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七十章 村里也有卖比的

    “小粱,你咋这样哟,我能逮到还说啥!这事你就帮我一回,咱两这关系还用说么,你讲究讲究,对事对我来说可大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金长顺,这可是你不讲究!”高粱拍拍鞋面的泥。“要王八没问题,不过你得跟我说说你去日谁?不然啥也别说了,谁叫你不敞开了呢!还说我不讲究拉!”知道金长顺惦着喝王八汤长劲,所以高粱底气足足的。

    “嘿嘿”金长顺一听王八没问题,先咧嘴乐呵上了。“小粱,这事我跟你说了,也没问题,不过你可别再跟别人提了!”瞧瞧大路空旷,大白天下地的下地,打牌的打牌,左右没人,金长顺才压低了声音说道。

    “好像谁爱提你这破事似的,今日要不是你说顺嘴上了,我还不爱听。”高粱晃悠着脑袋,不屑的说道。

    “成成成不提就成。”

    “谁呀?”

    “徐凤音!”

    高粱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瞪着大眼好半晌,没想到居然是徐凤音,心里面有点惊讶。“行啊!金长顺,你都能把徐凤音给日上了?有本事!”

    “芘本事!老子给了钱的。”金长顺没好气的说道。

    “啥给钱?”

    “搞事给钱啊!”金长顺咽咽唾沫,在那念念叨叨。“也就你们这些毛头小伙不知道,村里骑了她的男人多了去了,妈的,都养孙子的老鳋比,还要三十块钱一次,真他娘的不划算。”

    “还有这事!”高粱张大了嘴巴,真他娘的稀奇。“村里也有女人出来**!”不过对照一番徐凤音的杏子,高粱也觉得合情合理。

    徐凤音男人死了,又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鳋气老远都能熏着人,这方面需求很强烈。另一个原因就是徐凤音爱贪小便宜,这就像鷄蛋裂了条缝,惹得男人到处往里钻。又拣了便宜又图了舒服,这好事徐凤音当然没落下。

    “我咋没听说呢?”

    “呵呵,你当然没听说,你们这些半大小伙嘴不严实,招女人问话。这又不是啥好事,日过了当然得瞒的死死的,万一被你们给捅出去了,家里的女人还不翻了天,回头还不得自己遭罪。这事啊,也就男人堆里唠嗑唠嗑,嘿嘿,小粱,緡这我才让你别跟人提。”

    听了金长顺的分析,高粱这才明白,原来为这样自个才没听见风声,敢情都闷声吃嘴里去了。

    对徐凤音,高粱是没啥好印象的,爱贪便宜,而且心眼小,上回高粱没顾上帮她弄户口的事,回头就在村口跟高粱翻脸了。他娘的个大鳋鷄,这浪货原来是村里的破鞋,谁都能搞哟,娘的,还好没去日她。

    “行!不提就不提。”高粱挥挥手,没啥兴致听金长顺说这破事了。“不过王八也不能给你一整只,我家灶屋里还剩半边壳子,你拿回家熬汤。”

    “成!”金长顺吧唧吧唧嘴,好像挺馋了似得。“那小粱你快点儿,我在这等你!”

    高粱回家拿了婶子肖月梅剩下的一块巴掌大的小半边王八,给了金长顺,忽然觉得自己挺亏的,一块小王八肉,才换来这么个狗芘倒灶的消息,真不划算。

    “金长顺,王八壳子给你了,那是看在你借我车,卖车给我做生意的交情上,我才给你讲究。那偷人搞事的破事我才不稀罕搭理呢,就顺道听听,听了都得坏了运气。”

    “呵呵!小粱,我就知道你讲究。”金长顺像是捡了大便宜似得,拎着绳子拴着的王八肉,乐的老皱皮的脸的挤成了菊花。“你说这么点家伙,怎么就那么起劲呢?”

    “你知道个芘!听说咱们龙湾水库以前可是龙脉,皇上睡觉的地方,贵气着呢!王八都是蛊兎,专给皇上吃的,皇上那么多女人,不长长劲,还不得累死去。再说了,吃补**,这还能有错,保管老鼻子了,朝天翘。”

    “不愧是读书的娃,懂的就是多,皇上的事都让你知道咯。”金长顺翘着大拇指。“书上说的吧!”

    “书上说毛啊,我听翁叔公说的。”高粱指着金长顺的王八肉。“就这么点,够你日得女人翻不了身,徐凤音那**肯定得缠着你,那浪胯子还不得成天朝你撇开。”

    金长顺一听,不仅一点儿也不怵,反而舒心透顶,骨头都轻了几两。“那真他娘的好事了,徐凤音那女人厉害着呢,一般人还日不动。老子借这王八劲使使,要是把她日服帖了,这三十块钱才值当,往后到哪儿都能挺起身板。”

    话说到这儿了,金长顺心洋洋的,恨不得妥了裤子朝徐凤音狠捣一顿。

    “娘的,还是糟蹋了,让这鳋娘们受了这好劲道,狗日的还要老子三十块钱。”回头金长顺也犯了鏡细杏子,有点儿舍不得了。“要不是县里逮得严,老子再添二十块,去日那些小姑娘,便宜了这娘们”

    边嘀咕边走,高粱在后面乐呵呵的撇嘴,等金长顺走远了,高粱才想起自己是要去高驼子家的小卖部打听情况的。

    拔腿往村口跑去,远远的瞧见人在那扎堆了,今天高驼子家的小卖部门口人特别多,一大群娃子疯了似得撒欢。

    没等高粱跑过去,“砰”的一声放了一大炮,吓了高粱一大跳。人堆里立马炸锅了,小娃子们闹腾起来,到处乱窜。

    凑近了看,原来是挑货郎来村里打爆米花,架着个大黑罐子,下面生火,里面放生稻米,吱嘎吱嘎的摇晃,等摇晃够了,砰的一声放炮响,白花花的爆米花就打出来了。

    吃嘴里松松软软、喷喷香、嘎嘣响,是个好零嘴儿!沾了糖汁芝麻,就做成了米花糖,往开水里泡一泡,就成了米糊糊。

    稻米是自家种的,给个两三块就能打一罐子,搁家里没事捞一把吃,比买饼干零嘴啥的可划算多了。只要挑货郎挑来了家伙,一般家里都要弄一罐子。

    最欢实的还是小孩,一声炮响,米花粒子乱飞,到处蹿着捡着吃。这事高粱也干过,不过现在是肯定不能干了,否则会被笑话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