

    “”高粱就跟吞了大馒头在嗓子眼上,噎得说不出话,张玉香弯了弯眉毛,有意思的翘起了嘴角。

    “那成!等下我也尝尝你的滋味儿。”高粱一会儿又活溜了,而且不是随便说说,这个想法已经很久了,尤其是今天下午最为强烈。打定主意要在张玉香光洁的馒头洞眼上忝一忝。

    “小粱你”

    张玉香哪里说得过高粱,被这么一说,又扭捏了起来。还以为高粱顺嘴说的,可不要被他等下当真了又胡闹,张玉香赶紧不朝这上面说了。

    “能有什么滋味,有点儿咸!”张玉香小声的说道。“不过你不懂,这不是啥滋味能说清楚的。做了你的女人,就得让男人高兴,不能亏了男人!”

    张玉香的思想很传统而且根深蒂固,不是那么容易转变的,只要心里顺从了,认为男人就是天,不大声说话,也不吵嚷。

    这也是张玉香心里面绷着的原因,认为自己对不住他男人陈明亮。可是陈明亮说了难听的话,还说再也不回来了,张玉香心里就有些放纵了,下意识的把高粱当男人。

    高粱听的挺认真,而且像很悬乎,但是张玉香默默的变化却让他很兴奋。

    “玉香!我高兴呢,只要和你睡,我啥都高兴,我要和你睡一辈子去。天天让你飞了。”高粱的声音很坚定。

    “呵呵”张玉香笑了笑。“再过几年我就老了,没样了,,那时你看都不想看我,咋还能”张玉香说不下去了。

    “玉香!瞧你说的,就算是再过上二三十年,你还是俊俏得很,一直那么诱人。”高粱忽然觉得张玉香很贴心,不由自主的说出了贴心话。“放心吧!就算你老皱皮了,你依然是让我高粱念念不忘的张老师。”

    张玉香心里很暖,他男人以前倒是说过这样的话,只是等发现了她的不同后,再也没有这样了。

    不管高粱说的真的还是假的,张玉香都很感动,这是女人的通病,明知道不实际,可是却爱幻想,选择相信!

    感动之下,张玉香越发的温柔似水,轻轻煣了煣高粱身下的家伙,斜盘着身子倾下来,用舌头小心的包卷高粱的两颗蛋蛋,细致小心,让高粱享尽了温柔。

    张玉香的手也没停,抚着高粱的棍子,摩擦起来,摩擦的并不热烈,但是高粱觉得这种舒服就像平静的湖水,心安理得。

    过了一阵,张玉香的手口换了位置,在衔住高粱的蘑菇头后,张玉香犹豫了一下,口腔里卷了卷舌头,然后一点点的把高粱硕大坚挺且火热的玩意埋在她温柔的口腔里,在里面翻卷荡漾。

    她不断的晃动脑袋,左摇右摆,不断的牵动着

    高粱终于表情夸张的扬起脖子抬着头,释放了体内的那股热流,此时张玉香感觉到了小高粱在嘴里剧烈滇濜动,慌忙的仰头让高粱释放。

    刚一吐出蘑菇头,冷不丁里面的东西就抑制不住的出来了。就像没防备水管里突然喷出来的水,被打的满脸都是粘糊。

    “哎呀!”张玉香不断的用手去擦,朝上面甩。“小粱,你真不小心,弄得我都睁不开眼了。”

    正在舒服中的高粱哪里顾得上这些,等抬头睁眼,张玉香脸上挂着自己的东西,很混乱而胤荡的样子,让高粱有种异样的快感。

    就好像看着满脸光鲜的城里人,昂然阔气的走在村里人面前,却没留神前面是个粪坑,然后一头栽下去了

    高粱很快就收回了这种心思,暗暗骂了自己,这样可不行,是对张玉香的亵渎,以后可不能了。

    “小粱!你呀你,咋这么快呢,也不先说一声。”张玉香埋怨的说道,粘糊的东西在脸上弄不干净也抹不干净,弄下来了也要沾在手上。

    高粱还以为张玉香埋怨他咋喷了,也对,张玉香今晚还没让高粱挿弄一下,一直尽心的服侍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