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顶一射一哆嗦

    王蓉没“死”过去的时候是不给他这么捣砸的,说那样她受不了。《+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现在王蓉“死”过去了,高粱依旧一手抓着她的一只膀子、一手扶着她的芘股,让她依旧壁虎爬墙似得贴在大镜子上,毫无顾忌地捣砸起来,晃动着结实的芘股像高频打桩机一样,快速和沉重地一顶到底……

    如此尽兴尽力,高粱满头大汗的甩出一连串弹头之后,终于结束了这次久不耕种的旱地开荒。

    高粱松了手,王蓉就像烂泥一样在大柜头前瘫软下来,高粱也刚费了劲,一下没注意到,王蓉咕咚一下滚到了地上。

    这一咕咚动静不小,王蓉醒了,转动无力的眼珠子。“小粱,被你干/死过去了。”

    大春天里地上不止凉,还浉气重,王蓉啥衣服也没穿,光溜着身子,很容易得感冒。在高粱的搀扶下,王蓉抖抖索索的站起来,高粱把她扶到床上坐好。“小粱,帮我把裤子穿上,这天天快黑了。”

    高粱一听,腿肚子都要朝前,刚才只顾着干得过瘾,结果干得太久了,都搞到了天快黑。忘了天黑了刘三元要干活回来,要是让他撞到了,事情可就要抖落开,不说万劫不复,肯定也是麻烦多多。

    高粱嗖嗖滇濁起裤子,又帮王蓉把裤子穿好,麻利的把她的小褂子给她套上,王蓉还在大口的喘着气。

    “小粱!你把我表妹是不是也这样日了?”

    “啥呀?王蓉嫂子,咋这回你还想着这事儿,你家男人不是快回来了?”

    “别急!小粱,我家养了鹅,认人!他回来了一准得嘎嘎声叫,错不了。小粱,你是不是把我表妹给日上了?”

    看门的畜生,除了狗,就属饿了!鹅个头大,认生人,时常见到村里的鹅把小娃子追得到处跑,可凶了!看家是一把好手。

    高粱觉得挺奇怪的,王蓉咋逮着这事儿不放手了,记得去年王蓉说过这事,让自己去日仇云燕,不过那会儿已经把仇云燕给日上了,只当王蓉开玩笑咋的,不过现??过现在看来,好像王蓉挺认真!

    “王蓉嫂子,这事回头再说成不,我怕让人瞧见呢!”

    “那就是有咯!”王蓉捏吧了高粱刚刚装裤兜里去的玩意儿。“哈哈哈,我就说吗,她还在我面前得意呢!小粱,你给我说说,咋日弄她的。你这么大个家伙,对她那小身板,肯定把她干得死去活来。”

    高粱吐吐舌头,他娘的,你不也是被小爷日得死去活来,不一样,这事有啥说道的。“王蓉嫂子,不都一样么!”

    “不一样,一想她那模样被你骑了我就解气。”王蓉话里透着兴奋劲儿。“小粱,你快跟我说道说道。”

    被王蓉这样缠着,高粱有点来气了,心里烦着呢!咋女人还喜欢听男人说咋骑女人的。“王蓉嫂子,这事儿有啥说的,总结起来就那么回事。一男一女一起妥,一搂一抱一阵嫫,一忝一吸一夹紧,一蚌一袕一对波,一仰一跪一对准,一抽一送一顿戳,一麻一酥一声叫,一顶一虵一哆嗦。完了穿裤子走人,下回再干不就是了。”

    “我就想看看她被骑上了,眼泪鼻涕一把把的,嘴里吐酸水,啥神气样也没有了。”王蓉哼哼的说道。

    “那我也说不清啊,王蓉嫂子,要不,哪会我干/她了,把你喊门口,让你仔细瞧瞧,不就行了!”

    “这主意好!”王蓉眼珠子一下亮了。“小粱,下回就这么干!”

    高粱听了吓了一大跳,本来说着好玩的事儿,可这王蓉好像当真了似得。釢釢的,疯了疯了,有啥好看的,刚才在镜子里咋不去看她自己哟!

    “那也得下回去啊,王蓉嫂子,这天马山得黑了,你家这鹅还不叫,那刘三元也该回来了。”

    高粱可不想跟王蓉再扯了,说不准这女人又想什么辙呢!

    “小粱!那你明天还来看嫂子不?”王蓉扭了扭身子,滚烫热乎,刚才的余韵味儿还值得品尝一番,不过要是再来一发,她可就受不了了,得缓缓到明天去。

    “王蓉嫂子!这事儿还是留着点念想好。你瞧,大半年不日,今天日得你舒服到心窝子里去了吧!这事就好像吃糖,天天吃腻歪,隔了十天半个月吃才有味儿。”高粱想着,跟着王蓉一天一日可不行,那太频繁了,容易让人看出来,还是改成一日一天吧!嘿嘿!不对头,是一星期一日,一日一天还不得把人日死咯!

    “每回你都让舒服到心窝子里去了。”王蓉身子骨就像拆了似得,打软!“小粱,那我听你的,被你这一番挿弄,我还得歇好几天呢!”

    无声无息的出了门,高粱飞速的离远点儿,没过多久就碰上了干活回来的刘三元。心里暗道好险,果然不能听女人的话,刚才自己从王蓉家出门,咋没听到鹅叫呢!

    “三元哥,下地哟,活干完了?”高粱腆着笑脸打招呼。

    “完了!”刘三元瓮声瓮气的说道。

    妈妈的,有啥牛苾的,高粱心里面可不爽快了,小爷刚才也下地了,下了你家的地,狠狠的给你女人犁了一翻地。想想刚才骑了刘三元的女人,有点亏心,就算逑了!

    扛着镐头走了两步,刘三元顿住了脚步。“你叔家那地头漏得可厉害了,全是被旱鳝鱼给钻的,我给梳了两镐头你填住了,不然那秧苗子得黄不少。”

    听刘三元这么一说,高粱忽然觉得刘三元人不坏,虽然小气了点儿,人闷声闷气的,可心眼实在。日了他女人,高粱觉得有点儿过分。“以后没事还是不去日他女人咯,不厚道!可要是她女人耐不住了找我/日,这得另算!那样才说得过去。”

    妈妈的!小爷也不容易啊!女人惦记着求小爷上去安慰,还得顾忌着她们男人的感受,好人难做哟!

    高粱嫫了嫫身上,感叹滇澩出烟盒子,甩着烟芘股悠哉悠哉的在村里瞎转悠了会儿,天完全黑了下来,高粱才往回家的路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