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八十六章 又一个要日徐凤音

    在听到广播后,高粱的心思立马转悠开了,高驼子一大早就去了村部跟高唐鬼混,偏偏上午就要开大会,高粱对这事不由得留了个心眼。《+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nainai的!高驼子和高唐这两凑在一堆,准没啥好事,再把最近野菜干的事儿上一联系,高粱觉得八/九不离十了。

    估计他俩打着啥坏主意在等自己,等会儿村里开大会的时候,可得把心眼放宽了,盯着这两个坏得流脓的狗ri的打啥主意。

    高粱暗暗提醒自己,回家随便吃了早饭,高粱想先去村部混混,向王蓉打听打听有没有啥影子。

    刚走到去村部的大道上,迎面就碰上了翁叔公。

    “小粱王八王八”

    “翁叔公!你骂谁呢,我哪得罪上您了?”高粱撇撇嘴不高兴的说道,无端端被骂上了,谁能乐意!

    偏偏翁叔公还是村里面辈分最高的人,虽然德xing有点那啥!不过平常不胡乱说话,儿子也有出息,在村里还是有些份量的。

    高粱是孙子辈,被骂了只能挨了,然后再抱怨几句,要骂回去是不可能咯!那得从上到下一个不剩,高阳村姓高的都得挨上,自己连叔叔高根明也骂了。

    “没!小粱,一瞧见你我这舌头不利索,话儿连在一起说了,没骂你!”翁叔公穿着大短裤头,干瘦的皮骨皱的松垮垮的,不过老家伙jing神头很好,腿脚可利索了,一把拉着高粱。

    高粱一听呵呵直笑,他知道翁叔公的德行,不由得打趣道:“你看见我有啥不利索的,我前面没站女人呀!”

    “呸!你个小兔崽子,咋说话的,缺德!”翁叔公一下给板着脸,瞧瞧没人听见,又眉开眼笑了,猥琐的样子让高粱心里暗自嘀咕了一句德行!

    “翁叔公,又想去睡谁家女人?”

    “去去去小娃子,懂个芘!”翁叔公口风紧着呢,不像金长顺,三两句准得漏嘴。

    不过高粱不在意,搂着彬子,嘿嘿笑着说:“翁叔公!我当然不懂,村里还等着开会呢,我先走咯。”说完朝前迈步子。

    “回来!个小犊子。”翁叔公吹胡子瞪眼,可是干瞪着拿高粱没啥办法不是。“小粱!跟上回一样,巴掌大的家伙就行。回头你上回借去的那杆枪就不用还了,归你了。”

    “说的好像挺稀罕似得!”高粱不屑的说道。“回去就拿给你。”

    嘴上虽然这么说,可实际上高粱心里面舍不得,那杆子枪自己早就算计好了用处。现在水库是村里人,鱼是公家的,往后承包了水库,那水库就是自己的了,要是得有人眼红偷鱼,就拿枪杆子朝山坳子放一炮,谁也要去掂量掂量,能不能硬得过枪子。

    高粱眼珠子晃悠晃悠,朝翁叔公挤挤。“翁叔公,您老那枪多少年头了,别是打不响了您才不嗅澺!”

    “谁说的,利索着呢,指哪打哪,前阵不是放了一炮么,可厉害了!”翁叔公拿竹棍在地面上敲敲,节节有声。“有吃有喝,准能打响!”

    高粱瞧着翁叔公那劲头,嗤得差点笑岔气,眼瞅着翁叔公又得蹬眼,高粱赶紧的挥挥手。

    “翁叔公,你不说就不说呗!你不说我也知道你去ri谁?”

    “小犊子!还跟我玩心眼了,你知道个芘。”翁叔公不屑的说道,根本不受高粱的激。

    “徐凤音!你要去ri徐凤音对不对。”

    翁叔公那老皱皮脸一下就垮了,眼神里闪过一丝慌乱,高粱立马就明白是自己猜中了。

    娘的!那老sao比咋那么多人惦记着去ri哟,泛着sao味儿,有啥好的。

    “小粱!你你咋知道。”高粱的坚定让翁叔公打消了打死不承认的念头。

    证实了这回事,高粱忽然觉得索然无味,没多大意思。“翁叔公,知道了,王八我给您留一口,您也留点神,别折了腰!”

    翁叔公立即眉开眼笑,高粱滇濁醒根本不放在心上,乐呵呵的夸高粱懂事。

    走了几步,高粱灵机一动,眼珠子在翁叔公身上嗖嗖的转悠了一遍,有了主意!

    翁叔公虽然在村部没啥职位,可是辈分摆在这儿,上回劝村里人给自己卖菜就是翁叔公出的头。拿这老家伙供着时不时的还是能显显灵的,高粱心里面不由得坏坏的想。

    今天开大会,高粱觉得十有八、九得提野菜干的事,自己一个人一张嘴,说道不过去,往前往后也一样,在村部高粱是没啥话语权的,不然为啥会计连个账本也瞧不见呢。

    要是把翁叔公这老家伙摆出来,那情况得不一样,高唐那老狗ri的还得管翁叔公叫叔呢!有翁叔公帮着说话,咋说也要压着高老狗ri的一头。

    嘿嘿!老家伙吃了小爷那么多王八,ri了那么多回女人,咋能不出出力。

    收了步子,高粱转身又回来。

    “翁叔公!我忘了,这几天可有事呢!村里忙着开大会不是,您拿王八得晚几天!”

    翁叔公胡子一吹,立马就急了。“有啥事,开个芘大会,晚上能开大会了?”

    “晚上不开大会,可得睡觉呀!”高粱眼珠子咕噜转,得让老家伙明白王八可不是这么好得的,女人可不是这么好ri的。

    翁叔公可老成jing了,很上道的问高粱小兔崽子打的啥主意。

    高粱也不瞒着,乐呵呵的说上。“翁叔公,能打您啥主意,只盼着您能记着我点好,关键时刻帮我说说话。”

    翁叔公还嫫不着头脑,可为了吃一口大王八长出ri徐凤音的劲,也没多想,点头就答应了。

    高粱路过了张玉香家门口,顺道往院子里瞅了一眼,没人在,只有张玉香一个人在拾缀。

    那躬着身子忙活的样子,不时的拱弄芘股,挺挺哅脯子,高粱下面的话儿就一个劲的叫硬。想到没吃早饭前张玉香家外甥说的事,高粱决定进去问问情况。

    再说了,高粱是打算今晚和她睡的,得先打个招呼!

    “张老师”高粱迈着步子进了院子。

    听到高粱的声音,张玉香的心头猛的一跳,眼神混乱的瞧着高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