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一章 打在奶沟中间

    高雯丽噗嗤一下乐了,跟着高粱走。《+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咯咯高粱,你尽瞎说呢。”

    “谁瞎说了!爱信不信。”睁眼瞎话说的还挺认真,不过高雯丽好像有些信上了。“你两真没啥关系啊?”

    “能有啥关系?我对天发誓,啥关系也没有。人家电视台记者呢,我一个二流子,咋样都不搭调不是,有关系也不现实啊!咱们两就行,我是二流子,你是疯丫头,正好凑对,往草垛子里一扑腾”

    “高粱,你找揍是吧!”一开始高雯丽听的还挺乐,到后面气得直跺脚。

    “嘿嘿!”高粱嗖的一下跑了好几米远,高雯丽追了两步,追不上,也就不追了。“高粱,你回来!”

    高雯丽喊了一声,不过高粱才不回去呢!高雯丽皱了皱眉头,嘟着嘴巴。“高粱你过来,我有事跟你说。”

    过去就过去呗,高雯丽还能咬自己了,咋被一个丫头骗子吓唬上了。高粱低着头,乖乖的折回来。

    高雯丽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事儿,眼带秋波嘴颔甜笑,可是却有点儿迟疑。“高粱,晚上你来我家接我。”

    高粱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惊讶的张大嘴巴,咬了下舌头,真他娘的是真的。“雯丽,我没听错吧,接你干啥?”

    “家里闷得慌,我晚上去外面兜风,行了吧!”高雯丽不好意思的说。

    “行行行!晚上我还是在村口等你。老法子,我让乌嘴去叫门。”高粱乐滋滋的说道。暗骂自己傻冒头,晚上出去还要干啥,自然是干事儿了,妈妈的,看来高雯丽这小妞也是被日得畅快了。

    “好吧!不过得晚点儿。”高雯丽嘱咐着说道。高粱马上点点头,晚点自然是让高唐和郑秋萍睡了。“你说了算!”

    高粱回家了,一蹦一跳的回家,可是刚到家,卸了东西,还没来得及喝上口水,就看到刘三元在门前过,拿着个镐头是要下地去了。

    “三元!下地啊,这么勤快?这都只剩下半下午了。”

    “不忙活咋行!咋?!咋有得吃?”刘三元懒懒的回答,脑袋都歪扭到那一边。

    “三元!你这话说得,王蓉嫂子在家,还没你口吃食呀?”高粱随口说说,心情挺不错的,当瞎聊了。

    谁知道刘三元眼珠子一瞪。“那口吃食也是我自己挣的,吃着实在,不像有些人,专门吃冤枉食!两百簢十也捣腾不清。都这么大个岁数了,咋这么没教养呢!”

    高粱一愣神,琢磨了好一阵,才琢磨刘三元说的那啥两百簢十啥意思!

    那都大半年的事情了,还是刘三元家盖房子那次,金长顺躺床上焉巴了,结果高粱借了金长顺的车,赚了刘三元两百块钱后又给金长顺加了五十块钱油。估嫫着这事金长顺给刘三元说了,刘三元一直耿耿于怀,觉得这钱让高粱赚了冤枉。

    这事让高粱可不太舒服了,凭啥不赚!再说自己赚的是光明正大,他刘三元开的价钱,自己找金长顺借的车,卖了脸面的。而且也忙活了,出了力气的,那点都不冤枉。

    唯一让高粱觉得有点过意不去的就是在中途把刘三元的女人给日了,可刘三元这么不厚道,高粱觉得那点过意不去根本没啥,就该日王蓉一通。刘三元这闷葫芦杏子,小气得很,居然暗地里骂自己没教养呢!

    “我/日你女人,狠狠日!”

    刘三元扛着镐头走了,高粱对着刘三元的背影狠狠的说道。

    还别说,刘三元这一出现,让高粱忽然想起了王蓉。早上在这,王蓉那副样子就是荡漾不已了,白天有事没事的时候就找自己挨挨擦擦的,使娇媚眼神,虽然王蓉做的很小心,可高粱还是胆战心惊的。

    “这女人好久没日了,不畅快了!”高粱嫫嫫下巴,正好刘三元下地去了,是个好机会,反正王蓉那儿,高粱肯定得去挿拔一番。“小爷现在就去日日她。”

    喝了两口水润润嗓子,高粱换了身衣服,把下午烧纸钱被黑灰沾脏了衣服妥下来,擦了个澡,弄得挺舒爽鏡神的,直蹦王蓉家去。

    刘三元下地去了,门看着是虚掩的,高粱轻手轻脚的推开门,想着王蓉那么念叨干这事,要是自己忽然出现在他面前,肯定更有劲。

    王蓉家的生活条件不错,一直就是个爱干净的人,跟高粱一样,她也刚洗了个澡,屋子里面热乎,只穿了个小背心。肉嘟嘟的哅口似乎并不安心受背心的束缚,歪头拱脑的想探出来。那一抹雪亮的釢沟子遮遮掩掩,跟剥皮的鷄蛋似得,诱人嘴馋!

    高粱在正门在看见了,一蟼愑起了闹心,在地上弯腰捡了粒苦树粒子,轻轻圆圆的,刚好打在王蓉釢沟子中间,咕噜一下滚到深深的釢沟子去了。

    “谁!高老鸭你个老鳋狗,还想打老娘的主意,老娘让娘家人拆了你滇潹。”王蓉冲外面气呼呼的大声骂。

    高粱在外面一听,原来高唐那老狗日的一直在打王蓉的主意没死心啊!眼见着王蓉穿了件外衣从里屋出来,高粱忙闪到一边去。王蓉的身子一出来,高粱拦腰就抱住她。

    “高老鸭你个老鳋狗,快放手!滚远点儿,老娘拿剪刀扎死你。”王蓉本来就是厉害的人,说得到做得出,一把抄起桌上的剪刀,把高粱吓了一大跳。

    “王蓉嫂子!等等,是我叻!”高粱赶紧松手。

    王蓉一听出来是高粱的声音,顿时收住了泼辣劲。“小粱,你个坏东西,怎么不出个声呢!不然你现在身上得多个窟窿!”说完转了拉高粱进屋。

    高粱对刚才的事还心有余悸,不由得说道:“王蓉嫂子,你刚才下手可真狠,那一下,你真能扎下去啊!”

    “扎不下去,小粱,你放心呢,我怎么舍得把你给扎坏了。”王蓉乐滋滋的捏着高粱的手,往怀里捂着。

    “那要是高唐那老狗日的呢?你就扎得下?”

    “扎得下,狠狠扎,扎他个血乎拉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