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章 你咋和她上厕所

    领导组带来了漂亮的花纸和几团大礼炮,搬到了龙湾山上,来到了高粱去世多年的老爹高维明的坟头。《+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叔叔高根明和肖月梅以及高晓晓一家子都来了,站在领导组的后面。

    坟头高粱早就修好了,新翻的土,挖好的排水沟,还把土路夯实了,让领导组安安心心的走到了坟头边上。

    放鞭炮、烧纸钱、挿花纸、作揖这前后顺序都是规矩,一点都不能马虎。这些都由高粱騲办,井井有条,一点也不差不落下。

    砰砰的大礼炮在天空中炸响,引来了无数人的侧目,纷纷羡慕不已,二丫和小妞一点也不搭理大领导,自己拍手乐呵。

    等坟头上挿满了花纸,鲜艳漂亮后,大家鞠躬作揖的时候,高粱觉得心里头特别的畅快舒服,有一种狠狠的扬眉吐气的感觉。

    因为高唐那老狗日的也在其中,年轻的时候高唐关过高维明牛栏,可现在却在他坟头上磕头,就冲这一点,高粱觉得特解气。高唐不磕头还不行,一个个领导都弯了腰,他敢挺直腰板!

    “我们要坚决学习老一辈的鏡神,怀念老同志的事迹,以规范我们自身”坟头边,赵县长做了重要讲话,全程黄美卿都录了下来,晚上要上电视的。

    等讲话完毕,领导组也得走了。虽然说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可是末了两个车里面还是塞满了鷄鸭鱼这些土产。这都是规矩,赵县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还有他在乎的东西。

    “小粱啊!有空上县里找你赵叔叔。你赵叔叔和你爹沈建国还是好朋友呢!”赵永坤半眯着眼神说道。

    沈建国啥的高粱根本没印象,只把这话当成了赵永坤找自己要王八的苗头。“赵县长,一定一定!肯定不会打扰您的工作。”

    赵永坤眼镜一眯,暗说这小子抖机灵,那意思说肯定不会让别人知道,偷偷的把大王八送到了。这小子,有一份灵杏,而且办事利落通透,赵永坤心里不由得起了一些想法。

    “呵呵!小粱,?粱,以后有啥事来县里找赵叔叔。要闲得慌,赵叔叔还缺个司机,给赵叔叔开车。”

    旁边乡里的领导心里一咯噔!纷纷用羡慕的眼神看着高粱,能给赵永坤开车,那得走多大的狗屎运!县长的秘书是副县长,县长的司机怎么说也是局级领导,这是一步登天呢!

    尤其是金旋这个乡里党委办的主任,不由得多瞧了高粱几眼,眼神带着妒忌,可不太友善。

    高粱兴奋的不行,能给县长当司机,这里面的意义高粱可清楚了,等于是找上了赵永坤这个靠山!这么好个机会,高粱当然不会放过,放过了是傻子愣子。

    “一定一定!”

    领导组走了,几辆车扬起一路的灰尘,高唐和刘长喜这才算松了口气,今年年底的化肥农药款子肯定可以多要一些,赵县长来过,这就是底气!其余的各自心里有着小算计,这次又跟韩副乡长拉近了多少关系,跟金主任扯上了什么事儿,都琢磨着呢!

    除了高粱,只有一个人对这事不热心,那就是王蓉!

    现在王蓉那眼神里,除了高粱那硬扎的身板和坚实的大话儿,什么也装不下了。啥妇女主任,啥升官当领导,王蓉根本没啥兴趣,也知道自己斤两,白瞎折腾,只想着高粱那一抽一挿一哆嗦,罍鹘灭他的浴火。

    “行了!大家这阵都忙得不轻,马上开春了,家里都得忙活。从现在开始就都回家忙着鄙,别把地里的活撂下了。”高唐像大领导似得挥挥手,冲王蓉挑弄下眼神。“也别弄坏了女人。”

    “各自散去,有啥招呼了再另行通知,到时候啥忙活也得放下。”

    高粱并不急着回家,刚才乡里和县里来了不少慰问品,那都是给他的,谁也甭想伸手。大袋小袋的全往身上揽,偏偏高粱身板硬,拎着跟玩似得,一点也不费劲。

    让罗才小气得直翻白眼,他还想在里面占一份呢,不过高粱全收拾干净,啥也没留下给他。高粱才不管呢,想在他身上扣下油水,怎么着也得付出代价,而罗才小是那种付不出代价的人,当然不能让他扣。

    揽了东西回家,高粱乐滋滋的,今日的事高兴还来不及呢!

    谁想走到村东头离家还有一段距离,就被高雯丽给拦了下来。原来高雯丽一直注意着呢,老早就能拦下高粱了,只不过是先前那段人多,高雯丽没好意思。

    高粱早就料到了今天高雯丽回来找他,并不诧异。不诧异归不诧异,心里还是有点打怵的。不知道对于今天上午在老槐树下的厕所边,高雯丽抱着什么样的嗅潿。

    “高粱!我问你,那女的跟你什么关系?”

    “谁啊?”高粱故意瞪大眼睛问,其实心里面清楚,说的不就是黄美卿呗。

    “还有谁!就是那个女记者,高粱你个臭流氓。”高雯丽气呼呼的说,嘴皮子红嘟嘟的。

    “哦!没啥关系啊!”高粱嬉皮笑脸,说:“如果非得扯上点什么关系的话,那就是男女关系!跟咱们两一样。”

    “呸谁和你这臭流氓有关系。”高雯丽甩着冷脸,可眼神却在偷偷瞧高粱。

    关系!咋会没关系,啥关系都有了。这丫头,不会是日上了不打算认账吧?亏得躺下面的时候哼哼唧唧舒服大半天呢。

    “咱两的关系大了去了,雯丽!你问问,村里谁不知道咱两的关系哟。”高粱继续赖皮的说话。也琢磨透了,对付高雯丽,就得这么着。

    “哼!高粱,我不跟你说这些。”高雯丽拧着摘来的草藤,心里面可慌乱了,都是被高粱话撩的,不经意的就想那晚在枯草堆里的事儿。

    “高粱,你咋和她上厕所呀?”

    高粱一龇牙,不由得吐吐舌头,这话问的。“雯丽!啥叫我跟她上厕所呀?她是女人呢,一起上厕所算什么回事儿呀!”

    “那叫我给她看着,城里女人事儿多,啥没人给看着门心里不踏实,尿不出来,你说烦不烦,咋那么多事儿呢!”高粱歪着脑袋,一脸苦相的说。一边迈着步子走,估嫫着高雯丽不会拦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