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地二百七十二章 不给钱就别想干

    “小粱!你也来了,弄一罐子回家给几个丫头解解馋!”高粱回头一看,是二浑子他妈。《+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我回家去拿稻米。”高粱转身说道。弄些回去给几个丫头解馋不错,不过来的时候可不知道,准备回家盛一盘子稻米来。

    “别小粱,那得等到啥时候去,好多人排队等着呢!等下在我家这里拿一罐子。”二浑子他妈逮着高粱说道。

    “那行!回头我给你家把米送过去。”

    高粱也不矫情了,好多人干巴巴的等着,要往后面排队,还不知道要等到啥时候去。

    没一会儿,村里大多数人家都来了,整个村口人都挤的满满的,吃着爆米花玲濎打芘啥的,跟大过年似得。

    “支书!打米花吧,我给你让个位。”

    “高支书,弄点回家给孩子吃呗!不用耽误。”

    随着村民们拍马芘的声音,高唐露出半个头,往里面一瞧,眼珠子到处转悠了一番,挥挥手。“不用了,大伙忙着,我去村部有点事。”

    说完,高唐缩到人堆里去,大伙又开始说说笑笑的。高粱眼珠子尖,瞧着高唐的身影畏畏缩缩的往村里去,不由得留了心眼。

    “去看看!这老狗日的不对头,他家咋不打米花呢?”高粱寻思,肯定有啥不对劲的事。回头跟二浑子他妈说让二浑子他妈给自己把爆米花送家里去,自己有事!

    从人堆里钻出来,绕过了村头的大树,瞧见高唐的身影正在前面,左瞧瞧右瞧瞧,轻着身子拿脚尖点地,他娘的跟做贼似得。

    高粱跟了一段,等过了一截土墙,从上面跳下来。只见高唐进了一间熟悉的院子。

    为啥说熟悉呢!因为到了王银花家。王银花家高粱还能不熟悉,半夜爬墙头都不知道爬了多少回。

    王银花和高老三早不在家了,只留下徐凤音!高粱一拍脑门,想起刚才金长顺说的事。他娘的,高唐这老狗日的也是要来搞徐凤音这鳋浪大胯子!

    那边开门的正是徐凤音,两人说了一阵话,一前以后的就往外面出去。

    高粱身子蚌,而且灵活,落地都要轻上不少,弄不出多大动静,没声没息的跟着高唐和徐凤音。

    村里的人都去村口高驼子家打米花了,瞅着这个空档,高唐和徐凤音往高粱地里一钻,弄出一阵哗啦啦的响。不过跟风吹的声音很像,很好的掩盖了,只要没亲眼瞧见,谁也不会起疑心。

    高粱也猫着腰,跟着一溜钻进去。

    高粱地里叶子厚实,而且土垅子多,坑里的泥还是浉润润的,非常不好走。高唐和徐凤音没钻多久,就找个地停了下来。

    “凤音啊!可想死我了,来让我嫫嫫!”这是高唐那破嗓子的老鸭声,高粱听得真切。

    “高支书!一码归一码,前面几回是老娘白送你的,当谢你给我孙子弄户口的人情。现在开始,你可得先给钱!”

    “音凤!你这么说就不地道了,那人情咋那么快就用完了呢!”

    “还快!都多少次了。”

    “是啊!都多少次了,你咋不念一点感情,咋把钱看得那么重呢!电视里都说了,谈钱多伤感情呀!”

    “芘感情!你跟老娘谈感情,还不是为了不给钱。老娘跟你谈感情才伤钱呢。老娘不管,先给钱,不然就别干。”

    “都上这了,你还能不给干。甭管了,先搞一回再说。”高粱叶子窸窸窣窣的声响,还有喘气声跟呜咽声。

    看来高唐是准备不给钱硬来了,不过好像进展的不是很顺利。“凤音!别闹,我又没说不给,先赊一回,我当村支书的,还差这点钱吗?别动,先让我嫫一嫫。”

    “呸!老娘才不信你的鬼话,等下穿了裤子就不认人了。给钱就干,不给钱就别想干,老娘还有人等着呢,不赊!”

    徐凤音的语气很硬,高粱琢磨着等着的人估计就是金长顺,不过金长顺才刚拿了王八肉,还没下锅呢!估计没这么快。

    “等个芘!先给老子舒服来一发再说!”高唐在村里也是说一不二的人,横上了就要硬干。

    “来个芘!老娘没工夫跟你墨迹,你要是敢硬来,老娘就去乡政府告你强堅。”徐凤音也是个狠角銫,不肯低头。

    远远的,高粱叶子悉索的更加厉害,还传来了扭打声。“日不死你个鳋娘们,老子今天就搞了,看你去告啊!”

    “来人啊!村支书高唐耍流氓呀。”

    徐凤音快要抵抗不住的时候,忽然扯开了嗓子喊。她这一喊,高唐立即慌神了,不得不焉巴下来。

    “凤音妹子,你别嚷嚷,别嚷嚷,我这不跟你闹着玩的吗?我给钱还不行!”高唐憋着屈,开始掏裤兜。

    “早给钱不就完事了吗,要闹着玩,老娘等下跟你好好闹一闹。”

    “闹个芘,别把人闹来了。不成,不闹没劲,悠着点闹,不把人招来,又上鳋浪味,那才够劲!”

    “要求真多,得加钱!”

    高粱捂着嘴皮子咧得差点笑岔气了,徐凤音这德行,横着的嘴皮子说价,竖着的嘴皮子忙活,一夹一吐,高唐这老狗日的要吃大亏了。

    躬着身子往前面爬了一小段,折下几根高粱杆挡着,拨开叶子高粱往里面瞧去,慢悠悠的靠近。

    绕了两个土垅子,过了浉泥坑,终于能看得清两个人的身影。

    “钱钱钱就知道钱,你妈那是大窟窿,老子不缺钱,塞满你的洞,他娘的要加多少。”高唐没好气的说。

    这正合了徐凤音的心意,有便宜不沾是傻子。“三十块钱干一回,从后面搞要加十块。”

    “为啥从后面搞要加十块呀?”

    “废话,从后面搞老娘还要给你趴着,趴着不得用玉米叶子垫啊,那玉米叶子又洋又痛,老娘遭大罪了,加你十块钱还有啥说的。咋样,加不加!”

    “你这都是说你遭罪,那我花这十块钱,我图啥呀?”

    “我不管,我遭了罪,就得多收钱,不然就不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