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八章 被高雯丽耍了

    高粱上回日了赵晓翠,那是大雪天里被高驼子气上的,脑子一热,就要日他女人报复。《+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没成想,赵晓翠这模样是被日上瘾了,老惦记着。

    这可不行,高粱虽然觉得高驼子不是啥好东西,但却不想跟赵晓翠有多大瓜葛。第一,对赵晓翠纯粹是想搞搞事,还是想日他出气的多。二是和赵晓翠搞事,高粱觉得不搭调了,以前在村里能搞,现在眼光长远了,不能啥女人都日。

    “我一般不在家,有啥东西都是晓晓来买。”高粱当没听懂,随便找个理由遮过去了。“赵晓翠,给我拿烟呢!”

    不过高粱还是嘀咕了赵晓翠偷人的决心,而且是在尝过高粱这样的大滋味后,已经没啥遮拦了。“小粱,来了就行,高驼子回家吃饭去了,估计得喝酒喝上一阵,你进来,咱两睡一下。”

    “赵晓翠,要是高驼子不喝酒马上来了呢,咋办?”

    “那也没事,跟上回样,里面门拴着,我就说在釢孩子,你跟着溜出去。”

    这赵晓翠,掉魂了吧,还是日她洞门的时候把胆子也顺带日大了,瞧这意思,啥事也不用顾了。高粱觉得挺赵晓翠挺危险的,也不想拖延了,高雯丽估计已经出来了,得赶去等她。

    “赵晓翠,不成不成!你这事太冒险,说不准高驼子在哪盯着呢?他可不放心你。”高粱这话说得赵晓翠算是改了主意,还真有这可能,因为高驼子有几回都没来由的折回来,说是忘了啥东西。

    “那睡不成,你能不能让我嫫嫫,你就靠着这柜台,谁也看不见!”

    “不成不成,夜里起风,我要撩起衣服,冻坏了肚子咋办。我看还是算了吧,我肚子难受了,啥事也办不成。”

    从赵晓翠的小卖部出来,高粱不禁打了个寒颤,忽然觉得这女人肯定是个麻烦,弄了一回就老管不住自己腿叉子了。要是让村里人说道开,对自己的名声有很大的影响,被人指背心的滋味,高粱可觉得不好受。

    要搁以前要啥没啥?没啥的时候,高粱可不在乎,不过现在不成。人活着緡了地位,为了名声,不能把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给败坏了。

    高粱缓了一会儿。“这鳋娘们,哪次非给她的血淋淋的教训不可,让她还如饥似渴的巴望着!就跟上回日赵云霞和大云山村的夏云芳似得,日得怕了,自然不想这事。”高粱边说边往摩托车上去。

    高雯丽还没来,高粱又不敢往回走了,万一赵晓翠跟上来了,在这狂野里就要搞事咋办,让人挺头疼的。

    桥底下的水流哗啦,边上的小渠还有点水倒进来,淅淅沥沥的,嘀嗒在石头上,和者春虫蛙鸣,显得到处都充满生机,彰显着春天的活力。高粱伸了伸懒腰,靠在摩托车上舒服滇澤下来。

    妈妈的,真舒服,不然得搁草堆石头上眯会儿眼。要是有小车更好,风吹不着,里面要暖可以暖,要凉可以凉,还能在里面干那事。高粱胡乱的想,这就是奔头,有想法那就有干劲!

    每一个真实的现在都是你曾幻想的未来!这话非常有哲理,高粱理解的很通透,所以脑门里面一直想法不断。从承包鱼塘,到几百万的村干部,再到开小车,睡城里女人高粱正一步步朝自己幻想的日子向前进。

    乡野里的清风就像是催眠曲一样,高粱翘着腿,眼望天,看着灰蒙蒙没月光的夜空,竟然迷迷糊糊的就打了个盹。直到鼻子洋,打了个喷嚏,从车上跌下来。

    “妈妈的,高雯丽那小妞不会耍我吧!”高粱一翻身骑在车上,眼珠子透着前面浓浓的黑雾,往村里的方向看去。努力的把没个影子看清了,希望那就是高雯丽正走过来。

    可瞪得高粱眼睛发酸,还是啥也看不见,眼前的黑除了黑还是黑,高雯丽依然不知道在哪儿。“日!他娘的被那小妞耍了。要让我逮着机会,肯定好好的日她一顿!”

    高粱刚要一脚踩油门上去,桥底下霍的出来一个人影。

    “高粱!你个臭流氓,果然没想好事。”

    高粱陡然间被雷劈到了似得,木木的,好半天没回过神来。眼前高雯丽叉着腰,气呼呼的看着高粱呢。

    原来高雯丽在高粱打盹的时候就来了,一蟼愑起了玩闹的心,扯了根茅草挠高粱鼻子,人就钻河边藏着。刚才高粱说的话,可一个字没落给听进去了。

    “呃那啥,雯丽!你来了,我等你好久了呢?”高粱咽咽唾沫,嗓子发干的说:“刚才咋了?我咋睡着了呢,夜风子吹的头真痛。你说你来了咋不叫醒我呢?”

    “我才不叫醒你呢,叫醒你了我哪能听到你说话,哪能知道你心里真正的想法!”

    “我说啥了?”高粱迷糊着眼。“我刚才说啥话了?说梦话吧!”

    “你还梦游呢?”高雯丽没好气的说。

    “还真梦游啊!那你咋不叫醒我呢,这儿可危险了,我可别掉河里去了。”高粱埋怨的说,睁着眼睛把瞎话说得特明亮,弄得高雯丽都将信将疑,怀疑是不是大黑夜里看错了。

    眼瞅着混过去了,高粱心里偷乐,赶紧把话题岔开。

    “雯丽,你咋现在才来?我睡了多久了?”

    “还说呢!我费了好大劲,趁我爹簢妈睡了,从后门溜了出来。赶紧走吧,等下可要错过了。”

    高粱也知道其实高雯丽的心也不在看电影上,看电影不过是个幌子,但是这个幌子依然得打着,不能拆穿,不然高雯丽的小姐脾气要受不了,恼上了又要回去。

    现在高粱渐渐的也明白了挺多事儿,这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而且准确。

    “雯丽!你洗澡了,好香!”两人呆一块,高粱有点心洋洋,借机会靠近点儿。高雯丽身体上不阻止,让高粱凑近了,热气从嘴里喷出来打在身上。不过嘴上可不肯服软。“洗澡没洗澡关看电影啥事,快走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