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七章 待在里面胀和痒

    左摇右晃着芘股钻在高雯丽的腿缝中,贴着高雯丽嫩滑的大腿内侧往前挤,挤到端头寻找机会进入温婉水流源头。《+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但是高雯丽的紧张和反抗让高粱根本没辙,使不上劲!

    “雯丽!你别害怕,我就是嘴上说说而已,哪里舍得弄疼你哟,别动了,让我轻柔的进去,保证不痛了。”高粱压在上面保证着。

    高雯丽刚才挣扎了一阵也没啥效果,听了高粱的保证,也不动了。“高粱,你说话可得算话,你要是弄痛了我,我等下咬死你!”

    “咬还是分开了的好!呵呵。”高粱舒服的趴在高雯丽身上,嫫嫫高雯丽的大腿,爽滑之极,还带着阵阵温热和清香。“雯丽!我保证轻轻的,你分开腿,让我进去,保证只有好受,没有受罪!”

    高雯丽的哅脯起伏了几下,听高粱这么说,渐渐的分开大腿。本来高雯丽是没啥心里障碍的,要不然也不会让高粱来她房里睡咯,只不过是因为刚才高粱的吓唬才紧张的把腿夹紧。

    高雯丽这决定,还有些跟她爸妈较劲的意思,她觉得自己做什么是她自己的事儿,高唐干涉不了。再说了,反正跟高粱睡也睡了,再睡一回压根没什么别的想法,自己那些同学可比她开放多了,成天在外面跟别的男人睡。

    高粱得了这个大好机会,当然不会放过,耸拉耸拉肩头,挺着芘股蛋子,大枪头在高雯丽的肥沃地头磨合前进。

    就跟泥鳅钻洞似得,淌浉滑了有利。这次高粱觉得很奇怪,费了老大的神,埋进去一个大头,顿时觉得特舒坦,里面紧窄温热,主动包夹着高粱。高粱只觉得头发丝上都冒欢腾,魂要从那儿飘出来了。

    但是比起上回的经历,可以说是畅通得多,没有一点儿艰难,比起张玉香来只是更多了一份紧箍和主动夹击。

    “妈妈的!这咋回事?”高粱嫫不着头脑,可是阻止不了他愉悦的推进。

    “雯丽!你感觉痛不?”

    “不不痛了!”高雯丽手绕在?绕在高粱的后背,“嚄”的一下搂结实。原来是高粱听这么说,试着迅速扎进去了一小段。

    “有点疼了有些胀”

    看来自己不觉得紧了,高雯丽也不觉得疼了,高粱琢磨着,这大姑娘就像一遭荒地,坚实!头回松起来费劲,可种上了一季庄稼后,再去松松,就不那么坚实了。

    “别进去了松松”高雯丽嘟嘟的说话,闭着眼直哼哼!

    “行!那我就进去了拔一半。”高粱不想惹高雯丽生气紧张,顺着高雯丽说的,松了半截出来,然后继续推动。

    “不行了,不行了全进去了!”

    “还没呢!剩下一小半。”高粱在上边锲而不舍的趴弄。

    “我我的全进去了,到肚子了。臭高粱,不能再进了。”高雯丽疯叫着,又要夹紧腿。

    高粱拿那话儿在深处探探路,果然有一阵抵触,看来高雯丽的深度也就到这儿。高雯丽一阵战栗。“好麻高粱,好麻好洋”

    高粱感觉露出小半的家伙在外面,看来高雯丽也是个浅潭子,藏不了大龙哦!可是大半截在里面进进出出的,确实没有一点障碍,滑溜滚透。妈妈的,还是水多的好呀,干那些干瘪的,可没这滋味儿。

    “雯丽!真不痛了,不痛我就得动咯!”

    “不痛了,就是胀和作,你别老待里面,出来下!”高雯丽抿着大嘴,颔糊不清。

    “嘿嘿!进进出出就对啦!”高雯丽说到洋麻,那是肯定扔了受罪,净剩享乐了,已经渐入佳境,经得住冲击而且渴望冲击了。

    高粱开始放心的抽动,不过不能留神太深入,只能浅进浅出。这种日法高粱在仇云燕身上已经练的熟络,控制的可好了。尤其是高雯丽那水渍渍的啪啪声响,又紧凑又有出乎意料的顺滑爽利。

    忘情的撅弄芘股,大被子嗖嗖的进风,可是一点也不觉着凉,身上汗津津的,有散发不完的热量。

    高雯丽没啥迎合的招,只有高粱进入的浅了,才无师自通滇潷起小芘股迎上来,寻求深入。下一挿拔,高粱准能顶到高雯丽芯尖上一阵酥麻。

    随着慢慢的领悟,高雯丽开始扭动芘股,特意让高粱因为不能直进直出造成撞击侧壁引起的绞拉感,每次都能让高雯丽舒服的皱眉头,越来越了不彼此。

    因为呼吸急促,高雯丽抿着的大嘴开始张开,期间有忍受不住的小声叫嚷,不过马上憋住了,化成蛮劲,抱着高粱的腰杆子,不住的凑弄上去。

    “高粱快快点我要”高雯丽呼呼的鼻孔喘气嘴说话,凭着经验,高粱知道高雯丽这是要丢身子了,于是更加奋力挿拔,每一下都让高雯丽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接连不断的往顶上攀登。

    就像一锅水,不断在下面添柴,不让它有冷却的机会。

    显然这样的高频输送让处于欢愉状态的高雯丽很受用,酥酥麻麻感觉从腿窝子里泛出来,在浑身上下游走,而且高粱不停,那滋味就不间断。

    两只手死死的抓着肩头,高雯丽仰着脖子,上半身微微挺直,全身发僵,高粱感觉抱着一块滚烫的石头似得。张大嘴巴“啊”的一声,抽筋了似得僵住了,良久也不曾喘上口气。

    高粱感觉高雯丽下面好像一下活了,前后左右不住的推搡自己的话儿,跟软海绵似得,就是搁那儿不费劲,也有舒爽摩擦的滋味儿,而且越发烫热。烫得高粱“嚄”的喘上一口气。

    这滋味儿让高粱停下来闭着眼享受了好几秒,才轻轻的动了动。高雯丽也随即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而软了身子,全身的力气就在刚才那一下全部用尽了。

    “高粱我我滇濎呀累死了”

    “除了累,还有啥感觉?”高粱凑着高雯丽耳朵边慢悠悠的拱起来。

    “还有还有飞了飞了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