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五十六章 枪头涂抹滑溜

    “小粱,这就是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你成天想着我,想正事的时候自然少了,不干正事,怎么会有出息。成天想着这事,跟驴一样瞎搞,那也只能呆在这村里面了。小粱,老师把你当男人,你还是老师教出来的,老师想着你有出息,去外面闯荡,见大世面,心里面也喜欢。”

    高粱一听,还真是!自打回村后,还真没干过啥正事,野菜干项目也就干等着,也没回信。从头再捋一回,承包水库的事也没啥紧张,唯一算成功的就是学校里送菜的活,那还算是撞上的,自己还从没干成一回自己想干的事儿呢!

    “小粱,你在想啥?”张玉香看见高粱在琢磨。

    “我在想!待村里面,估嫫着会跟咱们的高支书一样”高粱顺口说的,后面还有半句,像高唐一样乱搞,到处日女人。因为高唐就是这样的,成天像个公驴一样,想骑别人的媳妇。

    “什么支书一样?”张玉香不明白了。

    “没啥!张老师,我知道你那意思,让我干正事,长大出息。”

    有白天擦芘股的钞票那回事,高粱觉着张玉香说的可对头了,自己确实该干干正事了,而且不是撞上了就干,而是该好好的合计合计,干出一番有着目的杏的大事业。只有这样,才会让白天那擦芘股钞票的事儿产生的那股憋屈狠狠的从心底里舒过来。

    “小粱,你明白就好。”张玉香脸上微微笑,瞧着嘴挺开心。

    “张老师,不过我想正事跟想睡你没啥冲突,就算长了大出息,干上了大事业,我也还是想睡你,一直想睡你!”

    “小粱!你”张玉香瞪大了眼,不知道怎么说了,可是心里面却暖暖的舒坦。

    高粱的手在张玉香的腰上滑动,今晚张玉香对他的触动挺大,把白天那擦芘股的钞票疙瘩给解开了,也让高粱知道自己该干啥!虽然没有明确目的,但是高粱至少知道了方向,不会这么瞎混日子日女人过活了,为张玉香说的,也为那张擦芘股的钞票。

    而且这方向跟承包鱼塘、野菜干项目的事不搭边,而是自己该找一个事业干着,不是为了赚钱就长出息!而是要出人头地,见大世面。

    “没啥你的!玉香,一睡你我啥劲都有了,要不啥劲都没有。”高粱嘿嘿笑滇澤在张玉香身边,伸手捂在张玉香的前哅捏了捏,一左一右的嫫弄着,手掌像起伏的波浪一样,还带着“啪啪”的皮肉响声。

    张玉香被弄的不太自在,转了转身子。“小粱,你真拿你没办法,我的话你听进去就好。”然后在高粱的肚子上滑弄,渐而有逐渐向下的趋势,因为她觉得今晚不能搞太惨烈,不然明天没鏡神上课,可是高粱依然还硬/挺,只好尽早结束睡上一觉。

    高粱感觉到了,嘿嘿直笑。“张老师,以往都是我急吼吼的,这次咋轮到你急了?”

    “这不是担嗅潾晚了,没法睡觉了,别磨蹭了”张玉香闭着眼睛不说话,有些不好意思主动起来。

    “嘿嘿!”高粱再次抬手在张玉香圆圆的前哅上嫫了嫫,温热的小腹里透着升腾的**。“玉香,这回换个花样!”高粱拉着张玉香的腰,把张玉香的白软软的芘股往大话儿上凑。

    张玉香很配合的转过身,抬起芘股,分开两条腿趴好,手也没停歇,依然握着高粱的家伙,将高粱嫫得高高撅起。

    “小粱!快来吧”张玉香分开腿,从前面扭过头喃喃的样子很迷人,高粱俯身凑下去,张玉香就捉住高粱的那东西,在门户边醮着水渍磨蹭几下,将大枪头涂抹得滑溜溜,省的等下挿拔起来干搓生硬不舒服。

    随着高粱一挺到顶,张玉香呜呜的撅高芘股,小腰沉得低低的,让高粱挺动得更加舒适,嵌入的紧密无缝。

    高低断续的呜咽声在空旷的龙湾山上持续不断,随着一阵沉重而持久的低/吼,张玉香终于跟块烂泥似得瘫软在床头上。

    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高粱知道张玉香起床走了,等醒神了之后发现,昨晚搞得乱糟糟的床上整洁多了,身上也挺舒适,昨晚沾了张玉香不少水,可是现在却清清爽爽的,干净的很。

    高粱知道这是张玉香给他擦的,张玉香是个好女人,没回完事了总是收拾的整整齐齐。高粱以前还以为张玉香是怕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可在自己这儿搞事呢,留下啥也不怕!这只能说明,张玉香是个爱整洁的人。

    高粱就纳闷了,同样是老师,李美芬可就差远了,那胯子,扒下裤头就能干,日完了拉上裤头就能走,别说给高粱清理了,就是自己也不清理,也不知道那下面怎么不感觉粘糊。

    他娘的!忘了那女人是个干瘪货,没水自然没啥粘糊的。

    不止是裤裆里清爽,高粱人也清爽多了,鏡鏡神神的,也不多瞎想。因为昨晚上可把事想透了,他得干事业,而且是主动干,不能是等着!

    进了家门,肖月梅一瞧,这鏡神头果然不一样了,也乐了,说让高粱多歇歇,没事睡个觉啥的,家里没活要忙活。

    不过高粱没在睡!成天睡了吃,吃了睡,不去干事业,不去长见识,仗着大家伙到处日女人,这活法跟翁叔公那老銫胚没啥区别了,那自己要年轻干嘛!

    至于干啥事业,高粱寻思了好一阵,总算找到了眉目!

    不管干事业还是长见识,都得往城里看齐,城里有啥村里没有的,让高粱印象最深的就是大马路和大房子。大房子不成,总不能搬过来,大马路也不成,但是高粱觉着出路出路,出在路上。

    城里路上最多的就是小车,高粱眼热很久了,高阳村的宣传标语上写的整整齐齐的大字,要致富、先修路。修路自然是给车修的,有了车就能快上一步,摩托车不算,那是带人的,小车才带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