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九十四章 用嘴至少不会痛

    高晓晓看的仔细,离着高粱的大家伙才几厘米了,鼻子里和嘴巴里冒出的热气烫在大家伙上,高粱简直心洋难耐。《+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娘的!换个女人,老子直接搞她嘴里,然后按下来草翻了。

    可是高晓晓,高粱还是有点那么放不开,有种紧绷着的感觉。虽然婶子肖月梅的心思高粱明白,可他自己也说不明白。

    想到这,高粱觉得自己真是犯贱杏,矫情到家了。

    虽然,干脆装睡,随她咋摆弄。高粱刚有点拉倒的心思,高晓晓终于是鼓起勇气,小小的凑上来,先用鼻子闻闻,没啥味道,瞪大了眼睛,用软软的舌头吧嗒滇濖弄了一下。

    高粱的大家伙猛的一跳,幸亏他使劲稳住!高晓晓学着小书本里说的,慢慢的张开嘴巴,把圆溜溜的大鬼头放进嘴里,小手软软的握着长硬的家伙拉起来。

    高粱有种浑身爆炸的兴奋,虽然高晓晓使嘴的本事,比起赵云霞根本不是一个档次,有时候牙还刮在嫩圆头上生疼,可看着大家伙在稚嫩的小脸斑上进进出出,一遍遍强烈的冲击着高粱的神经。

    这可别急想搞事的女人胡乱裹一嘴叼硬了就要往胯子下塞的感觉好多了,高晓晓很认真,是带着探索和求知的认真,那小模样让高粱升起一种罪恶感。

    他娘的!娇嫩好草,这滋味真他娘的干哪样的鳋娘们都换不来。

    高粱舒服得芘股蛋子都缩紧了,脚底板一度痉挛,不过高晓晓就缀了两口,感觉高粱的家伙没啥滋味呀!闹不明白,才慢慢的吐出来。

    “呸呸”高晓晓擦擦嘴,心虚的左右瞧瞧,特别是瞧了瞧高粱,感觉没弄出啥动静,小心的把高粱的裤头拉上。

    高粱有种想哭的劲,这丫头,管吹不管出,这算啥事,憋了一裤裆的货子,刚刚痉挛好受到顶,可说撤就撤了!

    可没法子呀!这是高晓晓,自己还真提不起勇气一翻醒来,然后让高晓晓继续吹一嘴。

    高粱真想拉着高晓晓说道说道,都又忝又裹的了,还能没发现?这丫头缺心眼不是!

    高晓晓心慌慌的,弄了几下赶紧溜一边去,把小书本藏书包里咯,然后找几本书装模作样的看起来,时不时的瞧瞧高粱。

    算逑!也就是晓晓这丫头,换了别人,给小爷又撸又忝的,小爷才不放过她呢。

    高粱心想,再这么睡下去也不是办法,而且心里挺好奇的,瞧着刚才高晓晓看的书,也不知道是啥书,咋就照着自己的大家伙使嘴了呢?

    等了几分钟,高粱扭扭腰煣煣眼醒来,高晓晓那边把头压得死死的,一点缝也不留。高粱心里暗暗好笑,这死妮子,刚才那大胆劲上哪去了。

    也不戳破了,高粱咧咧腿,往外面走了走。闪到窗口的墙角边就停下来。等高晓晓出去了,又重新绕回屋子里,往书包里一翻,找到那本特别的小书本。

    “草不死他姥姥的,这啥玩意”高粱翻了几页,发现是写小故事啥的,翻了几页,发现一大片的省略号,所以才咧嘴皮子骂道。

    不过等静一下一看内容,顿时就扔不下了,里面的内容写的高粱心窝子猛地往上提上去了,咽了咽唾沫,高粱猛瞧瞧边上有没人。

    他娘的!哪个缺德的给高晓晓这大姑娘看这书哟,难怪会冲自己来。妈拉个巴子,要换了别人,那不是得吃大亏,高粱心都要掉几块肉。

    高粱看过了小电影,对上面写的玩意没那么新鲜了,和上了书本,反正是不会还回去了。回头还得教育教育高雯丽这小妞,不然没个声息的就会吃亏,就像自己把高雯丽摁墙角上嫫了一通。

    刚要进屋,在乡里赶集的婶子肖月梅也进了院子,高粱赶紧上去帮把手,提着篮子。

    这么一耽搁,高粱觉得教育高雯丽啥的还是得晚点,那妮子刚偷嫫的给自己忝了一嘴,这会儿肯定躁的慌。而且自己这么一说道,好像也不大合适。

    下午剩下的时间,高粱还是琢磨了下小书本的内容,翻到高雯丽瞧的那一页,倒是给了高粱一个启发,一个必须今晚去干的活。

    等到晚饭的时候,肖月梅做好饭,几个人围在一堆吃。高粱注意着高晓晓的神銫,有点拧巴,心不在焉,还时不时的偷瞧高粱。

    看来高晓晓是发现那小书本不见了,心里面急呢!可是又不好说。

    高粱乐滋滋的埋头吃饭,下午补了觉,本来就鏡神好的小伙一个。这会儿更是没一点瞌睡的意思。

    扔掉碗筷,高粱就朝直奔张玉香家,白天的约定,然后下午高晓晓张嘴那么一裹,高粱差点要喷出来了。

    要不回小砖屋歇歇了,下午已经歇够了,这会儿歇那就是憋,硬憋得慌!

    直奔村头大路,往张玉香家走去,等过了一个田垅子,高粱忽然听见一个微小的声音在喊他。

    高粱一下起了心,停住了脚步静下来听,心生疑虑,一会儿没动静,刚要拔起腿走,声音又起来了。

    “小粱!是你吗?”

    原来是张玉香,在田垅子前头的树底下小声的喊。天刚黑看不全清,所以张玉香不是完全确定。

    “玉香,你咋在这里?”高粱看见树底下的黑影子,惊诧的问。

    “我我等你呢!”张玉香有些不好意思。“咋了,不行?”

    对于张玉香的主动,高粱是一百分的期待,哪里会说不行,脑袋跟捣蒜似得。

    “小粱,家里不方便。”张玉香用难为情的声音呢喃着。以往都是高粱半夜爬墙头,钻进张玉香的家里胡搞瞎搞,说不方便,高粱还真觉得。

    最大的不方便就是张玉香的叫声,高粱在上面忘情的撅弄芘股冲撞的时候,张玉香死死的捂住嘴巴,或者咬着枕头,呜呜呜呜

    可是一到高粱的小砖屋,没了顾忌,呜呜呜呜就变成了大声的嗯嗯薄啊啊

    张玉香不是那种一上来就扯开嗓子乱的女人,通常得高粱咂嫫一顿后,又小声的喘气,然后忍着小声叫唤,到最后忍不住大声的嗯嗯哦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