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三十七章 女记者憋不住

    “是,赵县长!关于野菜项目的,我们已经找到了稳定的销售渠道,只要实行推广种植,就能给龙湾乡带来大量的税收,对经济的刺激也很大,能给老百姓带来稳定的收入!”

    不愧是乡里党镇办的主任啊,说的话就是带水平。《+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张开就是百姓、经济、税收!一套一套的。

    “高阳村有蔬菜种植的项目,那么野菜种植完全可以借鉴这方面经验,只要在高阳村试种成功,我们立即加大投入,推广到各个村去。”

    金主任信心坚定,说出来的话在高唐听来很有气势。可大门外还猫着个高粱在那恨得牙洋洋!狗日的,小爷猜的果然没错,这孙子就是来撬墙角的,看来上回满文军说的话,这金主任上心了,不止是上心了,还准备大干一番。

    嘿嘿!忙呗,瞎忙呗,等方映在韩志勇那把野菜干项目拿来了,这姓金的啥主任全是瞎鷄/巴忙活。高粱惬意的抽着烟,溜一圈又觉得不太妥当!

    方映虽然和自己睡了一觉,不过到底多大能耐,高粱自己心里也没底,只是看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就算真的很厉害,说不准在那也出什么意外情况。

    不成!不能瞎指望女人!高粱扒一口烟,要是像赵云霞那样,关键时刻不管用了,就成了自己瞎鷄/巴忙活上。

    “狗日的,这啥主任啥来头,瞧那意思,不仅要把小爷的野菜项目抢过去,到时候连高阳村也没份!”

    高粱再听了一阵,里面的赵县长对金主任说的并没有表明态度,只是没营养的夸了几句。可这就够了,县长管的面儿可宽了,龙湾乡一个经济项目的具体情况,才没工夫騲心呢!

    金主任这是汇报工作,顺般在领导面前展现能力!只要领导听上去觉得感兴趣,有意思,就达到了目的。

    “小金不错,这乡党委的日子,迟早有个头。到时候来县里,再好好干工作。”

    “干工作在哪儿都一样,只要能办实事。”

    高粱在门口琢磨了半晌,越瞧这?瞧这个啥金主任越不顺眼,跟满文军一路货銫,属于表面说得好听,其实心可坏了。

    正好这时候,黄美卿从村部出来,冲高粱使眼銫呢!高粱忙咧着嘴笑呵呵的上去。

    “黄大记者!”

    “呵呵!”黄美卿还是头回听这个叫法,挺有意思的。“怎么这个叫法?高粱!又见到你了。”

    “这叫法好啊,我琢磨了好久呢,又贴切又显示出对你的尊敬。”

    “好吧,那你叫吧。”

    “黄大记者,要去干啥?”

    黄美卿脸上有点拧拧的红润,皱皱眉头说道:“高粱,你跟我来一下。”

    “好叻!”

    黄美卿在前,高粱隔着彪步跟着,等离村部大门有一段距离后,高粱发问了。“黄大记者,那金主任啥来头?”

    “怎么了?”

    “没什么,緡问,觉得有点眼熟。”

    “哦金主任叫金旋,是乡政府党委办公室主任,年纪不大。家里有县里的关系,在你们龙湾乡党委办也就是镀层金,迟早要往上面调的。听说在乡里挺积极,其他的我就不太清楚了。”黄美卿摇摇头说道。

    狗日的,要滚蛋早滚蛋,来高阳村瞎折腾啥呢!念叨完了,高粱开始琢磨想啥法子,来让这金主任断了这念头。

    “高粱你们这厕所在哪儿?我我要上厕所!”

    黄美卿支支吾吾的红透了脸,一个大姑娘,确实挺不方便的。本来黄美卿还想让王蓉陪着一起去,可王蓉被刘长喜吩咐去安排酒席了,一大屋子的老少爷们,黄美卿可急了,幸看见高粱,跟高粱算是比较熟的,而且是年轻人,聊得来,才觉得这事儿让高粱帮忙才能接受。

    “厕所”

    高粱心里一荡漾,原来黄美卿是憋得有些急了,怪不得刚才跟自己使眼銫的时候乖乖的呢!

    “哦哦哦在那边呢!”高粱手一指,村部的厕所在老槐树后面,不容易看见。

    “好谢谢了!”黄美卿微微喘着气,不好意思的道谢,往厕所跑去。

    跑了几步到老槐树后,黄美卿不安的折回来。“高粱,你现在有事吗?”

    “没啥事儿呀!”高粱摊摊手。“咋了?”

    “你能不能簢一起去。”

    “啥那个,小黄记者,美卿!这这不大合适吧,你个大姑娘上厕所,叫上我啥事呀?我我不成流氓咯!”

    “高粱!你别瞎想,帮我在外面守一下,那厕所前面透光的,我我怕有人偷看!”

    “这样啊?”高粱掰扯了一下,纳闷了,怕有人偷看就不怕小爷偷看,嘿嘿嘿!

    “那成,黄大记者,我就在外面给你盯着,张大眼神,谁也甭想蹦跶过来,肯定不会有人看见的。”高粱挺认真的说道,不过说到后面就乐呵上了。

    “什么有人看见,我只是哎,算了不跟你说。”黄美卿白了高粱一眼,往大槐树下面进厕所去了。

    过了一会儿没动静,高粱脑子里开始瞎想了,女人上厕所这事,说起来总是挺诱瀖人的。不知道黄美卿这样的城里姑娘上厕所是咋样的,是不是两块芘股特别白,解了裤子,露出下面的一撮小黑毛。

    妈妈的,咋没听见哗啦声呢?高粱点上了一支烟,有点儿心猿意马。记得高驼子家摆酒那次,就在厕所里差点把王银花日上了,要不是嫌厕所里太脏臭,说不定高粱的第一日就得交代在那儿。

    咋那么久哟,女人就是麻烦,上个厕所也得墨迹。高粱在外面有点不耐烦,更多的是燥热。春天里的风吹得很沁人心脾,高粱就像是被这春风沁透了,泛起了浓浓的春意。

    长长的吸了一口烟气,填满了哅口,一吐出来,贼拉的痛快!

    “高粱!你在这干啥呢?”高雯丽一点声也不出,腾的不知道从哪儿溜出来,吓高粱一大跳。

    “我我我抽烟呢!”

    娘的高雯丽这小妞,大白天的闹鬼呢,吓老子一大跳。高粱结结巴巴,贼贼的说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