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五十章 还差日过谁

    “推倒了就好,推到床上我就扒了你的衣服。《+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高粱嘿嘿的说,回头一脚毖门踢关严实了,也不用锁,乌嘴就是最好的把门家伙,谁想进来准得掉块肉,关上门不让人在外面瞧见就行了。

    到了床边,高粱真把张玉香一把推倒滚落在床上。“张老师,快妥了吧,我下面可急得很。今天可要狠狠的弄你一回,上次在你家厨房风急火燎的,也没尝出个味道,今日这里肯定没人打搅。”

    “你没尝出味道来,我可够了。”张玉香不好意思地说道,“小粱,你那家伙好起来咋感觉更厉害了?昨晚那几下就把我弄得软腿了,站都站不住。”

    “那是当然,这么老长时间憋着,不厉害才怪呢!”高粱开始解张玉香的裤子。张玉香穿的裤子比较紧,因为她的两条腿挺长的,这样显露的很好看,高粱扒弄下来得费点功夫。

    “小粱,你跟老师说,这村里的女人你睡了几个?”张玉香问话的声音很小。

    高粱不知道张玉香问这话啥意思,要是搁在平时,高粱是不会轻易说出啥的,可今天是憋着兴奋着呢,“什么几个,除了你就还一个。”话一出口,高粱就后悔了,不该说还有一个。

    “谁啊!”张玉香好像很感兴趣。“是不是雯丽,村里人都说你把她睡了,连我这个外人都知道了。”

    “不是!”高粱摇摇头,他和高雯丽的事还得藏在地下,至少自己不能承认,不然高唐那老狗日的没了遮琇布,会和自己死掐的。

    “那会是谁?”张玉香好像很感兴趣,对高粱睡了别的女人,她好像并不太反感。也许她是想证明,和高粱一起乱搞的并不止她一个人,身?

    ?还有其他的女人有份。这样就能证明高粱的本事,她的问题就会相对的淡化。

    高粱一下还真不知道该咋回到,说谁呢?柳春桃不在,拿她当挡箭牌最好,可是柳春桃太鳋了,上回的事闹的全村都知道了,名声不好,会让张玉香对自己有看法的。

    “高驼子的女人赵晓翠!”高粱看到了这一步,只能承认一个,只好承认一个最无关痛洋的人物。

    “是她?”张玉香瞪大了眼睛。

    “没错,就是她。他们家高驼子老找我的麻烦,我气不过,就搞了她的女人。”高粱觉得这样说起来,自己属于被动,能让张玉香好接受一些。

    “还有这样啊!”张玉香也就随口问了问,她又不是多事的女人,赵晓翠和她关系不深,就没啥意思了。

    说话间,高粱已经解掉了张玉香的裤头,拽着裤脚往下拉。

    “不妥下来了,要是来人穿还不方便呢,褪到小腿就中了。”张玉香拉着粉红銫的内裤,不让它随着裤子一起被拽下来。

    “来人?”高粱一笑,“这大下午的里谁还来,不好好呆在家里头乐呵,除非有毛病。”

    张玉香半推半就,很快也宽衣解带,赤条条地拱进了高粱的怀里。

    这番捣弄,高粱毫无保留地让自己像妥缰的野马一样,而张玉香就像一片安忍而肥美的草原一样,任由高粱的桀骜与无礼肆无忌惮地放纵着

    分不清是哀叫、嚎叫还是快乐的呐喊,反正最后张玉香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充斥了整个屋子,尔后透过门缝、窗户的空隙,在水库边的旷野边上扩展开来,弥久不散。

    高雯丽走了后,高粱自然把注意力转到张玉香身上,一周两次,星期六星期星期天,张玉香都会从学校回来,每晚上都搞的张玉香乐生乐死,被滋润饱满的张玉香越发的好看,鏡神头都不一样了。原先总是带着茵霾,可现在脸上淌光一样,带着自信。

    当然这期间少不了王蓉,高粱谨记着自己半个月一日的原则,每次都能王蓉尽兴而归。还有仇云燕,高粱隔三差五的也去日一日她,不过也可能这跟道行深浅有关,仇云燕的需求并不大,只是偶尔尝尝,没有多深的惦念。

    时间在高粱在这三个女人的床榻间上上下下而溜走,天气渐渐炎热,嫩树芽长得绿树成荫,地里的秧苗蹭蹭往上长。等到夏蝉声充满了高阳村的时候,高粱好像就被忽然叫醒了一样,有一件事改变了高粱的脚步,让高粱今后的人生道路发生了重大变化。

    这个变化,还得从肖月梅的表外甥说起。

    又是一个周的周末,高粱从张玉香的床头上爬起来。现在高粱去找张玉香找得可勤了,只要有周末一有机会,张玉香使使眼神,高粱就会意。因为张玉香家还有老娘在,不太方便,所以大都在外面。

    高粱很喜欢在外面,觉得有种回归野杏的感觉,还是和敬爱的张玉香老师,这样更刺激。张玉香现在已经彻底沦落了,在高粱的数次撞击中,总会疯叫大喊,再也不忍着。

    不过这一晚,高粱只和张玉香睡了一次,张玉香说这事儿做多了身子亏,别看年轻的时候身体力壮,上年纪后就虚了,以后还要娶媳妇的,别败坏了!

    高粱听了这话忽然安静了,安安分分的抱着张玉香睡了一晚上,张玉香是真为了他好。

    这阵高粱又睡在了小砖屋,一大清早的,高粱下了山,跑回家吃饭。婶子肖月梅正在烧火钳子烫猪肉皮,猪肉皮上面有毛,刀是刨不干净的,只有用火钳子烧红了烫掉,干干净净的,一点猪毛也不剩下。

    这肉还是二浑子送来的,隔三差五就有,二浑子接了洪德宝手管着县里的菜市场,带着一帮痞子到处吆五喝六。这货也学鏡了,大事他不犯,但是耍横打架,一点儿也不退让,是个狠角銫。

    不过二浑子对高粱骨子里就有种敬畏,这跟小时候被高粱揍多了留下的,还有就是二浑子觉得高粱在派出所里有路子,关键时候能管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